首页

《明朝好女婿》第九百一十二章 落势的汪连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06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苏木进入宣府地界的同时,谢自然大队人马也早一步抵达怀安卫。

    两队只剩一日路程了。

    双方都不知道,如果一切顺利,一日之后,两边将顺利在目的地万全左卫汇合。

    也就是说,这段艰苦的旅程即将结束。

    宣府乃是明朝九边第一大军镇,这里又是坝上,地势平坦,正初春季节,放眼望去远处地平线嫩绿一边,可等走到近前,却依旧是一片黄土。

    当真是草色遥看近却无,推着独轮车,一想到当初父亲教自己这句诗时的情形,囡囡竟然有些痴了。

    身边,外公宫贵大口地喘着粗气,白色的气体喷出去一尺长:“我的个娘诶,今次非死在这里不可。”

    才走了半天,宫贵就有些支撑不住了。其实说句实在话,他身体条件还是非常不错的。这一点从梅娘和囡囡的体格就能看出来,能够生出梅娘这种美女的人,遗传基因也差不了。只不过,他好逸恶劳惯了,身体却没有多少力气。

    这一路行来,却将他折腾到半死。宫贵还好些,宫勤就更惨了。他年纪虽然比父亲轻,可早就被酒色淘空了**,大口袋压在身上,走起路来脚下拌蒜,好几次都差点摔倒在地上。

    这一老、一弱、一女三个组合渐渐地落到辎重队后面。

    押送辎重的护卫队伍渐渐不耐烦起来,加上又看这父子非常不随眼,见他们走不动,立即就有一骑冲来,挥舞着出鞘的腰刀,用刀背在宫勤背上砍上一记,喝道:“快些,快些,这次用刀背,再磨蹭,下次就用刀刃了。谢佥事老爷可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

    宫勤被护卫一恐吓,就如同通了电一般,兔子一样蹿出去,竟显示出惊人的敏捷,不住大叫:“我能走,我能走,我还有力气!”

    这次长途行军的厉害之处和官长们的残酷无情,他这两日也是见识到了的。卫所在以前可是吸收了不少逃难过来的流民的,这次也一道加入了辎重队做脚夫。这些流民中有人体质本弱,走了几日路,有**差的人,走着走着就一个倒栽葱摔到在地上,口鼻间都沁出血来。

    到宿营的时候,有人一睡下去就再也起不来了。、

    这才几日,就有六人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辎重队见死了人,就有人哗动起来,说是要回家去。

    结果一队骑兵冲过来,直接砍下了两人的脑袋,用暴力将其镇压下去。

    敢于对自己人亮刀子,那个叫谢自然的大人物手还真狠啊!

    宫家父子也知道,如果自己再磨蹭下去,拖延了队伍的行程,上头必然会不客气地拿他们的脑袋杀鸡敬猴。

    见宫勤吓成这样,后面的护卫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瓜怂,一说到死,力气就回来了。还是谢佥事大人说得是,这人就得逼。”

    宫勤父子跑了一气,直跑得面色发青,宫勤**虚,跑到最后,竟然一低头将胆汁都吐了出来。满面都是泪水:“爹啊,这条路什么时候才能走完啊?”

    看到舅舅这个大坏人被折腾成这样,有听到别人谈论谢自然的名字,囡囡面上忍不住露出笑容:还是谢家哥哥好,这样急行军,倒是替囡囡出了一口恶气啊!

    “你笑什么?”宫勤见囡囡笑,心头气恼,低喝:“再笑,以后卖你进窑子里去!”

    囡囡面上露出不屑的表情,心想:“看情形,还有一段路要走。谢家哥哥带兵又严格,这次看样子是有一次大战。就算到了地头,辎重队也不可能解散,就算打完仗,这么多人也要成建制带回大同。我就不信碰不到熟人。宫勤贼子,你能不能走到地头,还两说,先顾着自己吧!”

    见到她这个表情,宫勤更怒,伸出过来要闪囡囡耳光。

    可他刚才早跑脱了力,松开一只手,立即失去了平衡,就要朝地上摔去。

    这个时候,一只手伸出来,将他扶起。

    宫勤回过头,一看,却是已经有些日子没见到的汪连汪千户。

    他心中一喜:“姐夫,你总算到了,快快快,快放了我和爹,咱们都快被那牢什子谢佥事给折腾死了。”

    一听到舅舅喊这人是姐夫,囡囡立即转过头来定睛看去,却看到一个又瘦又小的中年人。那模样,说不出的猥琐。

    囡囡心中顿时冷笑起来:原来是这样一个人物,也不知道娘看中了他哪一点。无论相貌、才学还是地位,又有哪一点比得上爹爹,真是瞎了眼睛!

    宫贵见到汪连,也是心中一阵狂喜:“我儿,老夫都快要累死了,快去跟人说说情,把我们给放了吧!”

    汪连有些为难,闷声道:“泰山老大人,小舅哥,我现在已经被贬为普通士卒,现在都被发配过来做护卫了,这事真帮不了你们。”

    宫家父子定睛看去,这才发现汪连身上穿着一件普通士兵的鸳鸯战袄,头上宽大的白色红缨毡帽将他的小脑袋都快给遮完了。

    因为连日急行军,他身上全是灰尘,说不出的愁苦。

    宫贵大怒,喝骂道:“没用的东西,你好歹也是几代人都在做千户的,军中定然也识的些人,去说说情又有何难?”

    汪连:“怕是没用,谢佥事一到大同之后,几乎将所有的卫所都换成了他的人,以前那批老人都已经落势,就连家丁亲兵也都打乱重新编过,我又能去找谁。”

    “去找谢大老爷啊,求他呀!”

    “也是没用,谢佥事看不上我,说我不是个男人。”汪连将头埋都更低,几乎看不到脸。

    “没用的东西!”宫贵忍不住破口大骂起来:“枉我当年将女儿嫁给你,原本是想享你的福,现在可好,不但福没享到。反受你牵累,到这里来当苦力了。”

    “泰山老大人责骂得是,是小婿没本事。”汪连连声叹息。

    囡囡在边听得不住摇头:如此没用的东西,也配娶我娘?

    囡囡身边的男人中,爹爹苏木才风流,天下第一名士;谢自然神采飞扬,如同那唐诗中的幽并游侠儿。

    同他们比起来,汪连不堪得让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这人和人之间,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宫贵正骂着,宫勤却将自己肩膀上的口袋猛地放到汪连背上:“累死了,你替我背吧!”

    “是是是,我替你背,我替你背。”

    宫贵不依了:“汪连,我是你岳父,你得替我背,把口袋还给他。”

    宫勤大怒:“老爷子,我让姐夫背背口袋又如何。你**比我好,扛得住。我却不成,若是累死了,将来可没有人替你送终。”

    “好个白眼狼,你是在咒我死啊,今日非用家法办了你不可!”

    “你敢!”

    两人扭打成一团,急得汪连在旁边不住地叫:“别打了别打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士兵过来,喝骂:“闹什么闹,还走不走了,汪连,你也来当辎重兵,好得很,就呆在这里吧。那啥。”

    那士兵指着宫勤:“你怎么空着手,背上。”

    说着话,就从囡囡车上抱起一大口袋豆子,压到宫勤背上。

    囡囡的车上现在只剩下两口袋粮秣,也就一百多斤,加上又是推车,顿时轻松了许多。

    她忍不住咯一笑:这两个贼子还真是弄巧成拙啊!

    现在好不容易碰到有个护卫到了自己身边,正是让他给谢自然传递消息的时候。

    囡囡心中顿时一动,可一想到自己口不能言,再怎么比画,人家也未必看得懂。

    写字吧,这个士兵可能有不识字。、

    真真是叫人无奈。

    写字……囡囡突然有了个主意。当下也不再说话,只埋着头推车朝前疾走。

    剩下这半天的路囡囡车上一下子少了一大口袋的负担,走得极为轻快。

    而且,她好象已经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劳动,也不觉得有那么苦了。

    这才想起来爹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力的,也有一种玄妙的自我调节功劳。比如人的力气,你刚开始的时候背六十斤的东西可能会很吃力。但只要坚持上几日,身体习惯了这种负担之后,就会调动身体中的能量用来加强背部的力量,然后,你的力气就会增加,最后,六十斤的负担对你来说也毫无影响。

    爹爹的话果然是对的。

    只是,这肩膀上磨破了的地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完全。

    怀安卫是个大卫所,这附近常年驻扎有上万人马。只不过,如今整个宣府镇军的主力都调去了应州和鞑靼人决战,这一代却看不到多少士兵。

    谢自然又未来隐藏自己这支军队的行踪,故意不走大路,也不惊动地方军队。

    晚上,大队就驻扎在一个偏僻的河谷地带里。

    同其他地方一样,这条河也干涸了,宽达二十米的河床都**着,只中间一条一米长的小溪懒洋洋流淌着,算是附近方圆二十里内难得的水源地。

    一堆堆篝火燃了起来,辎重队累了一天,有的人吃过干粮之后就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觉。

    宫贵和宫勤两父子今日背了一天粮秣,走得极苦。

    到了地头之后,发现鞋子都磨穿了,脱掉鞋子一看,脚上全是血泡,血糊糊地粘在袜子上。

    父子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彼此都能在对方的眼神中看到凄苦。
延伸阅读
又来,上官舞对羽公子的自我感觉良好有些不屑了顾,她觉得这家伙是一个装逼高手,每次装逼的时候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但这种无而且李师这个人,极讲江湖义气,他的弟子都是他的死忠,你杀了他,然后放出消息,李师死于我的手上,他的那些亲朋友弟子
2021-09-15
“那就略施惩罚吧。”真阳子微微的**吟,他右手一指,君无晴感觉到自己的**一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 惊恐的“可是你知道吗?一个人是会自我膨胀的。”傅景辰道:“君无晴自恃功高,所以已经动了一些小的心思,他已经不满足于他现
2021-09-15
徐芊芊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我可以抛弃践踏你,但你却要和往常一样迷恋我。你沈浪没有用的时候将你扫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了。 本来他的终身软饭计划还想等到再成熟一些,需要进行一定的铺垫和造势。 现整个玄武城的人都是他家的子民,从小父亲就教导她爱民如子。 尽管平民百姓挡住军队去路被撞死是活该,但金木兰是
2021-09-09
一个人要想成功,韧劲,坚持,清晰的自我认识,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清晰的自我认识最为要紧。 就苏木看来,自己一边随手记录,一边回忆,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将应州大战给记录完全,然后准备小心地收藏进抽屉之中,上锁。
2021-09-06
苏木进入宣府地界的同时,谢自然大队人马也早一步抵达怀安卫。 两队只剩一日路程了。 双方都不知道,如果他心中一喜:“姐夫,你总算到了,快快快,快放了我和爹,咱们都快被那牢什子谢佥事给折腾死了。” 一听到舅舅喊这才想起来爹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力的,也有一种玄妙的自我调节功劳。比如人的力气,你刚开始的时候背
2021-09-06
“朕要下旨褒奖威武大将军朱寿,用明旨传诏天下,并载入史册。”正德得意洋洋,开始了表扬和自我表扬。 苏木大惊苏木“啊”一声:“陛下圣明。” 谢自然若派去福宁镇,那地方可是个大军镇啊,虽说不能同九边相比。 谢自
2021-09-06
这两个字,在传出的瞬间,仿佛言出法随,一言定乾坤! 阁主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面容苍白无血色,但却赶紧低头,“你们啊……以后不要搞这种形式了。”王宝乐批评道。 周鹏海立刻称是,其他三位大队长也都赶紧自我检讨,簇拥着望着金刚猿那贱贱的样子,又注意到四周人看到了自己方才的狼狈,王宝乐觉得颜面有损,前仇旧恨瞬间浮在心头,眼睛一瞪。
2021-09-05
这个时候,不论是王晓松,还是曹飞燕,都彻底的忘记了自我,此时此刻,他们只想拥有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那种人类本能曹飞燕也为王晓松高兴,喝下了一大口水,笑着说道:“晓松,你调到川洋市来吧,就算是为了我,你什么也不用去管,我求我
2021-08-29
大家听着王晓松的自我检讨,居然出奇的没有任何嘈杂的议论声。所有的人都在十分认真的听着,他们听得不是王晓松检讨的内听得王晓松这么说,毛聪心里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毕竟刚刚处理完一个副局长,他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说不
2021-08-27
“怎么的?岳处长,你们在课堂上谈情说爱可以,我接个领导电话就不行啊。”蓝光耀倒打一耙地讥笑道:“哦,只许你‘官二等到楚天舒和岳欢颜回到了座位上,被羞辱了的蓝光耀才低声自我解嘲道:“没办法,乡巴佬,就这素质。” 风波自此学员们有点点头,有的摇头,莫衷一是。 “据我所知,这款衬衣在全国各地是统一销售价,而且还十分畅销。”彭慧颖
2021-08-20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