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197章 马匪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刘能余枫等人随着商队进入了茫茫草原,十月的天气,草原上的草早已枯黄,远远望去,无边无际肉眼所见尽是苍黄。商队往北行了两日,又折向东行,一路上余枫悄悄的记忆着沿途所见,并把行走路线记录在图纸上。他走之前,陈越特意从潘学忠那里要了一个指南针给他,为的就是记录正确的行走路线。

    看得出来,范天宇多次进入草原经商,他商队里也有认识路途的老人,一路奔波尽管劳累,可也无惊无险,范天宇先前说的马匪并没有出现。

    十月的草原,天气更加的寒冷,整个商队所有人都穿着厚厚的羊皮袄,头上带着能护住耳朵的毡帽,就连一向温文尔雅的范天宇也是如此。刘能和余枫带着手下骑马护卫车队两侧,在傍晚车队停下休息的时候,余枫偷偷的查看过,有几辆货车下面装载了生铁。在草原上,生铁的价格堪比白银,是最重要的战略物资。

    走到第十日的时候,前方突然出现了几座矮山,其中一座上面尽是黑色的石头。

    “黑山到了,大家警醒着点!”范天宇如临大敌,冲着护卫们喊道,商队雇佣的刀手们立刻箭上弦刀出鞘,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动静。

    “东家,怎么了?”这些时日,刘能显示出他那强大的交际能力,已经和商队所有人打成了一片,和范天宇也很是熟悉。

    “这黑山一带经常出现马匪,咱们得小心一点,告诉你手下的兄弟,打起精神来。”范天宇看了刘能一眼,吩咐道。

    刘能点点头,策马回到了西山军士兵们身边,和余枫对视了一眼,低声传下了命令。所有西山军的士兵都默契的聚拢在一起,从皮囊里取出三眼火铳装填了起来,每个骑兵都有一把三眼火铳,另外腰间还有一副手弩。论骑术论骑射他们比不上满蒙骑兵,陈越便在武器上下了大功夫。

    商队又走了一会儿,便看到远处出现了许多黑点,向着这边迅速接近。

    “有马匪!”范家护卫头子老铁厉喝一声,下令把车队围成一个圆,所有人躲在车队中间。看远处马匪的数目,怕不有近百骑兵,这已经是一支很大的武装。虽然商队也有百人,可护卫加起来也就六十余人。

    尽管范天宇是商队的掌柜,可遇到敌情时老铁是战斗的实际指挥,在他的命令下,商队的伙计们迅速的把马车围拢了起来,首尾相连,组成一个车阵。

    所有人刚躲进车圈中间,远处的马匪已经呼啸着奔驰了过来,首先而来的是一片如同乌云般的箭雨,刷刷刷的箭矢插在了车辕上,插在货物上,也有部分射入了车圈内,几个中箭的伙计在惨叫。有经验的刀手护卫早就躲在了货车或者马匹之后,只有这些毫无战斗经验的伙计才傻乎乎的立在车阵中央。

    看着远处越来越近的马匪们,刘能余枫等西山军骑兵小心翼翼的藏好**,等着马匪的靠近,满鞑数千骑兵攻打的阵仗他们都经历过,这区区几十名马匪算不了什么。

    出乎意料的时,射了一轮箭给了个下马威后,这些马匪并没有继续进攻,而是停下战马站在了二十多步的地方,其中一个首领**样的人高声喊叫着什么。

    “好像是在让咱们投降。”亲卫中的林福成在满鞑那里生活过几年,和蒙古人打过交道,能听懂一点蒙古语,低声对众人道。

    “我们是山西范家商队,对面可是黑山的朋友,请给我范家一点面子,让个路出来,我范家必有厚报。”范天宇站了出来,冲着对面高喊道。

    “@#¥%…………”对面的马匪首领又喊了起来。

    “他好像是要咱们商队留下一半的货物,才会放咱们过去。”林福成翻译道。

    “靠,竟然要一半,这么黑啊!”刘能张口结舌道。

    “别和他们蘑菇了,大家听我号令,举铳,先打战马!”余枫见马匪距离车队仅仅二十余步,完全在三眼火铳射程之内,便不耐烦的命令道。

    三十余西山军士兵不约而同的举起了火铳,瞄向了对面的马匪。

    “你们干什么?”护卫头子老铁刚喝问了一声,就听见一阵阵霹雳乒乓的响声,有硝烟弥漫在车队上空。

    火铳接连不断的响起,三眼火铳,三个铳镗火药室相互连通,点火后三管连射,威力很大。就听到对面马匪队列连连传来惨叫,噗通噗通战马摔倒的声音陆续传来。

    震惊的看着对面的马匪连续摔倒,老铁惊骇的简直说不出话来。

    “冲过去杀了他们!”余枫把放空的火铳插回腰间,翻身上了战马,冲着老铁高喝一声,带着手下三十余骑就从马车的缝隙中冲了出去。

    “杀出去吧!”本来这种事商队经常遇到,谈判后只需要付出一些代价,大家就可相安无事,没想到这些新加入的护卫如此不懂规矩,可既然已经开打,就只能打下去了,老铁无奈,带着手下刀手们跟着冲了出去。

    一轮火铳,马匪们被射倒二十多人,剩下的一片大乱,身边不断有战马摔倒,其他人不得不策动战马躲避。就在这时,商队中三十多骑冲了出来。

    “杀了他们......”马匪头目大怒,冲着奔来的明人吼道,就在这时,一片箭矢飞了过来,一支弩箭正插在他的咽喉,把他后续的话堵在了喉咙中。

    三十名骑兵每人都有一支手弩,上面可装三支铁羽弩箭,九十支弩箭近距离发射,其威力非同小可,本来就被火铳弄得一片混乱的马匪,再挨了一轮箭雨之后,彻底的乱了,再加上首领被射死,一个个如同无头的苍蝇一般乱动,有的嚎叫着策马前去厮杀,更多的人却悄悄转过马头,向着来路奔回。

    当老铁带着三十多个刀手护卫进入战场,所有的马匪都知道逃不了好去,一个个策马飞快的逃跑了,只在地上留下数十具尸体,十多匹失去主人的战马在嘶鸣。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