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六十一章 满朝汹汹讨陈越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崇祯十六年四月十五日,督师周延儒携大胜满鞑之功,班师回朝。满朝文武齐聚永定门外,迎接首辅大人的得胜回还。

    周延儒带着通州文武,进了京师,立刻得到了崇祯皇帝的召见。崇祯大大夸奖了老首辅一番,然后由太监向周延儒宣布了嘉奖的圣旨。少傅,太子太傅,意味着周延儒已经走到了人臣的顶峰。君臣相谈甚欢,却都不一而同的没有谈起那个陈越,这种场合不是说这个的时机,明日的早朝才是最终决定陈越命运的时刻。

    十六日早朝,满朝文武齐向崇祯恭贺,崇祯面带微笑的接受朝贺,内心却苦笑不已。说是赶走了满鞑,连战连胜,可周延儒连像样的缴获都没有,斩获的满鞑首级寥寥无几,这就是所谓的大胜吗?恐怕是人家满鞑自己大摇大摆的撤走,周延儒带兵跟在后面欢送,顺便收回失地罢了。可崇祯也知道,在城门紧闭数月的今日,整个京师都已经风声鹤唳,太需要一场胜利来鼓舞士气了,哪怕是一场掺着水分的胜利。

    朝贺已毕,几个词臣也向皇帝敬献了贺胜的诗词。早朝议事正式开始,户部尚书倪元潞照例诉了一通苦,什么户部银库空空如也,拿不出犒赏得胜官兵的赏银,什么城内的粮价太高,很多百姓吃不上饭,希望朝廷采取措施,什么外城出现了疫病,已经死了很多人。

    针对这些问题,朝中大臣们又讨论争执了半天,到底也拿不出太多的主意,毕竟做什么事都需要银子,而现在偏偏朝廷最缺少的就是银子。

    “陛下,臣兵科给事中光时亨,弹劾西山兵备道陈越,不听上峰调遣,临阵脱逃,恳请陛下下旨,斩杀陈越,以儆效尤以正国法!”该来的总是要来,御史光时亨再一次站了出来,充当针对陈越的马前卒。

    “陛下,陈越此人以区区军户身份,蒙陛下隆恩充任西山兵备道要职,其却不思报陛下隆恩,嚣张跋扈,草菅人命,羞辱同僚,不敬上司,不听调遣,临阵脱逃。其罪恶滔滔,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国法!”又一个御史站了出来,慷慨陈词,在他的口中,陈越已经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奸诈小人民族败类。

    宦海沉浮了几十载,又是当朝首辅,周延儒身边自然聚拢了一帮亲信,足有数十人先后陈词,不一而同的要求把陈越罢官免职,锁拿问罪!陈越在西山查抄煤矿得罪的人很多,就连好些勋贵们也纷纷插言,要求治陈越之罪。满朝文武气势汹汹,陈越几乎成了众矢之的!

    “陛下,臣以为还是派人前往军前,找到西山兵备道陈越,听听他是如何说,然后再做定夺吧。”终于,有人发出了不同声音,却是左都御史李邦华。

    “李大人,难道元辅所言不实?难道数位总兵副将都说谎不成?陈越临阵脱逃已是事实,无可推托,你为何还要为他辩护,莫非是收了他的好处不成?”光时亨站了出来,对李邦华冷嘲热讽道。

    “姓光的,注意你的言辞,李大人乃是老成持国之言,何以在你嘴里如此不堪!”李邦华身为左都御史,都察院第一把手,手下自然有心腹御史,御史卫桢复站了出来,呵斥光时亨道。

    “哼!”光时亨冷笑了一声,不再攻击李邦华,毕竟李邦华是御史们的长官,攻击他会引发言官们的大战,得不偿失。

    不过李邦华毕竟势单力孤,他手下好多的言官也受到了其他人的拉拢,在满朝汹汹讨伐陈越的今日,他一个人的话语力量太弱。

    御阶之前,锦衣卫统领骆养性冷笑着,上次对付陈越的失败让他极为不爽,这次他派往军中负责探查消息锦衣卫带回了陈越的情报,他立刻知道报复的时机到来了,立刻进行了串联,要不然这些御史怎么可能知道那么详尽的情报?

    陈越,要怪就怪你嚣张跋扈,得罪了太多的人!等你被罢官免职,看我怎么修理你!

    崇祯神色复杂的坐在宝座上,这一刻心中无比的气馁失望,有锦衣卫以及监军太监李国辅作证,还有数位总兵副将们的证词,陈越的临阵脱逃看来是真的,这让崇祯心中无比的气馁,因为他对陈越给予了厚望,一个七品兵备道得受尚方宝剑,这是多大的信任多大的恩赐,可这陈越竟辜负了崇祯的期望,这让崇祯心中恼火万分。

    崇祯是一个性格急躁的人,或者说急功近利,他很容易相信别人,但最讨厌的则是信任的人的欺骗。比如袁崇焕,当袁崇焕夸下大言能五年平辽之后,崇祯立刻给了他极高的信任,任命为兵部尚书兼任右副都御史,督师蓟辽、兼督登莱、天津军务。整个辽东的财权人事军事全操在袁崇焕之后,就连袁崇焕擅杀东江总兵毛文龙,崇祯都忍了下来。可以说他给了袁崇焕极大的信任。

    可是信任给的快,失去的也快,当后金兵绕过宁锦防线,绕道草原从蓟州北面破关而入,直逼京师,在京畿附近大肆抢掠之时,崇祯对袁崇焕是非常的失望。我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力,你却还是让满鞑攻到了北京城下,让朕的颜面尽失,真是不杀你不足以平朕心中之恨。所以在满朝弹劾袁崇焕之时,当有人说袁崇焕和后金私通,通敌卖国之时,崇祯不再维护,而是爽快的给了凌迟处死之刑。虽然崇祯知道,袁崇焕是绝对不会投敌的!

    而今日,当满朝弹劾陈越之时,崇祯的心中再次充满了挫败感,一股怒火涌上心头,他双手紧紧的抓住案几上的镇纸,发白的骨节显示了他的内心已经非常的狂怒,看着崇祯的模样,李邦华叹了口气,知道结果无可避免。

    就在崇祯暴怒之下,就要下达捉拿陈越的圣旨之时,突然有禁卫从远处向大殿跑来,然后禁卫统领吴孟明走进了大殿。若无大事,在朝议之时是绝对不许有人打扰的,看着面带微笑走来的吴孟明,崇祯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希望。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