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四十九章 明清双方共宴饮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三月的莒州,草长莺飞,百花齐放。山谷田野中,一片碧绿,无数的牛羊马匹在惬意的吃着春草,河流岸边,扎着一顶接着一顶的帐篷,咋一看,仿佛来到了塞外草原。

    事实上,莒州位于兖州和青州之间,隶属于青州,而放牧在山野之间的牛羊也是大明的牛羊,只不过现在换了主人。

    自从去年冬天入关之后,满鞑铁骑在齐鲁之间纵横,先后攻破了三府、十八州、六十七县、八十八个乡镇,鲁王朱以派,乐陵郡王朱宏治、阳信郡王朱宏福、东原郡王朱衣远,安丘郡王、滋阳郡王等数位亲王郡王被杀,俘获了人口四十余万,马牛骡驴羊牲畜三十多万头。

    三月分兵攻打登州莱州和海州的各路满鞑回返,在莒州汇合。满鞑自冬季入寇以来,连续征战数月,早已人困马乏。正值春季来临,气候温暖,春草青青,满酋多尔衮下令,就地休整一月,好恢复体力,回返关外。

    十余万满鞑就地休整放马,直把大明视作无人之地。

    莒州城早已被打下,俘虏的数十万百姓就被圈禁在州城之中,大部分满鞑不愿呆在城中,而是选择了在野外驻马,满酋多尔衮的大帐就在城外沐水边的高地上。

    大帐之中,多尔衮多铎兄弟以及一众满鞑将领正在豪饮。入关数月,攻城掠地,如入无人之境,明军数十万,却无人敢来一战,只知道龟缩在城中防守,这使得满鞑众将意得志满,在莒州休整驻扎,更是连哨骑都不放。

    “此次攻入大明,抢夺了如此多的财物人口,多亏了王爷您的英明指挥,请允许奴才敬王爷一杯!”一个镶白旗的梅勒额真高举着杯子,对着多尔衮叫道,立刻引得其他满鞑将领同声附和。

    多尔衮哈哈大笑,举杯一饮而尽,目光扫处,却看到了豪格坐在一边冷笑。

    此次入关抢掠,伪清皇帝皇太极派出了手下几乎全部精锐人马,由睿亲王多尔衮为统帅,却到底不放心这么多的军队尽握于一人之手,而是派出自己的长子豪格为副,协助多尔衮。

    “豪格吾侄,汝为何不饮?”多尔衮对着豪格微笑道。

    豪格身为皇太极长子,自诩为皇位的第一继承人,早就对握有重权的多尔衮兄弟心生警惕,时常暗中与之别别苗头。

    听了多尔衮的问话,豪格冷笑了一声,“侄子不是不饮,而是突然想起一事,以至于忘了举杯。”

    “哦,不知我侄想起了何事?”多尔衮笑容不变的问道,叔侄俩说话之时,大帐中顿时安静了下来,众将领惊疑不定的看着叔侄二人。

    “侄子突然想起了叔叔你旗中的牛录额真阿布勒,想阿布勒也是我满洲有数的勇士,没想到却死在明人之手,叔叔,您说说有多少年我大清没有成建制的死过一个牛录的勇士了?”豪格貌似伤感阿布勒的阵亡,嘴角却隐藏着嘲讽的笑容。

    多尔衮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紧握着酒杯冷冷的盯着豪格。阿布勒是只属于他的正白旗的牛录额真,豪格这么说分明是在打他的脸。

    ......

    通州城中,最大的豪宅已经被征用,作为督师周延儒的行辕。

    行辕之中,丝竹声声,悠扬悦耳,一众文武汇聚一堂,正在开怀畅饮。

    今日,正是首辅大学士督师周延儒的好日子,是他收螟蛉义子的日子。

    蓟县总兵白腾蛟跪在地上,满怀敬意的向义父大人献上一杯水酒。作为一个武夫,能拜在当朝首辅的门下做干儿子,这可是他八辈子才能修的福分。

    收子仪式进行完毕,堂上文武纷纷举杯向周延儒祝贺,周延儒哈哈大笑,来者不惧一连痛饮十多杯,很快就醉意上头,被侍从扶着下去休息。

    最高官员离去,堂上众将再无约束,气氛顿时浓烈了起来,猜拳声接连响起,提耳灌酒笑骂之声不绝于耳,有豪阔者拉住侍候的侍女就开始上下**索,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一个督师府的幕僚匆匆走上大堂,看着堂上场景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问过侍候的仆役之后,便匆匆往后堂而去,去寻找醉酒的督师周延儒去了。

    “督师大人酒醉不起,闲杂人等一律不得打扰。”把门的家将横眉立目,阻挡在来人的面前。

    “让开,我有朝廷的圣旨,必须立刻见到督师大人!”来人厉声喝到。

    “是横山先生吗?快进来吧!”屋内传来了周延儒的声音。

    王寅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就看到周延儒悠然自得的坐在桌边喝茶,何曾有一点醉意?

    “东翁,朝廷又发来命令,催您速速出兵!”王寅收起脸上的异色,恭恭敬敬的把一份卷轴递到周延儒面前。

    “搁在那吧,”周延儒示意把卷轴搁在岸上,伸手邀饮道,“我刚沏的明前龙井茶,横山先生不妨尝一尝。”

    王寅端起茶盏微微闻了一下,赞了声好茶,然后品了一口,放下茶盏,这才再次问起,“东翁,不知咱们该如何回复朝廷。”

    “兵马不齐,满鞑势大,无法出战,就这样回复吧。”周延儒淡淡道。

    “可是咱们这通州城中已经聚集了十五万大军!”

    “那又怎样,没有五倍的兵力,岂能与满鞑交战?且等等吧,等山东总兵刘泽清,密云总兵唐通等将俱都到了之后再说!”周延儒面无表情的说道。

    王寅暗自叹了口气,就要告退时,周延儒又说话了,“横山先生这些日子帮我处理军机实在辛苦,这么多人马,人吃马嚼的都需要你操心,明日副将何永生拜我为义父,先生不妨暂且休息一日,来赴宴如何?”

    王寅连忙摇头道:“以属下的身份,这种场合还是不参加的好,再说军中一刻也离开不得。”

    “也好,幕中之事就辛苦先生了,对了,那西山兵备道陈越可曾到了?”周延儒突然问道。

    “西山兵备道?”王寅想了一下,摇头道,“未曾到来!”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