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三十六章 尚驸马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陈越面带微笑的听着,当听到蜂窝煤居然已经垄断了大半个北京城,每月带来万两以上的利润时,也不禁为之惊诧。这两个月来他一直呆在城外,和家里音信基本上处于断绝状态,而且今日入城时间太紧,和父亲也仅仅是聊了几句,并没有涉及到蜂窝煤生意。

    “现在我每月的分红足有一万两银子呢!”坤兴公主眉开眼笑的说道。

    “嗨,你一个小女孩要这么多银子干嘛,再说难道皇家还缺钱吗?”陈越笑道。

    “谁说皇家不缺钱了,”坤兴公主白了陈越一眼,嘟着小嘴道:“要是不缺钱我为啥要和你合伙做生意,你不知道父皇为了银子都愁白了头,一年到头连一身新衣服都不舍置办呢。”

    吓,皇帝也这么穷啊?陈越早知道朝廷财政困难,经常拖欠官员和京营钱粮,可没想到竟然困难到这种境地。

    “父皇不许我再出宫,以后再见到你就难了。”坤兴突然说道,“而且,而且他还让母后为我选驸马呢。”说道这里,坤兴公主一脸的愁容,看得出来很不开心。

    “怎么?你不想嫁人吗?”陈越笑问道,面前这个女孩才十四五岁,放到后世就是一个初中生,没想到这么小就快嫁人了。

    “才不想呢,你不知道嫁人太可怕了!我皇姑姑就嫁给了个丑男人,一身的狐臭,每次进宫都哭哭啼啼的,可怜的紧呢。”说到这里,坤兴公主一脸的害怕。

    “怎么会这样?你们可是公主唉!”陈越惊问道,在他心里,皇帝的女儿是天下最娇贵的女人吧,肯定是可着劲的挑选好男人,怎么会如此凄惨?

    “公主又如何呢?祖宗家法规定,公主不能嫁给勋贵子弟,也不能嫁给官宦子弟,只能嫁给小户人家。皇家和小户人家天地之别,遴选驸马要靠太监们去选,可有些狗奴才贪财收了人家银子,什么样的男人都敢往皇家面前塞。我皇姑姑就是被骗了婚。”坤兴公主说着,满脸都是沉痛。

    看着面前小公主忧伤的样子,陈越心里隐隐有些心痛,这么漂亮的女孩,又有着天下最尊贵的身份,不该是最幸福的吗?可事实绝非如此,即使她不嫁人,一年后也逃不脱悲惨的命运。当大顺军攻陷北京城时,崇祯帝可是亲手砍杀了自己的女儿,其中一个没有砍死,砍断了一条胳膊,应该就是面前的坤兴了!

    “你放心,你不会被嫁人的,至少一年之内不会。”陈越努力堆出微笑,对面前的女孩说道。坤兴公主,应该就是历史上的长平公主了吧,金庸小说中独臂神尼的原型!可事实上,并没有袁承志把她救走,她先落入了顺军手中,最后又落入满鞑之手,被满清皇帝封为长平公主,一年后悲惨死去。

    “真的吗?你怎么知道?”坤兴公主惊讶的看着陈越,一脸的不敢相信。

    “我就是知道,你要不要和我打个赌?”陈越微笑道。据历史记载,在大明灭亡之前,坤兴公主并未嫁人。

    看着陈越严肃认真的脸,坤兴公主将信将疑,要说她对陈越的本事还是非常信任的,毕竟既能做生意赚大钱,又能击杀满鞑解救百姓,这样的人才可着大明也没有多少。可要说陈越能阻止自己嫁人,坤兴却不怎么相信,因为她知道没什么人能够改变父皇的想法。

    “打赌就打赌,你要是输了呢?”坤兴好奇的问道。

    “我决不会输的,不信你等着瞧!”陈越神秘的一笑,拜别了坤兴离开了。远处引路的太监早已往这里张望了数次,满脸的都是着急。这里可是皇宫内院,自己和坤兴公主攀谈的时间已经太久。

    “公公有劳了。”陈越微笑着对引路的太监说道,一张银票没有烟火气息的递了过去。

    微微一扫看清了银票上的数字,太监的脸色迅速的缓了下来,“陈大人放心,咱家不会乱说的。不过耽搁的已经太久,您得快点出宫才是。”

    “是是是,有劳公公了。”陈越再次致谢,跟着他亦步亦趋的向着宫门走去。

    “雀儿,你说陈越他真的有办法吗?”回到寿宁宫中,坤兴到底还是忍不住问道。

    “什么办法?唉,我说公主啊,您真不该和那陈越在一起聊那么久,而且,而且他还拉了你的手,这要传到陛下的耳朵里可如何是好!”雀儿一脸沉痛的看着自己的公主,恨铁不成钢的说着。

    “哎,你怎么老打岔,我问起陈越他真的有办法吗?”坤兴公主气鼓鼓的对雀儿道。

    “什么啊,什么办法?”雀儿不解的问道。

    “哎,是这样,”坤兴把陈越打赌说自己一年内不会尚驸马的事情说了。

    “就凭他?”雀儿不屑的说道,“他以为他是谁呢,还能干预到皇家的事情!”

    “也不能这样说,陈越,陈越他还是很厉害的啊!”坤兴瞪了雀儿一眼,为陈越辩解道。

    “是,是,陈越他是很厉害,可是公主嫁人这事他真的帮不上您啊。除非......”雀儿眼珠一转,说道。

    “除非什么?你快说嘛。”坤兴一把拉住雀儿的手臂,**道。

    “除非,除非他自己想娶公主啊!”雀儿嘻嘻哈哈道。

    “啊!”坤兴公主愣了一下,这才知道被取笑了,当即扑了过去,把雀儿摁在了绣床上,伸出双手去掏她的腋窝。

    “哈哈哈,哈哈哈,......”雀儿被*的笑个不停,不住的求饶,“公主啊,奴婢错了,再也不敢了,您饶了我吧。”

    “看你还敢胡说!”坤兴公主恨恨的停下了手。

    “唉,”雀儿整理了衣服,叹气道,“公主啊,我有句话不知当说不当,若是那陈越真的成为了驸马,那对您才真的好呢。”

    “死丫头,别说了!”坤兴羞得捂住了脸。

    “我可没有胡说,陈越他年轻英俊相貌好,又能赚钱有本事,本来是最好的驸马人选。只可惜他立下了功劳做了官,再想成为驸马可是难了。”雀儿叹息道。

    “唉!”坤兴公主怔怔的看着前方,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