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四十六章 动手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大人啊,咱们这么做会不会太过激进?要知道每一座煤矿后面都有着一个背景一方势力,咱们恐怕会把大半个北京城的官员勋贵们都得罪光啊!”杨正平向陈越劝解道。

    众人中,到现在为止知道陈越计划的也就杨正平和单明磊等寥寥几人,爱冒险的单明磊自然是举双手赞成并很是兴奋。而一向稳妥的杨正平却觉本能的得不妥,向陈越进言道。

    “正平兄言之有理,正常情况下确实如此。”陈越笑道,“不过眼下非比寻常,满鞑入侵非一时半刻能够回归,北京城内的勋贵官员们应该没有精力顾及到这里。”

    “可,满鞑总归会撤走的啊,到那时怎么办?”杨正平担忧道,满鞑入侵已经不是一次了,每一次都会在劫掠一番之后退去,只为抢劫财物人口并非占地盘,这几乎已经是常识。

    到那时怎么办?到那时我已经整合了整个西山煤矿,从矿主那里查抄了大量的财富,又有数万矿工的支持,谁能把我如何?而且,马上就是崇祯十六年了,距离大明灭亡的时间只剩下区区一年,那些勋贵看似风光,已经没有多少好日子可过,还怕他们作甚!不过这话却没法和杨正平说,因为任谁也不会知道大明转过年来就会亡国。

    “正平兄,你看这大明气数如何?”陈越淡淡道。

    “外有满鞑虎视眈眈,内有流贼四处作乱,大明气数,也差不多尽了吧。”杨正平想了想,悠然叹道。

    “大明气数将尽,那些附在大明身上吸血食髓的勋贵们也必然随之灭亡,如此,咱们怕他们作甚!”陈越冷笑道。

    怕他作甚!可你也是大明的官员啊,大明若是灭亡你又岂能逃脱,除非?杨正平目光复杂的看着陈越,心中波涛汹涌。

    “正平兄不必过虑,只管把这些新加入的乡兵带好,我相信萧冰他们会带给咱们惊喜的!”陈越笑道,“只要咱们能够迅速扩充队伍,再立新功,煤矿这点小小的利益京师里的贵人们不会放在眼里,这点利润对他们来说,基本上可有可无。”

    “但愿如此吧。”杨正平叹道。

    崇祯十六年的新年就在忙忙碌碌中度过。满鞑十余万大军还在山东一带抢掠,已经攻破了兖州等数十个州府。大明朝廷每日里都在争吵不休,就连新年的早朝也难得安宁,京师的城门依然关闭,外面的物质根本运不进来,靠着蜂窝煤每月万余两的利润对崇祯来说只是杯水车薪,现在就连百官们应该发的过年的钱都发不出,那些穷到极点的御史言官们绿着眼睛上蹿下跳,逮着什么都狠骂一通。

    西山兵备道衙门忙忙碌碌,为了抓紧时间,陈越连年假都没有给手下放,只是每个士兵多发了两个月的饷银已做犒赏。好在军官们都是以前的家丁,而士兵几乎全部都是西山镇人,离家才没有几日。

    灰峪村的矿工们几乎全部都报名参加了乡兵,就连附近其他矿上的矿工也来了不少,毕竟煤炭卖不出去,对坐吃山空的矿工们来说,加入乡兵拿些饷银也是不错。

    陈越以同匪的罪名查抄了祝屠夫庄园的消息迅速传播出去,几乎所有的煤矿主都知道来了这么一个西山兵备道。年后的几日,陈越的门槛几乎被踩破,来拜见送礼的矿场主络绎不绝。

    不过对手持尚方宝剑的陈越来说,这些人的档次根本不够看,他只是命令把礼物留下,人连面都不见就打发了出去。既然注定要拿他们开刀,再见面又有什么意思?

    牢房里的惨叫连连不绝,审理出来的文案堆得厚厚一大摞。

    祝屠夫和他的手下把什么事情都交代了出来,包括耳闻目睹的其他煤矿主的逸闻。陈越这才知道矿山到底有多黑,每一个矿洞下面都埋葬着无数条的人命!要论罪名,这些矿主们每一个都该千刀万剐,下十八层地狱都不算冤枉!

    以杨正平为首,陈越数十名亲卫为骨干,把新入的乡兵们编制成伍,由亲卫们充任总旗把总等军官,萧冰李刀子等有威望的矿工则任小旗等基层军官。

    陈越并没用指望这些乡兵以后能够打硬仗,硬仗自然由自己的队伍来打,只是用他们对付那些煤矿主们。

    由杨正平为千总,共整编了八百余乡兵,又训练了十余日,在正月十六这天,陈越亲自带着二百西山军八百乡兵,一共千人,包围了门头沟最大的煤矿矿主石崇的大宅。

    对矿工们来说,挖煤只是一个养家糊口的饭碗,对矿主们来说,煤矿却是一个带来源源不断财富的金矿,为了守住自己的财富,矿主们豢养了大量的打手,修建了高墙深院,而石崇的院子是矿区最高大最豪奢的,据说里面养的打手超过了百人,属下煤矿的矿工有两千多个,又有宫里面某个公公为后盾,在这西山势力算是最大的。

    别人柿子爱捡软的捏,陈越却先拿最硬的开刀,只要拿下了石崇,其他煤矿将没人敢反抗!

    一千官兵把宅院紧紧围住,明晃晃的武器照耀人眼,面对强大的实力,宅院内的打手们根本不敢抵抗,更不敢往外发一箭一铳,只能缩在墙内慑慑发抖,任凭官兵用巨木撞开了宅院大门!

    “司礼监随堂太监方正化乃是我的舅舅,你这狗官怎敢拿我?”石崇在两个亲卫手里挣扎着,对着陈越大骂道。

    “大人!”这次就连单明磊都露出了一丝紧张来。虽然说崇祯一朝早年间对太监极为打压,收回了派往各地的矿监税使,可是在崇祯对满朝文武均失望之下,今年又有重用太监的趋势,派出在外的监军太监为数不少。而石崇的后台竟然是司礼监太监,在宫中的权势可谓极大。

    “你石崇勾连山匪,草菅人命,被你打死埋在在矿坑里的矿工就有数十人之多,别说你舅舅不再这里,就是在,你今日也别想逃得活命!”陈越厉声呵斥道。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