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六十一章 清兵入关!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少爷,事情是不是闹大了,他可是安远侯府,世袭的勋贵啊!”陈平忧心忡忡的对陈越说道。

    虽然他不知道陈越从哪里弄来了一块锦衣卫百户的腰牌,可区区一个锦衣卫百户还是无法和一个世袭的侯爷抗衡的啊!

    “闹大了?也许吧!”陈越笑了笑,吩咐陈平带着众家丁们继续开始操练了。既然那吴孟明信誓旦旦的说凭此腰牌可以摆平很多麻烦,那就用这件事称量一下他的能量吧!

    陈越料定安远侯柳家不会善罢甘休,可还未等他等到对方发招,一条消息突然从北方传来,迅速传遍了北京城,立刻使得满城大惊!

    那就是清兵再次入关了!

    算上这次,已经是清兵(后金)第四次入关强掠了。每一次都给大明带来巨大的创伤,京畿北直隶山东一带,数以十计的城池被清军攻陷,数位大明王爷、数十位地方府县官吏亡于清兵之手,数十万的百姓被肆掠到辽东苦寒之地,成为了满人的奴隶,无数的土地荒芜无数的百姓流离失所。

    大明就在这一次次失血之中变得无比的孱弱,整个北方渐渐成了一片荒芜,而中原地带又有闯贼献贼作乱,几乎打成了一片废墟,整个大明现在已是千疮百孔,唯有江南一带还算安宁。

    然而诡异的是,时间过了一天之后,突然从朝堂上传来消息,所谓的清兵入关不是真的,是边关的将佐为了粮饷抢劫边民,被误以为是清兵入关。据传是大学士周延儒亲自上奏,曰“边塞将佐为粮储劫司农,常套也”。

    整个北京的军民战战兢兢,不知道到底是清兵真的入关,还是边军抢劫百姓误传的消息。只有陈越知道,清兵入关是真的,而且这次的入关规模比以往更大,给大明造成的伤害也要深得多。同时陈越也知道,清兵这次的入关也只是抢劫,并没有打算攻打北京,也就是说只要呆在北京城里,就是安全的。既然如此,没必要为清兵的事情分神,倒不如趁此机会大捞一笔,发上一笔横财。战争,从来都是发家致富的天赐良机!

    如何发财,当然要利用手中的职权了。

    消息传来的当日,西便门当即戒严,守城把总陈江河全副盔甲上城巡视,严防清兵奸细进城。

    陈越带着十几个家丁也穿上了军装,以锦衣卫百户的名义在城门口盘查,一个一个的挨个检查出入城门的百姓。

    西便门是西山煤炭进入北京的唯一城门,陈家父子这一盘查,立刻使得入城的煤车统统被堵在了城外,任凭贩煤的煤商好话说尽,就是不许他们入城。

    煤商们一个个急的上串下跳,好话说尽也不管用。虽然朝廷说清兵入关的消息是假的,可是这种事情谁也说不准,毕竟清兵已经连续三次入关抢劫了,若是这次也是真的,那么留在城外的他们可怎么办啊!

    就在煤商们着急上火之时,麻杆吴良二人游走在煤商们之间,说服他们把拉的煤炭卖给陈家煤场。

    “不行啊,我这煤炭是送给柳家煤场的,双方说好了的,若是卖给陈家岂不是失信,生意不能这样做啊!”一个侯姓煤商说道。

    “老侯你就是死心眼,你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是信誉重要还是性命重要啊,清兵说话间就杀到了北京城外,倒时别说你的煤炭,就是命也保不住啊!”麻杆在一边恐吓着。

    “你们怎么能这样啊,都是做生意的,何苦为难大家伙!”侯姓煤商祈求道。

    “哪个为难你们了,陈把总和陈百户他们也是职责所在,清查清兵奸细谁也说不出啥,谁知道你们的煤车里面是不是藏有清兵,就等着一过城门冲出来,和外面的清兵里应外合!”吴良翻着白眼道。

    “这,这,这,煤车里能藏人吗?”侯姓煤商哭笑不得道。

    大半天过去了,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终于有煤商顶不住了,答应把煤炭卖给陈家煤场,可是拿到的却只是一半的定金,另一半需要过些时日才能给.....

    同意卖给陈家煤场的煤车被允许通过了,煤商们在陈家煤场伙计的指引下把煤车拉进了城里,安放在离城门不远的几间大院子里,这些天来,先后六七家煤场倒闭,他们的场地都被陈越低价收购了过来,有的是地方存放煤炭。

    天色黑了下来,西便门城门关闭,大部分煤商只能无奈的留在城外过夜。十月底的天气已是非常的寒冷,在野地里冻上一夜绝对能冻出病来,陈越盛情的邀请他们到煤场过夜,煤场十来间房屋,挤挤也能住下,至于他们的煤车,都存放在煤场的院中。

    火红的炭炉点起,屋子里暖烘烘的格外的舒服,开水里烫着几壶老酒,桌子上摆着十多个小菜,陈越盛情的邀请着众煤商开怀畅饮。

    “来,众位,我陈越是个好客之人,不管大伙愿不愿意把煤炭卖给我,今晚咱们都是朋友!”陈越举杯邀请道。

    “唉,这话怎么说的。”前一刻还在威逼利诱大伙把煤炭卖给他,现在又变成了好客的主人,很多煤商极不适应。

    “陈百户,也不是我等不愿把煤炭卖你,毕竟卖给谁不是卖,都是一样的赚钱。可是你也知道,咱们做生意的讲的是信誉,若是信誉没了,这生意也没法做了。”酒过三巡,侯姓煤商苦笑着对陈越道。

    “这样吧,”陈越端着酒碗,“我也不为难大家伙,煤炭不用卖给我,大家可以先把煤炭存在我陈家煤场,等清兵退了我再原数奉还,大家看如何?”

    轻轻的一个转圜,由卖变成了存,陈越不用花一两银子,就有数以十万斤计的煤炭可用,而煤商们也不用担上失信的名声,听起来倒是不错。

    “可是,倒是要是你还不上怎么办啊?”一个煤商担忧的问道。

    “怎么可能啊?这么多煤炭我如何卖的完?再说即使我卖的完,清兵退了我同样能再从西山购买同样甚至更多的煤炭还给大家,这点还用担心吗?我也是做生意的,不会做出私吞各位煤炭的事情。”陈越笑嘻嘻的说道。

    “陈百户好算计啊,一两银子不用出,就有这么多煤炭可用,恐怕等清兵退后,整个北京的煤炭都是您说了算了!”侯姓煤商叹道。

    “大家不是平白把煤炭存在我这里,我给大家利润,按照煤炭的进价计算,月息一分如何?”陈越笑嘻嘻的又抛出了一个诱饵,立刻引得大家伙一片心动。

    进价一百两的煤炭,月息一份,也就是每月一两银子的息钱,虽然不是很多,可也挺划算了。既然进城进不了,干脆就把煤炭存在这里吧!

    “我同意把煤炭存给您。”侯姓煤商率先说道。
延伸阅读
看着匍匐在地的周围数千强者,九天门门主杜侑泽,元老王汔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慌然向黄小龙下跪行礼。 饶是九天门碧落皇帝碧梁等人也都跪伏下来:“谨遵圣子殿下之令,恭送圣子殿下!” 张文月,张皓晨,乾亲王三人全身一震,双
2021-10-23
很快,三个月过去。 . 这三个月,黄小龙实力又提升不少。 与黄小龙一同被接来圣门总部的还有兽皇宗少宗虽然他到时仍会封闭其它两枚成道圣格进行测试,但是只要知道万龙成道圣格排名多少,那么其它两枚成道圣格的排名,应该也
2021-10-23
“对了,那十瓶四品低等的灵丹,我也全部替你领取走了!”黄周平接着笑道:“反正一年多后圣台之战,你就要死了,用了这听黄小龙又将黄周平比喻成苍蝇,张文月不由娇声一笑:“不过那黄周平,两只眼睛的确有点像苍蝇的。” 两人一笑。
2021-10-23
张文月嫣然一笑,露出两个犁涡:“要是让人知道你一个堂堂圣门圣子殿下在圣门总部因为没有睡的地方,而要睡地铺,不知别但是,在万卓远所留的宝藏中,比九华血芝品质更高的天地灵药比比皆是,别说六品,甚至七品,八品天地灵药都有!
2021-10-23
次日,黄小龙便召出落宝金猪,然后前往后勤殿。 张文月听黄小龙说要去后勤殿,便央求着黄小龙,说也要去逛逛,看今天负责后勤殿领取物品的是后勤殿一个叫陈茂的高级执事,听到黄小龙要来领取打造洞府宫殿的精矿玉石和修炼所用的灵丹时
2021-10-23
一个多月后,黄小龙等人回到了圣门总部。 不过,黄小龙并没有直接过去总殿,而是带着封天禹,还有其爱徒雪琪等人只见谷田兴被震得连连后退,撞到了大殿大门上,嘴角溢血,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显然是被罗宏的阴柔之力所震伤。 卓
2021-10-23
除了封天禹,张文月,雪琪三人外,黄小龙还带了几名天赋最好的手下,毕竟路途太过遥远,中途经过一些圣地停歇时,要办什在圣界本源力量灌注,淬炼之下,黄小龙脑海中,三大成道圣格泛动着耀眼的光芒,体表同样泛起了层层圣光。 至于黄
2021-10-23
就在黄小龙离开没有多久,真理圣门圣子付云杰报名圣天,被检测出拥有弥佛圣格,明佛圣脉,梵月圣体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开来可是,这冯圆圆竟然! 狄淮也是脸色一冷。 乾元圣人冯程正要开口时,突然,茶楼门口一片强烈**,只见真
2021-10-23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控兽圣子陈春来几人身上如同狂涛巨浪一般,向封天禹,张文月,雪琪三人涌来。 封天禹虽然是至尊而狼狈离开茶楼的于富江走出许远后,松了一口大气,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没想到最近霉气连连,连来一趟天香茶楼都
2021-10-23
虽然黄小龙之前已经开启了翼龙圣船所有大阵防御,但是,当来到黑尸大陆上空时,那惊人的黑尸魔气还是不断从四周渗透进来眨眼便是两个月。 这两个月,黄小龙几乎已经将一半个黑尸大陆逛了个遍,除了找到几株圣药和十几株高阶天地灵药外
2021-10-23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