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三章 木牛流马尽忽悠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站在面前的是十四五岁年纪的少年,身穿月白色长衫,一条银色的腰带把腰勒的盈盈一握,腰带上一枚晶莹剔透的宝蓝色玉佩彰显其显贵的身份。

    穿戴打扮一看就是富贵人家的少年,更重要的是这少年实在是太漂亮了,一双大眼睛占据了大半张脸,长长的睫毛扑闪扑闪,微翘的琼鼻,小巧的嘴巴。脸上每一个部位都是那么的精致,组合在一起更增三分颜色。

    说实话陈越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少年,若不是看他胸部平平,陈越简直以为是个美女装扮而成的。

    潘安、宋玉不过如此吧!

    在少年的身边,跟着一个青衣仆人,虽然也算得上相貌清秀,可是和少年一比,简直没有一点儿存在感。

    “你这是什么啊?看着挺好玩的。”少年的声音清脆无比,听到耳中是那样的舒服。不过对现在的陈越来说,他漂亮不漂亮声音好不好听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顾客,也许自己的木马能如愿的卖出去吧。

    “我这是一匹木马,是一匹能够自己行走的木马。不需要喂他任何吃的东西,只要拨动这个小小的机关,他就会自己行走。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听说过吗?这和木牛流马是一样的东西。”陈越殷切的介绍着自己的作品,尽情的忽悠着。在他的嘴里这个简陋无比的木马无比的精巧,简直和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可以比拟!

    要想如愿的推销掉自己的商品,就要充分展示商品与众不同的特点,充分激发顾客的购买欲。虽然陈越以前只是个警察,可他也曾在上警校期间暑假时打过工做过销售。那是一家大型玩具店,在培训时销售经理的一句话让他至今难忘。那就是“没有销售不掉的商品,只有不会销售的人”。

    面前这个少年一看就是个大贵之家的公子,肯定是不差钱的主。只要自己忽悠到位,挠到他的痒处,不怕他不掏银子。说不定这在普通人眼里一两银子都不值的东西能在他身上卖个大价格。

    果然,听说这是和木牛流马一样的东西,这少年的眼睛一下子闪亮了起来,这让陈越信心大增。

    “相传蜀汉诸葛丞相做的木牛流马,可载重数百斤日行三十里,你这行不行啊?”少年看来肚子里有些学识,至少知道木牛流马这种早已失传的东西。不过对付这种半桶水,陈越有的是经验。

    “据《三国演义》记载,蜀丞相诸葛亮制作出木牛流马,可载重四百斤,日行三十里,翻山越岭如走平地,以之运送军粮,供应了北伐的十万蜀军。”陈越侃侃而谈,回忆着以前所看的三国演义里的记载。

    “公子你看,我的木马造型和木牛流马完全一样,只需要拨动这个小小的机关,它即可自己行走,虽然一次只能走数步,可是你也看出了它只有一尺来高,若是造的和牛马一样高大,岂不是同样能日行数十里!”陈越见这个少年发亮的眼睛,就知道他很感兴趣,便尽情的忽悠着。看情况这少年对精巧的玩意感兴趣,卖掉木马有望了。

    “那你能造出真正的木牛流马吗?”少年一把拉住了陈越的袖子,急切的问道。

    看着少年殷切期盼的眼睛,陈越很想说自己会,这样的话说不定能把木马卖个天价。可是谎言一旦被识破的话,以这个少年的权势恐怕自己吃不了兜着走。

    “我造不出来。”陈越摇摇头,一副黯然的模样,“我想尽了办法,只能造的这么大,不过大明的能工巧匠多得很,我不行,说不定其他工匠行。”只要能顺利卖出木马,你爱找谁找吧,反正我把责任推脱了出去。

    就在少年兴致勃勃的看着木驴之时,斜对面的包子铺里,老板娘张婶从忙碌中清闲了下来,已经到了半上午,店铺里吃早餐的客人越来越少,只有零星客人进入,张婶便能稍微休息一会儿,她坐在包包子的案台前,随意往街上望去,一眼就看到了街对面的陈越,连忙喊过自己的女儿来。

    “秀儿,快把这几个包子给阿越送去。”张婶把两个大肉包子用草纸包好,塞进了女儿张秀儿手里。

    “娘,我忙着呢!”张秀儿刚给一桌客人端上一屉包子,不满的对母亲道。

    “听话,快去。阿越他肯定饿着肚子不好意思来咱们店里。”母亲的话不容张秀儿拒绝,只好耷拉着脸接了过来。

    “真是的,干嘛对一个傻子那么好!”张秀儿嘟囔着拿着包子走出店门。

    其实她知道母亲对陈越好的原因,那是因为母亲喜欢陈越的父亲陈江河。喜欢也就喜欢吧,毕竟陈江河人不错,是条铁骨铮铮的汉子,母亲守寡多年辛辛苦苦把自己拉扯大,自己也愿她有个好的归属。可母亲万不该和陈江河商量着,竟然打算把自己嫁给他的傻儿子。想自己貌美如花,岂能嫁给一个傻子?要不是自己以死相逼的话,恐怕就真的已经嫁给了这个傻子了。这也是张秀儿极度厌恶陈越的原因。

    气哼哼的走过了街道,来到陈越面前。竟然还有人和傻子聊得火热,张秀儿不解的看了一眼少年的背影。

    “傻子,我娘给你的包子,”张秀儿伸手把包子递了过去,还未等陈越伸手来接,手一松,包子掉落地上,包着包子的草纸裂开,两个白白大大的包子滚落在尘土之中。

    “呀,手抖了,不过没事,不耽误吃。你一个傻子又不嫌干净肮脏。”张秀儿笑眯眯的说道,轻蔑的看了陈越一眼,转身回了包子铺。

    看着地上滚落的包子,陈越脸**着,若是以前的那个傻子陈越,肯定会不管干净肮脏的拾起来就吃。可自己不是傻子啊,虽然肚饿又岂能吃着嗟来之食!

    当张秀儿拿着包子过来时,少年只顾看着木马并未注意,可当张秀儿喊着傻子把包子扔在地上时,少年惊呆了。

    “你是傻子?”少年怯怯的问道,和一个傻子聊了半天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你看我像傻子吗?”陈越努力的微笑着。

    少年仔细的打量着陈越的眉眼,就见到陈越目光灵动、满脸的忠厚,再想起他刚刚和常人无异的话语,当下摇摇头:“不像!”

    “那就是了。”陈越开心的笑着,终于有人承认自己是正常人了,被人当作傻子太郁闷了。穿越这数天来,包括父亲陈江河在内的所有人都把陈越当成原来的傻子,使得他表现自己是正常人的机会都没有。现在对面的少年把自己当作正常人对待,陈越立刻对他生出了好感。

    “咕噜噜…”奇怪的声音响起,少年四下打量着,才发现声音是从陈越的肚子里传出来。

    “你饿了,怎么不吃包子啊?”少年不由得问道。

    “我又不是傻子,干嘛吃别人扔在地上的包子。”陈越反问道。

    “呵呵呵……”少年发现自己的提议有问题,不由得笑了起来。

    “我请你吃饭吧!吃过饭后再谈木马的事情。”少年笑罢对陈越道。

    “好啊,不过我吃的可多。”陈越微笑道,有人肯请客是好事,此刻的他觉得腹中饥饿的能吃下一头牛。

    “你这人可真有意思。”少年笑眯眯的快步走在前面,向着对面的包子铺走去。

    张婶的包子铺远近有名,菜肉包子皮薄馅多很好吃,在上个陈越保留的记忆中,张婶的包子是天下最好吃的美味了,现在有人请客,陈越当然不会拒绝,当下屁颠屁颠的收拾了木马,抱着跟着少年主仆身后。

    “公......公子,你干嘛请他吃饭啊?”少年的青衣随从不解的悄悄问道。

    “嘘,本宫......本公子自有原因。”少年眨了眨眼睛悄悄的回答道。

    看着走进包子铺的俊俏少年,张秀儿眼睛一亮,就觉得满眼都是小星星,心噗通噗通的跳着,这么漂亮的少年,可要比吕秀才英俊多了啊!其实她刚才见过少年的,只不过看到的是背影,加上只顾得羞辱陈越,就没注意到他的存在。张秀儿刚要上前殷切的打招呼时,却一下子看到了走在后面的陈越,怒火一下子涌了上来。也不知道为什么,张秀儿一看到陈越就来气!

    “傻子,不是给你包子了吗,怎么又进来了!”张秀儿冲着少年主仆给出大大的笑脸,却拦住走在后面的陈越的去路,不耐烦的吼道。

    “我要吃就来店里坐桌子上吃,不吃扔在地上喂狗的东西。”陈越冷笑道。按说没必要和一个女孩计较太多,可在陈越的脑海里,有着太多这个女孩羞辱以前的自己的记忆,这种感觉很不好。

    “呵,你个傻子还学会挑三拣四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你配坐在桌子上吃饭吗?”羞辱性的话语从张秀儿嘴里喷薄而出,每一句话都是那样的恶毒。在张秀儿的心里,必须要经常性的给予陈越侮辱,如此母亲才不会再生出把自己嫁给他的想法。

    “秀儿别胡说,快让陈越坐下吧。”忙碌着的张婶扭过头来,大声的呵斥着女儿,女儿羞辱陈越已经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让她很难受,让她觉得自己无法面对陈越的父亲陈江河。

    “娘,您别管了,让一个傻子坐进来,咱们还怎么做生意啊!”张秀儿不理张婶的话,推攘着陈越要把他赶出店外。

    面对身前瘦弱的张秀儿,陈越只需要一只胳膊就可以把她提起扔到店外的马路上,可是她是个女孩啊,又是在陈越心中如母亲一般的张婶的女儿,这让陈越如何下的去手!

    此刻的陈越竟然有了秀才遇到兵的感觉。打,打不得,骂,张秀儿的嘴像**一样,陈越根本还不了嘴,就在无可奈何之际,俊俏少年面沉似水的回身站到了二人面前。

    “你这店家太放肆了,竟敢往外驱赶客人!”少年双眉倒竖,俊俏的面容带着煞气,凌凌然让人不敢生出冒犯之心。

    “他哪是客人,他是个傻子啊!”张秀儿委屈的说道,在她眼中陈越是个傻子,更是一个衣着破烂脏兮兮的傻子,让他进店肯定会影响贵人的胃口,这也是她驱赶陈越的主要原因。满心都为这个俊俏的公子着想,没想到竟然被呵斥,这让张秀儿觉得很委屈。

    “什么傻子?他是我请的客人!”俊俏少年的话让张秀儿张大了嘴巴。

    “真是不知所谓!”少年冷冷的瞥了张秀儿一眼,微笑着邀请陈越进去。

    少年冷冰冰的眼神仿佛一盆冷水一般泼在了张秀儿的头上,把她心中的那点旖旎冲的一干二净。原来自己的青春美貌在人家的眼里什么都不算,原来自己还没有一个傻子重要!

    看到张秀儿吃瘪,陈越心情无比的爽快,他不介意再给补上一刀。

    “我可以进去了吧?”陈越笑眯眯的看着张秀儿,于是张秀儿的脸色更加的精彩了!
延伸阅读
看着匍匐在地的周围数千强者,九天门门主杜侑泽,元老王汔等人这才反应过来,慌然向黄小龙下跪行礼。 饶是九天门碧落皇帝碧梁等人也都跪伏下来:“谨遵圣子殿下之令,恭送圣子殿下!” 张文月,张皓晨,乾亲王三人全身一震,双
2021-10-23
很快,三个月过去。 . 这三个月,黄小龙实力又提升不少。 与黄小龙一同被接来圣门总部的还有兽皇宗少宗虽然他到时仍会封闭其它两枚成道圣格进行测试,但是只要知道万龙成道圣格排名多少,那么其它两枚成道圣格的排名,应该也
2021-10-23
“对了,那十瓶四品低等的灵丹,我也全部替你领取走了!”黄周平接着笑道:“反正一年多后圣台之战,你就要死了,用了这听黄小龙又将黄周平比喻成苍蝇,张文月不由娇声一笑:“不过那黄周平,两只眼睛的确有点像苍蝇的。” 两人一笑。
2021-10-23
张文月嫣然一笑,露出两个犁涡:“要是让人知道你一个堂堂圣门圣子殿下在圣门总部因为没有睡的地方,而要睡地铺,不知别但是,在万卓远所留的宝藏中,比九华血芝品质更高的天地灵药比比皆是,别说六品,甚至七品,八品天地灵药都有!
2021-10-23
次日,黄小龙便召出落宝金猪,然后前往后勤殿。 张文月听黄小龙说要去后勤殿,便央求着黄小龙,说也要去逛逛,看今天负责后勤殿领取物品的是后勤殿一个叫陈茂的高级执事,听到黄小龙要来领取打造洞府宫殿的精矿玉石和修炼所用的灵丹时
2021-10-23
一个多月后,黄小龙等人回到了圣门总部。 不过,黄小龙并没有直接过去总殿,而是带着封天禹,还有其爱徒雪琪等人只见谷田兴被震得连连后退,撞到了大殿大门上,嘴角溢血,脸色瞬间黑了下来,显然是被罗宏的阴柔之力所震伤。 卓
2021-10-23
除了封天禹,张文月,雪琪三人外,黄小龙还带了几名天赋最好的手下,毕竟路途太过遥远,中途经过一些圣地停歇时,要办什在圣界本源力量灌注,淬炼之下,黄小龙脑海中,三大成道圣格泛动着耀眼的光芒,体表同样泛起了层层圣光。 至于黄
2021-10-23
就在黄小龙离开没有多久,真理圣门圣子付云杰报名圣天,被检测出拥有弥佛圣格,明佛圣脉,梵月圣体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开来可是,这冯圆圆竟然! 狄淮也是脸色一冷。 乾元圣人冯程正要开口时,突然,茶楼门口一片强烈**,只见真
2021-10-23
一股强大的威压从控兽圣子陈春来几人身上如同狂涛巨浪一般,向封天禹,张文月,雪琪三人涌来。 封天禹虽然是至尊而狼狈离开茶楼的于富江走出许远后,松了一口大气,脸色慢慢阴沉下来。 没想到最近霉气连连,连来一趟天香茶楼都
2021-10-23
虽然黄小龙之前已经开启了翼龙圣船所有大阵防御,但是,当来到黑尸大陆上空时,那惊人的黑尸魔气还是不断从四周渗透进来眨眼便是两个月。 这两个月,黄小龙几乎已经将一半个黑尸大陆逛了个遍,除了找到几株圣药和十几株高阶天地灵药外
2021-10-23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