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逆天邪神》第1175章 乾坤五琼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2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云澈极速向上,很快破水而出。他下意识的抬头,一眼看到高空之上,沐玄音的身影静静的漂浮在那里,一双冰眸透射着冰冷的威煞。
    虽早有准备,但云澈还是心中一慌:“师……尊。”
    “跪下!”
    一声冷喝,带着深深的怒意。云澈全身一僵,瞬间就跪了下去,愧然道:“师尊,弟子……知错。”
    “知错?”沐玄音冷哼一声,一股威压带着怒意,如冰海倾覆,让整个天池世界陷入沉寂:“一次次知错,又一次次犯错,那你知错又有何用!你何曾真的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师尊,我……”
    “你不必狡辩!”沐玄音明显动了真怒:“你在宙天界的所作所为,冰云已全部传音告知于我!你离开吟雪之时,我反复告诫,绝不可擅做决定,尽最大可能压低自己的存在。而你……非但不听,还完全背道而驰,将自己彻底的暴露人前。现在怕是整个东神域,都无人不知你云澈的大名……你可真是威风的很啊!”
    “早知如此,我还不如……将你强行囚于冰凰殿,也好过你去送死!”
    云澈想要说话,但在沐玄音的愤怒和威压之下,他无法呼吸,连头也无法抬起。
    沐玄音的话语和目光如无数冰寒针刺,直穿云澈的心魂:“一个当初离你而去的人,对你,真的就那么重要么!”
    “……”云澈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她……曾是我的师父,她指引我的玄道,救我的性命,改变我的人生……我最痛苦、最孤独、最迷茫、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都是她,一直陪伴着我……”
    “她对我的好……就如师尊对我的好……我永生永世……都不可辜负……”
    “……”沐玄音怔了一怔。
    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
    云澈重跪在地,深深低头,不敢抬起。沐玄音虽然威冷严苛,吟雪界无人不敬,无人不惧,但对于他……是有多么的好,云澈又岂会不自知。
    他犯下很多的错,甚至是不可原谅的错,她明明盛怒,但最终,却都是原谅了他。尤其这两年,她甚至完全不顾宗门之事,日夜在他耳边指引他修炼……他无比确信,这在冰凰神宗的认知中,是绝对不可思议,无法理解的事。
    而他,从未能有半点报答,还一再引她动怒,让她失望。
    此时面对沐玄音,他心中是无尽的愧意……他感觉自己都已不配为她的弟子,不配她所有对他的好。
    池面之上,被封结很久的冰灵忽然开始轻轻的舞动起来。冰寒,似乎散开了些许。
    “可惜,她却连见都不愿见你!”沐玄音冷冷的道:“你既然回来了,那就老老实实留在圣殿,没我的允许,不得踏出半步!待几年后东神域淡忘了你的存在,再滚回你的蓝极星!”
    “……师尊,”云澈低着头:“弟子这次回来,是想要找寻能短时间内变得强大的力量,然后,弟子还要回到……封神之战。”
    云澈说的很轻很慢,每一个字都带着愧疚,但却又格外坚决。
    “哦……是么?”沐玄音冰眉稍沉:“你果然还是不死心的想要见她么。”
    “不……”云澈却是摇头:“我不仅仅要见到她,我还有些话,必须要当面告诉她。我想要让她知道……她无论遇到什么,我都会和她一起面对。”
    “就……凭……你!?”沐玄音声音冷而不屑。
    “现在的我,当然不能,连资格都没有,如果强行到她身边,也只配成为累赘。但是,我想让她知道,我会为了她变得强大。她想借封神之战来将我赶走,而我……会借封神之战,向她证明我的决意!”
    沐玄音:“……”
    “师尊……”云澈继续轻声道:“我昨夜才发现,原来,我一直都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从到来吟雪界的第一天,我就一直告诉自己,我来到神界的目的,是为了找到到她。我努力变得强大,也是为了找到她。而在这个过程中,我又一直在告诉自己,找到她,是我来神界的唯一目的,我从来都不属于这里,蓝极星才是我唯一的归处……或许,这是因为,我在庞大的神界面前,始终存在着一种卑微感,只想着完成心愿后,再不会踏足。”
    “也是在这种自我暗示之下,我从未真正想过要在神界立足,更不曾想过要和在蓝极星一样,达到让众生仰视的高度。”
    “但我却一直忘了,她不得不离开我的原因,正是我的太过渺小。”
    “如果,我可以变得足够强大,可以强大到有资格守护她,与她并肩而战,为她遮风挡雨……至少,可以让她不为我担心,又怎么会让人生生把她从我身边夺走,又怎么会……连相见都是那么艰难。”
    “阻碍我的,阻碍她的,从来都不是下界与王界的距离……而是我的渺小。”云澈闭上眼睛,声音如雾一般飘渺。
    沐玄音静静的听着,这些话,字字都似是云澈灵魂的自述,但她的眸光却是毫无变动:“所以呢?你就准备借这场玄神大会证明给她看?让她知道你对她是多么的执着,让她感激涕零吗!?”
    “不……还有我自己。”云澈道:“如果,到来神界才短短三年的我,就能在这封神之战上傲视他人。那么……我有什么理由不继续强大下去!”
    沐玄音:“……”
    “邪神玄脉、荒神之力、龙神之躯、天毒珠……这些,在神界,我一直都把它们当成埋在我身体里,不能被他人察觉的隐患,但……它们更多的,其实是上天赐予我的巨大优势!”
    沐玄音丝毫不为所动,冷哼一声:“那还真是‘伟大’的觉悟。可惜……我记得,你在停留神界的时候不会超过五年,如今已过去三年,还剩两年的时间,你就算再有大上十倍的优势,又能有什么作为!”
    “两年之内,我一定会回去。”
    沐玄音:“……”
    “但是,不意味着,我不会回来。”云澈在这时抬起头,就这么直视着沐玄音的冰眸:“因为,蓝极星已不再是我唯一的家乡和归处,因为师尊,我已成为了神界的人……至少,我已经属于吟雪界。”
    沐玄音:“……”
    “师尊和她,都是我要留在神界的理由,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是,只是我自己没有察觉而已。所以……我会从神界回蓝极星,也会从蓝极星回神界。我不够强大的时候,我想常伴师尊左右,享受师尊羽翼的庇护。如果哪一天,我可以如愿变得足够强大,我想一生一世守护师尊,守护吟雪,谁敢伤害师尊,都会是我一生的敌人。”
    “…………”
    目光的碰触,却是沐玄音忽然侧眸,然后直接转过身去,冷声道:“修为才区区神劫,还蠢行不断,就只知道大话连篇。”
    “你还是多想想怎么护好自己的命,我还不至于沦落到需要你来守护!”
    云澈:“……”
    沐玄音螓首仰起,忽然一声轻叹:“我沐玄音……为何会有你这样一个弟子。”
    话音刚落,她忽然玉臂抬起,雪袖后甩:“吃下这个!”
    云澈的眼前,忽然耀起五道各不相同的异光。
    发出这些光华的,是一枚小巧的圆珠。圆珠晶莹剔透,近似琉璃,却又**着与琉璃全然不同的光彩与气息。
    赤、青、白、蓝、碧……五种光华时而重叠,时而离散,交相闪耀。气息亦在不断的变化着,时而浑浊,时而清新,时而灼热,时而冰寒……但都并不强烈,却又神奇的丝毫没有被冥寒天池极重的寒气所覆没。
    云澈眼睛缓缓睁开:“这,难道是……”
    “乾坤五琼丹!”沐玄音在这时转过身来,美若仙幻,寒如恒雪的脸上已是恢复一片冷漠:“你的天毒珠虽然有着强大的淬炼之力,可轻易炼成无数丹药,但乾坤五琼丹需要强大的玄力引导五种力量所融成,非你的天毒珠可以做到!我亦是用了一年的时间,方才将它融成。”
    云澈此次回来,所寻求的东西之一,就是乾坤五琼丹。
    当年他已经找齐了炼制乾坤五琼丹的五种材料,但被沐玄音全部收走,要他以自己的修炼自然成就神劫境。此番他回来,就是想着从沐玄音手中将这些材料要回,再得到炼制方法,从而以天毒珠淬炼出乾坤五琼丹。
    也是此刻,他才知晓,乾坤五琼丹,根本不能像常规丹药那样淬炼而成,而是需要强大的玄力引导融合……
    而且强如沐玄音,居然也用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方才融成。
    或许,这才是沐玄音当初将所有材料收走的真正原因。
    她消耗大量玄力精力将其融成,又在此刻直接拿出,分明意味着……这原本就是为他而备。
    内心被一种柔软的东西轻轻碰触,云澈眉宇间不由自主的凝聚起一抹酸涩感:“师尊……”
    “别说废话,坐好!”沐玄音却是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冷斥一声,雪影一晃,已是来到云澈的身前:“把你在宙天界得到的‘时轮珠’拿出来!”
    “啊……是。”
    云澈连忙调整为坐姿,平静心绪和气息,然后将那枚“时轮珠”取出,放在了沐玄音玉雪般的手心中。
    沐玄音掌心玄力微吐,时轮珠直接破碎,一个无形结界顿时张开,将两人罩于其中,亦分割开了两个不同的世界。
    时轮结界将持续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时轮结界之外,只会经过短短一个时辰。
    ————————————
    【这章写了一整天,删改了三十四次的样子?一次次根据人物性格和环境模拟心态与言语,想写出云澈的明悟和心态变化……但依然相当不尽人意。唉,不知不觉就下午了,好难……凑合看吧!!】
    【要不……你们试试?o(* ̄︶ ̄*)o】
延伸阅读
“既然我国的汽车市场前景这么大,我觉得迟做还不如早做。至于发动机等核心零部件技术,完全可以进口采购和自我研发同时“哈哈,到时亏了,林总可别说我拉你下水啊!”葛东旭见林良海要入股,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 “真要亏了,不还
2021-11-30
“那是自然!”徐垒肃然起敬道。 在奇门中,向来不乏修为越高,行事越张狂自我,随心所欲的术士。 因为超葛东旭既然这么说,贾金等人自然不好说不行。 一行人上了车便直奔蜀山而去。 蜀山后山,一条栈道沿着峭壁
2021-11-29
一声轻呼传来,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三分薄怒,又有七分娇嗔的说:“色狼,你**哪里。” 这声音,赫然是久违了“不考虑了,我不回来。”叶皓轩摇摇头。 “为什么?”龙伯瞪了他一眼道。 “龙伯,我现在的麻烦够多了,“猎枪那小子我知道,自我之后,华夏玩枪的也就数他能被我看到眼里了,不管是不是基因改造,他都是个劲敌。”黄伯道。
2021-11-28
不得不说曹晓浈不愧是大明星,这番话说下来,基本上是事实,但经过她**一说就完全变了味,尤其那几句自我检讨,更是如“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的?”金雨珊这一扑到葛东旭的怀中,葛东旭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红肿的脸,脸色一下子冰冷了下来。
2021-11-28
赵抚霓虽然脾气暴躁,第一次接触的时候,苏尘差点想要和赵抚霓搏命,想要给这老女人一巴掌。 可现在看来,赵抚霓不过,对于苏尘来说,依旧没有任何犹豫。 点头。 九脉之中,哪一脉强弱,和他没有太多关系。 最适“姑娘,在我老家,像你这样的人,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戏精’。”苏尘真的无语了,此女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强行给自己
2021-11-25
“桀桀,今天的运气不错,竟然会碰到这么弱的组合,连中阶龙虎境修士都有!”数日后,当葛东旭等人飞越一片到处冒着一簇“老大,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三个龙虎境九重修士,你两拳一腿就给杀了,有你在,还需要我们出手吗?”一向自我感觉比较良
2021-11-23
渐渐地。 大船的自我旋转,趋于静止了。 巨型的海浪波动,也在消退。 风暴,消失了。 留下唯有一双眸子深处,是刺寒的锐利。 因为风暴,他正一肚子火气呢。 正好,拿苏尘开刀。 站在苏尘身十倍,得是怎样一种震撼?(本章完)
2021-11-23
第1446章底线 “恩,想你和我妈了,所以就回来看看。”叶皓轩笑了笑道。 “呵呵,那以后就多回来,一“话不能这么说,你应该知道,倭国的文化有一大部分是传承自我们的国家,如果你想尽快的把中医打开局面,从他们国家那里“谢谢……”岗野礼貌的点点头。 “什么事情,说吧。”叶皓轩说。 “这个……我想单独跟你说,医圣,请你
2021-11-22
第2117章严肃 现场一阵沉默,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因为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五十一区是一个严密的组织,能够进入“我不否认,毒蛇就是出自我们五十一区。”史密斯无所谓的双手一摊道:“你所说的任何指控,我都承认,包括贩卖器管,非
2021-11-15
叶青顿时懵住了,他终于明白烛九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只是找到了黄帝这一世的记忆,并没有找到真正的自我啊!善天使却不知道,现在的叶青,已经融合了上一世黄帝的记忆。太古的这些事情,叶青可全都记得呢! 看着祖龙和那战
2021-11-0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