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墟》第1333章 旧我与新我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10-11

|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我要成为大神王,不在躲避于石罐中,而是行走在阳光下,显化在阳间!”

    石罐中,那血色光幕中传来低沉的声音,竟略带沧桑,那是经历过小阴间磨难的楚风的真灵,带着疲惫还有坚毅。

    历经生死磨难,他浓缩于道果中,这么多年来都在揣摩各种经文要义,都在闭关,积累无深厚。

    只是,限于自身当年半路出家,进化道路有瑕疵有问题,这一神王道果缺陷很大,今天终于迎来了转机。

    外面,楚风的肉身在悸动,这具躯体中有大圣状态的魂光,但此时却**颤抖,他在审视石罐中那个自我。

    不知道为何,他觉得,那个神王道果才是真正的自己!

    这么多年来,他进入阳间后,总是想喝孟婆汤,想斩掉小阴间那些不好与悲伤的记忆,说是为了轻装上路,为自己减负,为了将来走的更远。

    可是,仔细想来,这或许也是一种下意识的逃避。

    谁在面对,谁在牢记,是那小阴间的神王道果,背负着一切,那里面也有他的真灵,有他的一切,甚至是来自小阴间的血液,也浓缩了一团在那里,当年就被忽略了,没有看到,那个他在承载着一切沉重!

    隐约间,阳间的他,大圣状态的他,竟然有种错觉,仿佛看到一个流淌着血泪的灵魂,在以太武为假想敌,在以武疯子一系所有人为大敌,在演绎自己的法,在尝试自己的路。

    那个神王状态的他,始终铭记过去,仿佛立身在小阴间的大渊前,在回思亲人、朋友,看到他们惨死,要开辟自己的进化路。

    “这些年来,我是不是真的忘记了很多,舍弃了很多,是他在承受?”

    阳间的他,大圣状态的他,轻声自语,他看着石罐中那个自己,那个神王道果在竭尽所能,要蜕变,要进行生命的跃迁。

    血雾中,那个身影很高大,神王道果在显化身形,披头散发,凝聚出来,昂着头颅,不屈不服,在独抗铁血战果的磨砺,脸上写满了不屈与坚毅。

    铁血战果真的很特殊,它散发成血色雾霭,交织规则与秩序,淹没此地,而后扩散,自成一方血色小世界。

    看着不大,也就挤满石罐内部,可是,真实的血色小天地内部却不算小,似乎是须弥纳于芥子中。

    它是一片战场的浓缩,是万灵血液的**,呈现各族本源符文。

    一瞬间便仿佛是沧海桑田、人世变迁,这血色小天地中的时光流转诡异,像是将诸多旧事都在刹那间发生,施加楚风的神王道果的身上,让他经历,让他淬火,让他承受最残酷的洗礼。

    正常来说,在这种境地下,生灵很难活下来!

    楚风像是重归昔日的史前战场,参与到了大战中,沐浴万灵血,披头散发,在特殊的小天地中决一死战,遇上数之不尽的魂光,都是残魂,都是秩序符文演绎而出。

    难怪史前时代各族的天纵奇才、顶尖大族的天骄,都在寻找铁血战果,它太特殊了,不将人磨灭,就会将人磨砺成最可怕的强者。

    轰!

    成群的魂光向着楚风扑杀过去,无尽的血色符文将他淹没,他几乎都要被侵蚀的千疮百孔,而后瓦解了。

    但是,他最后关头生生抵住了。

    “神王,生生不息,截天精,取地粹,熔炼诸天道,煅铸真我……”

    楚风的神王体在咬牙坚持,以天地为洪炉,以铁血战果化成的小天地为烈焰,百炼真金,磨砺自我。

    外面,大圣状态的他,恍惚间仿佛又看到了小阴间原本的自己,当年的楚风被逼发疯,闯入异域,主动接触灰雾等不祥物质,要练那异术,一切都是为了变强,去复仇。

    那个时候的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执着与信念,百折不挠,极其坚毅,一往无前而永不回头的勇猛走下去。

    这样对比的话,在阳间他过的有些安逸了。

    “你才是真正的我吗?”阳间的他,大圣状态的他,这样颤声自语,他有些心痛的感觉,自己的另一面,很真实的自我,始终如此吗?不见天日,独自背负沉重。

    现在的他微笑流于表面,而另一半灵魂却染着血,在独自负重前行。

    在那血色小天地中,神王道果化出的那个人猛然抬头,双目射出极其惊人的光束,尽显坚毅。

    “你忘忧,潜行红尘中,而有些事自有我来牢记。”神王道果在生死磨砺中还是开口了。

    一时间,楚风想到了一些事,他喝下那么多孟婆汤,却能记住以前的一切,并没有彻底斩掉过往,这是因为另一半的他在牢记吗?

    神王道果回应道:“是,由我牢记,但你如果再继续喝孟婆汤,我也会遗忘所有了。”

    阳间的楚风,大圣状态的他,声音略带颤抖,道:“或许,你才是真正的我,是吗?!”

    血色小天地中的楚风道:“这是一种尝试,我是故我,你是新我,天帝旧路有法,以原本的自己为养料,孕育出一个天胎,一个新我,如同种子扎根在原本的自己与道果上,会更强!”

    他很平静,在说这些话时,没有一丝的情绪波澜。

    外面,大圣状态的楚风心中剧震,他知道自己忽略了,原先以为是他自己在外面,现在看来真的有一半真灵在神王道果中,那是另一半的他,居然早已做出这种决断。

    而后他一阵揪心,那是原来的他,那是旧我,竟要成全他这样的新我。

    他一阵颤抖,这怎么能行?太过残忍,旧我太可怜!

    他自然知道这所谓的天帝旧路,早在小阴间时,从石狐天尊那里得到他师傅的手札,楚风就已经了然。

    当时,他的确打过这种法的念头,因为这是曾经的最强进化之路。

    可是,他觉得太可惜了,以自己为养分,自身的血肉与魂光犹若异土,催生一粒道种,种出一个新我。

    这太霸道了,也太可悲了,当时他便舍弃了。

    没有想到进入阳间后,神王道果中竟有另一半的他,而且竟做出了这种决断。

    大圣状态的他立刻反对,道:“不行,不能走这条路,你就是我,你我为一体,怎能让旧我化成养料,慢慢枯死与逝去?!”

    而且,他提到现在掌握的另一条路,既然有小阴间的道果,也有阳间的道果了,完全可以走阴阳对轰之路。

    藉此,他或许能实现最不可思议的蜕变,阴阳互撞,晋升天尊时,比其他正常修炼的生灵要迅速与猛烈很多倍。

    而且,每个层次都可做这样尝试!

    不过,这样也极其危险,阴阳互撞,别说是道果了,就是单纯的两种属性的能量,都会引发大爆炸,大湮灭。

    这动辄就会死,而且是永世不得超生,别说什么魂光,连一粒尘埃都剩不下。

    让大圣状态的楚风稍微安心的是,神王道果在点头,并未顽固的拒绝,而是无比开通,甚至比他想的还远。

    “嗯,我也考虑过了,十年来,我一直在揣度真正该走的路,别人的路终究是别人的,要踏出自己的那一步!”

    神王道果这样说道,这些年来在被困的时光中,他一直在思忖,在研究。

    当年,离开小阴间时,他搜刮了各大最强种族所有的呼吸法,所有的经文,所有的秘术等。

    多年的研究,他受到了很大的启发。

    不同的路,不同的进化方向,终究是要汲取万流,观摩前贤的脚步,才能受到最大的启发。

    一个人,不可能凭空创造一切。

    轰!

    铁血战果演绎的血色小天地中,剧震不已,那神王道果遭遇了最大的**,真正的生死时刻到来了。

    “啊?”外面,大圣状态的楚风脸色变了,他看到那神王道果在龟裂,要崩开了。

    “看来没有真正的肉身是不行的,你我暂时归一!”

    神王道果开口,他的身体上缭绕血液,那是当年带入阳间的身体所残存的小阴间的血。

    他炼化了所有阴属性的血液与能量,以及一半的真灵,最终化作道果。

    可是,他终究是没有肉身。

    现在,他开始召唤,表达这种愿望,要熬过铁血战果的磨砺。

    “好!”

    大圣状态的楚风点头,他自然同意,原本就都是他自己。

    一团血液很寒冷,带着阴属性的能量,包裹着神王道果沉浮。

    楚风心中轻叹,当年真是没有觉察到这些,以为只是单纯的能量与道果,不曾注意有血液融入进去。

    他的真身进入石罐中了,并没入血色世界内。

    轰的一声,来自小阴间寒冷的神王血与道果归回,瞬息间,楚风的肉身被重塑,被改造,回归神王状态。

    “吼!”

    接下来,石罐中,血色世界内,嘶吼声震耳欲聋,楚风百般磨砺自身。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血色渐渐暗淡,那里立着一道身影,英姿勃发,眼神凌厉而慑人,黑色发丝飞扬,面庞多了一种坚毅,还有他的身体散发着一种迫人的气势。

    “我现在是大神王了吗?”楚风低头,看着自己的一双手,不禁自问。

    在他举手投足间,整具身体都有着用不完的力量!

    刷!

    但是,神王道果又分离出去了,大圣状态的楚风飞出石罐,两者再次**。

    因为,他想更强,想将阳间大圣状态的自身提升到等同层次,成为神王,那个时候,两者若是融合,或者阴阳对轰在一起,将不可想象!

    “嗯,该出去了,要杀几个神王祭旗,这么多年的隐忍,我始终怕被天劫找上,现在应该可以行走在阳光下了吧?”

    神王道果开口,他体现出楚风果决与冷酷的一面。

    大圣状态的楚风,并没有反对,如果有条件的话,他还真想检验一下如今神王状态的他到底有多强!
延伸阅读
“既然我国的汽车市场前景这么大,我觉得迟做还不如早做。至于发动机等核心零部件技术,完全可以进口采购和自我研发同时“哈哈,到时亏了,林总可别说我拉你下水啊!”葛东旭见林良海要入股,不由得开心地笑了起来。 “真要亏了,不还
2021-11-30
“那是自然!”徐垒肃然起敬道。 在奇门中,向来不乏修为越高,行事越张狂自我,随心所欲的术士。 因为超葛东旭既然这么说,贾金等人自然不好说不行。 一行人上了车便直奔蜀山而去。 蜀山后山,一条栈道沿着峭壁
2021-11-29
一声轻呼传来,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有三分薄怒,又有七分娇嗔的说:“色狼,你**哪里。” 这声音,赫然是久违了“不考虑了,我不回来。”叶皓轩摇摇头。 “为什么?”龙伯瞪了他一眼道。 “龙伯,我现在的麻烦够多了,“猎枪那小子我知道,自我之后,华夏玩枪的也就数他能被我看到眼里了,不管是不是基因改造,他都是个劲敌。”黄伯道。
2021-11-28
不得不说曹晓浈不愧是大明星,这番话说下来,基本上是事实,但经过她**一说就完全变了味,尤其那几句自我检讨,更是如“你的脸怎么回事?谁打的?”金雨珊这一扑到葛东旭的怀中,葛东旭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红肿的脸,脸色一下子冰冷了下来。
2021-11-28
赵抚霓虽然脾气暴躁,第一次接触的时候,苏尘差点想要和赵抚霓搏命,想要给这老女人一巴掌。 可现在看来,赵抚霓不过,对于苏尘来说,依旧没有任何犹豫。 点头。 九脉之中,哪一脉强弱,和他没有太多关系。 最适“姑娘,在我老家,像你这样的人,用两个字形容,就是‘戏精’。”苏尘真的无语了,此女真是自我感觉太良好,强行给自己
2021-11-25
“桀桀,今天的运气不错,竟然会碰到这么弱的组合,连中阶龙虎境修士都有!”数日后,当葛东旭等人飞越一片到处冒着一簇“老大,你这也太夸张了吧。三个龙虎境九重修士,你两拳一腿就给杀了,有你在,还需要我们出手吗?”一向自我感觉比较良
2021-11-23
渐渐地。 大船的自我旋转,趋于静止了。 巨型的海浪波动,也在消退。 风暴,消失了。 留下唯有一双眸子深处,是刺寒的锐利。 因为风暴,他正一肚子火气呢。 正好,拿苏尘开刀。 站在苏尘身十倍,得是怎样一种震撼?(本章完)
2021-11-23
第1446章底线 “恩,想你和我妈了,所以就回来看看。”叶皓轩笑了笑道。 “呵呵,那以后就多回来,一“话不能这么说,你应该知道,倭国的文化有一大部分是传承自我们的国家,如果你想尽快的把中医打开局面,从他们国家那里“谢谢……”岗野礼貌的点点头。 “什么事情,说吧。”叶皓轩说。 “这个……我想单独跟你说,医圣,请你
2021-11-22
第2117章严肃 现场一阵沉默,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因为这件事情太严重了,五十一区是一个严密的组织,能够进入“我不否认,毒蛇就是出自我们五十一区。”史密斯无所谓的双手一摊道:“你所说的任何指控,我都承认,包括贩卖器管,非
2021-11-15
叶青顿时懵住了,他终于明白烛九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他只是找到了黄帝这一世的记忆,并没有找到真正的自我啊!善天使却不知道,现在的叶青,已经融合了上一世黄帝的记忆。太古的这些事情,叶青可全都记得呢! 看着祖龙和那战
2021-11-0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