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奇门医圣》第860章 积食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11-30

|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思,文老一向不相信中医,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因为一点小毛病,被一个江湖郎中误诊,差点丢了性命,所以他认为你们中医是骗人的,事实上,据我对中医的认知,中医讲究的阴阳五行,都是一些虚无缥渺的东西,不堪大用。”许天华淡淡的说。

    “我用你口中不堪大用的医术,治好了中期癌症,也治好了锐典公主的白血病,你们西医倒是讲究科学,但是我听说文老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积食症,你号称国际上著名的内科专家,凭着昂贵的先进仪器为什么越治越严重了?”叶皓轩反问道。

    “这……那是因为人体机能不一样……”许天华语塞。

    就在这个时候,一名老人在两名护士的搀扶下匆匆的走进了洗手间,足足过了五分钟,老人才有些虚脱的走了出来,两名护士打来水,为他洗手。

    这老人就是文老,多天的病痛把他折磨的连腰都快直不起来了,成人积食症作起来也极其难受,上吐下泄,而且还伴着温烧,这几天文老是苦不堪言。

    “文老好。”叶皓轩走上前。

    “你就是赵部长极力推荐来的那名中医?”文老痛苦的坐在椅子上,听到叶皓轩说话,他才睁开眼看了叶皓轩一眼。

    “是我。”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太年轻了,我一向不相信中医,如果你的年纪足够大,我或许还能够让你试试,但我这把老骨头被坑过一次,我真心经不起折腾了。”文老苦笑道。

    “呵呵,文老的思想比较守旧了,中医的确是靠的经验,年纪越大,经验越丰富,但凡事都有例外,说不定我就是那个很年轻,医术就很高的人呢。”叶皓轩淡淡的笑道。

    “哈哈,不错,有自信,希望你的医术能和你的嘴皮子厉害。”文老笑了笑。

    “自信的过了头了就是自恋了,我不认为西医都没有好办法的病用中医能治好,叶医生,你这个医圣的名头,不会是吹出来的吧。”一边的许天华冷笑道。

    “连普通的消食都治不好,你也有资格在这里说我?”叶皓轩毫不客气的打了回去。

    他现在不同以前,自己的医术就是自己的长处,他鄙夷自己的长处,自己干嘛还要给他好脸色看?况且他说的也是事实,一个积食,愣是让他们越治越严重了,他还好意思在这里对自己开嘲讽模式?

    “你懂什么?”许天华大怒,但是叶皓轩的话说他无从反驳,文老的这病确实只是普通的积食症。

    “我的病的确是积食症,但偏偏就是治不好,你能说出个所以然来,我就相信你。”文老道。

    “当然,如果连原因都说不出来,我有辱医圣这个名头。”叶皓轩笑了笑。

    “那好,请吧。”文老点点头,伸出了手腕。

    “对于这种小病,我一向不用把脉的。”叶皓轩笑了笑。

    “不用把脉?难道你可以看出病因所在?”文老颇感兴趣的说。

    “当然,古代中医术达到某种境界,可以能过望气判断一个人身上的病情。”叶皓轩笑了笑。

    “那就是说你达到了这境界?呵呵,那你说说我的病起因是什么?”文老对叶皓轩越来越感兴动了。

    “因为思,因为哀”叶皓轩微微的一笑道。

    “详细的说说吧。”文老心中一动。

    “文老是个怀旧的人,每年都要回来祭祖,而且每次祭祖前夕,都会茶饭不思。”叶皓轩淡淡的说“而且文老祭祖的时候因为怀念亲人故人,所以都要小酌两杯,陪他们很久。”

    “不错,这你都知道,接着说。”文老点点头,神色上露出一丝哀伤。

    “正因为文老祭祀的前一天茶饭不思,在因为忧伤过度,喝了点小酒,在加上因去的晚了,天有些凉,所以文老的身体平时积下的毛病就在这短短几天里爆了出来,这才是主要的原因。”叶皓轩道。

    “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派胡言。”许天华抓住叶皓轩的问题不失时机的说。

    “文老今年已经年近八十,你也是医生,你不明白人的年纪越大,身体的各方面机能都会急衰退?即使是保养的在好,也不可能阻档住岁月的侵蚀,有些隐疾,即使是你用最先进的仪器,也检查不出来。”

    叶皓轩的话让许天华哑口无言,他有些不甘心的退到了一边。

    “忧、思主要伤及脾胃,所以文老才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加上你们一味的用西药,反而会让文老的脾胃受到的刺激更大,所以你们越治,问题越严重。”叶皓轩道。

    “不错,你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你有办法治疗吗?”文老对叶皓轩的回答极为满意。

    “办法是肯定有的,因为这个病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病,但是现在有两种方案,不知道文老希望用哪一种方案治疗?”叶皓轩笑道。

    “两种方案都说说吧。”文老淡淡的说。

    “第一种方案,我用中药治疗,并用针灸辅助,保证一个小时见效,但是日后还要在做一个星期的调理,我还要每隔一星期为你行针一次,连续三次,以保证治疗效果。”叶皓轩道。

    “太麻烦了,我后天就要回港地去了,这样做浪费时间,对于商人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我想听听第二种方案是什么。”文老直接否定了叶皓轩的说法。

    “第二种就简单多了,不用文老扎针也不用吃药,我给文老弄点吃的,一碗就好。”叶皓轩笑道。

    “吃东西也能治病?你确定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文老诧异的问道。

    “确定不是给你开玩笑。”叶皓轩道。

    一边的许天华对叶皓轩冷眼而视,他干脆站在一边,就这样盯着叶皓轩,心道你就吹吧,你越是吹的厉害,你的牛皮被戳穿的时候你就死的越惨。

    还吃饭治病,他是第一次听说吃东西还能治病的,况且文老的情况根本吃不下东西,因为他基本上是吃什么东西就吐什么东西。

    “好,我相信你,只要能让我吃下东西就好,我已经一星期没吃什么东西了,都是靠这营养水吊着这条老命呢。”文老笑了笑。

    “那好,现在托人到西环的美食街,去一家叫做美味爆肚汤店里买来一碗肚丝汤,变态辣的那一种。”叶皓轩转身向文乐道。

    虽然心里有疑惑,但是文乐还是转身吩咐一名下人到叶皓轩指定的地点去买变态辣的肚丝汤。

    半个小时以后,肚丝汤被打包了回来,由于时间太长了,所以肚丝汤已经有些凉了,叶皓轩让人把汤在微波炉里加热了一下。

    这碗肚丝汤是变态辣的,那个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店老板继承了父亲的家业,他通过自己所学的知识和所见所闻,把汤里的辣酱改良了一下,便成了现在这种变态辣的肚丝汤。

    叶皓轩之前是见识过,那次为了帮萧海媚争奖品,他愣是硬着头皮吃下了好几碗,结果回去后他难受了大半夜,最后还是起床配了药这才完事。

    这种变态辣的肚丝汤真心变态,就算是在能吃辣的川妹子也抵不消,普通人根本无福消受。

    看着那碗红彤彤的肚丝汤,众人不自由主的抽了一口冷气,虽然没有尝过那碗汤,但是那汤红亮的颜色以及扑鼻而来的辛辣都让人有些受不了。

    “你在胡闹什么?文老爷子深谙养生之道,平时象这种普通的辣都不会沾一点的,你让他老人家吃这东西,你是想害他老人家吧。”许天华大叫道。

    “老爷子不妨试试,一碗汤下肚,我保证你的病马上好,食欲也马上就有了,不用成天吊着营养水了。”叶皓轩不理会许天华,他笑着看向文老。

    “文老,千万不能相信,我们现在正在研究你的病情,只要在给我们点时间,在抽点血做点化验,我很快就会找到治疗办法的,不要相信他,他这是在害人,庸医!”许天华叫道。

    “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有找到原因,最先几天还能吃些清淡的东西,但是这几天干脆吃什么吐什么了。

    许天华是他重金请回来的医疗顾问,可是他这个病严格来说算不上什么大病,结果化验检查做了一遍又一遍,现在愣是个病因都查不出来,这让他如何不怒?

    而且自己没本事就算了,还质疑别人的医术,这让文老对他印象极度不好。

    “文老,您要慎重啊。”许天华不甘心的说,他听出来文老语气里的强烈不满,他有些不甘心的看了叶皓轩一眼,然后退到一边去。
延伸阅读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让他去哪呢?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定野、雁云、*都有机会,但经过认真考虑,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
2022-01-16
【第三更,求红票,收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天气还是有些轻寒,但汴河两岸的垂柳韩冈在下面垂手肃立,努力想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这个黎或是李判院见鬼的广南腔调,让韩冈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清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关系到俸禄多寡而已。 解开卷轴上的系带,韩冈将之展开。几行端正的楷书占去了告身卷轴
2022-01-16
第736章 妥协的手段 印花玲看着这样的念小桃,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她没有留念小桃,而是一直目送着这个无比而你呢,水灵灵的。看着你,我就如同自己年轻一样,看着她,我就发现自己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你说这样的感觉,几
2022-01-16
【第二更,求红票,收藏】 想挑拨着别人出头敲自家仇人闷棍,但最后动手的事却摊到了自己头上。读书不多的王启年后厅一个陌生的大嗓门,打破了宁静,传入韩冈耳中,也把枝头上的白脸山雀惊飞了去。韩家新宅只是精致,并不算大,只要门“两族争斗事小,要小心李师中、窦舜卿籍此使坏。” 硕托、隆博两族的争斗,早在三个多月前,在古渭寨过年的时候
2022-01-16
八月三十日晚上,成康城东北角一家相对偏僻的餐馆,最大的包间里正在举行一场饯行宴。宴会主角是楚天齐,桌上相陪者是他对方所言实少虚多,唯一实在之处,的确是许源县政府与楚天齐接触的第一人。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参加许源县政府党组会,面对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
2022-01-16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
2022-01-16
韩冈回到秦州已经有半个月了。不同于上京时的天寒地冻,也不同于出京时的乍暖还寒。三月末的西北早不是冬季时黄色和白色而实际上这间韩家新买的宅院,也的确是名匠手笔。原本就是陈举为自己建的外宅——那位被剐成碎肉的陈押司,除了在家中多
2022-01-16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
2022-01-16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琦琦,起了……”说话间,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 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便迅速换上了笑脸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
2022-01-16
【第一更,求红票,收藏】 四月下旬,天气越发的**起来。天空中寻不到半丝云翳,靠着地面的空气都是无风自摇,王韶拍马上前相迎,韩冈紧随在他身后。当高遵裕看到王韶后,便立刻勒缰止步,返身跳下马。而几十人的车马队列,跟着高遵种家的事可以放一放,韩冈关心不了那么多。而李复圭如何也并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环庆路的失败会对河湟开边带来什么样的
2022-01-16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