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超级医仙》第1115章 正真的作死(16更)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了那剑王宝藏,也不是什么好事啊!现在,盯着她的人可不少!”

    “谁说不是呢。剑王宝藏啊!谁不渴望?再加上,那赫月霓裳据说很美很美。嘿嘿……就更让人渴望了。”

    “我看啊!赤鹏神子、七神宗的少宗主,都不一定有机会。剑王宝藏就在赫月霓裳手里,估计有来头更大的人物感兴趣。”

    “那赫月霓裳也真是没有脑子,什么东西她能碰,什么不能碰,她不清楚?呵呵……剑王宝藏根本不是她可以沾染的。”

    “连带着整个月神宫都危险了吧?反正最近风起云涌的。”

    “反正有好戏看了。”

    …………

    正在喝酒的苏尘,突兀的放下酒杯,眼神微微闪烁。

    苏尘站了起来。

    走到了那几个正在小声聊天议论的修武者身边。

    “几位,小子也很好奇剑王宝藏、青涯学院、赫月霓裳、赤鹏神子等等。诸位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苏尘笑着道,然后,还坐了下来。

    那四五个年轻修武者,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说话,沉默中,是警惕、惊疑、好奇,还有敌意。

    “小弟就是好奇。”苏尘笑着:“诸位今天的酒钱,算小弟的。”

    说到要付钱,那四五个年轻修武者放松了一些警惕。

    刚想要说什么。

    突兀的。

    酒楼门口。

    竟然出现了一行人。

    为首的,是一个年轻的公子。

    一身紫青色华服,手持一把半月剑,眉目如星,薄唇,微微抬眼,眼神深邃,他正朝着苏尘看来:“你很好奇?”

    此人一出现。

    一刹那,明显的,酒楼内,所有修武者都脸色狂变,是震惊,是苍白,是畏惧,是担忧。

    而酒楼的小厮,更是颤颤巍巍的迎了上去:“徐……徐公子,徐公子大驾光临,您……您请。”

    来人,正是那位来自青涯学院的徐公子。

    倒也不算太震惊,因为,紫龙镇就这么大,这位来自青涯学院的徐公子只要逛紫龙镇,前来古越酒楼吃饭的概率还是很大的。

    毕竟,古越酒楼已经算是紫龙镇数得上的酒楼了。

    只是,没想到如此的巧合,众人正在议论徐公子,徐公子正好出现了,似乎,还听见了什么。

    一时间,人人自危。

    苏尘倒是面无神色,看了一眼这位徐公子,实力还行,本源主宰境九层。

    下一刻。

    酒楼大厅内,除了苏尘、帝穹之外,所有正在吃饭喝酒的修武者,都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鞠躬,恨不得鞠躬九十度,给徐公子打招呼。

    太初大陆的强弱的丛林法则,比之神武大陆,更加深刻。

    “你就是这么盯着本公子的?”苏尘看着那位徐公子的时候,徐公子也盯着苏尘,开口了,嘴角扯过一抹淡漠的冷色。

    苏尘的眼神放肆了。

    竟敢直视。

    而大厅里的其他人,在看徐公子的时候,都是恭敬的、敬畏的、不敢直视的。

    苏尘这样光明正大的直视,让徐公子很不爽。

    因为,在徐公子看来,苏尘不配。

    在太初大陆,难道不知道,弱者是没有资格直视强者的?这是对强者的不尊重?

    这种连基本的规则都不知道的东西,也不知道怎么活到今天的?

    “我一直就是这么看人的。”然而,更让徐公子没有想到的是,苏尘竟然依旧没有丝毫的眼神收敛,甚至,还笑了,他不这么看人,难道捂着眼睛看?

    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而苏尘,则是站了起来:“你就是徐公子?你来的正好,我有事想要问你,省的我去找你了……”

    苏尘的态度,就像是平辈,乃至上级和下级对话一般。

    这种态度,太惊人!

    而苏尘此话一出,大厅里,死一般的寂静。

    那四五个之前被苏尘搭话的年轻修武者,吓得哆嗦、颤抖,这……这……这疯子!!!

    “呵呵……”徐公子的眼神阴沉了,眼神深处,是杀意,他冷笑道,盯着苏尘,深深的盯着:“你要问我一些事?”

    “是!”苏尘点头,好似完全没有看得出徐公子的怒火和杀意一样。

    大厅里,一阵冷风流淌。

    凉飕飕的。

    见过作死的,没有见过这么作死的。

    不说这位徐公子来自青涯学院,就是徐公子的实力,本源主宰境九层啊!

    也是惹不起,远远惹不起的。

    这个陌生的、不知道哪里来的小子,真是求死心切。或者是,脑子不太正常?

    大厅里,几十个正在吃饭喝酒的修武者们,颤抖的更加厉害了,头都要低到了**,趋于窒息,有几个胆大的,偷偷地看了苏尘一眼,佩服到了极点,胆大到这种地步,也是令人敬佩的。

    “好,那你问吧。”徐公子的笑容越发浓郁了,有一个词叫做‘怒极反笑’,就是徐公子此刻的情绪。

    一个蝼蚁一般的狗东西,竟蹬鼻子上脸了,在他心底,苏尘已经被判了死刑。

    但,他并不着急,他强忍着。

    他倒是想要看看这个狗东西想要问什么?

    “关于赫月霓裳和赤鹏神子的大婚,主要是关于赫月霓裳的事,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苏尘认真的道。

    而他说完,酒楼的大厅里,连呼吸声都没有了。

    吓得那些正在吃饭喝酒的修武者们,差不多都要匍匐跪下了,这个疯子真……真……真是胆子大到了逆天的地步。

    这么光明正大的想要知道赫月霓裳的事?这是在表达他对赫月霓裳也有想法吗?

    这他~~~妈该死一万次啊!

    你就是有想法,你放在心底啊!

    难道不知道,多少大人物,都在打着赫月霓裳的主意呢?这话,要是传出去,其后果不敢想象。

    这样的话,不要说苏尘了,就算是徐公子,也不敢轻易的说吧!

    “你的意思是,你对赫月**很感兴趣?”徐公子的笑容越发浓郁了,脸色则是诡异,了解他的人都知道,徐公子这是怒到了极致,是要残忍杀人的前奏。

    “恩!”苏尘却好似没有长眼睛,完全不会看脸色一般,还认真的点头了:“我的确对赫月霓裳的事情很感兴趣,如果你知道,还请告诉我。”

    “为何对赫月**的事感兴趣呢?”徐公子用尽全力的压住自己的杀心,他倒是要看看眼前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到底能作死到何种地步?

    “她是我女人。”苏尘**了**鼻子,说了句实话。

    【明日继续精彩】

    
延伸阅读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让他去哪呢?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定野、雁云、*都有机会,但经过认真考虑,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
2022-01-16
【第三更,求红票,收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天气还是有些轻寒,但汴河两岸的垂柳韩冈在下面垂手肃立,努力想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这个黎或是李判院见鬼的广南腔调,让韩冈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清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关系到俸禄多寡而已。 解开卷轴上的系带,韩冈将之展开。几行端正的楷书占去了告身卷轴
2022-01-16
第736章 妥协的手段 印花玲看着这样的念小桃,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她没有留念小桃,而是一直目送着这个无比而你呢,水灵灵的。看着你,我就如同自己年轻一样,看着她,我就发现自己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你说这样的感觉,几
2022-01-16
【第二更,求红票,收藏】 想挑拨着别人出头敲自家仇人闷棍,但最后动手的事却摊到了自己头上。读书不多的王启年后厅一个陌生的大嗓门,打破了宁静,传入韩冈耳中,也把枝头上的白脸山雀惊飞了去。韩家新宅只是精致,并不算大,只要门“两族争斗事小,要小心李师中、窦舜卿籍此使坏。” 硕托、隆博两族的争斗,早在三个多月前,在古渭寨过年的时候
2022-01-16
八月三十日晚上,成康城东北角一家相对偏僻的餐馆,最大的包间里正在举行一场饯行宴。宴会主角是楚天齐,桌上相陪者是他对方所言实少虚多,唯一实在之处,的确是许源县政府与楚天齐接触的第一人。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参加许源县政府党组会,面对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
2022-01-16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
2022-01-16
韩冈回到秦州已经有半个月了。不同于上京时的天寒地冻,也不同于出京时的乍暖还寒。三月末的西北早不是冬季时黄色和白色而实际上这间韩家新买的宅院,也的确是名匠手笔。原本就是陈举为自己建的外宅——那位被剐成碎肉的陈押司,除了在家中多
2022-01-16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
2022-01-16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琦琦,起了……”说话间,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 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便迅速换上了笑脸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
2022-01-16
【第一更,求红票,收藏】 四月下旬,天气越发的**起来。天空中寻不到半丝云翳,靠着地面的空气都是无风自摇,王韶拍马上前相迎,韩冈紧随在他身后。当高遵裕看到王韶后,便立刻勒缰止步,返身跳下马。而几十人的车马队列,跟着高遵种家的事可以放一放,韩冈关心不了那么多。而李复圭如何也并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环庆路的失败会对河湟开边带来什么样的
2022-01-16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