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超级医仙》第1113章 小混蛋(14更)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留手的陪练,每次,木老最后被揍得差不多就一口气,然后,苏尘再奉上一碗自己的鲜血。

    硬生生的用一个月时间,让木老突破了那一层屏障。

    “既然老夫已经突破了,以后,倒是可以跟在水蓝身边,时时刻刻保护她了,也该去太初大陆了。”木老笑着道。

    为何这一个月来,不管是苏尘还是木老,都不遗余力,一定要木老突破到恒古境?

    因为水蓝。

    已经决定带着水蓝去太初大陆,但,苏尘知道,自己不可能时时刻刻照看水蓝,却又需要一个至强者保护水蓝,让水蓝绝对安全。

    这个担子就到了木老身上,木老只有突破到恒古境,才能让水蓝更安全。

    “谢谢木老。”苏尘发自内心的感激。

    “谢什么?水蓝可是喊老夫爷爷呢。小子,实话说,你在老夫心中,远远没有老夫的乖孙女重要,哈哈哈……”木老哈哈大笑。

    水蓝真的是萌无敌。

    连木老都抗拒不了苏水蓝的可爱。

    苏尘看得出,木老是真心的,就算没有自己这层关系在,木老估计都愿意时时刻刻的隐藏在水蓝身边保护她。

    这丫头真的是天地气运十分,她占据了九分半啊!

    得天独厚。

    苏尘都有点羡慕自己的女儿了。

    “水蓝呢?”木老突然问道,闭关这些日子,倒是有些想他的乖孙女了。

    “和穹儿去玩了。”

    “你既然决定带水蓝去太初大陆,那么,有什么后手吗?”木老的脸色凝重了一些:“小子,你必须保证水蓝绝对安全!!!老夫一人跟在她身边,却也不能说绝对安全!虽然,太初大陆上,恒古境也不多!但,终究还是有的!”

    “接下来,我会闭关,给水蓝炼制一件宝贝。”苏尘想了想,道:“有了那件宝贝,水蓝应该会更安全。”

    苏尘准备炼制的宝贝,是一件防御软甲。

    材料,他已经收集好了。

    “还有其他后手吗?”木老似乎依旧不满意。

    “还有传送卷轴。真的遇到生死危险。我可以瞬间过来。”苏尘凝声道。

    “恩。”木老稍稍满意了一些。

    “具体水蓝去了太初大陆,你怎么安排?不会是时时刻刻跟在你身边吧?老夫可不同意。你小子惹祸能力太大,跟在你身边时时刻刻都有危险。”

    “不跟在我身边。”苏尘无语了:“我在太初大陆上,有认识的人。”

    苏尘的脑海中,想到了一个倩影。

    赫月霓裳。

    水蓝去了太初大陆,放在霓裳身边,最好。

    “什么时候准备飞升?”木老又问道。

    “三个月后吧!”苏尘凝声道:“这几个月,我得陪着水蓝还有沅儿她们,享受享受天伦之乐。”

    “恩!”木老点头:“你去吧。我继续修炼。”

    苏尘离开。

    时间继续流逝。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苏尘真的是陪女儿,陪自己的女人。

    抽点空闲时间,还会教水蓝修炼。

    对于自己的宝贝女儿,苏尘那是一点点都没有私藏。

    关于法则的领悟,关于道韵的领悟,战斗经验等等,苏尘是耐心的传授。

    水蓝玩心很大,学的不认真,但,的确够聪明,聪明的惊人,就算不认真,收获也大。

    三个月后。

    “娘亲,您放心吧。宝贝儿去了太初大陆,一定会努力修炼,争取早日修炼有成,接娘亲去太初大陆呢。”神武大陆最高的一堵山峰的山峰之巅,水蓝正坐在苏尘的肩膀上,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却是有了泪水。

    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心都融化了,不是她们生的,也堪比亲女儿了。

    连盛应坤、霍守赢的眼角都有了泪花。

    “诸位娘亲,宝贝儿爱你们。”接着,水蓝又看向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还做了一个飞吻。

    “你个小混蛋,咋就这么招人疼呢?”帝穹站在苏尘身旁,捏了捏水蓝的小脸蛋:“就是太能惹祸了。”

    “是穹儿娘亲教的好。”水蓝得意的吐了吐小舌头,调皮极了。

    帝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小混蛋,你和穹儿姐姐保证不叫穹儿娘亲的!”

    穹儿娘亲这个称呼,是苏尘的女人专用的。

    帝穹可不是苏尘的女人,只是坐骑。

    所以,一开始,水蓝称呼帝穹为穹儿娘亲的时候,帝穹是反对的,可水蓝就是调皮,就这么叫,帝穹都没有办法。

    后来,帝穹为了讨好小水蓝,各种带着小水蓝去玩耍,水蓝才勉强答应帝穹称呼她为穹儿姐姐。

    没想到……

    这小混蛋又变卦了。

    “穹儿娘亲,你比宝贝儿大几千岁呢,怎么能是姐姐?得是娘亲呢。”水蓝调皮的皱了皱小鼻子,像个小狐狸一样。

    “你个小混蛋,白疼你了!”帝穹白了水蓝一眼,她虽然几千岁了,可对于妖兽来说,几千岁,并不大,可这小混蛋可不讲这个道理,恩,这小混蛋从不讲道理。

    因为苏尘等人实在是太宠爱了,水蓝还是非常顽皮的,连帝穹都觉得小水蓝太顽皮了。

    “去了太初大陆,不许欺负穹儿娘亲,听见没?”古沅笑着道。

    “知道了,娘亲。”水蓝点头,然后,转头看向苏尘:“爹爹,我们走吧!水蓝已经迫不及待的去太初大陆了!”

    “你个小混蛋!”古沅直接要骂人了,刚刚有的一点伤感气氛,直接消散了,小混蛋太会耍宝了。

    “沅儿、舞儿、倾城,你们好好的。师尊,你们也好好的。很快,我会回来的。”苏尘深吸一口气,道,然后,再无废话。

    转身。

    破空。

    和苏尘、水蓝一起的,只有帝穹和木老。

    苏尘四人离开后,古沅等人久久没有动弹,眼泪都哗哗的流淌着。

    尤其是古沅,美眸中全是泪水。

    虚空中。

    “呜呜呜……”水蓝趴在苏尘的肩膀上,哭了起来。

    苏尘的的眼眶也有一点湿润。

    “水蓝,爹爹和你保证,很快就能再见到娘亲。”苏尘拍了拍水蓝,认真的道。
延伸阅读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让他去哪呢?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定野、雁云、*都有机会,但经过认真考虑,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
2022-01-16
【第三更,求红票,收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天气还是有些轻寒,但汴河两岸的垂柳韩冈在下面垂手肃立,努力想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这个黎或是李判院见鬼的广南腔调,让韩冈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清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关系到俸禄多寡而已。 解开卷轴上的系带,韩冈将之展开。几行端正的楷书占去了告身卷轴
2022-01-16
第736章 妥协的手段 印花玲看着这样的念小桃,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她没有留念小桃,而是一直目送着这个无比而你呢,水灵灵的。看着你,我就如同自己年轻一样,看着她,我就发现自己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你说这样的感觉,几
2022-01-16
【第二更,求红票,收藏】 想挑拨着别人出头敲自家仇人闷棍,但最后动手的事却摊到了自己头上。读书不多的王启年后厅一个陌生的大嗓门,打破了宁静,传入韩冈耳中,也把枝头上的白脸山雀惊飞了去。韩家新宅只是精致,并不算大,只要门“两族争斗事小,要小心李师中、窦舜卿籍此使坏。” 硕托、隆博两族的争斗,早在三个多月前,在古渭寨过年的时候
2022-01-16
八月三十日晚上,成康城东北角一家相对偏僻的餐馆,最大的包间里正在举行一场饯行宴。宴会主角是楚天齐,桌上相陪者是他对方所言实少虚多,唯一实在之处,的确是许源县政府与楚天齐接触的第一人。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参加许源县政府党组会,面对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
2022-01-16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
2022-01-16
韩冈回到秦州已经有半个月了。不同于上京时的天寒地冻,也不同于出京时的乍暖还寒。三月末的西北早不是冬季时黄色和白色而实际上这间韩家新买的宅院,也的确是名匠手笔。原本就是陈举为自己建的外宅——那位被剐成碎肉的陈押司,除了在家中多
2022-01-16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
2022-01-16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琦琦,起了……”说话间,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 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便迅速换上了笑脸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
2022-01-16
【第一更,求红票,收藏】 四月下旬,天气越发的**起来。天空中寻不到半丝云翳,靠着地面的空气都是无风自摇,王韶拍马上前相迎,韩冈紧随在他身后。当高遵裕看到王韶后,便立刻勒缰止步,返身跳下马。而几十人的车马队列,跟着高遵种家的事可以放一放,韩冈关心不了那么多。而李复圭如何也并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环庆路的失败会对河湟开边带来什么样的
2022-01-16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