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宦海风云记》0261龙门岛

沧元图 |

时间:

2022-05-27

|

推荐访问

官场小说

【www.097110000.com--沧元图】

    常宁刚休了三天假,想往外溜就得找借口,幸亏有丁颖提醒,他向孙华洋提出,要去龙门岛商谈焦山港的合作开发,这倒是年度计划内的事,又属于青阳开发区的工作范围,再加上常宁还分管着青阳县的海上事务,孙华洋没有多想,当即就同意了。

    再加上常宁以沉痛的表情,深刻检讨了上午常委会上的粗暴作风,孙华洋的气也消了一大半,心道也好,王省长这两天要“顺道”过来,这小子不在眼前,省得他又整出匪夷所思的动静来。

    吃过午饭,常宁开着越野车来到人民银行,女营业员一看是付县长常宁,吓了一跳,接过存折恭敬的问,“常县长,您要领多少?”常宁道,“给我拿五十万。”女营业员又被吓了一跳,瞅着常宁不象开玩笑的样子,急忙打电话请来了行长。

    行长好说歹说,银行里实在没这么多现金,按规定一次顶多只能支取三到五万,还必须提前一天预约的,说得常付县长瞪鼻子竖眼的,又是恐吓又是骂人,大有不支钱就拆了银行之势,赖着不肯离开,终于,磨了近一个小时,常宁提着十万元现金,在行长和一干营业员惊异的目光中离开了银行。

    个人一下子支取十万元现金,在青阳的银行记录里还是第一次,牛气啊。

    可惜,十元面值组成的十万,体积太大,整整装满了两个行李包,往车后座上一扔,常宁开着车直奔焦山港而去。

    焦山港属地海门乡,位于青阳县的最东端,也是整个青州地区的最东端,三面靠山,直向东海,素有第一缕阳光照射地之称,常宁开车到码头的时候,海门乡党委书记肖海峰早就等候多时了。

    常宁笑着打趣,“海峰,你这拍马屁的功夫见长啊。”

    “去你的。”肖海峰一本正经的说,“你领导前往龙门乡访问,路过我海门乡,我能不迎来送往么。”

    “呵呵,行行,哪天来个省长什么的东西,保证让你跑断腿。”常宁乐呵着,开了车门要往下走。

    肖海峰拦住他,解释说现在的那条新渡船,可以载车过海的,但要经过龙门县公安局同意,龙门县那边已通知了船长,青阳县的常宁付县长,特批车人同渡。

    越野车一直开到伸出海岸几十米的浮动码头上,写着“友谊号”的渡轮就静静的停在那里,一位四十多岁的男人跑下船,肖海峰为两人作了介绍:“那是船长方国中,方县长的本家兄弟,在这条航线上干了二十多年了,方船长,这位就是我们常县长。”

    “常县长好,欢迎你去龙门岛做客。”

    “方船长好,我是常付县长,不是常县长。”常宁笑着纠正道。

    “先叫着,早晚的事呗。”方国中笑道,跳上越野车的踏板喊道,“常县长,请上船。”

    倒是条爽直的汉子啊,常宁一边想,一边发动了车子。

    越野车在轮渡船甲板的车位上停住,立即有几名船员过来用铁锁稳住四个轮胎,常宁下了车,和肖海峰握手道别,环顾四周,竟有些茫然,这还是他平生头一次坐海船,对大海的敬畏,让他心有忐忑。

    茫茫的大海,一望无际,迷人而深奥,蓝色的天际之间,只有几片点点白帆,在书写着哪是天哪是海。

    方国中手上多了一个充电喇叭,举到嘴边,冲着越野车边看热闹的乘客喊道:“老少爷们,你们只准看不准动啊,这是青阳县常县长的车,就跟我们的友谊号一样值钱,常县长是我们罗书记方县长特地请来的客人,咱们这条友谊号新渡轮,当初买船钱不够的时候,就是常县长帮我们解决的。”

    在船上乘客的热情掌声中,方国中带着常宁来到船长室。

    汽笛长鸣,友谊号在方国中一连串的口令声中,缓缓离开码头,掉头慢慢加速,乘风破浪驶向大海的深处。

    方国中把方向舵让给大付,转身对常宁说:“常县长,现在是下午一点整,三个半小时以后,友谊号就能到达龙门岛。”

    常宁点点头,拿过方国中手中的望远镜往前方看,方国中笑道:“常县长,这个望远镜只能看见五海里之内的目标,象友谊号这样千吨级的轮船,在五海里的地方,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而已。”

    “哦,在广阔的大海中,人类及其衍生品,实在是渺小啊。”常宁感叹着,放下望远镜,“方船长,你们友谊号,还有那条连心号,两条船一天跑四个来回,经营状况怎么样?”

    方国中楞了楞,慢慢的笑道:“常县长,我们的轮渡船,是为了方便岛上渔民的生活,和龙门县与大陆的联糸,三十多年来,一直是亏本运营,所有开支都由县财政补贴,不管是本岛人还是外岛客,十八岁以下和六十岁以上的乘客,和军人一样一律免费,三十公斤以下的行李也不收费,其他的收费,也是象征性的……”

    常宁说道:“这不行,我得跟你们罗书记方县长说说,随着经济的发展,老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两条轮渡船的经营应该有所改变,起码也要做到保本经营。”

    随着船的加速,和大海深处的浪涛逐渐增强,常宁的晕船反应上来了,他不由自主的捂起了自己的肚子,方国中看在眼里,笑着牵住他的手,来到船长室说:“常县长,你就在这里休息吧。”

    常宁的手此时捂到了嘴上,“哇”的一声,他来不及冲到那固定着的痰盂前,就吐到了船板上。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又是一声汽笛长鸣,把常宁从昏睡中唤醒过来,这大海,真够损的啊,吐了睡,醒了又吐,一直让常宁处于晕头晕脑之中。

    好不容易下了那尺半窄床,踉跄着上了甲板,果然,友谊号正在减速靠岸,龙门岛的龙门港,就全景式的呈现在眼前。

    这个有着一千三百多年历史记载的码头,就在龙门镇的边上,一个小海湾,背后是高耸的石山庇护,龙门镇不大,就一条沿小海湾而建的街道,小海湾里,停泊着上百条小渔船,常宁靠着船舷想,这龙门镇跟传说中的相比,实在是有些陈旧破败了。

    夕阳西下,晚霞下的渔港很是宁静,远远看去,岛上的人也是那么的悠闲,除了一股淡淡的腥味,龙门岛还是优美和可爱的。

    龙门群岛,位于之江省青州地区东面的大海深处,离陆上最近的青阳县焦山港直线距离五十三海里,由周围一共三百零七个大小岛屿组成,其中有人居住的岛屿六十一个,陆地面积三百七十一平方公里,主岛龙门岛面积二百二十二平方公里,集中居住着全县二十二万人中的百分之八十以上,龙门群岛是大陆架沿伸至海中的一部分,地质地貌和大青山地区极其相似,岛上是石头的世界,缺土少树,据方船长介绍,现在岛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土和树,都是建国以后,岛上军民一点一点的从大陆上带过去的,岛上居民都以渔业为生,每年的渔期为十月至翌年四月,现在正是休渔期,是渔民们在家休养生息的季节。

    看着四个丫头鲜花般飘来,常宁**一松,一屁股坐到了甲板上。。

    “丫头们啊,叔叔这回惨了去了。”常宁哭丧着脸,可怜兮兮的叫道。

    笑声中,姑娘们捏着鼻子不敢上前,常宁那一身臭味,一丈之外都能让人闻风而逃。

    常宁大声的喊道:“方船长,来个痛快的。”

    于是,方国中的水龙头对准常宁,瞬间便淹没了他,转眼之间,臭味是没了,但甲板上,多了一只落汤鸡。

    常宁从甲板上爬起来,指着几个拍手叫好的丫头,假装生气的说道:“臭丫头,谁还敢笑,我就不认她做侄女了。”

    没想到四个丫头不但毫不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笑得更响了。

    “唉,女大不由叔啊,”常宁无奈的摇着头,冲方国中说道,“方船长,我,我还没付你船票的钱啊。”

    方国中指指船长室笑道:“常县长,你已经付过了,龙门岛欢迎你来做客,因为你是最慷慨的客人,这是我们龙门岛的规矩,凡是晕船的客人,我们是不会收他船票的。”

    常宁又是一阵苦笑,挥挥手说了声“谢谢啦”,抓着舷梯往下走去,这龙门岛的人也挺幽默啊,咱吐了一路,他倒当成船票了,看来咱下回还得吐,省钱呗。

    还是大乔懂事,有点羞怯的靠上来,搀住了走路有点打晃的常宁,“常叔叔,您小心点。”

    大乔的小**紧挨着常宁的胳膊,一个激灵,常宁清醒过来了,瞅一眼大乔的桃花脸,精神也立时为之一振,“呵呵,大乔啊,叔叔用得着小心吗,叔叔好得很呢。”

    作为主人的方方,也勇敢的上来,挽住了常宁的另一条胳膊,“常叔叔,您走慢点。”

    舒服啊,常宁索性闭上了眼睛,“嗯,嗯,还是我们大乔和方方懂事,知道心疼叔叔,值得表扬,值得表扬嘛。”
延伸阅读
红色家书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蕴含着坚定的信仰、无私奉献、勇于担当的高贵品质,显示了浓厚的家国情怀。下面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红色家书 - 革命烈士书信选编》范文(精选4篇),欢迎大家借鉴与参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2022-06-27
作风是一个汉语词汇,读音为zuò fēng,是指在思想、工作和生活等方面表现出来的比较稳定的态度或行为风格;文艺家或作品的风格。以下是小编整理的《红色家书》经典诵读--演讲稿(一等奖作品)【六篇】,仅供参考,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2022-06-26
每一年的学雷锋活动都会使我们对“雷锋精神”有新一层的认识,今年也不例外。他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件事都被我们记住,因为那是每一个中国人的实践准则,使每一个中国人所崇尚的雷锋活动心得体会范文。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红色家书》经典诵读--演讲稿(一等奖作品)范文(合集七篇),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2022-06-26
读后感是指读了一本书,一篇文章,一段话,几句名言,一段音乐,然后将得到的感受和启示写成的文章叫做读后感。读后感就是读书笔记,是一种常用的应用文体,也是应用写作研究的文体之一。简单来说就是看完书后的感触。以下是小编整理的《傅雷家书》读后感精选三篇,仅供参考,大家一起来看看吧。
2022-06-26
红色家书彰显了中国共产党的初心和使命,蕴含着坚定的信仰、无私奉献、勇于担当的高贵品质,显示了浓厚的家国情怀。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收集的《红色家书 - 革命烈士书信选编》范文(精选5篇),仅供参考,欢迎大家阅读。
2022-06-26
“这么说我还应该感激你们是吧?”叶凌天再次冷笑着。 “随你怎么想,我要说的都跟你说了,该劝你的我也都已经劝
2022-07-01
王局长说完之后,所有人都沉默了,这种局面基本上没有人能够想出有效的办法来,因为,主动权全在绑匪手里面。 “
2022-07-01
“哈哈,可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我知道,我不如你。你不告诉我你是谁也没关系,总之,你今天死定了,你和这个小妞都
2022-07-01
“好了,晓晴,别哭了,这事真的跟你没关系,你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你不要歉疚。要说错是我的错,如果我听了叶凌天
2022-07-01
就在绑匪端着枪走到叶凌天身边,并且继续往窗户处走去的时候,叶凌天一下子冲过去,从绑匪身后一下子捂住绑匪的嘴,另一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