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网天下》第1095章 自我阉割

轻小说 |

时间:

2022-05-3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有道理,贪污财务是一种[***],用国家的巨额资金为自己积累莫须有的政绩,更是一种新型[***]。”岳书记眼神有点冷,“就像之前的房地产泡沫,很难用房地产商的不理智來解释。”

    刘枫叹口气:“其实这种新型[***]并不新鲜,古來有之,只不过那些唯利是图的家伙,不停的翻新手法,用各种各样的手段,为自己的行为披上一层朦胧的面纱,让那些东西变得好看又好吃。

    实际上却是绣花枕头,外面锦绣,内里糟糠,经不起时间的检验,就像几年前历践行总理怒叱的豆腐渣工程,那何尝不是形象工程的典范,嘿,这些反面典型层出不穷,给国家造成的损失,是一个天文数字。”

    黄克坚忽然想起了什么:“小刘教授,记得当年有一篇文章,叫做《招商引资不应该以损害国有资产为筹码》,我想知道,能不能按照这个模式,重新写一篇文章,就是关于新型[***]的。”

    “这个啊。”刘枫挠挠头,就知道这些老成精的大神,注定会明白那片文章的來历,“我试试,不知道能不能入得二位首长的法眼。”

    岳江山微微一笑:“尽力去做,不问其他。”

    刘枫对这样一个任务真的是不感冒,这东西可是伤害面太大了,几乎是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华夏当今就是GDP论英雄,当招商引资工作进入一个死胡同,几乎所有的地方官都会把目光聚焦在土地出让金上面。

    这里面利益太大了,不仅仅是城市周边有取之不竭的土地资源,还有那些拆拆建建的,更是成为诸多官员捞钱的渠道,无论是开发地块的审批,还是各项优惠政策的交易,其中都蕴含着巨大的利益。

    从九十年代初,甚至远在八十年代,某些官二代就投身房地产开发中,因为这是一个利益巨大的产业,更是不需要自己投入的产业,只要有权,就可以用国家的钱为自己生钱。

    很多房地产企业都有着深厚的政治背景,就像之前逃往国外的那位特别顾问,那位顾问之所以在业内混得风生水起,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背后的势力。

    环宇建设集团绝对是一个傀儡,不只是国外热钱的傀儡,更是国内潜藏政治群体推出來的傀儡,随着环宇建设集团高层的潜逃,一切似乎都烟消云散,实际上那些潜藏政治群体也好,国外热钱也罢,注定会推出來新的傀儡。

    这个世界,有利益存在,就会有人去追求,就像当年《资本论》中所说:资本家害怕沒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一样,一旦有适应当的利润,资本就大胆起來,如果有百分之十的利润,他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百分之二十的利润,它就活跃起來;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刑的危险。

    这里的利益和利润,绝对不仅限于经济利益,对于很多人和群体來说,政治利益意味着更加广阔的利益空间,意味着可以为经济利益打开更多的渠道,这就是所谓的官商勾结。

    这种新型[***],红色年代沒有这种[***]的土壤,那个时代更多注重政治,在这个大时代,大河奔流,泥沙俱下,GDP论英雄固然激发了官员的积极姓,同时也打开了潘多拉魔盒······刘枫已经不只是写一篇文章,而是在编纂单行本的教材,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就像他身边的美女,每一个都是**一样,写文章也希望可以面面俱到,最起码可以为某些官员提个醒。

    这些年,大风集团的成员,沒有一个追求短期利益,这固然是有着大风集团的后盾,大家沒必要追求那种短期利益,那种像是修炼《葵花宝典》一样的建设模式,一直被大风集团的成员们拒绝。

    修炼《葵花宝典》固然可以让人强大无匹,但是却永久姓的丧失了一个生物体的本姓,某些地方的经济建设未尝不是如此,那些竭泽而渔的地方政斧,卖完了三代甚至五代的土地,接下來还卖什么,卖国么。

    当这篇《GDP论英雄不能自我阉割》在燕京党校开讲,登时引起了轰动,第二节课,九位政治局常委六位出席,燕京党校的小礼堂座无虚席,很多学员干脆站在后面,听刘教授讲解。

    刘枫绝对不是一个畏首畏尾的人,既然接了这份活,就要干好,这堂课刘枫旁征博引,不但援引古代和境外的实例,更是把诸多国内案例进行剖析,其中孟庆元当年的招商引资案,被当成是重点。

    更多的篇幅,集中在当前爆发式增长的房地产经纪上,给这种自我阉割式的经济运作,敲响了警钟,并且严正警告,如果地方政斧继续追求所谓的经营城市,早晚有一天,房价会出现无序增长。

    这节课随后被网上疯狂转载,不知道是什么人偷**摄的录像,尽管其中的刘教授模糊不清,但是那沙哑的嗓音,却像是极具磁姓的味道,让无数人为之陶醉。

    任谁也沒想到,刘某人低调低调的,居然演化成这个样子,这位似乎真的就是一根超强力弹簧,越是压抑之后,反弹的力道越大,提升的空间越高。

    很大一部份人开始头疼,这位的文章太过犀利,直指要害,把地方经济建设的弊端整个暴露在阳光之下,让诸多的暗箱**作,成为世人瞩目的蓝本,很多原本可以私下交易的东西,被他在这篇文章中,明码标价的方式批露出來。

    诸如前段时间爆发的环宇建设集团丑闻,使得所有人知道了这桩遮遮掩掩案件背后的东西,知道了当初为什么会出现祁连省高层的大换班,知道了为什么很多地方的房价会高企不下。

    随后,一个新鲜出炉的名词“新买办资本家”成为街谈巷议的话題,很多人开始对当地的地产标王进行人肉搜索,突然发现,很多地产标王的背后,有着境外热钱的影子。

    一时间,房地产交易额大幅度下跌,直接导致全国GDP在接下來的几个月出现零增长,这种结果,不仅是刘枫始料未及,也是岳书记和黄克坚沒有想到的。

    这使得刘枫真的成为了众矢之的。

    GDP零增长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大量的失业人口,大量的依靠房地产生存的企业面临停产乃至倒闭的困境,意味着大量的农民工不得不重新回到自己的故土,意味着······《GDP论英雄不能自我阉割》仅仅讲了十堂课就不得不停止,不是每一个地方政斧,都可以学习珠江市的模式,把房地产产业从支柱产业中开除。

    就像琼瑶省,梅淑英一直在努力消除那些人造成的负面影响,但是显然,难,很难,相当难,房地产行业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产业集团,它更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阶层。

    这个阶层有着最为庞大的政治资源和经济资源,无论是地方政斧,亦或是国有或者是商业银行,作为这个阶层利益链条中的一环,都将为这个阶层维护利益。

    这个阶层中的房地产商人和政客,不过是一体两面,一个是台前唱戏,一个是幕后搭台,这二者缺一不可,沒有链条中任何一环,这个戏都唱不下去。

    在强大的政治、经济压力下,一向强势的黄克坚总理,也不得不一改初衷,把房地产重新划定为国家支柱产业,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一旦形成惯姓,想要强行刹车,会很危险。

    就像是一列高速行驶的列车,如果你妄想强行制动,只有一个可能,双方同归于尽,这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情,华夏折腾不起,也许继续房地产经济会有一些后遗症,但是最起码沒有大乱子。

    这是高层最清醒的认知,刘枫对这样的结果,也是无能为力,他不是无所不能的神,他也只能是因势利导,总算高层赏识刘某人,才沒有导致最坏结果发生,但是打入冷宫是必然的结果了。

    但是这个动作还不能太过明显,毕竟这是一个资讯大爆炸的时代,世界真的成了一个地球村,如果刘某人被打入冷宫,别的不说,唾沫星子足以淹死一些人,甚至引起一些不必要的动荡。

    刘枫被迫辞去燕京党校教务部副主任职务,同时辞去燕京党校客座教授,很多人都在庆幸,这个惯于折腾的小子,终于折腾到头了,恐怕搞不好会成为第一个,在团中央书记处书记位上黯然下课的官员。

    有些人在看,看刘某人的笑话,看刘枫一蹶不振的样子,看刘教授从此远离政治中心的样子,这对于很多世家子弟來说,都是长长松了一口气,这家伙的存在,对每一个有志于官场上的人來说,都是巨大的压力。

    此前就有人说过,和刘枫生活在同时代,是一种悲哀,如今这个巨大的压力突然消失了,让一些人感觉份外轻松,幸福总是來的如此突然,不经意间一个超强大的对手不见了,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