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奇才》第十卷 党校进修班班长 第279章 有奶便是娘

轻小说 |

时间:

2022-06-05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第279章  有『奶』便是娘

    课间休息,教室里便热闹了起来。

    县处级干部都是来自各县市区和市级部门的领导。

    领导碰到领导,自然有说不完的话。

    话题可能各式各样,但主题只有一个:联络感情,疏通关系。

    这种需求每个人都有。

    市级部门领导到下面的县市去,需要当地的***、县长出来陪陪,一来显得自己很风光,二来吃喝住行有人安排;

    县市领导站在发展本地经济的角度,也需要各市直职能部门多多帮忙,现在这年头公事公办也需要有熟人才能办得快捷顺畅,更何况多数的时候,往往要打擦边球,为县市争取更大的利益,熟人好办事;

    市直职能部门之间,如果不是直接对口的业务部门,平时来往也不是很多,需要多沟通协调,日后彼此关照。别看现在没有关联,改天谁换个部门,正好就把自己管住了呢?

    企事业单位的头头,别看花钱的时候气比较粗,可在官员面前腰杆子未必就能挺得很直,说不定什么时候生意上的事情就要人家审批核准。

    总之一句话,山不转水转,日后会怎么转谁也说不好,但是,今天大家为了一个共同的进修目的转到一起来了,当然要首先建立起无比深厚的同学友情。

    来党校参加县处级干部进修班,名义上这些县处级干部是来接受培训的,但他们更像是来沟通谈心、互通资源、促进交流、联络感情的,有什么公事私事卡在人家手上,也顺便来疏通疏通。

    例如,西山县的扶贫款被卡在市财政局,李喜良通过与季萍媛的沟通,就顺利解决了。

    官员们聚在一起,不管话题有多丰富,会很自然地形成一个中心人物。

    在单位上,这个中心人物毫无疑问是一把手。

    县里是县委***,市直机关是局长,学校是校长,公司是总经理。

    但是在进修班,既不是老资格的支部***汤如国,也不是势头正劲的班长温纯,而是副班长财神『奶』『奶』季萍媛。

    全国上下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围着钱转当然是天经地义的。

    当然,围着裙子转也是干部们的一大喜好。

    要论实权,『政府』第一机关就是财政局,能实际“管着”各部门甚至包括党委各部门与***门的,招录公务员要给他们饭吃吧,履行部门职能需要工作经费吧,这个专项经费、那个收费返还,等等名目繁多的要钱收钱项目,要财政局审批吧,你盖新大楼要大把大把的钞票吧,如果不把你列入财力统筹项目,想在发改委立项的门都没有……

    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求人家气短,这就是“有『奶』便是娘”的社会现实啊。

    别的不说,季萍媛第一天出手就帮西山县解决了久拖不下的扶贫款,便足以让进修班的学员们高看一眼。

    付教授一宣布课间休息,李喜良第一个跑过来,双手握着季萍媛的手不放,脸上堆满了笑,嘴里说不完的谢谢。

    附近的几个县市干部,听说季萍媛解决了西山县的扶贫款,眼睛都快绿了,也都围拢来,又是恭维,又是拜托。

    黄平打着酒嗝也凑过来,打趣道:“老李,班里就这么一朵花,你拉着不放手,还给不给其他同学机会啊?”

    李喜良脸一红,松开了季萍媛的手。

    季萍媛用手在鼻子底下扇了几下,笑骂道:“你这个酒鬼,昨晚上喝了多少啊,怎么到现在一说话还酒气熏天的。”

    黄平『**』『**』大光头,作不满状:“财神『奶』『奶』,你嫌我长得丑可以明说嘛,何必非要给我安个酒鬼的罪名呢?”刚说到这,又打了个酒嗝,惹出一阵笑声。

    季萍媛埋怨道:“老黄,你可不就是喝多了,一大早上的,九里湖桥就够堵的了,你还横在大马路上和渣土车司机骂街,你这不是添堵吗?要不是你,我今天可能还迟不了到。”

    黄平气呼呼地骂道:“这司机也太他妈『操』蛋了?”

    温纯问:“老黄,怎么回事?”

    “明明是他的破车七挤八歪的把路堵了,别人指责他几句,他竟然跑出来骂街,”黄平学着司机的样子说:“这他妈谁修的破桥啊,坑坑洼洼的,害老子车都开不好。”

    李喜良说:“这人家骂的对啊,要是桥修得好一点,道路也通畅些啊。”

    这句话一说,黄平『毛』了:“老李,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啊,告诉你,这桥就是我们公司修的,要是『政府』舍得投入,我不知道修他妈的双向八车道,让大家开起车来像开飞机一样。你知道吗,桥都交付使用好几年了,市里还拖欠我公司几百万呢。”

    黄平这么一说,季萍媛不高兴了,她指着黄平说:“老黄,你这话说的不厚道哦,九里湖桥,市里投入的资金接近一个亿,你们就修出这么座烂尾桥,还好意思说财政投入不够啊。”

    “这个,”黄平四下看看,指着市政设计院的副院长胡唯一说:“这个你要去问市政设计院的老胡,我们是按图施工,他们设计成这个鸟样,怪得了我们吗?”

    胡唯一正站在讲台边上和付岩春讨论当前股市动向,突然被黄平指责了,一头雾水,转过头说:“老黄,你又说酒话了?你找财神『奶』『奶』要钱,把我扯进去干什么?你的工程款没到位,我的设计费不也还欠着吗?”

    坐在季萍媛身边的温纯听得更是莫名其妙,九里湖桥三年前就通了车,怎么到现在还拖欠着设计费和工程款呢?接近一个亿的投入也不算少了。

    黄平和胡唯一口口声声都在说拖欠,搞得季萍媛面子上有点挂不住,她沉着脸说:“看在我们同学一场的份上,等进修班一结束,我向市审计局建议,重新启动对九里湖桥工程竣工审计,让城建局按照审计结果向财政局打报告,该付的款我立即拨付到位。”

    财政审计是通的,季萍媛说得出来就一定做得到。

    一看季萍媛认真了,黄平立马软了下来,嬉笑着说:“哎呀,我的财神『奶』『奶』,这不是同学之间开几句玩笑嘛,你还当真了。算了,算了,算我错了还不行吗?这样,周末晚上我请同学们喝酒赔罪,怎么样?”

    “好!”众人纷纷叫好。

    县处级干部们正常工作的时候,每天应酬不断,喝酒是家常便饭,喝多了就骂娘,说谁他妈的再喝酒谁他妈不是东西,可连着几天不上酒桌,不少人心里还真有点**。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