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麻衣神算子》第248章 白家要倒霉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听到秋天喊那一道金光老祖宗,我不由一愣,上我身的鬼王也是“咦”了一声道:“你这老妖怪也来了?”

    那道金光依旧没有化为人形,不过一个极有力的老者声音却也是从天际传来:“哼,你也不比我小多少,我是老妖怪,你又是什么,对了,你那个让人头疼的弟弟呢?”

    青衣鬼王笑道:“我们早就不一起行动了,我做鬼王轻巧,可他……”

    说到这里青衣鬼王摆摆手说:“算了,不提他了,他本事可比我大,不用我操心,还是先收拾了面前这个孽障再说吧。”上土叼血。

    这日覃城的鬼王被那金光拦下后,已经知道自己无处可跑,抖了一下身上的拂尘,看样子是要拼死一搏了。

    那金光依旧没有显身的意思,不过从天际而来的声音依旧十分的响亮:“陈昭。我记得两百多年前我放过你一命,不过当时你怎么跟我保证的。幸亏我今天偷懒没有闭关,而是出来打瞌睡,这才感觉到我家的宝贝儿有危险,你见到她,应该认得我们秋家的血脉吧,这天下姓秋的没多少人吧,你什么时候开始把本仙都不放在眼里了?”

    两百年前?本仙!?

    等等,我记得那金光说,青衣鬼王比他小不了多少,那青衣邪道是青衣鬼王的弟弟,他又有多少岁了呢?

    一个人活了几百年,那要是怎样等阶的道者呢?

    我忽然感觉信息量有些大。我一时接受不了。

    听到那金光的话。日覃城的鬼王冷道:“少废话。我这日覃城的众鬼民被他杀了一个干净,你又拦住了我的去路,我知道难逃一劫,可我临死也要拉上你们一个垫背。”

    “哼,狂妄!”

    金光和青衣鬼王同时开口,瞬间一金、一青两道光同时打向日覃城的鬼王,他自然是首尾难顾,勉强伸出双手去接下了两位高人的一击。

    他的身体抖了一抖,然后直接跪在了地上,两个强者,不管是谁,只要稍微补上一击,这个日覃城的城主必死无疑。

    可此时一旁边的贠婺小和尚却忽然“阿弥陀佛”一声,然后开始双手合适大声诵读起了经文。

    听到了嘹亮的梵音,秋天的老祖宗的金光闪了几下,然后忽然“哈哈”一笑就消失了。

    秋天有些着急道:“老祖宗,你不给我出气了?”

    那金光的声音从天际传来:“那孽畜已经伤不了你们了,对了,这案子完了,速速回家来一趟。”

    秋天一脸气闷说了声:“是!”

    而我这边也是纳闷,问在意识里的青衣鬼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青衣鬼王就告诉我道:“算那陈昭,也就是日覃城的鬼王命大,佛家的大能要保他一命,送他入轮回,那个小和尚在超度他!”

    不等我再问,我就发现日覃城的鬼王直接对着贠婺跪了下来,然后整个身体匍匐在地上,接着那明明梵音化为一个又一个金色“卍”字符文飘到日覃城鬼王的身体上。

    他身上的戾气开始逐渐减少,然后颜色开始变淡,只不过这个过程很慢。

    趁着这个机会,青衣鬼王就跟我说:“小子,我教你的阴阳手神通你可记好了,虽然现阶段对你没啥用,可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自己开启乾坤诀,甚至是……”

    我问他甚至是什么,他笑了笑说:“没什么,我也该走了,那孽畜一旦接受了超度,过程就是不可逆转的,他再也伤害不了你们了,对了,我离开你的身体后,你的身体怕是要一下垮下去,可别撑不住给死了!”

    青衣鬼王说完,也不等我有所准备,忽然就从我身体中离开,而我的身体就像一下被掏空了似的,整个**飘飘的,我感觉另一个自己爬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我吓了一条,我魂魄离体了,我死了?

    不等我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脑勺被人打了一巴掌,然后我那离体的魂魄又栽回身体里,顿时我就感觉整个身体如千斤巨石一般,我连抬一下胳膊都难。

    同时我浑身上下更是疼的厉害,我身上那青衣也早就不见了,我鬼化的身体又恢复成了人身。

    我勉强扭头看了一下,发现王俊辉在我身后站着,显然我后脑勺上那一下是王俊辉打的,他一巴掌把我离体的魂魄给抽了回去。

    我浑身上下疼的厉害,此时徐若卉和李雅静也是赶了过来,他们给我检查了一下身体,然后徐若卉直接就哭了,她一哭把我吓了一跳,我问她我不是要死了。

    她气的小拳头捶了我一下道:“瞎说什么呢,你虽然伤的很重,可还不会死。”

    我松了一口气说:“吓我一跳,你一哭,我以为我没救了呢。”

    我这么一说,徐若卉就有些破涕为笑了。

    随着贠婺滔天的佛音传开,天空中的乌云终于再次散开,阳光照在我们身上,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如果现在能有一套干衣服换上,就更加的舒服了。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那匍匐在地上的日覃城鬼王才彻底消失化为无有,而此时贠婺也有些筋疲力尽,一闭眼晕了过去。

    秋天在旁边一把扶住他道:“他只是过度劳累而已,无妨。”

    此时我心里很好奇,贠婺为什么最后会忽然想着去超度那日覃城的鬼王,那会儿我的心里全部都是杀戮之意,如果不是听到贠婺的经文,我心里还憋着一股的杀气呢。

    其实不光是我,秋天的老祖宗,我身上那个青衣鬼王,每一个都是动了杀心,他们都是听了贠婺的经文后,放下了“杀”的念头。

    我看了看贠婺,他还是那个三魂六魄的贠婺,这么一个小和尚,竟然一开口就诵经,就能同时让两个大能放弃“杀念”,让一个濒死的鬼王接受超度,这等佛性是何等的深厚。

    想到这里我都忍不住默念了一声:“阿弥陀佛!”

    不管怎么说,我又算对了,这次的麻烦最后还是贠婺给我们解决的,只是过程我算不到,也没想到会这么的曲折和惊险。

    这一个小时里,阿魏魍轮换给我们每个人疗伤,伤稍微轻点的,也都被阿魏魍医治的差不多了,只要再静养就好了,可我和王俊辉这两个伤的最重,而且连走路都成问题。

    当然在这期间,早就醒过来的吴教授和卓越也是帮着把他们考古队失踪的那些人找了回来,有的已经没救了,有的则是昏迷中,回去之后还有得救,总之我们是损失严重。

    等着贠婺给日覃城的鬼王超度完毕,我们就先回到营地,在这里我们换上了这里人的干衣服,然后用营地的卫星电话和外界取得联系,然后再有人过来把我们接了出去,至此,这墓群案子算是结束了。

    我们几个也算做了一次较为称职的科仪道场的专家。

    回到山口的村子里,我们又喝了许多的热汤,考古队的随行医生也是给我们做了治疗,再用车子把我们送到了最近县城的医院。

    在这边的医院住了两天,蔡邧就派人把我们接回到了蔡家在成都的医院。

    当然秋天没有跟着过来,而是回西北他们家族复命去了。

    我们这边住院的目前也只有我和王俊辉两个人,李雅静、徐若卉和贠婺在经过阿魏魍的治疗后都没有什么大碍了。

    在这期间,岑思娴代表西南分局也是来看了我们,还表示会帮我们制裁白家。

    这次的案子闹的动静很大,想要隐瞒自然是不行的,所以很快我和王俊辉灭了一只鬼王的事儿就在西南再次传开了。

    我和王俊辉顺利完成白家的任务,也是结结实实地打了白家的脸,蔡邧更是派人从中煽风点火取笑白家,让白家的颜面更是无处安放。

    特别是蔡邧把白家刻意隐瞒情报陷害我们,以及西北分局秋天的事儿传了出去。

    这就让白家受到不了不少道上人的指点和蔑视。

    西南分局这边也是对白家的行为感到不齿,主动停止和明净派白家所有的案子联系,改换他家。

    其中有不少案子都给了海家和蔡邧,这无疑是在变相地增加蔡邧和海家实力。

    这还不止,为了不破坏和灵异部门的关系,蔡邧的父亲更是召开长老会议,宣布在明净派内部也暂停白家的任何任务,同时还把白家在川西北的一个堂口要了回来给了蔡邧。

    白家这次的篓子捅的太大,无奈只好乖乖交出一个堂口来,毕竟西南和西北分局都开始对明净派发难了,就算赵家也是保不住白家。

    虽然我和王俊辉都受了重伤,可总体结果上看,我们还是赚到了,只不过白家承诺给我们关于鹭大师的消息,却没有兑现给我们,我们主动联系了白家很多次,可他们却没有给我们丝毫的消息,我和王俊辉现在没有恢复,自然无法下床去找白家理论。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白家的霉运也注定不会结束,在我和王俊辉住院的第五天,秋天忽然跑到这边来看我们,同时也带来了西北分局领导的慰问。

    说完那些领导慰问的话,秋天就道:“我家老祖宗明天会亲自来成都,然后到白家给我出气,如果你们伤好了,跟我一起去看热闹吧,我保证绝对精彩绝伦。”
延伸阅读
发包人(全称):(以下简称甲方) 承包人(全称):(以下简称乙方)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3、工程款支付 在确认计量结果后发包人应将计量结果提交到乡人民政府,由乡人民政府汇同水务、财政、审计部门核查计量结合同范文 > 施工合同示范文本
2019-08-04
本合同文本为示范文本。签约之前,双方当事人应当仔细阅读本合同内容,对合同条款及专业用词理解不一致的,可向相关部门咨询第十条 乙方未按本合同约定期限付款的,应按逾期未付款向甲方支付利息,利息自应付款之日起第二天至实际付款之日止,利息合同范文 > 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
2019-08-03
开皇向后靠在椅背上,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叉开,笑道:“我想打你这个数!” 秦牧哈哈大笑,翘起二郎腿,一条手臂他眼中闪烁着狡狯的光芒:“他这些日子精力都用在开辟彼岸幽都上,也需要安抚无忧乡的百姓和神魔,让他们放下仇恨。他无秦牧与叔钧也趁机混入无忧乡三十三天的最底层,无忧乡太皇天。 而在此时,开皇的命令传达下来,天庭的各个部门各
2018-05-17
“大早上的,你看见老道了没?” 许清朗一边摘蔬菜一边问道。 菜园子里,新鲜嫩翠的蔬菜长势很好,上面还这一天在西南,这一天则是在东北,这一天在南方,这一天却又在西北,总之,就是在不停地围绕着地图上这只雄鸡的脑袋、屁后来政府规划部门直接改了线,从这里绕过去了。 也因此,这一带的拆迁工程,也就停滞了下来,不再被提起。
2018-04-05
电话直接拨打到安全部门那边了。    接电话的是一个级别很高的领导,不过显然他对洛尘有些不待见。    “喂,苏老弟,是他那天是看出来了,那个朴教授身上沾染着一些特别的气息,所以找了个机会施展了一手生物逆生长的手段。    这个手段
2018-03-08
大半夜的,一个小男孩坐在枯井旁本身已经有点吓人了。    关键是小男孩这句话更加让人觉得吓人!    要吃妈妈的味道。“你只是一个部门的经理而已,要不是担心一些风言风语,我早就让人把你开除了。”全天英不屑道。    她是全氏集团的
2018-03-07
在张扬和唐龙眼中,洛尘既然是部门经理,那么便一定是真正出来上班打工的。     家里面应该不会太过富裕。而整个市场部可是有十几人,这一顿饭下来,最少也要一两万了。     “打车来的,看样子我们猜对了。
2018-02-27
这位军阀头子应该跟叶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叶家家大业大子孙昌盛,指不定有人从了军混出点名堂,而且还是那么久远的而最具权威的阴阳师协会就坐落于北京,跟安国特殊部门有些联系。 阴阳师协会中,我倒是有一位老熟人,夜老板,据
2018-02-14
新部门事关重大,就算在阴阳行当中的人都要仔细甄选,更加不可能让一个日本人冠名正大的进入,但这次的大会暗地是官方的这个日本人排名是来踢场的。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到小日本!顿时无数人跟着喊了起来,随即整个会场都跟着喊了起
2018-02-10
听到秋天喊那一道金光老祖宗,我不由一愣,上我身的鬼王也是“咦”了一声道:“你这老妖怪也来了?” 那道金光依同时我浑身上下更是疼的厉害,我身上那青衣也早就不见了,我鬼化的身体又恢复成了人身。 我勉强扭头看了一下,发其中有不少案子都给了海家和蔡邧,这无疑是在变相地增加蔡邧和海家实力。 这还不止,为了不破坏和灵异部门的关系
2018-01-0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