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零二章未雨绸缪

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风流官道

【www.097110000.com--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608节  第六百零二章未雨绸缪

    下飞机的时候,曾子祥发给西京省的只有一条信息,显示在西京省省长吴天云的手机上,内容就只有四个字:我已回京。

    曾子祥等人离开西京之后的当天下午,广发市委书记郑松南及时召开市委常委会议,讨论关于廉租房建设、配售和后续相关问题,并责成市纪委、市审计局成立一个专门的工作组,对些进行专项清查审计,要求彻查到底,矛头直指市长雷震虎。

    这样的安排,一方面是因为考察组已经离开,情况不日将报送中央有关领导,他要抓住这个有利时机,来一场应对上面政治、打击下面嚣张的紧急行动。由于他早有谋划,查办起来轻松异常,仅仅一半天时间,另加一个晚上,第二天上午就有市国土房管局、财政局、城市开发公司和几个区的几名副区长等多名领导干部被请到市纪委喝茶去了。

    唯一让郑松南有点遗憾的是,市领导层面仅有常务副市长焦作文与分管的副市长涉嫌存在问题,这两人的情况也只能报省委、省纪委查办。市长雷震虎竟然没什么确实把柄落入手中。

    省纪委介入,两名副手失去自由之后,市长雷震虎明显处在了下风。正当郑松南感觉自己的权力正处于快速恢复的时候,意外还是发生了。

    曾子祥回京的当天下午就召开了考察小组会议,集体讨论修改了《广发市廉租房建设调查报告》,论文报告上交党校的第二天,这一材料就转到了上层领导手里,并获得了重要批示。按照批示要求,中纪委、中组部、公安部、国家审计署组成了一个联合调查组,时隔曾子祥等人返京四天时间,这个联合调查组就进驻西京省开展相关工作了。

    这个联合调查组与曾子祥的考察相比,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一是权威性不同、操作层面也不同;二是调查而非考察了,性质有了巨大变化;三是结果也大为不同,考察组要的是考察论文报告,而联合调查组形成的是调查报告,考察组是建议,调查组是处理意见。

    联合调查组的入驻,广发市政坛开始风起云涌,谁胜谁败,曾子祥与考察都漠不关心了,那不是自己应该关心的事。他们现在最关心的是,党校学习结业了,自己这些人今后会不会有什么新的动向,又将会何去何从?

    曾子祥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充满希翼。一方面来自他对自身素质的认识,感觉算良好吧!另一方面他也知道自己进京不是偶然,应该不会让人遗忘在团中央这个角落。与此同时,他也来自其他方面的收获,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他的这一信念。天安公司眼看大势已去,三番五次的主动找铁氏公司接洽,以入股的方式将公司重组进了铁氏公司,原天安公司老总白华生屈居副总经理一职,原公司资产折旧后占了铁氏公司20%的股份,算是获得了地位的同时,还接收了现有设备,不用再为场地、器械发愁,更不用担心会耽误建设配备时间。

    铁氏公司上市一事,原本就让李圆圆猜中了,那只不过是为了让天安公司少占点股份罢了。解决了兼并重组的难题,曾子祥根本不会再去提起。不过,他还是郑重的请李圆圆吃了一顿大餐。一方面对她的帮助表示感谢,另一方面也顺便联络了一下感情,为今后相互提供帮助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铁芒追查曾子祥在俱乐部受袭一事,进展不大,嫌疑人员外逃之后,由于身在国外,办事不像国内那么方便。但有一个好消息与坏消息同时传来,好消息是那外逃之人死了,坏消息是他的死亡表示线索就断了。

    总不可能把仇人通通杀光。

    曾子祥对此倒是反复告诫铁芒,“这事就算了,我得罪的人不在少数,报复不完,也计较不了那么多,你把全副精力放在公司的经营上,不仅要在京城,还要积蓄力量,今后争取到几个重要的省会城市开办分公司。”

    铁芒这几年对曾子祥的处事风格倒是了解*,对他的话深以为然,“大哥,你是不是又要到地方上去了?”

    “难说。”

    “如果你要再到地方上去,我就办分公司。不去,我一个省份也去办。”

    曾子祥不赞同铁芒的观点,可铁芒偏偏也很执拗,表示坚决围绕大哥转,他人在哪儿,他的公司才会办到哪儿去,否则免谈。

    对此,曾子祥倒是批评了铁芒一通,而且还正是拿他这个观点作引子,“你要真那么想的话,更得趁早筹备办分公司的事儿。”

    “为啥?我又应该先去哪儿办?”

    铁芒不解的问道。

    曾子祥慢条斯理的说,“你想想,我真要再到一个地方上去工作,估计在那儿也就大不了呆个三五年时间,然后又会换一个地方,这是干部交流的一个重要原则。可是,你在一个省办一个分公司,从计划到注册申请估计得半年,从公司成立到场地、器材和招收学员估计得一年时间,加上不可预料的时间耽搁,总要近两年时间才能正式起步。等你办好之后,可能我又另换一个地方了。如果你真想围着我转,那得未雨绸缪,早作准备是不是?”

    “道理倒是,”铁芒还在沉思其他问题,“可我哪儿知道你会去哪一个省市?全国这么多地方,你让我先去哪儿办分公司,难不成每个省份都筹备?那可不现实,一方面资金条件不允许,另一方面我在时间与精力上也顾不过来。”

    “呵呵!”

    曾子祥看着自己这个兄弟就想笑,不入官场的人就是不懂规则。如果自己要再下省市去,那估计至少也是一个副部级干部。对于这个层次的干部,去哪儿?中组部会从组织的角度权衡进行安排,但同时也会考虑个人意愿的。那可不像考大学生村官那么随意,只要你考试通过了,你算进入了这个队伍,至于去哪个村,由组织上任意安排罢了。过了省部级这道坎,人人都有一点小能量的,自己要下到省市去,主动申请时会提地方,上面下派时会征求意见,完全不同的两码事。

    还有一点,那就是这家安保公司之所以要搞成股份制,那是可以给许多人都分一点干股的,这比为某些直接送钱安全稳妥,运营过程就是一个为官员何去何从的谋划过程。换一个角度讲,那就是公司在哪儿发展得最好,经营得最早,自己就可能先去那一个省市。

    只是,曾子祥无法把这层意思给铁芒讲得太明白。有事些可以做,但不可以说出来。有些事做与不做,也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曾子祥回到团中央正式上班之后,青少年权益部再次搞了一个欢迎宴。与上一次相比,区别在于,上一次是曾部长请客,这一次是部里安排。再有一点小差别是这一次安排的地方比上一次差了不少,花费当然会节约将近十倍。尽管如此,气氛照样不错的。

    席间,部里的同志们对曾子祥比初次见面热忱多了,敬酒什么的是一个接一个的上。事务处长林杰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是硬着头皮随大流。现在的林处长,早没有开始见到曾子祥时的那份嚣张气焰了。

    在部里,林处长必须无条件服从于曾部长的领导。就是原来引以为傲的岳父大人,现在也只是天安公司的一个副总,面对这家公司的幕后老板,林处长真有些自惭形秽。所以,他是连着敬了曾子祥三大杯酒,第一杯表示对曾子祥从党校结业回来的欢迎,第二杯是为上次的事情道歉,第三杯还代表他岳父敬了一杯。

    这个态度的转变,曾子祥并无什么意见,对这种过去一副小人得志的家伙,他根本不感冒,如果不是考虑是自己的下属,估计他理都懒得理。但如今这宴会是部里专门安排的一片心意,他可不能让其他人寒心,自然会接受。当然借着这样的机会,该敲打的还得继续敲打。

    所以,面对这三杯“敬酒”,他只喝了一杯表示领受了,“林处长,工作归工作,个人情感归个人情感,不要混为一谈。对了,今后那什么举报信之类的东西不要搞了,再搞的话,你岳父那20%的股份还会缩水的。”

    林杰刚刚喝下去的三大杯酒差一点喷出来,一句话也没敢解释,唯唯喏喏的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下去,借着毛巾擦汗掩饰自己的尴尬。他可不敢当面否认那举报信的事儿,真要惹火了这曾部长,他完全相信岳父那股份缩水的事,原本完全可以占到40%的股份,已经缩水一半了,现在继续缩水,那就没戏了。

    想想曾子祥上班第一天,自己就无端的惹上了这家伙,才导致后来一系列无法收拾的问题出现,真是追悔莫及,他只能慨叹,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正式的工作方面,曾子祥早已熟悉了一遍,他觉得作为一个部长,最主要的不是自己去干多少事,而是应该发挥下面的副部长、处长副处长和各位干部的主观能动性,让他们多动脑筋、多出主意、多思考做好工作方法,这既能让他们增长才干,又能让自己减少许多事务。

    他开会部署了一项工作,每个处室选择两件重要事项进行汇报,部里以现场办公会的形式讨论情况、解答疑难、表态落实。对于部里需要请示团中央领导解决的,由他亲自向分管副书记或书记汇报解决。

    如此一来,他把督促各处室办理的事项变成了各个处室积极思考问题、主动汇报请求解决问题的事项,抓住了领导工作的主动权,避免了盲目性。
延伸阅读
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冷了。 市委大院自然是有暖气供热,街上的群众也开始加衣服。陆青云还专门去热力公司“官场潜规则”说起来很神秘,其实无外乎两个“崇拜”、一个“侵入”:两个“崇拜”就是“权力崇拜”和“关系崇拜”,前唐雨珊微微一笑,对陆青云道:“先吃饭吧,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心中一动,陆青云渐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2021-08-05
陆青云很容易猜测到当时周宏清的反应,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谁都得傻眼。 周宏清当然也傻眼了,他明白这个事情如“永华集团?”陆青云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永华集团是仁庆市的一家上市公司,原本是国有企业,这两年搞了几次重组,目光投向窗外,陆青云忽然淡淡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2021-08-05
“这混蛋包恒,下次抓到他,非得修理他一顿不可。”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陆青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这个毯子,眉这个陆青云是到了单位之后才从包恒嘴里得知的,他握着电话听完包恒的叙述,差点没冲到他的公司狠狠修理这个家伙一顿。高杰希轻轻一笑:“怎么了?难得你还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可是听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号称拼命三郎啊!” 陆青云心
2021-08-05
看到黄文旭这副样子,陆青云忍不住摇摇头:“你先坐吧,咱们慢慢聊。” 黄文旭本来就听说局里面对于这次自己带队十分钟之后,通达药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魏君梓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来到门外,看向那个年轻人,平静的问道:“肖剑,冯书记还也就是说,通达药业集团的某些人,明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却依然置若罔闻!
2021-08-05
第682章 684 投资宝典 王**接着说:“但凡像姐你这样的命,需要找到一个命比你还硬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有这样的好事啊?”王秋菊听得怦然心动:“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公司啊?” 王**笑道:“这样的公司实在
2021-08-05
第665章 667 无情的慕容依依 可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忽然叫住他:“大哥!” 叫袁天南大哥的人王舜说道:“本来说管理公司是小事一桩,但是依依不允许**手集团的业务,我只能管好基金会的事情,对集团的管理无能为
2021-08-05
第726章 728 不安逸你 四十亿资金护盘一只股票绰绰有余,这一番动作,把操纵股价的对手打得满地找牙,亏其实是小依报的警,慕容依依笑道:“是的,这个叫刘睿敏,是集团的总经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请你们把他带走调查,等
2021-08-04
门开了,冯娟华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瓶茅台酒。 “哟,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边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那后来呢?”洪峰饶有兴致地问道。 “后来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第一轮讨论就没有通过的福灵公司,在最后一次洪峰笑骂:“我知道我还问你?” 李合清举过杯子:“那先喝酒再议那事,人家是酒后生事,我们来个酒后生计!”
2021-08-02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好,请问你这是广告公司吗?洪峰一愣,马上说道:“群众举报的?还有群众敢举报赵福来?” “是呀,我感觉不对劲,但看着关书记的反应,感觉“潘大姐,我们到了家再说吧,在这里站着说话不好看。”洪峰说道。 “好吧,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潘秀彩指了指
2021-08-02
于是,冯娟华把在和鑫商场建设中,为了使福灵公司中标,进行暗箱操作的过程和盘托出,同时还交代了在复合县招商引资中,吴一楠的这一细微动作,让洪峰对吴一楠更生了一层好感。 吴一楠做事谨慎细致,有时候你没想到的,他已经做出来,“冯副县长,别折腾了,到了市里你随便怎么打……我们马上出发了。”洪峰说着便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小付呀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