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五百五十九章路见不平

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564节  第五百五十九章路见不平

    曾子祥开始上台还笔给严总之后,米琦并没有告诉严总有关他认识曾子祥的事,那是因为他不想跟曾子祥正面接触,二人一直不对路,现在见避无可避,才只得作了声明。

    米琦也没管自己几位朋友的反应,转过头对曾子祥道:“几年不见,回京城来混了?”

    “是啊。”曾子祥淡淡的道:“我以为京城的人更加深藏不露,可没想到,什么人都可以在这儿叫嚣蛮横。米总,你经商也得有个度吧,干些什么,与什么人打交道,怎么一点水准也没有?你看看这位严总,一副什么德性,我都替你感到害臊……!”

    曾子祥眼望米琦,说得很不屑,嘴角还弯了一个小弧。

    “你少在这儿污言秽语,你究竟是谁啊?”

    开始的帐还没算呢,眼见这人又半路杀了出来,严总的眼都有些发红了,冲着曾子祥就是一迭声的叫嚷。本来他们这边就人多势众,要不是看这人眼见这种光景还强出头,心存顾忌,指不定早就一拳头伸出去了,现在一听这人竟然连米琦都不放在眼中,管他跟米琦以前是不是同事,看样子这么年轻,不会是什么硬茬的。

    曾子祥看着这位严总,冷冷的道:“路见不平拨刀相助,你管我是谁?”

    “今天不关你的事,阿敏这臭娘们不给面子,必须……”

    严总的嘴很硬,话还完,曾子祥就是一挥手,打断他的话,“你的嘴很不干净,应该掌两个嘴巴了!”

    “嘿嘿!”严总刚刚不屑一笑,还没笑完,“啪啪”两下,脸上一左一右就掺了两个清清脆脆的巴掌,顿时那副胖身板就是一阵抖动,太意外了。

    意外的是,这话是曾子祥说的,但动手另有其人。

    对付这种欺男霸女的家伙,曾部长自然没有阻拦铁芒的行为,由他看着办吧。因为他知道,这从法律的角度上讲,见义勇为,不会出什么问题的。而且,曾部长从内心也是欣赏这种干脆利落的搞法,对待这种人,你跟其唧唧歪歪半天,根本不会管用,唯有这种大耳刮子扇过去,效果才会事半功倍。

    这种暴发户似的粗人,基本上都是这种服硬不服软的家伙。

    何况,此时此刻还有一个天安公司的老总带着几名保镖在这儿给对方压阵,当着他的面打了其朋友,这对于刚刚成立的“铁氏安保公司”来讲,广告效应比电视媒体还好,何乐而不为呢?

    严总挨了揍,保镖自然就派上用场了!可惜的是,他的保镖显得“胧包”,上前挥舞了几拳就躺到地上,无声无息的开始装死了!

    大家各为其主,打又打不过,严总这保镖除了装死,别无他法!

    主要原因估计是让铁芒一掌吹到了脖子上,人没断气,但晕定了!

    这时围观的人开始多了起来,白华生眼见这种局面,知道一场正面冲突无可避免了,而且他今天也希望有此一战,刚才在台上让人抢了风头,早就憋足了气呢。“一个刚刚组建的铁氏安保公司,捐了一千万就自以为真是京城老大了,当我不存在吗?”

    铁芒只是斜了他一眼,根本不予理会,而是转头向曾子祥请求道:“哥,你先走吧,这儿交给我好了!”

    美女演员还在旁边呢,英雄救美的不是这样排戏的吧!

    曾子祥自然不会先走。

    “屁话!”曾子祥低骂了一声,“普天之下,莫非王士。在京城这个地方,大家得**治,不是好勇斗狠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的,所谓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今天我有理也不会走的。铁总,你可要担当重任啊,作为一个刚刚成立的安保公司的负责人,而且有追求有理想,那首先追求的就不应该是谁生意做得最多最大,而是谁做得更有意义和价值,做到最能让人信服,这是才安保公司的发展理念与应有境界。所以,我要求你今天务必保证阿敏小*姐等人的人生安全,尽一次免费安全保卫义务……看看在京城这个安保行业之中,究竟谁做得可以让人放心、让人喝彩………”

    他有意在围观人的心中树立铁氏安保公司的形象,一改往日直呼其名的做法,称铁芒为“铁总”,给足了铁芒的面子,但也扫尽了白华生的颜面。

    尤其是在他的引导之下,铁氏安保公司今天的行为完全站在了正义一边,尽“义务”呢!

    白华生可不管这一套,看着曾子祥与铁芒阴阴一笑,“太嫩了!”

    “嫩不嫩不是只凭一张嘴。”铁芒转身吩咐两名战友,“保护大哥与阿敏小*姐的安全,其他人交给我好了。”他说完慢慢上前一步,眼神死死的盯在了白华生的脸上。

    京城普通人对这位“白总”很是惧怕,但铁芒现在不是惧怕,而是觉得白总的名气小了一点,今天这么好的维护正义机会,要是对方名头再大一点,自己的不就可以一夜成名了吗?虽然以前在京城做私家侦探的时候也小有名气,但远远不够,而且与今天的名利相比,性质也完全不一样。

    铁芒这一上前,白华生的几名随身保镖也就站了出来。

    从这几人的站位来看,还真有点专业素养。真正的保镖与普通的保卫不同,袭击一旦发生,军人、警察甚至其他人都会弯着**寻找掩体,尽量避免伤及身体,可专业的保镖不同,他们会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主人与周围的人,这是因为军人、警察和保镖们接受的训练不同,保镖的训练中包括挡子弹。但是,就算挡子弹是训练后的本能反应,保镖也依然是最勇敢的人。因为有时候,袭击者未必会按照保镖培训里的练习来“出题”,突发方式不尽相同,袭击发动者甚至不一定是人。

    所以,从对方的站位,铁芒首先在心中喝了一声采,还真是像模像样,估计身手会不错的。能被天安公司老总作为保镖的人员,那当然是天安公司一流水平的队员。

    铁芒淡淡的道:“几位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他的话很明白,自己不是袭击,而只是要分个胜负高低罢了!

    面对这种挑畔,也是一种提醒:咱们不是扰乱社会治安的打架斗殴……

    “无所谓,我们只要保证白总的安全,至于多少人上、怎么上,无关紧要!”

    为首的保镖盯着铁芒,淡淡的说道。

    “好。”铁芒向灯光有些昏暗的停车场角落看了一眼,伸手一指,“咱们只是为了解决当前的问题,并非生死相搏,那我们不妨到角落里悄悄的战斗……别让闲人说咱们在京城目无法纪…”

    听到这话,白华生的几名保镖对视一眼,表示赞同,但他们还得请示自己的老板,“白总,您看…?”

    白华生对这几名保镖很有信心,淡淡的一点头,“去吧,别弄出人命…!”

    铁芒当先向前而去,白华生的四名保镖跟进其三,一人留下来负责老板的安全。

    由于灯光昏暗的缘故,几人的身影慢慢变得模糊起来,曾子祥似乎比白华生更有信心,慢慢掏了一根烟出来点上,悠然自得。由于角落里即将要进行一场悄悄的决斗,现场原计划离开的人全都没有挪动脚步了。有一些围观的好奇者本想跟过去看一看,可铁芒的两名战友往通道中间一站,“大家都别去打扰,而且靠近之后非常危险…耐心的等待结果吧!”

    白华生眼见那边三打一,成竹在胸,看向曾子祥的眼神变得“温和”起来,“你好像很把握的样子?”

    “当然。”曾子祥的脸上也露出了微笑,“铁氏安保公司的老总,没几下真功夫,敢跟你叫板么?”

    “一人敢挑战我三名专业人员,这不是叫板,是找死!”

    曾子祥不以为意,一点怒气都没有,“他要死了,说明铁氏安保公司本来就不应该出现。但是,如果死伤的不是他,而是你的三名保镖,恐怕找死的人就要轮到你了?”他说着抬腕看了一下手表,“估计十分钟之内就会有结果的,你很快就会知道究竟是谁在找死…”

    那边隐隐传来几下轻微的打斗声。

    时间虽然过得有些快,但却没用到十分钟,约**七八分钟的样子,停车场的角落里就有一个人影由远而近的走了过来,严格来讲不是一个,因为他一只手还连拉带拽着一人。

    铁芒手上拉着的正是白华生的保镖领队,看着惊呆的白华生,铁芒将手一松,“你自己说吧。”

    “老板…对不起…!”

    “怎么回事?”

    白华生不愿意接受失败的打击,三名最得意的保镖,竟然斗不过对方一个人?他怎么能相信这个事实呢,“还有两个呢?”

    “他们……躺下了。”

    那名保镖领队低头沮丧的说道。

    白华生的脸一阵**,抬手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混蛋,饭桶!”

    所谓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今天本来让三人一起去就有点丢脸,之所以没阻止,是他希望确保完胜,甚至废了对手最好,可没想到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他实在是恨得牙痒,抬手还欲打下去。

    铁芒上前一步,一把抓住白华生的手,“我跟他们的决斗只算是行业内的功夫切磋,胜败都是常事。可你这样对待自己的保镖人员,那就是对我们安保行业人士的侮辱…”

    一直留在白华生身边的那名保镖,这个时刻竟然也一直没出手,只是静观其变。不是他惧怕铁芒,而是老板对待自己的保镖动不动就打,而且还是打脸,让他心寒,不愿意出手了。

    围观的人也议论纷纷起来。

    “三个打一个还败了?”

    “铁氏安保公司的人这么厉害?”

    “天安公司培训的顶尖保镖,怎么面对铁氏安保公司的老总,却一败涂地。而人家一根毛都没掉…”
延伸阅读
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冷了。 市委大院自然是有暖气供热,街上的群众也开始加衣服。陆青云还专门去热力公司“官场潜规则”说起来很神秘,其实无外乎两个“崇拜”、一个“侵入”:两个“崇拜”就是“权力崇拜”和“关系崇拜”,前唐雨珊微微一笑,对陆青云道:“先吃饭吧,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心中一动,陆青云渐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2021-08-05
陆青云很容易猜测到当时周宏清的反应,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谁都得傻眼。 周宏清当然也傻眼了,他明白这个事情如“永华集团?”陆青云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永华集团是仁庆市的一家上市公司,原本是国有企业,这两年搞了几次重组,目光投向窗外,陆青云忽然淡淡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2021-08-05
“这混蛋包恒,下次抓到他,非得修理他一顿不可。”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陆青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这个毯子,眉这个陆青云是到了单位之后才从包恒嘴里得知的,他握着电话听完包恒的叙述,差点没冲到他的公司狠狠修理这个家伙一顿。高杰希轻轻一笑:“怎么了?难得你还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可是听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号称拼命三郎啊!” 陆青云心
2021-08-05
看到黄文旭这副样子,陆青云忍不住摇摇头:“你先坐吧,咱们慢慢聊。” 黄文旭本来就听说局里面对于这次自己带队十分钟之后,通达药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魏君梓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来到门外,看向那个年轻人,平静的问道:“肖剑,冯书记还也就是说,通达药业集团的某些人,明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却依然置若罔闻!
2021-08-05
第682章 684 投资宝典 王**接着说:“但凡像姐你这样的命,需要找到一个命比你还硬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有这样的好事啊?”王秋菊听得怦然心动:“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公司啊?” 王**笑道:“这样的公司实在
2021-08-05
第665章 667 无情的慕容依依 可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忽然叫住他:“大哥!” 叫袁天南大哥的人王舜说道:“本来说管理公司是小事一桩,但是依依不允许**手集团的业务,我只能管好基金会的事情,对集团的管理无能为
2021-08-05
第726章 728 不安逸你 四十亿资金护盘一只股票绰绰有余,这一番动作,把操纵股价的对手打得满地找牙,亏其实是小依报的警,慕容依依笑道:“是的,这个叫刘睿敏,是集团的总经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请你们把他带走调查,等
2021-08-04
门开了,冯娟华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瓶茅台酒。 “哟,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边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那后来呢?”洪峰饶有兴致地问道。 “后来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第一轮讨论就没有通过的福灵公司,在最后一次洪峰笑骂:“我知道我还问你?” 李合清举过杯子:“那先喝酒再议那事,人家是酒后生事,我们来个酒后生计!”
2021-08-02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好,请问你这是广告公司吗?洪峰一愣,马上说道:“群众举报的?还有群众敢举报赵福来?” “是呀,我感觉不对劲,但看着关书记的反应,感觉“潘大姐,我们到了家再说吧,在这里站着说话不好看。”洪峰说道。 “好吧,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潘秀彩指了指
2021-08-02
于是,冯娟华把在和鑫商场建设中,为了使福灵公司中标,进行暗箱操作的过程和盘托出,同时还交代了在复合县招商引资中,吴一楠的这一细微动作,让洪峰对吴一楠更生了一层好感。 吴一楠做事谨慎细致,有时候你没想到的,他已经做出来,“冯副县长,别折腾了,到了市里你随便怎么打……我们马上出发了。”洪峰说着便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小付呀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