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七十二章味道不对

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第472节第四百七十二章味道不对

    花无叶听曾书记的驾驶员故意叫苦,倒是感慨很大,觉得曾子祥真是魅力无限,能有这么交心的兄弟,那不是为官的荣耀,而是为人的自豪。这个曾子祥的性格,注定他的朋友都会很喜欢,他对朋友真是没话说。

    这年头,借招商出差之名,公费旅游、公款娱乐、因私废公的官员多了去。曾书记作为一个市的“一把手”,也确实冲着华夏森工集团而来,顺带回到老地方、会会老朋友、办点儿小私事,本是理所当然,可他……。

    花无叶不由诧异的道:“你跟曾书记出来,不知道找办公室借点公款花差一下?”

    面对她的指点,铁锋笑了,“大哥原来在市政府的时候,就已经定了规矩,凡是外出顺带会朋友、办私事的,一律按私人办事对待,不许市政府的同志乱花钱,尤其是不许自己的秘书、驾驶员找办公室借钱。”

    他说这事儿,倒是没觉得委屈,因为曾子祥确实这样要求他们。不过,每次办点私事都是曾书记私人给他们报销,比市政府正当报销不同的是,奖励高达数倍。所以,他是口是心非的找点乐子,一起闲侃胡扯,混点时间罢了。

    曾子祥没有打断铁锋的话,一如既往的让自己这个兄弟把话说完了,才淡然的道:“我宁愿私人花钱请你,也不同意你公款私用。这个规矩不立起来,今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时间长了,难免有人说闲话,也难免别人因此故意找茬。现时,这还能起一个带头示范作用…。”

    “大哥,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

    铁锋顶嘴了!

    “哦?”曾子祥对铁锋的态度,早就习以为常,拿询问的眼神盯着他,“why?”

    “你这回就是假公济私!”铁锋嘴上这样说,眼睛却是在笑,我揭你老底了,“我是您的驾驶员,但也是市政府请的驾驶员吧?你带我出来,那也算是带工作人员了。可你却说是办私事,这是不是嘛?”

    “哈哈哈…!”

    曾子祥与花无叶都笑出了声,这铁锋的说话水平还真是见长了。曾书记挺了挺**,故作严肃的道:“我就带了工作人员,专程看花区长来了,你怎么滴?”

    能怎么的,大哥想怎么的就怎么的,我当然奈何不了你!铁锋适可而止,嘿嘿一笑,并伸出大拇指来**:你牛b,我服了!

    笑过之后,倒是花无叶挺开心的说道:“曾书记,我们都真是以你为榜样。很多事情,你先把规矩立下来了,就算以后换了领导,也会好得多。你在卢宁开发区定的许多规则,我们还一直沿用至今呢,这就是一个好传统为什么能长期下来,还能不断发挥作用的道理…”

    曾子祥谦虚的摆手,笑道:“多谢领导夸奖!”

    “你想吓死我啊,究竟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

    花无叶是真的吓了一跳,一个正厅级的干部对一个副厅级的干部这样说,她是真的有些不懂,也有些惶恐。

    曾子祥笑呵呵的道:“白春风以前在卢宁县当县长的时候,就特别怕老婆。当时我们都说了,在县政府他是领导,回到家里他老婆就是领导。这男人一般情况下,都是被老婆领导的……。”

    花无叶笑吟吟的听着,可听着就觉得味道不对了,立即白了他一眼,扭过头去,却忍不住无声地笑了。这个曾书记,讲这个故事一点逻辑性都没有,我又不是他老婆,这“领导”无论如何也安不到自己头上啊!

    难道他有其他想法?

    一念及此,花无叶不由呆了一下,一种奇特的感觉瞬间涌上心头,自己也说不明白,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她不好意思想下去。只是觉得这四十几岁的女人,还希望自己喜欢的男人有个三妻四妾,这好像不太正常吧?

    相对而言,铁锋比较容易接受曾子祥这话,他在卢原市青合县认识牟小娟之后,就一直很听话呢。虽然两人还没结婚,但也差不了多少了。所以他比较认同这个观点,并据自己的观察判断,老早就认定大哥与“花嫂”关系非同一般,权当曾书记这话是“两人”打情骂俏,尤其是当花无叶故意偏转头之际,铁锋还朝曾子祥做了个鬼脸,暗暗挑起了大拇指。

    大哥就是大哥,有能耐,有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有一个跨国公司不离不弃的**尤物情人,这儿还有一个**犹存的区长,其他没让自己看到的,估计还不知会是什么样的“宠物”。看来,这能者真是无所不能啊!

    面对花无叶的不好意思与铁锋的羡慕,曾子祥是泰然处之。

    他打量了一下大堂的陈设布局,然后道:“花区长,有没有兴趣经营一下这春风春雨楼?”

    兴趣当然有!

    不过,花无叶知道不可能。别说自己没什么时间来管理,就是有时间,也没经济能力,最重要的是这儿的老板会忍痛割爱把这酒楼转让给自己?她有自知之明,在长丰市自己可没那份本事!

    她摇头道:“从未想过!”

    “也应该想想了。摆在你面前的将会有三条路:第一,仕途上再迈一步,不过这个难度有些大;第二,在目前岗位上敬业奉献,谋点自己正常的经济收入,这个比较现实;第三,浑浑耗耗的混到退休,然后拿点退休工资等着见唯物主义者的创始人……”

    现在谁都怕见马克思!

    “我看还是第二条路比较实惠一点…”

    花无叶笑了笑,并作了回答。她倒是觉得曾子祥这话比较实在,也正是自己现在的困惑想法,像自己这样的人,没什么大背景,混到副厅这个职级,都还是曾子祥当初帮了一把,要想再进一步真是没什么希望。退休等死,确实又不甘心,悄悄搞点正当收入,倒是不错的选择,这是现实需要。

    这边正说话间,那边几个人大模大样,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走在中间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年轻男子,旁边陪着说话的是长丰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宴平。

    几人似乎正在讨论一个暧昧话题,脸上不但有笑容,而且很“色”。

    宴平作为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出入这样的场所肯定是兴味十足,轻车熟路,朋友自然也不会少。经过之处,免不了四处张望一番,担心忽视某位领导的存在,不管是市领导,还是局领导,那都有失宴主任的体统。

    他一眼扫到了花无叶的脸上。

    花无叶虽然是卢宁开发区的区长,但也是享受副厅待遇的市领导,在长丰市各机关单位中,算熟悉面孔,认识他的干部倒是不少,何况花区长长得不错,韵味十足,自然更是惹人关注,许多人都能认出她来。宴主任看到花无叶,快走一步上前打了个招呼,“花区长好!你也在这儿?”

    宴主任招呼的时候,还看了看曾子祥与铁锋。可惜他是从基层上来的干部,没见过曾子祥的真面目,认不出这是长丰市以前的首脑人物。

    花无叶点了点头,“是宴主任啊!我陪朋友在这儿坐一坐。”她向曾子祥看了一眼,也不管宴平目光中的疑惑,随意的敷衍了一句。

    宴平当然会奇怪,一个副厅级的区长陪朋友,不应该坐在大堂啊!纳闷而已,与已无关,他当然不会去*探究为什么。正准备继续前行,却被走在中间的年轻男子拉住,“宴主任,你朋友?怎么也不介绍一下?”

    这年轻人的目光停在了花无叶的脸上!

    那眼神,一看就是色中之鬼。可他年经应该不超过三十岁,花无叶的面容身姿虽然足够吸引人,但明眼人还是会一眼便知,这女区长即便年纪没到四十,那也是三十五六的样子,竟然吸引了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

    重口味!

    宴主任似乎对这年轻人比较忌惮,犹豫了一下,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花无叶,介绍道:“花区长,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封家宇公子,他父亲是现任市公安局的封正邦局长。封公子,这位是卢宁开发区的花区长,这么漂亮的区长,您没见过吧?”

    宴主任笑呵呵的介绍道。

    处在这种场合,他倒没有一个科级干部面对厅级领导的拘束!

    花无叶微微一笑,连身都没起。

    这个市公安局的办公室主任,虽然是市级机关的干部,但在自己这个副厅级领导面前,也用不着对他怎么客气。她与宴主任以前也不是很熟悉,没什么私人来往。再则说,她旁边坐的可是曾子祥书记,抛开以前长丰市的领导不说,就是自己与他的关系,当着曾书记的面,自己也不可能对一个异性小科级干部表现出过分的热情。

    一个市里,科级干部多如牛毛!这个市公安局办公室主任算得了什么,花区长完全可以忽略,打个招呼已经是给足面子了。

    倒是这个封家宇,他这个市公安局长的公子跑到这种地方来玩,虽然足可理解,但也用不着办公室主任陪着吧?他老子才是局长,他也能享受局长待遇?花无叶对公安局长封正邦倒是认识,这封局长是半年前才从外地新调过来的,据说与代理市长麻枫林有着特殊关系…因此,他才能顺利外调来长丰市,统领公安系统。

    封局长到长丰市上任,他儿子封家宇跟着沾光来了。

    只可惜这公子哥不是官场中人,还没机会与花区长见过面。或许是中午的酒还没完全醒,或许是因为他仗着老子是手握特权的公安局长,又或许是他重口味的原因……反正,他看着花无叶就似乎迈不动步子了,有些精虫上脑,根本没去想自己与一个区长有无阶层之分,分量会不会一样。

    “你好,花区长!”

    封家宇微笑着向花无叶伸出手,根本没有把对方划入领导行列。
延伸阅读
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冷了。 市委大院自然是有暖气供热,街上的群众也开始加衣服。陆青云还专门去热力公司“官场潜规则”说起来很神秘,其实无外乎两个“崇拜”、一个“侵入”:两个“崇拜”就是“权力崇拜”和“关系崇拜”,前唐雨珊微微一笑,对陆青云道:“先吃饭吧,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心中一动,陆青云渐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2021-08-05
陆青云很容易猜测到当时周宏清的反应,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谁都得傻眼。 周宏清当然也傻眼了,他明白这个事情如“永华集团?”陆青云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永华集团是仁庆市的一家上市公司,原本是国有企业,这两年搞了几次重组,目光投向窗外,陆青云忽然淡淡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2021-08-05
“这混蛋包恒,下次抓到他,非得修理他一顿不可。”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陆青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这个毯子,眉这个陆青云是到了单位之后才从包恒嘴里得知的,他握着电话听完包恒的叙述,差点没冲到他的公司狠狠修理这个家伙一顿。高杰希轻轻一笑:“怎么了?难得你还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可是听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号称拼命三郎啊!” 陆青云心
2021-08-05
看到黄文旭这副样子,陆青云忍不住摇摇头:“你先坐吧,咱们慢慢聊。” 黄文旭本来就听说局里面对于这次自己带队十分钟之后,通达药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魏君梓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来到门外,看向那个年轻人,平静的问道:“肖剑,冯书记还也就是说,通达药业集团的某些人,明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却依然置若罔闻!
2021-08-05
第682章 684 投资宝典 王**接着说:“但凡像姐你这样的命,需要找到一个命比你还硬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有这样的好事啊?”王秋菊听得怦然心动:“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公司啊?” 王**笑道:“这样的公司实在
2021-08-05
第665章 667 无情的慕容依依 可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忽然叫住他:“大哥!” 叫袁天南大哥的人王舜说道:“本来说管理公司是小事一桩,但是依依不允许**手集团的业务,我只能管好基金会的事情,对集团的管理无能为
2021-08-05
第726章 728 不安逸你 四十亿资金护盘一只股票绰绰有余,这一番动作,把操纵股价的对手打得满地找牙,亏其实是小依报的警,慕容依依笑道:“是的,这个叫刘睿敏,是集团的总经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请你们把他带走调查,等
2021-08-04
门开了,冯娟华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瓶茅台酒。 “哟,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边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那后来呢?”洪峰饶有兴致地问道。 “后来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第一轮讨论就没有通过的福灵公司,在最后一次洪峰笑骂:“我知道我还问你?” 李合清举过杯子:“那先喝酒再议那事,人家是酒后生事,我们来个酒后生计!”
2021-08-02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好,请问你这是广告公司吗?洪峰一愣,马上说道:“群众举报的?还有群众敢举报赵福来?” “是呀,我感觉不对劲,但看着关书记的反应,感觉“潘大姐,我们到了家再说吧,在这里站着说话不好看。”洪峰说道。 “好吧,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潘秀彩指了指
2021-08-02
于是,冯娟华把在和鑫商场建设中,为了使福灵公司中标,进行暗箱操作的过程和盘托出,同时还交代了在复合县招商引资中,吴一楠的这一细微动作,让洪峰对吴一楠更生了一层好感。 吴一楠做事谨慎细致,有时候你没想到的,他已经做出来,“冯副县长,别折腾了,到了市里你随便怎么打……我们马上出发了。”洪峰说着便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小付呀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