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三十八章与众不同

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公司放假通知范文】

    第438节第四百三十八章与众不同

    曾子祥满意的点了点头,“冶金机械厂被黑金公司收购以后,如果再聘请你做厂长呢,你可愿意?”

    “这…”

    他可不敢立即答应,毫无思考的回答,领导只会认为你在随意敷衍。

    曾子祥看着深思状的叶毛恕,笑道:“当然,待遇比不了国企老总!”

    “我不为个人待遇!”叶毛恕认真的说道:“如果市长看得起我叶某,只要能盘活冶金机械厂,能让原来的工人们充分就业吃饱肚子就行,我别无他求,愿意随时听从市长大人的调遣…”

    “那就一言为定。对了,一会儿我还要见个朋友,这房间不得让其他人靠近,你也得为我保密!”他说完自顾自的暧昧一笑。

    叶毛恕观察着市长的面部表情,似懂非懂的道:“请市长放心。”

    在他看来,不是上次那个方总,就是什么白领mm罢了,卢原最近也没什么大的活动,应该不会是什么演员吧……

    叶毛恕离开不久,韩加旭政委戴着一副墨镜就敲门而入了。

    曾子祥看着韩政委的奇特包装,笑道:“侦察兵出身的韩政委就是与众不同啊…”

    “我这还不是为你市长大人着想,嘿嘿!”

    韩加旭取下眼镜,坐下喝了一口咖啡,“市长,有什么需要我韩某代劳的活,您就吩咐吧!”

    痛快!

    军人就是军人,永远那么直爽豪迈!

    曾子祥在心中赞了一个,却有意要急一急这个急先锋韩政委,“先喝点咖啡不行啊?说完了还有什么心情喝?”

    “哟!”

    韩政委性急,但脑子可不笨,一听就知道不会是什么轻活,兴奋的道:“只要不是打家劫舍,谋财害命,什么事都不会影响咱的心情!”

    “唉!”

    曾子祥摇头唉了一口气,“不瞒韩政委,事情虽然不是害命,但还真是谋财啊!”他停顿下来,轻呷了一口咖啡,然后瞄了一眼紧紧盯着自己的韩政委,“部队太清苦了,做点小买卖怎么样?”

    行啊?

    韩政委虽然不在乎赚钱,但天天拉兵演练,枯燥乏味之极,调剂一下口味未偿不可,而且市长说的生意,肯定有做法的,“只要能让咱们的兵蛋子们活动一下筯骨,咋都行!”

    “那就好!”

    “请市长明示吧?”

    曾子祥掏出烟来,散了一根给韩政委,道:“我只指路子,怎么干那得政委你来谋划…”

    “那是当然!”韩加旭点了烟,静待市长的下文。

    “据前段时间的了解,卢原市下面各县都存在大量的无业混混,他们聚集在一起,不是为赌场、娱乐场所看场子,就是帮助一些私营业主充当打手和收帐人员,这种状况让群众没有安全感啊……”

    “我知道了!”

    韩加旭点着头说道,养兵千日,人民子弟兵们为维护地方社会治安秩序出力的时候到了,这个义不容辞,只是不明白的是,怎么叫“做生意”呢?

    曾子祥微微一笑,看了看韩加旭脸上那“明白”背后的疑惑,道:“让部队上的人出面,主要是不想以市政府的名义搞大行动。当然,实事求是的说,这也是为了不让上面责怪的一个考虑因素。我想,如果有人找到这些场所,闹点小事,这些混混会怎么样……”

    他不能灭了你,就是你灭了他!

    高!

    韩加旭想了一下,不由得向曾市长树起了大拇指。有人乔装去闹事,对方摆不平,还不通知大量的混混参战,自己只需要根据对方的力量,慢慢增加人手,最后肯定能将某场所的社会势力一拨一拨的搞掉。

    如此一来,你不打黑,这些涉及人员却给逮了,黑自然就没了。

    至于怎么处置,那不用担心,曾子祥直接告诉韩加旭:“逮住的人员由陆小东副市长悄悄接收,缴获的战利品一律作为士兵们的辛苦慰劳……”

    这还真是一桩好生意呢,既可以让士兵们为百姓做点事,还可以让他们在实践中得到锻炼,同时也能增加点活动经费,一举几得。

    韩加旭欣然接受,笑道:“市长,其实你要是经商的话,估计成就更大。”

    “算了!”

    曾子祥摆手道:“你就别损我了,老婆经商,我再经商,咱全家都成奸人了!”接下去,曾子祥又将一些具体细节和注意事项作了适当说明,包括公安安排的前期侦察人员、混赌场的高手等等,安排得让韩加旭觉得只要出一出人,到一到场就能办利索。

    当然,与陆小东进一步协商配合及分工的事,不需要市长大人亲自操办。

    “什么时候开始为好?”

    “你说呢?”

    曾子祥笑着反问。

    “呵呵!”

    韩加旭没有回答,起身就走了。

    曾子祥埋怨道:“我就知道一说完你就得急着走,这咖啡百多块钱一杯,你看这不是浪费吗?”

    “这娘娘味的咖啡不行,我觉得还是喝酒比较爽。”韩加旭临出门的时候,顺便丢了一句。

    曾子祥离开咖啡厅的时候,叶毛恕下楼将他送上了车,关上车门的一刹那,曾子祥问了一句,“上次你店里惹祸的服务员,她父亲的病好了没?”

    “早就动手术了,估计这几天就出院呢。市长,我代表我的员工谢谢你!”

    曾子祥点了点头,轻轻关上了车门。

    第二天上午,曾子祥刚到办公室,就接到了陆小东的电话报告,军分区政委韩加旭让军车送了九十多名社会混混来,分别是青合县与武陵县等地的人。

    放下电话,曾子祥笑了,这个韩政委,昨晚溜得快,办事也挺快的嘛!

    正是他的快捷,也带动了市公安局的步伐。

    短短三天时间,卢原市公安局与军分区兵分几路,悄无声息的逮了近七百人,流窜于卢原市区和各县的社会混混悉数归案,主要头目无一漏网,卢原有史以来最快捷、最凶**一次扫黑行动,就这样悄悄的完成了。

    韩加旭亲自向曾子祥交差的时候,笑得合不拢嘴,“咱这回小赚了一笔!”

    “有没有士兵受伤?”

    曾子祥不太关心韩政委的经济利益,他关心的是为这次行动立下战功的子弟兵们的安危,这让韩政委汗了一把,赶紧报告道:“请市长放心,咱们的兵是铁打的,加上**的微冲,谁敢伤?一个个完好无损呢。”

    “那就好!”曾子祥松了一口气,这才想起韩政委提到的“赚了一笔”那事,问道:“那你赚了多少?”

    “小赚。”韩加旭说完看着曾子祥,“您不会反悔吧?”

    “有点。”

    曾市长奸笑了一下,眼神让韩加旭甚是怀疑,市长从来都不小气,跟咱部队人从来都是说一是一,不会变卦吧?

    他想归想,还是如实报告到:“这次光几大赌场现场清理出来,现金都有两百万左右呢,交政府充公咱毫无怨言,不交咱也心安理得!”

    曾子祥一挥手,“别跟我提什么军队拉练任务重、车辆耗费多、士兵水土不符生病者多这些事儿,要钱就给政府打个报告过来,从预备费中支一点费用,表示地方补充军需,这体现地方党政军的亲密关系嘛!”

    韩加旭一愣,咱什么时候提拉练任务重了?车辆耗费多了?有水土不符的士兵吗?不是报告过人员无一损伤的吗?忽然明白过来,赶紧敬了个标准的军礼,“是,市长。”放下手又轻声的道:“那缴获的东西还交不交?”

    “你有缴获?”曾子祥看了看韩加旭,“我说韩政委,军分区什么时候去缴获东西了?”

    “没有!”

    韩加旭算是彻底明白市长的意思了,“报告市长,这几天咱卢原军分区深夜下基层野外拉练演习,遇到了几股不明来历的闲杂人员骚扰,顺手牵羊将他们逮了。咱军队不过问原因,只好将人交公安处理了!”

    “嗯,好!”

    曾子祥满意的笑笑,与韩加旭的爽朗笑声混杂一块,“市长,谁问咱也是拉练偶遇!”韩加旭说完神秘的揍近前来,递了一个小本给曾子祥,“这个也是顺手牵羊!”

    “哦!”

    曾子祥接过来翻开一看,上面密密麻麻的记载着许多人的名字,后面还有每个人的一些数字记载,看来是一本赌场帐本,准确的说是有关高利贷的发放明细帐,其中还不乏少数官员的名字。他有些意外的兴奋,“意外收获啊,这个交公了!”

    “那是必须的。”

    韩加旭喜滋滋的要邀请曾子祥摆酒喝一杯。

    曾子祥没有拒绝,不过他告诉韩加旭,“改日,今晚另有安排,而且还推脱不得。”

    “好,改日,改日!”

    送走了韩政委,曾子祥看看时间差不多了,让铁锋将他送去了卢原大酒店。

    中央巡查组要结束本次对卢原市的巡查了,宴伟华主动要请曾市长吃顿饭。其实谁请谁无所谓,反正宴伟华的意思就是临行之际,单独与曾子祥在非官方正式场合聊聊。

    这次宴请,仅曾市长一个人而已,连巡查组同来的几位同志都没能入列,更别说市委书记焦天宇了。这让曾子祥有些诧异,这宴司长只请咱一个人,这中间有什么道理呢?如果说按最基本的告别礼节,宴司长也应该邀请市委书记焦天宇参加啊。

    这种不按常规礼数套路走的方式,也让曾子祥对宴司长刮目相看,看来这个宴司长骨子里的傲气还不是一般的高啊,既然是私人做东,那么请谁不请谁,就完全看他的心情了,官场上的身份级别,他没在乎。

    够狂的!

    亅亅亅
延伸阅读
十月底的时候,天气就开始变冷了。 市委大院自然是有暖气供热,街上的群众也开始加衣服。陆青云还专门去热力公司“官场潜规则”说起来很神秘,其实无外乎两个“崇拜”、一个“侵入”:两个“崇拜”就是“权力崇拜”和“关系崇拜”,前唐雨珊微微一笑,对陆青云道:“先吃饭吧,一会儿我有点事情跟你说。” 心中一动,陆青云渐渐有些不太好的预感
2021-08-05
陆青云很容易猜测到当时周宏清的反应,遇到这样的事情,换成谁都得傻眼。 周宏清当然也傻眼了,他明白这个事情如“永华集团?”陆青云的眉头一下子皱在了一起,永华集团是仁庆市的一家上市公司,原本是国有企业,这两年搞了几次重组,目光投向窗外,陆青云忽然淡淡的说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啊!”
2021-08-05
“这混蛋包恒,下次抓到他,非得修理他一顿不可。”在心里面暗暗的骂了一句,陆青云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盖着的这个毯子,眉这个陆青云是到了单位之后才从包恒嘴里得知的,他握着电话听完包恒的叙述,差点没冲到他的公司狠狠修理这个家伙一顿。高杰希轻轻一笑:“怎么了?难得你还有信心不足的时候,我可是听说你在地方的时候,号称拼命三郎啊!” 陆青云心
2021-08-05
看到黄文旭这副样子,陆青云忍不住摇摇头:“你先坐吧,咱们慢慢聊。” 黄文旭本来就听说局里面对于这次自己带队十分钟之后,通达药业集团公司的总经理魏君梓从电梯里面走出来来到门外,看向那个年轻人,平静的问道:“肖剑,冯书记还也就是说,通达药业集团的某些人,明知道这么做是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却依然置若罔闻!
2021-08-05
第682章 684 投资宝典 王**接着说:“但凡像姐你这样的命,需要找到一个命比你还硬的男人才能降得住你“有这样的好事啊?”王秋菊听得怦然心动:“问题是我们去哪里找这样的公司啊?” 王**笑道:“这样的公司实在
2021-08-05
第665章 667 无情的慕容依依 可他刚刚走到楼下,一个人忽然叫住他:“大哥!” 叫袁天南大哥的人王舜说道:“本来说管理公司是小事一桩,但是依依不允许**手集团的业务,我只能管好基金会的事情,对集团的管理无能为
2021-08-05
第726章 728 不安逸你 四十亿资金护盘一只股票绰绰有余,这一番动作,把操纵股价的对手打得满地找牙,亏其实是小依报的警,慕容依依笑道:“是的,这个叫刘睿敏,是集团的总经理,他涉嫌出卖公司机密,请你们把他带走调查,等
2021-08-04
门开了,冯娟华满脸笑容的站在门口,手里拿着两瓶茅台酒。 “哟,你们两个大男人在里边干嘛呢?这么久才开门?”“那后来呢?”洪峰饶有兴致地问道。 “后来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第一轮讨论就没有通过的福灵公司,在最后一次洪峰笑骂:“我知道我还问你?” 李合清举过杯子:“那先喝酒再议那事,人家是酒后生事,我们来个酒后生计!”
2021-08-02
“喂,你好!”电话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老太太在一旁仔细的听着。 “你好,请问你这是广告公司吗?洪峰一愣,马上说道:“群众举报的?还有群众敢举报赵福来?” “是呀,我感觉不对劲,但看着关书记的反应,感觉“潘大姐,我们到了家再说吧,在这里站着说话不好看。”洪峰说道。 “好吧,我们家就在前面不远。”潘秀彩指了指
2021-08-02
于是,冯娟华把在和鑫商场建设中,为了使福灵公司中标,进行暗箱操作的过程和盘托出,同时还交代了在复合县招商引资中,吴一楠的这一细微动作,让洪峰对吴一楠更生了一层好感。 吴一楠做事谨慎细致,有时候你没想到的,他已经做出来,“冯副县长,别折腾了,到了市里你随便怎么打……我们马上出发了。”洪峰说着便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喂,小付呀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