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四百二十四章算是恩准

生产实习报告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www.097110000.com--生产实习报告范文】

    第424节第四百二十四章算是恩准

    这个烟价格虽然便宜,但早已退出市场了,市面上很难买到,厂家每年只定量生产一批,满足一下老友们过过瘾罢了,一定程度上讲,这烟比京城的特供烟还难搞,特供毕竟是供嘛!

    他赶紧掏出打火机,先给老丈人点了,自己才点上,吸了一口,感觉了一下味道,另外也是谨慎起见,说不定老丈人火了,怕家丑外扬,里面放点什么东东,搞同归于尽呢?

    想了想,他还是否定了自己的龌龊想法,狠狠的抽了两口,呛得连咳两声。

    “怎么,抽不惯这烟?”

    老爷子倒不是讽刺,而是真心发问。面前的人早已成了事实上的女婿,现在老俩口经过刚才讨论,也正式“内定”作女婿了,那是关心之问。

    “抽着特好,我一喜欢就抽得猛了点,嘿嘿!”

    曾子祥装出一副抽得大爽特爽的样子,现在只要不追责,不闹出开始的尴尬局面,别说是抽辣味重的烟,你让抽什么都爽啊!

    “还喜欢抽这个?”老爷子自己也不由看了看烟标,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

    见曾子祥点头,他抬头对兰梅道:“小梅,你去给曾…曾市长拿两包这烟来,给他慢慢抽。”敢情要给曾市长留点东西带着,不能让这小子出了门就记不得老丈人了。

    “哦。”

    兰梅忐忑不安的拿烟去了,不知道支开自己他们又会谈什么呢。

    不过依曾子祥的判断,老人家主动赏烟,那是利好的开端,看来跟兰梅的事多半有戏了,不由得看着两位老人家的脸,心中多了份亲切感。

    “现在跟你说一件事。”

    兰父定了定心神,似乎在下决心,但憋了半天的红脸,还是没说什么事,“老婆子,还是你来说吧!”

    这话真还不好说,兰母也觉得有些说不出口,刚好兰梅拿了四包“石林”烟来放到了曾子祥的面前,这老妞儿有私心,父亲让他拿两包,她翻了倍,直白的胳膊肘要往外拐,曾子祥看来眼里,动在心上,为了讨好老丈人,他全抓起放进了口袋里,“大伯,我抽完了还来找您要。”

    脸皮够厚的。

    不过这一打岔,兰母却是把兰梅拉了过去,在她耳边传达了老俩口刚才讨论的主要精神,饶是兰梅这些年练就了不害嬠的本领,也羞了个**。嘴上没表态,却是扑进了母亲的怀里,小女儿态的呜呜起来,但并未忘记礼貌用语,“谢谢老爸老妈!”

    “好了!”

    兰母转头看了一眼曾子祥,“曾…曾市长,如果…如果你没意见的话,今后有空就多来看看小梅母子俩吧,大家也算是一家人。”

    “叭嗒!”

    曾子祥手中的烟屁股落到了地上,愣了一下:恩准了?

    “怎么?你不同意?”

    兰母以为曾子祥嫌弃自己的女儿呢,着急的问道。

    曾子祥赶紧解释,“不是,伯母,我是太高兴了。”

    老爷子在旁边瞪了他一眼,凶光乍现,你当然高兴了,可把咱的老脸丢光了。不过那眼神一闪即逝,好歹自己也算找了个市长做女婿,算了,别跟当官的过不去。

    这算搞定了。

    “那…曾市长住在哪里?”

    “哦。”曾子祥以为丈母娘下逐客令,赶紧一看表,乖乖,凌晨4点半,“我住在宾馆,车在下面。对了,伯父、父母,以后就叫我名字,叫…叫市长我不习惯。”

    兰梅这时倒是神采飞扬起来,虽然不能做排行老大,但能得到父母的认可,那也不错了,不由对曾子祥现在是横看竖看,都觉得比以前还可爱,趁机消遣他道:“那你也得改口才对。”

    曾子祥瞪了她一眼,不过转向兰父时,却是立马换了笑脸,“爸!”

    曾市长耍了一回厚颜无耻!

    “有外人在的时候,就叫伯父吧!”

    今晚没外人,老丈人算是答应了。

    正当曾子祥转身要叫“妈”的时候,兰母却是摇了摇头,“子祥,我也姓曾,你就叫我姑姑吧。”

    丈母娘倒是主动改了口,亲切的叫了一回女婿的名字,不过遗憾的是市长大人不能叫她“妈”。虽然也有父亲、母亲同姓的情况存在,但这丈母娘非常明白事理,一方面自己真的姓曾,那样叫不太好;另一方面,她为女儿、女婿考虑得周全,对外可用这种亲戚关系,方便今后曾子祥进门啊。

    曾子祥也很快明白了这个意思,感激的看了一眼丈母娘,轻松的叫了一声:“姑姑!”

    “呃。”

    兰母如释重负的答应了,这才主动道:“我们一大家子多是教师出身,你爸以前是老师、我也是,现在我们都退休了。小梅她二叔、二婶也都是教师,唉,小梅搬到这里后,丢了工作,在一家超市打工呢,他弟弟也没工作,咱家这教育事业啊……”

    她悠然住口,没再往下说教育出了这种女儿,那又得提起尴尬事。

    曾子祥也不敢多打听,现在是赶快离开这儿,兰梅的家庭情况还是下回再说吧。“姑姑,那我先走了,周末抽时间再下来好好跟你们聊聊。”

    “现在走?”

    兰母看了看墙上的挂钟,“你看这都几点了,出去多不安全,你就到小孙子那儿,陪他睡一会儿吧,等天亮了再走!”

    “这…”

    曾子祥又汗了,哪里是陪小孙子睡,是陪兰梅睡吧,你看这丈母娘的安排,真是欲拒不能啊,要真走了,老盒俩口有意见不说,这新媳妇估计也有意见,搞不好明天儿子醒来,也是莫大的意见呢!

    不过这个时刻,曾市长还真不能去睡,要是这一睡,让人家怎么看,摆明是欺侮老百姓吗,偷偷****的来看孤儿寡母,现在被老两口逮住了,被迫认了女婿,现在正大光明的睡人家女儿,像市长干的事吗?

    这事不能这么干,来日方长!

    可他又不能走,犹疑了一下,决定既不走又不睡算了,这应该挑不出理吧。

    曾子祥掏出自己身上的两包软中华,没打开的一包放到了老丈人面前,从打开的一包中抽了两根出来,敬了一支,自己点了一支,道:“这一睡就不知什么时候起床了,容易耽误上午的事情,我就坐一会儿,等天亮了再走吧。”

    他要坐,老俩口只好陪曾市长坐了。

    曾子祥这才有心思打量了一下屋子,房屋不大,家居也挺陈旧,看来日子过得有些紧,“爸,建华在做什么呢,怎么没回家?是结婚另有所居?”

    “唉!别提他了!”

    见兰父摇头,看来又是一个不孝子。曾子祥不由追问:“怎么了?”

    兰梅这时过来挨着曾子祥坐了下来,道:“我弟弟以前喜欢打牌,输了不少钱,哪里还能讨什么媳妇。现在醒悟了,开始戒赌,可又遇到以前的债主们经常来追讨赌债,哪敢回家,成天东躲西藏的。”

    “他不是去过医院吗?怎么就不怕呢?”

    晚上还追杀姐夫呢,但这话曾子祥没有说出口。

    “西城小学不是垮塌了吗,我二叔受伤住院,他悄悄的去看了一回。”

    “西城小学?”曾子祥眼神一亮,受伤的人不多啊,“二叔在西城小学是干什么的?”

    “校长。这回伤了腿,虽然不算严重,但可能也要住上一两个月了。”兰梅感慨的道:“二叔对我们一家子都挺好的。”

    “哦!”

    曾子祥算是明白了,原来那天的校长竟然是兰梅的二叔,“那你弟弟欠了多少钱?”

    “以前还了一些,现在还欠大约二十万,我们实在没能力还了,他只好躲了。”

    这个数额不多,曾子祥心中有数了,“欠的是什么人的?”

    “基本上都是欠的水钱?”

    据兰梅讲述,弟弟兰建华前几年搬迁到青合县后,心情大受影响,什么事也不想去做,成天打牌,后来还借了些钱,输得有些支撑不住了,又跑乡下去赌,可乡下比城里还厉害,输得借了水钱,于是…

    “乡里赌得厉害?”曾子祥皱了下眉头,“他在哪个乡借的水钱?”

    “铜陵乡!”

    曾子祥颔首,心中记住了这个乡的名字:铜陵!

    他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如果先不回市里,去青合县下面的乡镇看一看如何?

    不如何,市长本来就应该下到最基层了解实情,做点实事。有了这个想法,曾子祥忽然不想回市里了,他看了看兰梅,“你让你弟弟回家,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再躲了。还有你,不要再去超市上班了,改天我给你弄个大点的场子让你玩玩!”

    “这个…”

    兰梅倒是知道市长有那个能耐,但她担心曾子祥因此犯错。

    老丈人两口子也不同意,“这些年我们都过来了,你就不要为这些事操心,甭管了,千万别因此影响了你的工作。”

    影响工作倒是客气说法,他们是怕影响了女婿的前程!

    曾子祥知道他们误会了,微微一笑,“爸,既然是一家人了,我能不管吗?”说完,他掏出钱包,从中抽了一张卡递给兰梅,“密码是654321,你明天取钱给建华的赌债还了,然后家里需要什么,生活方面要怎样安排,自己做主。”

    兰梅不接,“这里面是多少?”

    “嗨!”曾子祥将卡塞进兰梅的手中,“100万,我原来准备哪天去澳门玩玩,经你们一说建华的事,看来还是不能沾赌。这钱你就帮我花了它,免得大陆的钱往外流了,冤枉!”

    “100万?”

    兰梅和父母都被这个数字吓着了,兰梅是呆呆的看着曾子祥,更不敢要了,巨额财产来历不明啊!“你会不会是……你可不能走歪门邪道!”她不仅呆,还开始急了。

    “我是那种人吗?”

    亅亅亅
延伸阅读
听到刘市长这话,杜子辉不由一惊,他没想到企业未经允许占用岛周围的河滩地一事,刘市长竟然会知道。 要知道这个另外三家生产型企业,被乐顺县规划搬迁到怪石镇不远的怪石工业园区,乐顺县为了解决怪石湖企业的综合整治,特意征用了一
2021-08-03
金柱把马小乐带回榆宁大酒店,这下,他对马小乐简直是太崇拜到了极点,一出手就不凡,周正竟然都服服帖帖! 住宿五生产队那些没入股的村户瞧见这情势,个个肠子都悔青了,就怨当时头里少了根筋,脑袋顶没开窍。他们觉得参加下一波也还“哦,很年轻嘛!”冯义善摇了摇马小乐的手,“年轻人,大有作为啊!你这蔬菜大棚搞得好,我们这不都来参观了嘛!”
2021-07-31
他们刚刚走进了大通集团的生产车间,就看到刘副市长被一群人陪伴着向着这边走了过来。综合科的科长马邦德走在最前面开路,旁边跟马邦德这一靠近王玄,刘云飞就只能往后面换了。前面的白玲一边陪着市长说着话,一边也注意着后面的情况,突然,她就对着刘市长说
2021-07-28
洪峰想了想,道:“那个批文,就由你来查,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得找个最佳的机会问问胡副市长,是谁呈送文件给她的。”洪峰的话音落下,马建军长长的吁了口气,道:“我以为你问什么呢,原来问葛根啊。对,没错,来脉是生产葛根的基地,葛根吴一楠诡异地一笑,道:“这就叫默契!虽然我不懂你最终的意图,但是我知道你的意向呵!” “我说呢!”洪峰欣慰
2021-07-27
“什么事情啊,你就知道烦,我这正在看电视连续剧呢,真的是”小晴一边满口牢骚的开了门,一边就显得有些大腹便便。这快要生产的刘云飞倒是没有注意张晓军太多,他直接就走到了这个小晴所在的房间,其实刘云飞的心里面在琢磨着,小晴这到现在还没有把那五千块
2021-07-24
其实云曦儿这个话,直接就指出了消防总队这些人的一些缺点,他们是有时候比较实际,但有的时候,这个策略上面就没有讲究了,毕竟现在这个安全生产的案例太多了,很多的官员就是因为这个事情落的马,这个足足可见全国上下对这个事情的重视程度。杨惊奇是呆住了
2021-07-23
第48节第四十八章 反道而行 送走董副厅长,时间已是晚上7:35了,离洽谈的约定时间仅有25分钟,吃饭是肯“如果是投资5亿以内,我们可以考虑3年的先征后返免税,因为直接免的话,省市都不会允许。如果是投资5-10亿元,我“硅矿是电子元件的重要源材料,我们生产的大多数产品都让你们国家的人民受益,而且有些高科技产品还是你们自己做不到的
2021-07-23
第424节第四百二十四章算是恩准 这个烟价格虽然便宜,但早已退出市场了,市面上很难买到,厂家每年只定量生产“有外人在的时候,就叫伯父吧!” 今晚没外人,老丈人算是答应了。 正当曾子祥转身要叫“妈”的时候,兰“基本上都是欠的水钱?” 据兰梅讲述,弟弟兰建华前几年搬迁到青合县后,心情大受影响,什么事也不想去做,成天
2021-07-21
朱兵兵的调查结果与萧夜天了解的差不多,但还有一个因素是萧夜天没有料到的,那就是在青纱县生产土特产的小作坊很多,各望着“嘟嘟”叫的手机,萧夜天的心兴奋不已,除了因为江诗雨的情感,还因为他想到了江诗雨那动人的娇颜和美妙的身材,她
2021-07-19
“也就是说在能源产业以及生产安全方面存在多个领导共同主管的现象啰。”萧夜天问道。 “是的,市长。”接着,戴只是宫靖怎么也想不明白萧夜天是怎么知道这一秘密的,他在脑子里过滤了一下萧夜天来之后的几天时间里接触过的人,貌似其
2021-07-18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