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四十六章村里走访

简历自我介绍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简历自我介绍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652节  第六百四十六章村里走访

    工人回忆道:“那天我在火车站,有个介绍所的人过来跟我说三江郊区有个砖厂,我问一个月多少钱,他说一个月一千五。他说你等着,明天我来接你,到了第二天上午大概十点钟,他来接我,我问砖厂在哪儿,他说在郊区。说着就坐上面包车,这个介绍所拉点儿人,那个介绍所拉点儿人,总共拉了七八个。七八个人走着走着我感觉不对劲……。”

    “当时你没有怀疑吗?”

    “有。”

    “你怀疑你怎么不下车?或者你就说你不去了。”

    “那不行了。”

    “为啥不行?”

    “坐上车就下不来了。人家车上装的有钢管,你下车都不让你下。”

    “你们有七八个人,而且还在一个面包车上,你们人多力量大,怕什么?”

    曾子祥真是不敢想像,七八个民工在一辆面包车上,车上会有多少“打手”?

    工人说了,“大家开始人心不齐,拉到窑厂后,我们不想干了,说要走,可他们不让走,说你要走得给一千块钱的费用,我们哪来那么多钱啊,走不了,就这样就干下去了,光给吃,工资一直没发。”

    在派出所里,曾子祥最后询问的是窑主蒋正丰,“我们这是第三次见面了。”

    “怪我当时没认清……”

    “不是没认清,主要是盯着我包里那上百万块钱了。”

    “算是吧?”

    曾子祥淡淡的一笑,“其实只有一个包时里有钱,也就二三十罢了。”

    蒋正丰一呆,“你另几个包里是什么……?”

    “废纸。”

    “啊。”

    曾子祥淡淡的道:“你也别惊叹,我当时可没说那里是钱,那只是你自己猜想罢了。现在我想问的是,你这个砖厂合法吗?也就是说你这个砖厂现在有什么手续吗?有营业执照吗?”

    蒋正丰没有立即作答,而是盯着曾子祥,“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吗?”

    “我叫曾子祥。”

    “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以前是团的干部,现在是事件的调查组长。你也别有什么疑问,团干部本来不应该管你这事儿,可我来调查不是自己的意思。这是上层打击黑窑的决心,是组织的安排。所以,我希望你老实的配合调查、接受查办………”

    蒋正丰总算知道曾子祥是什么人了,可惜有些晚了,只能点头道:“我的窑厂什么手续也没有。”

    “什么手续都没有?”

    “嗯。”

    “那你为什么还能在那儿生产?”

    “像我这小砖厂都没有手续,都干着了,也不是一家两家。”

    “还有吗?”

    “小砖厂多了,不过就是我用了较多的外地人,别的有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

    曾子祥对这个说法,自然相信。

    “包工头在逃,可他用工,你也在窑厂,你就没劝过他么、而且据我所知,你也间接参与了非法用工。”

    “算是吧,因为我不帮忙,他交不齐承包款。”

    “那些童工,你们除了抢来的,还有骗来的,其他有没有来源渠道?”

    “多数是买来的。”

    “从哪儿买?”

    “黑介绍所。”

    “一个人多少钱?”

    “一般一个人有三四百、四五百,这几年随着物价上涨,今年的涨到六七百了,反正你不买他总有人买,我们也不会讲什么价。”

    曾子祥不知说什么好,“身价跟物价涨?”

    “怎么计算的不清楚,反正人家说车费、介绍费上涨,也就跟着要涨。”

    曾子祥无法想像这个黑劳工市场,反正在这次行动之中,查获了几十家黑窑厂,黑工达到了数千人,其中童工、智障人士就有一千多人,痛心之处也就可想而知。

    由天黑山村蒋正丰的这家窑厂包工头在逃,曾子祥只能把这些情况找另一名窑主进行询问印证。

    另外几个黑砖窑的包工头透露,在眼下国内部分城市的交通枢纽,普遍存在很多地下非法劳务市场即“黑中介”。事实上,这些“黑中介”早已成为各地“黑砖窑”“采石厂”“小煤窑”等场所非法用工的真正“源头”,其中窑工最容易从火车站骗来。

    曾子祥让派出所的人提了一名包工头过来,问道:“你多大年纪?”

    “36。”

    曾子祥在心暗骂了一声“三流”、九流都不如,“那你是哪儿人?”

    “我不是本地的,是从外省过来承包的。”

    “哦,你为什么要到三江省承包砖窑?”

    “我在老家干过砖窑,熟悉流程。”

    “你跟窑主承包的协议内容主要包括哪些?”

    “我只承包窑主出砖,出一万块砖窑主给我几十块钱,不负责销售什么的,我只负责招用农民工、安排他们吃住、付他们的工钱,以及对他们的日常管理等工作。”

    “你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农民工?”

    “火车站就可以找到农民工。一般火车站周围都有一个很大的中介市场,不正规,其实就是黑中介。那个地方每天有上千人在活动,全国各地的都有,这其中有的是找活干,有的是找农民工,可热闹了。实际上,火车站这个市场已经存在很多年了,我们都知道招用农民工到哪里最容易找到。此外,也有一些劳务中介市场,事实上,眼下许多地方的火车站、汽车站已经成了劳务中介市场。”

    “你怎么找到干活的人,通过什么渠道?”

    据这名包工头介绍,在火车站有不少想找活干的农民工,常常是写上一块牌子,放在自己的脚下;此外,火车站周围的旅馆、饭馆为了招收临时工,采取同样的方法,这其中有的是正规的,有的是偷偷干的;有一些人会走到农民工面前询问:你想找活干,还是想找干活的?不少像社会痞子和小混混的就专门干这个“差使”,他们不会告诉你自己的真实姓名,只是告诉你一个小名、绰号或者姓氏,像“黑蛋”、“小陈”什么的……他们相互联系的方式比较固定,他们若是出面,外地来的农民工一般会跟着他们走,原因是害怕他们。

    曾子祥倒是了解过这样的情况,“那你招用去砖窑干活的农民工容易吗?”

    包工头表示还是有点困难,“年轻人或者有点本事的不愿意干,若想找到一批工人往往需要等上好几天甚至一个星期。比如,我承包的砖场需要招用三十多个农民工,因为一次招不够,所以一共分成四五批次的招。”

    “你找来这些民工,采用的是什么方法?你付出了多少本钱?”

    包工头似乎想了一会儿,在一旁的民警严厉的让他老实交待之后,才慢慢的道:“少数是我自己找来的,大部分是通过当地人在火车站帮忙找来的。一个叫黑蛋的人就给我介绍了七八个农民工,我当时在火车站附近租了几间房子,找来的农民工就住在那里,等凑够一车人,便叫来出租车将他们送来。此外,这几十个农民工分别来自不同的省市。要说花销也是很多的,首先要付介绍费。黑蛋他们每向熟人介绍1个农民工需收取一百块,倘若是向生人介绍则需收取三四百元。对我而言,由于是按照熟人介绍收费标准,所以只收取了一千多元,加上租房和租车的花销,拉一车人过来需要两千多块的样子。”

    “你招用的农民工之中有未成年人吗?”

    包工头有点支吾,半天才道:“有还是有的,反正多数人都没有身份证,具体多大我也不清楚。”“你给农民工的待遇是什么情况?”

    “如果农民工一天能出够几万块砖,一个工人一个月下来能挣个一千多块钱,这个收入水平在这边算是一般情况。”

    他的这一番话,在民警的审讯记录中也得到了印证。

    接下来,他决定再去一次黑山村,调查需要进一步通过当地人提供情况。

    调查组对镇黑山村村民也进行走访调查,“你们了解这些民工生活么?”

    村民们反应:“他们就是干活,不干活就是吃饭。”

    “你们怎么不到窑厂出工?”

    “我们出工要钱,那些民工都是免费劳力。”

    “你们平时能关注到他们吗?”

    村民摇头,“我们不进去,那儿又没有我们要干的活,我们自己也忙,没空去关注。”

    事不关已,高高挂起。

    曾子祥知道村民们并不是忙而不关注,更不没空。事实上,窑工们被虐的这个砖窑并不荒僻,位置在黑山村东南角的一个小山沟,占地几十亩,砖厂晒砖的空地就是很多村民的地头,旁边还有小卖部和饭馆儿。但是,对于砖窑里的所发生的一切,似乎并没有引起村民们的注意。”

    一座一度挣扎在赢亏边缘的砖窑,如何在这两年成为“人间地狱”?

    一个党龄32年的村支书,何以成为黑砖窑的“保护伞”?

    长达几年时间里,相关职能部门屡屡造访,为何总是“视而不见”?

    持续这么多天的“风暴”,让这个令全国侧目的黑砖窑只剩下断瓦残垣。那几十个出砖口均被泥土填封。

    对这些,曾子祥专门找了蒋老板的妻子。

    “事实上,前两年窑场一直没有挣到什么钱。每年也就几百万砖。”

    窑主蒋正丰的妻子说。

    而砖窑最初两年的效益不佳,直接源于早期雇佣本地工人的生产方式。“以每天几十块的工钱,只能雇到年老体弱的妇女。”蒋正丰的妻子说,“一遇到下雨,找不到人干活,只能干看着砖坯被淋烂。”
延伸阅读
第518章 520 凶手 刚才就是吴大牛的一棍把她打倒的,腰部和腹部现在还很痛,不知道脊梁骨有没有被打断。袁天南说道:“那客气话就不多说了,我给你介绍一下案情。” 说完后,董鹏也非常吃惊,说道:“领导请放心,我一
2021-08-05
国徽高悬,国旗飘扬,药监局的办公大楼在陆青云的眼中是如此的气派。 钻出轿车,陆青云对前来送自己上任的包恒道想到这里,陆青云连忙恭敬的问候道:“何老好,呵呵,早就听说您的大名了,以后还要请您多多帮助。” 何明池似乎在会议室内,高杰希召开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司局级以上干部会议,向大家宣布了对陆青云的任命,并且简单的介绍了一下陆
2021-08-05
第577章 579 用手检查 一行人走进病房,由江波涛介绍林晨雨的病情,听完之后,袁天南点点头说道:“好,只见那本来完好的胸膜此时已经大部份不见了踪影,仅剩的一点点边缘就好像是被蚕虫啃咬过的桑叶般,留下触目惊心的锯齿形
2021-08-05
第606章 608 意料中的意外 看朱家人听得入迷,袁天南继续耐心地介绍,说道:“定窑主要产地在今河北省保最为期待的当属朱杰龙无疑,因为也确实他最有资格稳定县长宝座,毕竟他现在就代着这个空缺的县长安排工作。 令所
2021-08-05
第689章 691 机器人 慕容可依笑道:“用心找肯定能找到,你放心好了,爸妈不用交租的,嘿嘿。”柳湘云接着说道:“下面给你介绍一个美女机器人,呵呵。” 她的话音刚落,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的声音:“柳总、
2021-08-04
第799章 801 神秘男子 “噗!”一口鲜血突然喷了出来,王敬捂住**摇摇欲坠,宋鹏被吓得大惊失色,急忙邱院长和陈丽姗来到,宋鹏刚刚从病房里出来。 邱院长对宋鹏说道:“宋秘书,我给您介绍,这位是陈县长。”
2021-08-04
第783章 785 领导的眼光 高平波说:“话是这样说,但是你这样送给我,如果是包烟就不说了,可这价值二百石磊又和高平波握了一下手问好,看到他一脸官相,态度也是不卑不亢,心说袁天南没有介绍他的姓名,估计是个官员不方便说
2021-08-04
一会还有那个海螺,也特别好吃,是处理过的海螺,切成了片状的。白雅介绍道。 你这次在孩子那里还得到其他什么比
2021-08-03
白雅醒过来,睁开眼睛,顾凌擎不在身边了。 她心里一紧,喊道:“顾凌擎。” “在。”顾凌擎应道,推开门不过,那个姜先生是她以前的病人介绍的,如果她不看,她应该也会转介绍给别人。 最后,她给警察局这边回电话过去
2021-08-03
第二天上午九点十分,吴一楠来到了市委大门口。 吴一楠抬头看着高高的市委大门,心里有一种别样的感觉。如果他不洪峰介绍树干市四个县(市)、区及市各部门的上访情况后,继续说道:“复合县农民上访多年,主要反应市农业局一干部卖假吴一楠不好思地笑笑,说道:“我在农产品质量科工作,只关注本科的业务,没有时间关注其他的。这个案子,昨晚我加班查看
2021-08-02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