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五百四十一章不详之兆

教师个人简历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教师个人简历范文】

    [第1章  正文]

    第541节  第五百四十一章不详之兆

    无论是拖欠教师工资,还是学校危房改造问题,不看无关,一看就与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有关了。尤其是市委书记去视察学校,竟然不让自己这个县委书记随行,可见曾书记对自己有些信不过了,这是很严峻的形势啊。

    如果往好的方面想,曾书记是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让自己这个县委书记感到紧张。时不时让下级紧张一下,往往是上级领导惯用的手法,借机树立一下“恩威”。可这种做法,又往往是为了让“紧张者”继续留任的考验之术。

    这就让牟剑飞不敢等闲视之了。

    曾书记想让你紧张,你必须马上紧张起来,不然就毁了。至少,这次进市领导班子一事会没戏的。他现在不是紧张,而是着急起来。

    可他再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也没用,曾书记明天上午才允许见面。

    深夜时分,牟剑飞还与里的相关领导及部门同志在商议对策,准备如何迎接明天上午的批评……他们尽皆知道曾书记对待工作极其认真,凡是工作之事,绝不容许打马虎眼。对就对,错就错,谁要想推诿塞责或蒙混过关,那会死得很难看。尤其是文过饰非的领导干部,最不受他“待见”。

    整个晚上,牟剑飞垫高了枕头冥思苦想,确定好了应对方案,渐渐才安定下来。

    不料第二天上午九点钟,曾子祥准时出现在牟剑飞办公室的时候,牟剑飞才发现自己昨天晚上的准备工作基本上算是白做了。曾子祥不但没有板着脸,而且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根本没有摆什么谱,不仅主动握手示意,还掏烟给牟剑飞扔了一根。

    如此一来,牟剑飞真有些拿不准曾书记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心中益发紧张了。

    曾书记没理由对自己如此客气嘛。

    牟剑飞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接受曾书记“质询”。

    “牟剑飞同志,青合县的教育状况不是很乐观啊。”

    曾子祥点了烟,抽了一口才慢慢说道。语气仍然比较平和,脸上笑容却慢慢隐敛而去,双眉也有些微蹙了,显见是一丝忧虑之色。实话说,曾书记对牟剑飞的“客气”倒并非装出来的,他没打算自己一上任市委书记就对下面县里的主要同志板脸疾言厉色,更不会动不动就拿官帽相威吓,这与自己干市长的时候不同了。那样干,不一定真能树立什么威望,如果抹掉一个,上来一个还是差不多的货,只会把自己弄得尴尬,那样不但立不了什么威,反而会大丢颜面。

    如果能有效的教诲一下这些干部,能让牟剑飞像白岭乡那个党委书记李原平一样,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感悟为官做人真理,能真正醒悟过来,那才是正道,是治理全市的根本之策。这任了市委书记之后,跑县里有针对性的“找找茬子”,显然有必要,但过犹不及,如何找茬子,怎么解决问题是需要讲究方式方法的。

    曾书记现在更喜欢运用“和风细雨”的解决之道。

    至于称呼牟剑飞为“牟剑飞同志”,这也是曾子祥任了市委书记之后,有意改进的一种称法,以前做代理市长,任务是主抓经济建设,履行政府职能,一般是称呼对方官职;但作为市委书记,那是管理干部、选拔任用贤德之人、把握全市大局的舵手,再不能随便称呼别人职务了。一是为了谨慎起见,市委书记叫错了职务,那也得把别人弄上去的,为了避免出错之举;二是直接叫名字又显得有点不尊重,只有叫“同志”,符合党内规矩,亲疏也显得当,而且还更有上位者的威严。

    所以,他昨天称呼白岭乡党委书记也是“李原平同志”,现在称呼青合县委书记也为“牟剑飞同志”,不管哪个级别的干部,一视同仁,平等对待,大家都乐于接受。

    牟剑飞面对这个头痛的教育问题,也真是无奈,赶紧欠身道:“是的,曾书记,青合县的教育问题确实不乐观。虽然我们这几年做了一些努力,但由于底子薄、基础差,投入又有些跟不上…。”

    “导致有限教育投入优待了城镇,刻薄了农村,重视了应试教育,忽视了义务教育,导致城乡差别大,教育资源不平衡……这些,我有很大责任,是我工作做得不好……

    不得不说,牟剑飞的话说得很有技术含量。先是迎合曾书记之意,承认青合县的教育问题确实存在,然后摆明存在的问题,同时还抬出了造成教育现状不乐观的原因是没钱投入,这个责任不全在牟某人身上啊。一番话,既有客观说明,也有情况汇报,还有自我检讨,整体上语气婉转,态度端正。

    这是“官油子”常用的自保手段!

    曾子祥未置可否,仍然是一副淡淡的口吻,“牟剑飞同志,白岭乡白河村小学的情况,你这个县委书记清楚吗?”

    这个情况,李原平已经昨晚报告过牟剑飞,他早已想好了说辞,赶紧道:“曾书记,白河村小学的情况,我知道一些,确实非常具体。以前有同志也向我反映过此事,这是我重视不够……没来及处理些事。”

    牟剑飞积极进行自我检讨,这个事情他倒不怕,一个县委书记,没有处理一个村小学的事,算不上什么大事,检讨只不过是一种态度,算不得一条罪状。

    曾子祥轻轻一摆手,阻止了他的自我检讨,蹙眉了一下眉头,道:“白河村小学的情况,应该不是个别吧?”

    “应该不是。”

    “你们做过全面调查了解吗?有没有书面报告,拿一份我看看?”

    “这个……系统性的报告我们倒还没来得及做…”

    “哦,是吗?”曾子祥脸上的笑容早没了,淡淡的道:“那拖欠教师的工资呢,有没有报告,一共欠了多少?”

    “……”

    牟剑飞有些语塞,悄悄用手抹了一把额头。

    曾子祥将自己公文包中的一份材料取了出来,看了一眼,“我倒是我一份关于青合县的教育状况资料。”

    牟剑飞张了张嘴,无语。原本他以为曾子祥只是看了一个白河村小学,或者听说了有关拖欠教师工资之事,没想到自己拿不出情况报告,曾书记手里却握了一份。而且,看样子曾书记还没有让自己看这个报告的意思。

    这算怎么回事?

    曾子祥确实没让他看,“牟剑飞同志,召集几个同志,上午扯一下青合县拖欠教师工资的事吧!”

    直接布置任务,不再扯那些没用的了。

    牟剑飞连忙站起身来,去桌子上拿电话,“好的,我立即安排。”

    曾子祥看着忙碌于亲自打电话的牟剑飞,面无表情的掏了一支烟慢慢点上。

    上午十点钟,曾子祥在牟剑飞的陪同下,准时走进了青合县委小会议室。

    根据牟剑飞的通知,参加这个会议还有县长牛劲松、常务副县长周培光、分管文教的副市长蒋明胜,以及财政局长董平、教委主任兰智勇等人。

    曾子祥走进会议室的时候,人员还差一位,唯独常务副市长周培光还没有到。

    大家注意到,曾书记的眉头皱了一下,尽管很快就**来,其余人员还是很敏锐的捕捉到了这一细微变化,看来曾书记对周培光同志开会迟到是有点意见了。

    此番临时会议,大家都接到了县委牟剑飞书记的亲自电话通知,知道是有关拖欠教师工资的事,这让大家的心中都升起一丝“不祥”之兆。

    牟剑飞不停的看手表,已经十点三十三,超过开会时间三分钟了,依然未见周培光的踪影。他不由着急起来,赶紧出去打了电话。

    他很快就从门口又走了进来,抱歉的报告曾子祥:“周县长正在赶来的路上…!”

    “没关系。”

    曾子祥语气比较平和的说道,然后抬头扫了一眼到会的同志,也是一副抱歉的语气,“对不起诸位啊,今天是星期天,耽误大家的休息时间了……周县长还没到,我们先等一会儿吧。”

    这一等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市委书记开会还会等一位副县长?

    没人能明白曾书记的意思,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不明所以。牛劲松则是掏出烟给曾书记敬了一根,然后给其他人也发了一支,并对曾子祥说道:“曾书记,您这升任市委书记之后,还是第一次到青合县视察工作,而且是周末时间,我们事先不知道,没能接待与陪同,应该说对不起的是咱们啊!”

    牛劲松是老同志,上次市人代会上,还是按照曾书记的意思,力挺陆小东的人大代表;再加上眼看年龄就要到点了,他在曾书记面前说话也就没那么多顾虑。

    副县长蒋明胜鉴于第一次见到曾书记还是在西城小学垮塌事件之后的医院慰问,后来又因为自己的侄儿有事犯在了曾子祥的驾驶员铁锋身上,一直没能好好的对曾书记表示敬意,这时也趁机说道:“曾书记,您当上市委书记,我们都还没来得及向您表示庆贺呢……”

    “就是。”

    “这次怎么的也补上,庆贺一下。”

    见有人附和,牟剑飞立即插话道:“就是就是,曾书记您是任市委书记之后第一次到下面县里视察工作,青合县怎么也得庆贺一下…要不,今天会议之后,我们表示一下?”

    “好啊。”曾子祥淡淡一笑,看着牟剑飞,“怎么表示?”

    这倒把牟剑飞为难了一下,官场上的庆贺方式有多种,吃饭喝酒是主要的,但“表示”一下的理解就更为宽阔了,如果是男女之间,少不得来个**什么的都可以,下级对上级则需要送点什么才像话吧!

    想了一下,牟剑飞大着胆子道:“曾书记,中午我们四大家在家的县领导集体给您在酒楼庆贺一下,‘表示’也是应该的…你看?”

    “哦?”

    曾子祥盯了牟剑飞一眼,神色明显一动,然后又抬头在每个人的脸上扫了一遍,然后学着宋江当年就任梁山水泊头领时的样子,说道:“要不,就依了众兄弟们?”
延伸阅读
“程老师,你知道这些东西是从哪里运来的么?” 陆青云看着名为程玉秀的女教师,平静的问道。 现在一切的“你?”程玉秀犹豫了一下,又看了看一旁对陆青云很是恭敬的秦永江和洪妍欣,试探着问道:“你是当官的?” 陆青陆青云冷哼了一声道:“这点东西哪够孩子吃的?再说了,又不是在国外,还牛奶面包,真是乱弹琴!” 对于这样的官
2021-08-05
李天逸看向王志刚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志刚从手机里调出了一段视频说道:“李市长,牛文远笑着说道:“知道肯定会知道,就是早晚的事情,不过呢,我们也没有必要太过于在意,毕竟这个事情已经被我我说老杨啊,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原本应该发给教师的那笔钱应该早就到了咱们县财政局的账户上了,为什么还有那
2021-08-03
“地税局有公务员,也有工人。我是教师编,过去就是工人。” “工人也好呀,过去了再说,地税局每年都有工人转公“就在这里,在16楼。”下得车来,林珑看了看高达1`层的楼房。 “楼层都选得那么好,唉,有钱真好呀!”吴一“你是怎么想?” “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想?”林珑看着吴一楠。 “我……我……”这个
2021-08-02
“陈开丽说,她这辆车子被一个朋友借去已经二个月了,借的时候说是四五天左右还,可半个月也没见送回来,便打电话找这位“吴一楠,我哥莫名地不理我了,你也不会象我哥那样突然不理我吧?如果我有爸妈的话,我懒得要你们理我,我找我爸妈去。“就在前面。”女老师指了指前面的一栋大楼。 “好的,知道了,谢谢老师。”吴一楠说道, 跟这位女老师道
2021-08-02
院子里只剩下怒气冲天的赖顺贵和浑身发抖的赵如意。 这时,赖顺贵降下了声调,“赵老师,你说你还是人民教师呢,“现在课程紧,去得早了。”柳淑英边应答边观察着赖顺贵的脸色。 “哦。”赖顺贵皱起了眉头,“昨晚他没跟你说啥“你还小,有些事不明白也正常,再大大就好了。”张秀花说完,叹了口气,“唉,不过也没用,你是个软……” 马小
2021-08-01
这男女之间一旦发生了点什么,事情就好办多了。马涛仗着自己父亲的关系,把初中文化的小樱安排进了市第一小学做教师。陈曦就是*“啊?原来我们刘科在大学的时候就是海量啊,我还不知道呢,害得我每次出来都帮他代酒喝,真的是,总是欺骗人家,嘿嘿。”小玉听
2021-07-27
“滋“的一声,还没有等刘云飞有什么反应,这个俄罗斯**立刻就对着刘云飞的脸蛋子,狠狠的来了一下,亲了一大口,这一下子就惊这边,这个毛小兵县长今天刚刚从省城里面回来,他在省教育厅、省财政厅里面跑了好几趟,但是这个教育经费的事情,教师工资的拖欠
2021-07-25
李天逸沉声说道:“大安县拿出了信访条例来证明他们出警的合理性,但是,早在26年前,就已经颁布了教师法,教师法明确李天逸问道:“这是为什么呢?据我听说,好像是政府已经把资金全部划拨下来了,全部都发没问题呀。”人群中,一个头发花白微微有些驼背的老人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朱三贵那满脸严肃的样子,颤抖着声音说道:“你就是
2021-07-23
第24节第二十四章 吸取教训 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他知道不可能一蹴而就,自然需要经历一个过程,但必须足够“另一件是稳定事件。也就是前段时间让卢宁县在全国出名的卢宁中学教师被打事件。一个教师与窜入学校的社会流氓发生冲突“同志们,卢宁还不平啊,我们共同努力吧。” 这次,全场自发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也不知道是因为曾子祥脱稿讲的缘
2021-07-23
[第1章 正文] 第541节 第五百四十一章不详之兆 无论是拖欠教师工资,还是学校危房改造问题,不得不说,牟剑飞的话说得很有技术含量。先是迎合曾书记之意,承认青合县的教育问题确实存在,然后摆明存在的问题,同时牛劲松是老同志,上次市人代会上,还是按照曾书记的意思,力挺陆小东的人大代表;再加上眼看年龄就要到点了,他在曾书记
2021-07-2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