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二百九十九章好自为之

投诉信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投诉信范文】

    第299节第二百九十九章好自为之

    常务副市长李长军的办公室里,他的脸色铁青,市政府副秘书长、机关事务管理局局长黄明全站在他跟前,没敢乱说话,但眼神明显的紧张异常。

    “这曾子祥到底要干什么,见了姜小波,又去见了陈远特,玩什么呢?”李长军皱眉道。

    “李市长,会不会陈市长也跟曾子祥……”黄明全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有话就说。”李长军没有好气的道,他心情十在复杂,“要相信自己的同伴!”李长军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对于曾子祥跟陈远特在一起,还谈了一个多小时,心中已然有刺。

    黄明全也不好说了,摇头道:“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难说!”

    李长军当然明白,只要有了利益问题,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他看了看黄明全,恰好秘书溜进来报告,曾子祥已经回办公室了,李长军示意黄明全离开,然后迫不及待的将陈远特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曾子祥找你干什么?”

    “什么事也没有。”陈远特摇头,也是一脸的茫然。

    “那他跟你说了些什么呢?”

    “好像什么事也没说。”

    一个多小时什么也没说,哄鬼啊?

    这话别说是李长军不相信,陈远特自己都不相信,但他只能告诉李长军,曾子祥与他根本没谈什么事情,只是一阵闲聊,这让李长军真的抓狂了,他看陈远特的眼神满是狐疑。

    李长军当然不会相信陈远特的话,陈远特与曾子祥两人呆在办公室里,整整聊一个多小时,曾子祥吃饱了撑着难受不成,一个市长有这等闲功夫主动来陪你这个副市长聊天?你当自己是谁啊,可能吗?

    陈远特见李长军不相信自己的话,无从解释,只得叹气,这李长军的猜疑心甚重,他也有些明白了,曾子祥这一招根本就是冲着李长军去的,自己只不过是被利用了一回而已。可这么简单的一个局,李长军竟然都看不出来,陈远特是又生气又失望。他突然觉得,曾子祥或许很快就会冲破眼前的困境,杀出一条血路来了,这个市长看似年轻,手段却不凡啊,短短几天时间,就把市政府一帮人的性格**得一清二楚,随随便便出来聊下天,就已经让李长军将自己从信任圈里踢了出来。

    这应该怨谁呢?

    陈远特与李长军的谈话不欢而散,郁闷的回了办公室,他站在窗前,心里已经确信,从今以后,自己是在李长军心中留下一道阴影了。

    李长军做到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上,心智和眼光应该是有的,按照常理,他不可能被曾子祥这种小把戏所迷惑,不应该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蠢事,可惜的是曾子祥运用得大拙为巧,让李长军不得不上当。

    李长军之所以上这个当,主要是曾子祥之前的努力,他早给李长军上了足够眼药,使得李长军根本没有心思考究个中关系,他只顾一门心思想办法把曾子祥尽快赶出卢原市,哪怕是只出市政府也行。

    人一旦有了目标,行动就会疯狂,目标以外的事就会彻底无视,现在李长军就是属于这种情况。曾子祥给李长军上眼药,就是为了牵引李长军的思维,导入误区。他对李长军的性格把握得准确,李长军虽然有手段,但能力不咋的,而且容易主观臆断。

    第二天上午,曾子祥扩大了走访面,其他几个副市长的办公室都去了,谈话时间长短不一,有的只有几分钟有的长达一个小时,唯独没有去常务副市长办公室,这让本来就抓狂的李长军,心中更是郁闷到了极点,可他根本无计可施,他不想跟焦天宇商量这件事情,在他潜意识中,焦天宇也是控制自己的敌人,把持了市政府的大部分权力,靠得更紧,失去的就更多,他甚至在想,要是自己当上了市长,恐怕也免不了与焦天宇一战。

    突然之间,李长军发现自己竟然被孤立了,周围连个商量的副市长都没有了,黄明全等人虽然还围在周围,但那算什么层次的人,地位低了,人微言轻,显然不堪大用。

    无奈之下,李长军打算变被动为主动,他要主动出击!打算与曾子祥直面长谈。可惜,曾子祥却根本不给他机会,当下午上班以后,李长军找上门去,却发现市长办公室的门紧闭。

    一问之下,原来曾子祥去了市委。

    去市委干什么?李长军现在是风声鹤唳,疑窦丛生。他自己都不想求助焦天宇,曾子祥找他干什么去呢?

    曾子祥确实找焦天宇去了,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焦天宇正在喝茶,见到曾子祥,脸上闪过一丝惊讶,笑道:“曾市长,稀客啊!”

    “以后来的时间就要多了。”曾子祥也回报了一个笑容。

    “欢迎啊。”焦天宇的笑更开朗了。无论是在哪一级行政单元,党政一把手不和的现象大量存在,有的甚至相互连个门都不窜,而此时曾子祥的话,让焦天宇疑惑,是不是表明市政府会与市委保持高度一致?

    落座之后,曾子祥喝了口茶,然后将昨天中午去假日大酒店,被出租车司机欺诈,以及后来几名民警的行为一事说了,焦天宇是勃然大怒,拍着桌子,沉声道:“对市长都敢如此,这成什么体统了?”

    曾子祥道:“对我怎么样倒不要紧,但是可以想像,他们对待普通市民、对待游客、对待外来人员会是什么态度?外地人受到这样的待遇,他们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说,卢原这个地方谁还敢来游玩,谁还敢来投资发展,卢原的旅游产业来谈什么发展,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啊!焦书记,我认为必须严惩这种害群之马,彻底整治卢原形象,改善我们卢原的投资环境。”

    曾子祥的话不无道理,但是处理人的权力掌握在市委手中,处理人必须征得市委书记的同意才行。

    焦天宇点头道:“看来不下狠手,不出重拳,卢原还真是堪忧啊,曾市长,我同意你的意见,而且处理要有理有据,从快从重,让老百姓看一看市委市政府的决心和态度。”

    按照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的要求,市里及时召开了一个发展环境整治专题会议,市委书记焦天宇、市长曾子祥,以及市纪委、政法委、公安、旅游等相关部门主要负责人参加了会议,相关人员也被通知参会。

    曾子祥亲自主持会议,他说:“今天的会议是一个专题会,只有一个议程,关于整治卢原执法问题。”

    曾子祥先通报了自己在假日大酒店亲历的事件,然后点了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朱明跃与市交委主任何元的名,“朱局长,何主任,外地客人普遍反映卢原出租车宰客问题,我想问一问你们,运管部门在干什么?出现了问题公安机关又是怎么维护社会治安问题的?”

    朱明跃与何元没想到曾子祥猝然发难,尴尬地看着主席台,哑口无言,曾子祥当然不指望他们能回答,接着说道:“昨天中午的事件,让我对卢原的发展环境有了全新认识,这种亲身体验机会难得,不知道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会作何感想?”

    “我就想问一句,是谁打着人民警察的晃子,胡作非为,欺压外来客人;又是谁纵容出租车司机胆大妄为,肆意宰客,卢原到底还有没有王法,到底还有没有一个让人放心的投资环境和发展环境。今天我们请来了电视台、报社的媒体记者,请你们辛苦一点,好好的记录一下画面和情况。现在请昨天中午在假日大酒店的出租车司机和出警的几名民警站起来,让大家看看,也让全市人民仔细看看!”

    他口吻异常严厉,会场一阵轻微**。

    见没有人站起来,曾子祥轻轻的敲了敲桌子,道:“不肯站起来是吧?”他转头看了一下旁边的陆小东,陆小东会意,轻轻的两个手势,两名警察将早就“请”到会场的出租车司机提了起来,并走到出警的几名警察身边,示意他们好好配合,不要让兄弟们为难。

    胖子身体臃肿,站得有些慢了,直接被上前的警察一把提了起来,顾不得过去的同事之情了,估计他内心为有这样的同事深感羞愧呢!

    全场的人都将几人看了个真切,曾子祥接着更加严厉斥责执法部门不作为、乱作为,语气很严,神情很愤慨,“我们的执法队伍不自律,带头违规,胡作非为,卢原的百姓会怎么看?过往的外地客人会怎么看?来卢原投资的客商又会怎么看?我就想问问,如果你们是投资考察、旅游观光的外来者,经历一次这样的事件以后,你们还敢不敢再到卢原来,你们还放不放心自己的亲戚朋友来卢原游玩?”

    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曾子祥坚定地说道:“卢原的发展环境堪忧,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必须坚决整顿,彻底治理。通过投诉举报,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手软!”

    他的讲话,震憾人心,震慑全场,焦天宇的心中也不禁为之一寒,所有人都意识到,这个年轻的新市长,有着铁腕,绝非无能之辈。

    最后,焦天宇也作了讲话,他道:“同志们,曾市长的讲话非常到位,要求非常及时,卢原的发展也非常期待。我代表市委再次告诫那些破坏发展环境的人,不要考验市委市政府的决心,不要往枪口上撞,如果有人肆意妄为,不惜以身试法,我毫不客气地说,市委市政府一定让这样的人头破血流,追悔莫及!希望大家严以律已,好自为之!”

    迫于曾子祥的强硬态度,在会议结束的之后,公安局常委副局长到曾子祥的办公室负荆请罪,“曾市长,这件事由于卫局长刚好调走,陆局长又没上任,这当口出了这种情况是我这个副局长没有做好工作,您大人有大量,请多多包涵。”

    这话像是开脱责任,曾子祥一皱眉,用手轻轻敲打桌面,“朱局长的意思是我心眼小,对吗?还是你想为某些人求什么情?”

    朱明跃陪着笑脸,“曾市长,您误会了。”
延伸阅读
“我姑姑这一次清醒过来之后,变了很多。”许雪见道:“仿佛什么事情她都看透了似了,不过我觉得,她应该是真的没事了,“我给他化妆的时候用力过重了一点,结果他就要投诉我,我跟他道歉都不行。”化妆师有些无奈的说:“挺大牌的。”
2021-09-16
沈小艺在电话里把范国鹏转述的柳擎宇的话向克拉克详细复述了一遍。[〈 八(一中文 <〈 W?W)W.81ZW.CO说道这里的时候,端木百惠压低了声音看了韩国方面一眼说道:“我们必须要小心韩国棒子,他们做事情一向阴险狡诈,我们可曾国海看得很清楚,如果赵栋材要是看到投诉信之后直接过来找自己商量,这件事情或许还有缓冲的余地,但是现在,赵栋材明
2021-09-12
“是的,我们就是要投诉你!”老头怒声道。 秦风转过身,冷眼看着老头子,冷笑着问道:“请问,你投诉我什么?” “投
2021-09-04
至少他曾经想过,这可能是一个让他一看到就会想到她的心机的那种姑娘,他对她会板起脸,语气也好不起来,可是现在他根本就不
2021-09-02
第759章 761 清水衙门 冯红艳在旁边看得很是郁闷,就问道:“老公,这一下班你就苦着个脸,我发现最近一于是,民众愤怒了! 经过几次投诉无门后,当地的村民自发到矿山去抗议,但没有人理会,而且那些保安还很凶,经过
2021-08-04
“这个,云处长,这个是绝对没有的事情,我以人格保证,这个举报人可能是搞错了,或者是别有心机,这不明摆着整人吗?他要是有照“先生,那您方便记一下吗?我们酒店住宿餐饮经理的电话是xxxxx。您有什么问题,打过去跟他投诉就行,谢谢您的来电。”这个
2021-07-25
第299节第二百九十九章好自为之 常务副市长李长军的办公室里,他的脸色铁青,市政府副秘书长、机关事务管理局无奈之下,李长军打算变被动为主动,他要主动出击!打算与曾子祥直面长谈。可惜,曾子祥却根本不给他机会,当下午上班以整个会场鸦雀无声,曾子祥坚定地说道:“卢原的发展环境堪忧,到了非整治不可的地步,必须坚决整顿,彻底治理。通过投诉
2021-07-22
台下一位员工代表站起来问:“我想知道,我的工友也想知道一件事,我们曾经出资购买的股份,真的可以享受红利吗?”副董事长全海强擦擦汗:“是!每年开春这里臭不可闻,脏水遍地流淌,各种味道能把人熏死。我们向环卫部门投诉,始终没有
2021-07-04
晚上,罗子良下班回到家,窦文娟看到他憔悴的样子,很惊呀地问,“你不是去盘江了么,怎么好像去了一趟非洲似的。”“尊敬的罗书记,农村黑恶势力张敬华等人侵占我合法土地经营多年,给我造成重大损失和巨大的精神伤害。我在网上投诉后镇
2021-06-11
谢雨晴慌忙拉住她,一旦被投诉,可不是闹着玩的,关键她回去跟人一说,太影响警察的形象了。  “乔女士,我们是警察,办案期间叶少阳只好动手,在她脚上**了**,捏了捏。  皮肤光滑柔嫩……没有问题。  “咳咳,好了。”叶少阳挠挠头,“那个,
2021-04-0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