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九十二章阅历少了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第392节第三百九十二章阅历少了

    曾子祥与他客气,一方面人家是省级部门领导,地方上的同志得尊重。另一方面,人家到了卢原地头,自己好歹是主人,地主之谊也应该表现热情一点。

    等到引见徐雅琼等人之时,场面可就有点尴尬了。徐雅琼怎么也没想到,在咖啡店“路见不平一声吼啊”的这两个年轻人,竟然全都大有来头。

    方依笑着对徐雅琼说道:“徐大姐,衣服脏了没关系的,洗干净就行了。”

    “嘿嘿,是啊,小事情小事情……”

    徐雅琼尴尬地笑着,连声说道。

    见到妻子身上咖啡汁沾了不少,彭起华不由蹙起了眉头,有点不悦地问道:“怎么回事?”

    徐雅琼更加尴尬,咳嗽一声,说道:“没什么,刚才不小心被一个服务员碰到了……没关系的,能洗得干净。”她一边说着便将上衣脱了下来,随手递给了身边的少妇。

    这件衣服,现在对她来讲,弃若敝履。

    原因无他,假货嘛!

    一开始徐雅琼还不信,如今当然是信了。方依可是全球企业的总裁助理,走南闯北,见多识广,那眼光能错得了?何况见了方依的装扮,徐雅琼也自惭形秽。

    看来自己今儿个是扎扎实实做了一回土包子,被人白白看笑话了。

    真怪自己平常阅历少了。

    其实,像她这种个性的人,阅历再多,除了飞扬跋扈、趾高气扬之外,还能怎么样?

    彭起华看了看表,虽然离吃饭时间还早了半个小时,但也差不多了,于是不想虽咖啡了,向曾子祥恭敬的道:“曾市长,相请不如偶遇,今晚一起跟商主任喝一杯吧!”

    他是焦天宇的人,当然不会是对曾子祥有什么真正的恭敬。

    做出这番样子出来,只是想邀请市长参加晚上的宴请。如果不恭敬点,曾子祥肯定不会答应,那就让商主任在旁边看到笑话了,市长根本不**市委秘书长嘛!

    还有,这个方依出现在这儿,让彭起华更想请她参加了,单独请人家根本不甩你的。可是,曾子祥如果不参加,看样子方依是断然不会参加的,请商主任来卢原的目的,就与硅谷大力公司在卢原的投资有关,它的子公司黑金公司一切运营,全听这个方总的。

    错过了这个见面邀请,估计商主任后面也难在方总面前说话,如此一来,那就什么事都别提了。

    所以,彭起华的邀请是真心邀请,不是假意做过场。而且他也看准了方向,邀请动了曾市长,也就邀请到了方总,这两人要么一起参加,要么一个也不会去。

    “彭秘书长,我们吃过一点东西了,刚刚也喝了不少咖啡。”

    曾子祥倒是既没有答应参加,也没有完全表示拒绝。因为,省级部门的同志到了,又碰上了市长,如果不象征性的陪一下,真还容易让人说不好听闲话。

    没有直接拒绝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曾子祥是想看方依的意思,这妞儿要不去,自己总不能将她一个人晾在一边吧。她不去,也最好由她来说,这让商主任心理好受一点。

    怠慢客人,谁都脸上不好看。

    当然,他本意也是不参与。纵然想知道彭起华宴请省外经贸委的副主任有何目的,但对彭起华这个市委秘书长确实不感冒,他邀请就去了,丢份儿!

    女人这个时候最懂男人的心思,方依很懂得从旁解围,非常注重技巧的说道:“曾市长,如果您另有接待安排,关于公司投资的几个事项,咱们就下次再谈吧。”

    言下之意,她还有几个事项跟市长要谈呢,同时也表明自己是不会跟这位商主任共进晚餐的。

    市长也可以自便嘛。

    可是,对于外商投资方的代表,谁敢将她撂在一边呢?这不明摆着让彭起华打消拉领导作陪的念头吗?

    曾子祥微微一笑,转向商主任,歉意的说道:“商主任,看来今晚陪不了你了!”然后面向彭起华,郑重的交待,“彭秘书长,一会儿请你代我多敬商主任两杯,一定陪好!”

    “是。”

    彭起华无奈,知道方总是请不动了,市长也得陪着人家呢,只得点头应承。

    曾子祥再次向商主任说了“抱歉”,然后与方依一起离开了“红叶子”咖啡厅,单独找了个雅致的地方,点了几样小菜,享受边吃边聊的感觉。

    吃罢晚餐,曾子祥让铁锋将方依先送了回去,当然是悄悄的送到了自己的宿舍。而他自己则再次去了“红叶子”咖啡厅,要了一个包间,进去之后让服务员通知叶毛恕来一趟,他要单独见一见叶毛恕。

    通过下午的事儿,服务员们都记住市长大人的样子了,通知老板的事情进展非常神速。或许老板根本就没走,等着市长大人召见呢。

    做过国有企业的厂长,猴精着呢!

    几分钟之后,包间响起了敲门声,听得出来,敲门的人显得内心有些忐忑。

    “请进!”

    曾子祥坐直了**,朗声说道。

    房门推开,进来的不但有叶毛恕,还有那个下午惹事的年轻女服务员。叶毛恕倒是保持着平静的神情,服务员却是异常紧张,双手绞着自己的衣袂,低垂着头,估计对下午的事还惊魂未定呢。

    “曾市长!”

    叶毛恕来到曾子祥身前两米开外,轻轻的叫了一声。

    曾子祥微笑点头,“坐吧!”

    对叶毛恕今天的表现,尤其是服务员准备给徐雅琼下跪之时,叶毛恕坚决拦住,那种表现让曾子祥非常赞赏。看来叶毛恕不仅仅有才华,而且还为人很正直,有骨气,像个爷们儿!

    叶毛恕没急着就坐,看了看服务员,吩咐道:“快谢过曾市长!”

    衣服不用赔偿了,连干洗的事儿也没人再提起。

    一切顺利啊。

    这当然归功于市长大人与那位方总!

    服务员怯怯的抬起头来,说了一声:“谢谢曾…曾市长!”

    曾子祥摆了下手,笑道:“你不用谢我,是方总替你解的围,今后工作上当心点就是了。对了,你父亲患的什么病?要不要紧?”

    服务员经市长这一询问,顿时神色一黯,“肾结实,严重倒不算太严重,只是…”

    医院让住院,估计得动什么手术了,只是需要钱,而且还不是小数目。看来方依那一万还不够啊!曾子祥没有再问下去,而是抓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杜局长吗?我曾子祥,嗯,有个事得给你说一下,卢原市人民医院有位冶金机械厂的离休职工患肾结实住院了,家里境况很差,你得关心下啊!对…对…那就3万吧,我让他的女儿明天直接来找你…嗯!”

    挂掉电话,曾子祥看着服务员,道:“你明天直接去市民政局找杜局长,就说我让你去的,他已经答应给3万元的救助金,希望你父亲的病早日康复!”

    “谢谢曾市长……”

    服务员呆呆的站在那儿哽咽着,除了这几个字以外,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同时暗想,今天这个错犯得真是好啊!

    当然,她不是想今后继续犯错,而是为父亲的病有救了而感叹!

    叶毛恕对曾市长此举也是挺感动的,连忙代她说道:“谢谢曾市长的帮助,她人小嘴笨,不大会说话,请市长多多见谅!”

    曾子祥并未因为有人感激而高兴,反而是觉得卢原贫困的家庭还挺多,心情倒有些沉重起来,同时也感到自己肩上的担子更重了。

    他摆了摆手,示意服务员退去。

    叶毛恕仍然站着。

    当包间里只剩曾子祥与叶毛恕两人的时候,曾子祥再次说道:“叶厂长,请坐。”

    叶毛恕一惊:“市长知道我干过厂长…?”

    能够叫他“叶厂长”,可见曾市长对他已经作过了解。

    曾子祥点头,“我听说过你,不要紧张,咱们随便聊聊……”

    “是,是,我没想到今天能见到您……。”

    叶毛恕不再紧张,却是激动起来,上前两步,手动了动,敢情是想和曾子祥握手,但随即意识到不妥,伸出的手又收了回去,带着歉意的笑了笑。两者之间,身份地位相差悬殊,就算是握手,也应该是市长大人这个上位者先伸手。不然,就有点不礼貌了。

    叶毛恕激动之余,差点乱了规矩。

    这一个动作收入曾子祥眼里,他站起身来微笑着伸出手去,与叶毛恕用力一握,“叶厂长,我也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今天一杯咖啡,收获不小啊,呵呵。”

    这是赞誉。

    叶毛恕赶紧一低头,“市长,我…”

    他忽然又有些拘谨起来,显然不知道怎么表达心中的渴盼。

    看样子,他早有见市长的冲动。

    “叶厂长,怎么在你的店里,却一直不敢坐呢,来坐!我晚上过来,就是想以朋友的身份跟你聊聊,顺便了解一下冶金机械厂的情况,有什么说什么,不必紧张也不必忌讳,你看行不行?”

    握手之后,曾子祥再次让叶毛恕坐下。

    这一回叶毛恕没有再推托,很恭谨地在曾子祥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趁着服务员进来倒茶水之机,叶毛恕掏出烟来给曾子祥敬了一支,还主动点了火。

    市长让他有什么说什么,还征询自己的意见,问行不行?

    行啊,有什么不行?

    市长不问他也想说呢。

    而此时的曾子祥,也没有拒绝叶毛恕的敬烟点火,坦然受之。这让叶毛恕的拘束感消除了不少,坐在那里自己也点了一支,略作思考,应该是在整理思绪,从哪里说起呢?

    “曾市长,您亲自部署的枫林县打黑除恶行动,我已经听说过了,抓了那么多犯罪分子,真是让人大快人心啊。”

    叶毛恕开始说道,双手放在膝盖上,坐姿很是端正。他是被卢原的混混们拿着刀子追杀赶出卢原的,对卢原的黑恶势力是深恶痛绝,正因为如此,他对曾子祥也就更加敬重。虽然现在仅仅是在枫林县牛刀小试,但他相信整个卢原市的行动即将开始了。

    他坚信自己的判断不会出错的!

    亅亅亅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