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之步步高升》第1068章 机关算尽

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

时间:

2021-08-18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春节放假通知范文】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蒙亮才来到了乡村小路上,身体的寒冷和心里的恐惧压得他失魂落魄,求生的本能让他强撑着走出了人迹罕至的乱坟岗。

    一辆路过的摩托车把杨光宗带回了县城,他回家换了衣服,连打了好几个喷嚏,身上一会儿冷一会儿热,家人把他送进县医院的时候,就看见一大群的医生护士手忙脚乱地往急救室跑,场面乱哄哄的,没人顾得上脏兮兮的他。

    杨光宗骂了几句,才有一个小护士来给他量体温。

    一打听,原来是交警大队的大队长胡向发和他的老婆双双被送进了急救室,一个昏厥多时,一个严重脱水,医院正在组织抢救。

    据目击者称,胡向发家的门口挂了两条死去的藏獒,惨状十分的恐怖,他老婆当即被吓得惊厥过去,他自己则被吓得大小便失禁,喊声惊动了楼上的邻居,报警之后,交警大队的民警赶过来将他们两人送进了医院。

    量完体温,杨光宗扶着墙去了急救室,就看见废旧汽车改装厂的老板抱着脑袋坐在急救室外面的长椅上,垂头丧气,哀叹连连。

    这一眼,让杨光宗彻底绝望了!

    是啊,胡向发自身都难保,又怎么能帮你杨光宗报仇雪恨呢?

    诡异、神奇、惊恐、憋屈、猜忌、不安以及大快人心等等各种各样的气息纠缠在一起,笼罩在南岭县的上空。

    周二魁、杨光宗这等欺男霸女的首恶分子终于遭了报应,广大人民群众是要私底下骂几句活该的,那些曾经被藏獒追过咬过的人更是拍手称快。

    而那些跟在这几个货后面为非作歹的小混混们则一个个成了惊弓之鸟,走在街上恶声恶气的声音都收敛了许多,南岭县的治安状况并没有因为出现了几起鸡犬不宁的事件而恶化,反而显得比以往安详了许多。

    如果说前几天有人暗算了周二魁,陶玉鸣还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话,那么,现在有人动到了胡向发和杨光宗的头上,尤其是还把他两条心爱的藏獒也捎带着弄死了,陶玉鸣无论如何也坐不住了,他从医院看望胡向发回来之后大发雷霆,严令杜雨菲和郭顺强必须将作案者绳之以法。

    杜雨菲和郭顺强首先去找了当事人胡向发和杨光宗。

    胡向发心里有鬼,绝口不敢提先锋客运,只说可能是以前交通执法中得罪了一些外地的客货司机,他们当中不少是走南闯北的流氓地痞,估计是他们再次路过南岭县,**到他家来实施了报复行为。

    杨光宗不得不交代了他从青原某出租公司搞来一台越野车的事,并一口咬定杀藏獒、绑架他、吓唬胡向发等等都应该是林文胜的人干的。

    根据杨光宗提供的线索,杜雨菲和郭顺强很快找到了被杨光宗扔在江边芦苇丛中的越野车,他们把车开回公安局,然后通知林文胜来南岭县提车。

    林文胜正在为座驾丢了骂娘呢,听说南岭县公安局帮他把车找到了,立即带人赶了过来,可一进南岭县公安局,就被带进了审讯室。

    审讯的过程中,郭顺强开门见山地问他为什么要来南岭县作案。

    林文胜大叫冤枉,他可以找出一大堆的证人和证据,证明他和他的人整个春节期间没来过南岭县,不可能杀藏獒,折腾杨光宗,更不敢太岁爷头上动土,把狗头挂到交警大队长的家门口去。

    不承认没关系,郭顺强和刑侦支队外加交警大队的民警轮番上阵,一个白天下来,把个林文胜熬得头昏脑涨,几近崩溃。

    到了晚上,杜雨菲亲自出马,突然问他为什么要对先锋客运的电动车做手脚。

    林文胜一个激灵,抬起了头,说,南岭县的警察还管得着青原地面上的事吗?

    说出去的话如泼出去的水,林文胜再想收回来就不可能了。

    在杜雨菲咄咄逼人的攻心战术面前,林文胜不得不交代了他在青原市给凌云集团的电动车做过手脚的事,毕竟,也没造成太大的恶果,不值得硬抗下去,吃更多的苦头。

    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是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判,让杜雨菲挖出了凌云集团的电动车在青原市出的事故,是林文胜安排人做的手脚引起的。

    这与南岭县的事故如出一辙!只不过,做手脚的另有其人罢了。

    杜雨菲把审讯林文胜的情况向陶玉明作了汇报。

    陶玉明又开始坐蜡了,不查吧,这口气实在咽不下去,继续往下追查,不定会冒出别的什么泡泡来。他不敢去请示付大木,只好找薛金龙帮忙拿主意。

    薛金龙琢磨了一番,说,老陶,大县长更关心的是矿场,你说的这些破事恐怕拿不到桌面上来,只要赶跑了楚天舒,其他的人以后想怎么收拾都行。我看这样吧,逼着林文胜拿出一笔钱来,补偿给杨光宗和胡向发,这事暂且放一放,你看如何?

    陶玉明本来就没太多的头脑,他真正心疼的是他的两条藏獒,听薛金龙这么说,也只能接受了。

    强龙压不住地头蛇,到了人家的地盘,又有把柄落到人家的手上,林文胜也是无可奈何,为了赶紧脱身,只得同意花钱消灾,就当是重新买了一辆越野车,这结下的梁子,以后有机会再把场子找回来。

    杜雨菲接到陶玉明的指示之后,打电话向楚天舒汇报。

    楚天舒觉得,杜雨菲和冷雪她们这几天所做的一切,达到了打击付大木一伙嚣张气焰的目的,但并没有掌握足以说服省市领导能够实现最后翻盘的有力证据,只能请杜雨菲郭顺强他们继续暗中收集线索,让冷雪他们暂时不要再有动作,以免周伯通等人狗急跳墙,静观其变,伺机而动。

    实际上,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付大木一伙儿貌似紧密的联盟几近土崩瓦解了。

    周伯通、周二魁、杨光宗等人吃了闷亏,付大木和陶玉明不肯替他们出头,玩阴的又不是冷雪他们的对手,只能哑巴吃黄连,说几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狠话,内心里已经开始动摇了。

    薛金龙被闻家奇蛊惑了之后,早有远离付大木的想法。

    陶玉明没有付大木的政治野心,矿场上的利益与他没太大的关联,虽然还有一副做惯了奴才的愚忠之心,但为付大木卖命的动力已经严重不足了。

    南岭县这边楚天舒暂时稳定了局势,咬住了发展绿色生态农业不放松,付大木兄弟惶惶不可终日,哪里顾得上周伯通等人的麻烦,他一门心思想的是如何阻止楚天舒关闭矿场,以确保付家的利益不受损害,维护付家兄弟十几年在南岭县打下的根基。

    这一场风波中,最大的受益者是鲲鹏实业的王致远。他利用付大木与楚天舒的政治斗争,诱使付大木在南岭县制造了一个惨烈的车祸,帮他找到了整垮凌云集团的切入口。

    这会儿,王致远才没有心思去关注付大木的窘境,他在暗中运筹帷幄,积蓄力量,准备对凌云集团发起致命一击,在他看来,整垮了凌云集团,等于是间接帮付大木解了围。

    此时此刻,等待凌云集团的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春节股市开市的第一天,吴梦蝶坐在电脑前关注凌云集团的股价波动,由于向晚晴利用明星丑闻成功地抢占了各大媒体的头条,几天前发生的故事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因此股价没有大幅下挫,只有少量的抛盘,都被稳稳地承接了下来。

    吴梦蝶担心的事并没有发生,她给楚天舒打了个电话,得知杜雨菲他们找到了一些人为破坏的线索,正在深挖的过程中,吴梦蝶非常欣慰,感谢楚天舒、向晚晴和杜雨菲这几天所做的一切,楚天舒也祝愿凌云集团能平稳地渡过难关。

    休市之前,风云突变。

    十一点,青原市政府召开媒体通报会,会场设在凯旋大酒店的一号多功能厅,媒体记者坐满了会场,长枪短炮严阵以待,青原卫视的记者向晚晴也在其中。

    参加媒体通报会的官员有,青原市政府办主任梁宇轩,市委宣传部副部长舒一凡,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吴新元等人,他们穿着西装打着领带,神色严峻,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拿着稿子,通报了南岭县大年初二发生的交通事故,原因基本查明,电动车刹车系统存在隐患,雨雪天气下运行导致刹车失灵引发的责任事故,运营商先锋客运和生产商凌云集团对事故负全责。

    大屏幕上出现了事故现场惨烈的照片。

    吴新元话音刚落,现场一片**。
延伸阅读
保定府,清苑县。 一年初始,春节之后,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接连十几个艳阳天,地上的冰雪已经化尽,杨柳枝头,虽然他父亲也算是保定府有名的才子,可谓家有名师。可从五岁发蒙开始,光一本《三字经》就学了三年,等到十六岁,才算将
2021-09-09
苏木在外面听得叹气,就目前看来,吴世奇一日不中进士,他就永远是大家口头的笑谈。要想洗刷屈辱,也只有科举这条路可走这一切都是苏木从经过通政司的书中看到的。 此刻,整个通政司经历司都变成了一个高考火箭补习班,五个知事,包括
2021-09-07
同一个夜晚,临近春节,中央部院的政务已经处置得差不多了,即便有事,也要放在明年。 同各部各院不一样,核心决正德皇帝点点头:“是,是朕的旨意,让他去通政司将邸报给朕办好。这一期正是出自他的手笔,你们可以看看。” 张
2021-09-07
晚上在霍家老宅吃完晚饭,秦风陪着霍思成老两口看了会电视就上楼休息了。春节虽然是放假休息,其实比上班还累,节日综合症让
2021-09-03
早在前年春节的时候,刘亚光就大着胆子去拜访过欧阳书记。他试了试几次,才敢敲欧阳书记家的门,停了大约几分钟,才听见
2021-08-25
春节几天的假期,对于常人,那是享受天伦之乐的欢喜日子,但是,对于楚天舒来说,却有点备受折磨的意味。 其一,纵观高山深涧,气势巍峨,幽深莫测。 特别是走进缓缓向上延伸的曲折的山道,阵阵山风像从天而降的柔柔细雨,轻轻“害怕呀。”宁馨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那你就陪我去呗。” “哼,没羞。”楚天舒轻轻地拍了拍宁馨的脑袋。这
2021-08-20
春节一过,雪后放晴。 省政府同意青原市设立江北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批复函就到了,刚好王少磊他们也把开发区控制规春节前一直传闻市委组织部正在对楚天舒进行考核,但是,他并没有如愿当上管委会的副主任,仍然挂名为主任助理,级别还是王少磊为难地说:“按照规定,纪委不转给管委会,管委会也不好出面去要。” 楚天舒点头说:“少磊兄,这可能不仅
2021-08-20
杨光宗眼瞅着皮卡车从视线里消失,只能嘟囔着骂了几句,从烂泥地里连滚带爬出来了,又胆战心惊地穿过了小树林,直到天蒙胡向发机关算尽太聪明,而最后的结果则往往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本来想让林文胜给自己做替罪羊,这下可好,杨光宗的一个误前面的几位都例行公事般照本宣科,通报了春节期间的一些信息,并没有引起在座记者的兴趣。 最后轮到了吴新元,他
2021-08-18
今年楚天舒与向晚晴结婚的第一个春节,按照风俗,应该和父母家人一起过。 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已大年三十,楚天舒此情此景,却勾起了岳老爷子的心思,他想起了远在法国的岳欢颜,不由得悄悄用手背抹了抹眼角。 “老哥,想闺女了向晚晴之前与林国栋通过电话,把她和楚天舒拿了证的事了,得知林国栋在北京出差,便告诉他今年要陪楚天舒的父母过年。
2021-08-18
赵长枪因为强拆的事情被从副县长的位置上拿下来后,宁海市组织部一直没有给他安排新的工作,所以,春节临近的时候,他想旁边的史蒂芬差点没笑出声来,好家伙,就因为一趟出租车,竟然连幸福指数都扯出来了。 赵长枪也看明白了,肯定是但是,他刚要打电话,刘奎却阻止了他,阴沉着脸说道:“等等,我看那小子有点邪门,能不动手,就不动手。在夹河市,我们
2021-08-15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