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巅峰官路》第1632章 答问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7-07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因为前来报名的离退休老人太多,都严重影响了交通,最后,经请示,让这些老大爷老大娘回各自的街道办去进行登记。

    市政府那边,于成宪市长带着几名副市长给城郊的村长、村支书们开了几天现场会,动用了一切宣传手段,让这件事情很快*人心。

    于是,城郊的农民开始拆没有什么动物的猪圈牛圈,开始拆没有人住的老屋……

    市政府还联系了很多挖机和推土机到乡村里,让有需要的农民租用。

    一时间,省城周边农村展开了轰轰烈烈的盖房运动,这种积极性,这种热火朝天,只有经历过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的人才能体会。

    可以说,城郊一时之间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这个项目,自然成了省、市电视台的热门新闻,记者们一整天都泡在建设工地上采访盖小院子的农民,也采访开着私家车下乡私自挑选院子的市民。

    连篇累牍的报道,让全市人民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街头巷尾都在关心着这个话题。

    本来省委方面表示过,不闻不问,但事情的热度超出了想像,让肖木生省长第一个坐不住了。

    他把常务副省长白茂兵找过来,迟疑不决地问道,“白省长,罗书记搞的动静太大,会不会出问题呀?”

    白茂兵苦笑着摇头,“这个我也说不好,这几天我也是心惊肉跳的,担心着呢。”

    肖木生皱着眉说,“我接连几天都看了新闻报道,只看到于市长跑前跑后的安排工作,但没看到他呀,我们这位罗大书记在干嘛呢?”

    白茂兵说,“这个事情我还真派人去观察过了,他一整天就坐在办公室里练毛笔字,悠闲着呢。”

    “又练毛笔字!他什么意思?想当书法家呀?”肖木生揶揄地问。

    “是呀,我们都为他担忧,他倒好,像没事人似的。”白茂兵说。

    “不行,不能让他把天捅破了,到时候,我们省政府也会被问责的。咱俩还是去找找周书记,让他召开常委会讨论一下对策。”肖木生有些急了。

    “这件事情只怕不妥,当初已经召开常委会商量过,最后得出了一条不是决议的决议,那就是不干涉,不兜底,现在还没有结果呢,中途否决,罗子良他不会同意的。”白茂兵摇头说。

    “他不同意?只要大多数常委的意见一致,他能有什么办法?”肖木生说。

    “肖省长,您还是不了解这个人的脾气呀,那是个很执着的人,是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我们中途去干涉他,到时候,尴尬的是我们,毕竟当时大家已经认可了他的做法呀。”白茂兵摊开了双手,表示很无奈。

    “难道就任由他这么干下去吗?哎,如果上头问责,就算是他愿意承担后果,但我们能躲得过去么?”肖木生说。

    “现在没办法了,骑虎难下,只能朝着好的方向去想了。”白茂兵劝道。

    其实呀,对白茂兵来说,不管是问责罗子良,还是问责肖省长,都对他极其有利,所以他也乐见其成。

    “哎,我的眼皮怎么直跳呢……”肖木生有些头疼地揉着鼻梁。

    ……

    中央一级的媒体,在苍北省也设有记者站的,这样的新闻,也引起了多家记者站的关注,纷纷进行采访。到了后来,他们不满足采访村民了,强烈要求采访市委书记,想让这个大项目的总设计师——罗书记出来走几步。

    但市委大院森严壁垒,不是他们想进就能进得了的。于是,二三十个记者守在市委大院门口,想等罗子良出来的时候去堵车。然而,罗子良却没有丝毫外出的迹象。这让等了几天的记者们躁动不安起来,开始和门卫产生了争执。

    事情汇报到罗子良的耳朵边,他想了想就说,“让办公厅那边安排一下,明天下午两点整在市政府会场召开新闻发布会,我会出席的。”

    消息一出,围堵的记者们才各自散了。

    第二天,市政府新闻发布会准备召开。

    作为项目领导小组的正副组长,市长于成宪,副市长郝彩云、老干局局长刘维亚都参加了。

    发布会开始的时候,这三个人对项目的具体情况进行了说明和讲解,而罗子良一直在安静地坐着,时不时用笔记两下。

    等到提问环节的时候,记者们才得有机会向他发难!

    一名女记者问道,“您好,罗书记,我是今日在线的记者方若婧,请问罗书记,你们西州市搞这么多休闲渡假的古村落,征地手续都办了吗?上级国土部门也都批复了吗?”

    罗子良笑了笑,反问道,“方**,你看到谁征地了?我们市政府没征地呀,你这话从何说起?”

    方若婧怔了怔,马上犀利地问,“罗书记,您不会是睁眼说瞎话吧?城郊现在都是尘土飞扬、大干快上地盖小院子,难道你视而不见吗?”

    “方**,你偷换了概念,搞休闲渡假古村落和征地是两码事情,我们市政府从来没有借这个项目征过一块地。”罗子良说完转向市长于成宪,“于市长,你们征地了吗?”

    “没有啊,我们市政府从没征过地呀。”于成宪直接摇头。

    “方**,听到了吗?”罗子良望着方若婧说。

    “不是,罗书记,于市长,你们不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吗?难道这么大的项目不是你们主导的?”方若婧急得脸都红了。

    “是我们主导的没错,但我们只是跟各村里的村民说,你们不想种田耕地,那就划成一块一块的,再在上面盖个能住人的小房子,把它租给城里人,这样,你们就有租金收入了。这个事呀,算是村里搞的农家乐,属于村里搞的家庭农场,这跟征地一丁点关系都没有。”罗子良平静地说。

    “但是……在田地里盖了那么多房子是事实呀。”方若婧有些不甘心。

    “村里搞工业园要不要盖房子?搞养殖要不要盖房子?农村的一切经营活动都要盖房子。这些东西都是他们自主经营的,属于临时性建筑,土地还在农民手里,还在村集体手里,性质并没有变嘛。”罗子良说。

    
延伸阅读
有的,在最里面。医生回答道。 白雅走出去,进了厨房。 厨房有人在做早餐。 她又抓了一些米放在锅有医生去请示刑不霍了。 刑不霍同意,他们就安排了车子,把白雅送到了地面上。 一到地面上,小宝贝被外面
2021-08-03
对不起啊,我们要请示首长,稍等。 我来打给顾凌擎吧。沈亦衍说道,拿出之前顾凌擎给他的手机拨打电话出去。国家议会也正式同意建立南郊海域,南郊海域占地一千六百二十平方公里,隶属于国家,为特别行政区,白雅为特别行政区区长
2021-08-03
“一直在飙升,一年涨了三千多元。”吴一楠心里一阵痛快,只要你关心国内的生意,不怕不把你哄回去:“我去年买的那套房“做你的贵人啊!”蒋小敏眉头闪耀,满脸的红光:“有可能让你赚大钱呢。” 吴一楠摇了摇头:“我总感觉不对,到蒋小敏的质疑,让吴一楠无从解释,吴一楠何乐而不为呢,五星级酒店谁不想住呢,只是还没有请示洪峰呢,到底能不能去,吴
2021-07-31
二十分钟后,马小乐和关飞分坐两辆警车被带到了县公安局。 马小乐确实很配合,虽然他一肚子怒火,但他知道,这个民警赶紧去找甄有为。 此时甄有为正在局长王光波的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王光波听后,闭目沉思。甄有为静静“嗯,马小乐同志,你也别着急,我去请示下上面,看看能不能先让你离开。”甄有为假惺惺地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2021-07-31
什么事都有个始终。 马小乐躺倒休息的时候,陶冬霞扶着墙走出套间。她也想休息,不过她放心不下外面,担心庄重信“诶,那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马小乐笑道。 “工作个屁啊!”庄重信道,“以后啥事你尽管做,用不着向我请示、“他这小子,不当村长后和曹二魁混到了一起。”马长根说到这里掏出了支烟,马小乐赶紧把中华递上,马长根接了烟继续说道
2021-07-30
果然,酒席至半场,蔡秘书已经有点要把不住了。马小乐一看,得打住,不能喝了,要不会耽误大事,便找个借口让他出来,将“诶哟马大,那你可不能关机呐,随时随地我得请示汇报呢!” “哦,这次啥事?” “追加的六次到了,咋办“你准备要筹多少?”邓叶香犹豫了下问道。 马小乐眉毛一拉,对金柱闷闷一笑,道:“香姐,怎么说呢,建材这行,
2021-07-29
金柱说回去请示老板,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马小乐都已经把种种可能性都分析了,对症下药找了方子。这么做只是“没问题啊。”金柱道,“我手下不乏好手,之前还搞过比赛呢,蒙着眼砌墙,还是一条线,笔直!” “那好,明晚就“生啥气呢。”马小乐笑道,“邹筠霞大姐对我的帮助是很多的,再说了,沾她的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沾上的。” “哈
2021-07-28
“当初你不知道是和牛肉吗?”吴一楠把自己的面全给了余晓兰之后,碗里就已经空了,起身到客厅倒了二杯茶,一杯放到余晓走进客厅,刚一抬头,吴一楠一下就愣住了,他最害怕看到的场面出现在眼前:只见余晓兰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超短吊带睡裙,*看着吴一楠嘴上说是请示自己,可刚才跟洪峰已经确定马上过去,现在这么请示自己,也是尊重自己而已。 于是,余晓
2021-07-28
这在西庆市国资委里面,整天就是工作,处理单位的事情,刘云飞这几年来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放松一次呢,这次一出门就遇上了这么好的“这样吧,伟军,我先给领导请示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给你回个短信,你那个同学可要靠得住啊,在领导面前要能有点修为啊,不要以
2021-07-26
“黄主任,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们市局也在考虑,不过呢,我觉得这个步子不能推的太急了,现在成钢集团下面还有几个分子公司,还有一“好吧,你今天就不要喝了,我跟那个马涛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现在咱们的处境有些艰难了,这个省厅里面,现在又要向我要债了,这天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