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场风云路》第567章 有惊无险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7-1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对于在深夜里发生的紧急情况,是不是向县里主要领导请示汇报,这是一个很**的问题,但马思骏决定这个电话还是必须要打。

    此时连丽群刚吃下ān mián yào躺下,正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恍惚中,就觉得一个英俊的男人走了过来,那是一个让她十分喜爱的年轻男人,她觉得自己的**慢慢的发热起来,嘴里感到干渴,身下有股澎湃的jī qíng翻涌着,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盯视着自己,她站在那里,轻轻解开衣裳,一件一件脱个干净,向那个男人跳起舞来,展示着自己无尽风情,突然,那个身影又不见了,就听到手机响了起来,她感到很厌烦,打扰了她的好梦,但在这个时间打来电话绝对是大事发生,尽管不想接这个电话,但还是从床上爬了起来。

    电话居然是马思骏打来的,她觉得有些害羞,看着自己裸啊露的身体,就知道到刚才出现在她梦里的不是别人,就是马思骏,她感觉到有些荒唐可笑,自己平白无故的做这样荒唐的梦,像是春啊宫里的梦境,但也十分美妙,让人动情。

    连丽群的精神好了一些,马上就说:“马思骏,出了什么事吗?”

    马思骏说:“连县长,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我是迫不得已。我现在正往我们的南岭村赶。南岭村的北部山区下了两天的大雨,发生了山体滑坡,把南岭村的中学埋了,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我现在就赶往那里。”

    连丽群立刻就精神起来,大声叫道:“南岭村中学被山体滑坡掩埋了?这是什么时间的事情?”

    马世俊说:“我也是刚刚接到的电话,我和于主任正往那里赶,我们担心的是,一旦有人员伤亡,我们是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连立群说:“山体滑坡如果发生在晚上,学校不是不应该有人。一旦发生师生伤亡,那可是重大的恶**件。那所学校是什么规模,是什么样的建筑结构你们都掌握吗?一个学校为什么会建在那么危险地带上?”

    马思骏悲伤的说:“据我现在掌握的情况,初三三班有十几个学生被老师留了下来,老师晚上给他们补课,只是不知道在山体滑坡出现的时候,他们是离开了,还是没有离开。”

    连丽群说:“你立刻赶往那里,如果有人员被滑坡掩埋,你立刻给我打电话,我马上就到,如果没有人员伤亡,今天晚上你们就呆在那里,以防次生灾害发生。这几天我的睡眠不好,没有什么重大的事件,我明天早晨就赶到。”

    马思骏说:“连县长,你就休息,有重要的情况我再给你打电话,如果我能处理的,我自己去处理。”

    于紫菲冷笑着说:“人家还在做他的美梦,我们是星夜兼程往出事地点赶,还是官儿当的大啊,比我们会享受。”

    马思骏说:“你就不要说这种冷言冷语的话了,我觉得连县长当县,长做了很多工作,没连县长的努力,也就没有我们的现在。”

    于紫菲冷哼一声说:“那是没有你这个书记的位置,如果没有她当这个当县长,我还是我们的镇委书记,你还是我的手下,你还会是我上面的人吗?”

    马思骏sè sè地一笑说:“我从来都是你上面的人,你又不你又不是不知道。”

    于紫菲切了一声说:“我在你上面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让你告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你说的这些又勾起了我的想法,本来今天晚上我们会好好的疯狂玩一晚上,都被这该死的滑坡葬送了我们的美好一夜。”

    马思骏严肃地说:“我们两个随时随地都可以在一起,如果真的出现有人被埋,我们就犯下天大的罪。你想想,现在每家每户都这么一个孩子,一旦真出生命关天的大事,我们丢掉官职不说,我们无颜面对学生的家长吧。”

    于紫菲有些狡辩的说:“即使是发生山体滑坡,出现人员伤亡的事情,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怪就只能怪老天爷。”

    马世骏毫不客气的骂道:“你他妈放屁,你想想,你当书记和我当镇长的时候,我们每天都在干什么?除了跟李贵富乔凤凯蓝长利这些狗东西斗得你死我活,我们关心过教育吗?我们看过这些学校的建筑都是什么样吗?被一个山体滑坡滑坡轻易就被埋的学校,一定是在建筑上有问题,如果像我们镇政府那样的高楼大厦,会被山体滑坡埋掉吗?”

    被马思骏骂了几句,于紫菲就不再吭声,自己也的确想着光顾贪图享乐,没想到这件事一旦真的有人死掉,会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后果。自己当书记的时候,从没关心过学校和教育,就在她就要跟马思骏疯狂时候,居然就出现这么大的事儿。

    她的神情一下子萎靡不振,祈求道:“但愿孩子千万别被埋,我们被免职倒也无所谓,一旦有孩子死掉,我们真是心里难过呀。”

    车开到南岭村的路口,就看到路口上站满了村民,大家有的呼喊着,有的嚎叫着,一片混乱的场面,只是没有听到哭声。看到马思骏的车开了过来,方宇达从人群的前面跑了过来,身后跟着村支书和村长,马思骏和于紫菲立刻下了车,向他们跑过去。马思骏大声喊道:“到底有没有人埋在下面?”

    方宇达对跟在身边的学校校长说:“你立刻对马书记说一下学校的情况。”

    学校的校长是个50多岁的老男人,虽然有些慌乱,但口齿清晰的说:“马书记,于主任,真是万幸啊,真是大大的万幸,就在山体滑坡到来的前十分钟,学校最后的几个人走了出来,在山体滑坡发生的那一瞬间,学校里空无一人,就连打更的老头都在小酒馆里吃饭,万幸啊,真是天大的万幸。”

    马思骏严厉的说:“你说的这个情况可靠吗?方主任,这位校长说的情况你经过核实了没有?”

    方宇达走上前来说:“马书记,于主任,校长说的情况我是经过核实的,村党支部书记老张也是经过核实了之后向我做点汇报。我又给初三三班的班主任老师专门打了电话,他给我回复的电话说,在山体滑坡发生十分钟之前,所有补课的学生就已经离开了学校。这一点是千真万确的,我刚才见到了学校打更的老头,他也的确是完好无损,没有伤到他一根寒毛,但学校的几栋平房都被都被埋了,也就是说,这所学校已经不复存在。”

    马思骏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对大家说:“这个灾害简直是太猝不及防,太突然了,但是我们真是太幸运了,没有一个人被埋在下面。现在,让大家都回去休息,村里的干部守在这里,拉上警戒线,坚决不允许村民往里面进,防止发次生灾害。”

    这次灾害让村民们领教了什么是老天的惩罚,也让他们虚惊了一场,尤其是家里有学生的,他们怨天尤人的骂了一通纷纷散去。

    经过了解情况,靠在山边的这几栋平房,是过去村里的仓库改成的临时教室,多半的学生是在村委会办公室前面的一栋三层楼里上课,马思骏和于紫菲在村里的几位干部陪同下,看望了这些受了惊吓的学生。

    在村支书张志州的引领下来到了村委会办公室,马思骏说:“现在摆在我们面前最重要的问题是,学校这几栋仓库如果是危房,为什么没有把教室紧张的问题上报,却让学生在这样临时拼凑的教室上课,如果出了大事,这样的责任到底该由谁来承担?如果死了几个孩子,如何判定我们这些人的罪?我们还有什么脸面活着?”

    南岭村支部书记张治洲苦着脸说:“马书记,你是有所不知啊,这所学校是附近的几个村子的学校几年前合并在一起的,过去学校也就是一百多名学生,合并了之后就有300多个学生,几十个班级,学校的教室根本就不够用,把村里的几个仓库改成了教室,这样的房子我们看着都害怕,我们向镇里和县里过去打过不知多少次报告,要改善教学条件,可没有一次得到回音,我们看到镇里县里也不想解决我们这个问题,或者他们根本就没有钱解决,或者不把这个问题当回事儿,后来我们也不打什么报告了。这段时间机构合并了,成立风景区管委会了,我们正考虑向马书记汇报南岭中学的办学情况,结果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马思骏问方雨达:“有件事我还正想问你,我们合并之后有多少这样在危房中办学的学校。向镇里打个报告,需要改善,教学条件的学校,有多少个,你给我挑几个,问题,最严重的说。”

    方雨达说:“南岭中学应该算是最典型的,南岭中学是我们镇办中学中教学条件还算是不错,这次几个村子的学校合并在一起,学生人数显着增多,教室显然不够用,镇里也没钱盖教学楼。像这样的情况还有一个,就是二道小学,其他学校的教学条件是经过重新改善的。南岭中学这几栋仓库改成的教室,的确是存在着危险,好在今天我们是万幸的,没有发生学生被埋的情况。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害怕了。”

    方雨达边说边用手背在额头上擦着汗,脸上漆黑一片,显然是泥水掺着汗水。

    方雨达说:“马书记,于主任,这里的事情就由我负责,你们就回去休息吧,总不能我们都在这里守着吧。”

    张志州也说:“马书记,于主任,你们就放心吧,我们把住在危险房子的村民,都让他们到安全的地方暂时住下来了。那仓库其实就是个豁口,这次山体滑坡量不大,但是下滑的水土都堆在那里,其他的地方也都是安全的,我们村里几个干部多走走,一旦发生什么情况再向你们汇报,有方主任指导我们的工作,你们两位就回去休息。”

    马思骏转身对于紫菲说:“于主任回去休息吧,我跟方主任留在这里。我们两个都是男人,总不能让我们这么漂亮的女主任在泥沟里**爬滚打。”

    于紫菲不满的说:“我是坐你车来的,你让我怎么回去?我难道走着回去吗?你们男人可以留在这里,我女人难道就不可以留下?这跟长得是不是漂亮没什么关系吧?”

    几个男人一阵哈哈大笑,这也是因为没有死人,他们才如此的放松。山体滑坡压垮了那几栋破败的教室,应该说还是件好事,这让马思骏下定决心,一定要争取市里对乡村学校教学条件的改造项目。

    方雨达说:“马书记,你就开车和于主任一起回去吧,我看发生次生灾害的机会不高,你们的工作也比我繁忙。这里的事情就由我来负责了,我们犯不着都在这里守着。”

    马思骏觉得方雨达说的也有道理,现在看来不会发生严重的次生灾害,就对方雨达和张志洲说:“那你们要多走走,多检查检查,以防万一。那我就回去,一旦再发生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于紫菲的确是不想留在这里,这里水啊泥的,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更别说是休息的地方,她一个漂亮女人,怎么能在这样的地方多呆上一分钟?先上了车,看到马思骏也上了车,就有些埋怨的说:“你不把我送回去,你说我怎么回去?我并不是挑剔什么,你说我在这里呆着有多么不方便,连个上厕所的地方都没有,别人想不到,难道你也想不到吗?你真是让我生气。”

    马思骏也笑着说:“这我倒真是没有想到,没有发生学生被埋的事件,我真是非常高兴。我觉得这次山体滑坡非常好,给我们一个警示,让我下定决心,必须要拿下两个学校的改造项目。如果改造一个学校,他们投入500万,两个1000万,根据我们的切身情况,我们至少可以改造四所学校,我们要把成本控制到最低程度。”

    于紫菲在马思骏的脸上捏了一下说:“在这个时候你就别跟我说这些,赶紧送我回家,我要洗洗,我的脚上和腿上都蹭上的泥水,你看到没有?”

    马思骏的腿和脚沾满了泥浆,就说:“这个时候上你家应该是没有问题吧,总不能让林文奇在发现吧?我们不会这么倒霉。”

    到了于紫菲家的楼下,于紫菲看了看周围十分安静,马上说:“我先下去,你先把车停在那边那个小区的门口,这样比较安全一些。”

    于紫菲下车跑进了门洞,马思骏把车停在另一个小区的院内,看到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就跑进了于紫菲家的门洞,蹬蹬的上楼,看到于紫菲已经在洗浴间洗了起来,马思骏一阵心花怒放,脱了衣服就把光光的于紫菲抱起来,就是从上到下的一顿好**。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延伸阅读
有的,在最里面。医生回答道。 白雅走出去,进了厨房。 厨房有人在做早餐。 她又抓了一些米放在锅有医生去请示刑不霍了。 刑不霍同意,他们就安排了车子,把白雅送到了地面上。 一到地面上,小宝贝被外面
2021-08-03
对不起啊,我们要请示首长,稍等。 我来打给顾凌擎吧。沈亦衍说道,拿出之前顾凌擎给他的手机拨打电话出去。国家议会也正式同意建立南郊海域,南郊海域占地一千六百二十平方公里,隶属于国家,为特别行政区,白雅为特别行政区区长
2021-08-03
“一直在飙升,一年涨了三千多元。”吴一楠心里一阵痛快,只要你关心国内的生意,不怕不把你哄回去:“我去年买的那套房“做你的贵人啊!”蒋小敏眉头闪耀,满脸的红光:“有可能让你赚大钱呢。” 吴一楠摇了摇头:“我总感觉不对,到蒋小敏的质疑,让吴一楠无从解释,吴一楠何乐而不为呢,五星级酒店谁不想住呢,只是还没有请示洪峰呢,到底能不能去,吴
2021-07-31
二十分钟后,马小乐和关飞分坐两辆警车被带到了县公安局。 马小乐确实很配合,虽然他一肚子怒火,但他知道,这个民警赶紧去找甄有为。 此时甄有为正在局长王光波的办公室里汇报情况。 王光波听后,闭目沉思。甄有为静静“嗯,马小乐同志,你也别着急,我去请示下上面,看看能不能先让你离开。”甄有为假惺惺地说道,“这事确实有点不明不白
2021-07-31
什么事都有个始终。 马小乐躺倒休息的时候,陶冬霞扶着墙走出套间。她也想休息,不过她放心不下外面,担心庄重信“诶,那不是怕耽误你工作嘛。”马小乐笑道。 “工作个屁啊!”庄重信道,“以后啥事你尽管做,用不着向我请示、“他这小子,不当村长后和曹二魁混到了一起。”马长根说到这里掏出了支烟,马小乐赶紧把中华递上,马长根接了烟继续说道
2021-07-30
果然,酒席至半场,蔡秘书已经有点要把不住了。马小乐一看,得打住,不能喝了,要不会耽误大事,便找个借口让他出来,将“诶哟马大,那你可不能关机呐,随时随地我得请示汇报呢!” “哦,这次啥事?” “追加的六次到了,咋办“你准备要筹多少?”邓叶香犹豫了下问道。 马小乐眉毛一拉,对金柱闷闷一笑,道:“香姐,怎么说呢,建材这行,
2021-07-29
金柱说回去请示老板,其实他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之前马小乐都已经把种种可能性都分析了,对症下药找了方子。这么做只是“没问题啊。”金柱道,“我手下不乏好手,之前还搞过比赛呢,蒙着眼砌墙,还是一条线,笔直!” “那好,明晚就“生啥气呢。”马小乐笑道,“邹筠霞大姐对我的帮助是很多的,再说了,沾她的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沾上的。” “哈
2021-07-28
“当初你不知道是和牛肉吗?”吴一楠把自己的面全给了余晓兰之后,碗里就已经空了,起身到客厅倒了二杯茶,一杯放到余晓走进客厅,刚一抬头,吴一楠一下就愣住了,他最害怕看到的场面出现在眼前:只见余晓兰穿着一条天蓝色的超短吊带睡裙,*看着吴一楠嘴上说是请示自己,可刚才跟洪峰已经确定马上过去,现在这么请示自己,也是尊重自己而已。 于是,余晓
2021-07-28
这在西庆市国资委里面,整天就是工作,处理单位的事情,刘云飞这几年来还真是没有好好的放松一次呢,这次一出门就遇上了这么好的“这样吧,伟军,我先给领导请示一下,要是可以的话,给你回个短信,你那个同学可要靠得住啊,在领导面前要能有点修为啊,不要以
2021-07-26
“黄主任,您说的这个事情我们市局也在考虑,不过呢,我觉得这个步子不能推的太急了,现在成钢集团下面还有几个分子公司,还有一“好吧,你今天就不要喝了,我跟那个马涛意思意思就可以了,现在咱们的处境有些艰难了,这个省厅里面,现在又要向我要债了,这天
2021-07-2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