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三百九十五章惨淡无比

举报信范文 |

时间:

2021-07-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举报信范文】

    第395节第三百九十五章惨淡无比

    “没问题,我们既然来了,就一定会将这件事情调查清楚。据说照片的提供者是原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朱明跃,这个人还有市公安局吧,我们需要向他问一些相关问题?”

    “谢主任,先休息好了再开始吧。我让副市长陆小东同志配合你们,他现在兼任着公安局长。”

    “查清楚了再休息吧,还请曾市长给陆副市长招呼下,我们这就过去找他。”

    “谢主任的工作作风令人佩服啊!”

    曾子祥一乐,这谢小鹏看来是个工作狂,也没准备休息的意思,一般省里下来的官员都是先休息个一天半天的,再来见见市委书记、市长等领导,最后才会想到工作,没想到这两位主任还真是一心扑在工作上呢?

    不像某些男领导,没日没夜的一心扑在女人身上。

    “那就按谢主任的要求办。”

    曾子祥打了个电话,让陆小东到自己的办公室,介绍他们彼此认识之后,交待陆小东领谢主任一行前往市公安局,提审朱明跃,了解事情的细枝末节。

    谢小鹏走出卢原市长办公室的时候,单独提醒了一下曾子祥,“曾市长,兰书记让你给他及时去个电话。”

    “哦。”曾子祥知道一定还要别的事情了,点头道:“好,我会的。”

    省纪委谢主任一行在副市长兼公安局长陆小东的领路下,开始了提审询问朱明跃的行程。

    朱明跃此时正在祈祷快点提审呢!

    这个朱明跃这回真是亏到家了,就为了那几张市长的家庭照,不但进了局子。陆小东还就是以这个案子省纪委未定性处理为由,硬是拖着没将案卷移交检察院。

    检察院没接到案卷,就无法向法院提起公诉。如此一样,朱明跃就只好呆在看守所里,整天与七八名犯人守着十几个平方的小房间,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而且,由于是从公安局副局长的位置上进的看守所,里面的犯人根本不用民警提示,与警察有冤的,全找他算帐;无冤有气的,全往他身上撒,当了不少日子的沙袋,打得是一身的青紫红肿。

    这还算可忍受的。

    最让朱明跃痛不欲生的是,四十多岁了进了看守所,竟然让犯人爆了他的菊花。

    他连想死的心都有,可哪能如愿呢?民警送他进去的时候,就交待其他关押人员“这位是原公安局常务副局长,大家多多关照,要是昔日的副局长死在看守所,谁也脱不干系。”

    死了当然脱不了干系!

    不死就万事大吉,随便大家怎么玩呗!

    所以,朱明跃的日子惨淡无比。

    当陆小东亲自带着省纪委调查组一行提审朱明跃的时候,他对照片事件是能说的全说,尽量主动说详细,只求早日让他离开看守所,监狱的日子相对好过一点儿,至少能到工地上干活,享受一下阳光,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嘛!

    谢小鹏等离开市政府之后,曾子祥在办公室里抽了一支烟,思考着兰青天怎么会让自己及时电话联系他呢,是不是想再征求一下自己对金德手的处理意见。

    这事儿上次说得再清楚不过,金德胜不宜再呆在纪委书记位置上,还用得着再商量吗?难道,金德胜一记“舍卒保车”就真让他找人顶罪,逃过这一劫?

    那可不干!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兰青天竟然严肃的让他亲自到省纪委接受盘问,而且语气听起来非常生气!

    曾子祥感觉兰青天的语气不对劲,心中也就急了,会是什么事呢?

    他估计又有什么举报了,立即动身赶到了省纪委。

    为了做到心中有数,他在省纪委信访室溜达了下,靠着以前做高天成的秘书,给省纪委信访室转过许多违纪信访件,与信访室的马主任熟悉,先去搞了一回火力侦察。

    一般的情况,纪委信访室都能知道一二。

    还真让他猜到了,省纪委信访室,曾子祥真还看到了几封匿名举报信,而且看得他咬牙切齿,头皮发麻。

    敢情有人揭发他与硅谷大力公司的总裁助理方依有不正当男妇关系,几封信中提到的正是这次方依到卢原市洽谈冶金机械厂改制事宜期间,看到方依晚上去了他的宿舍,直到第二天才出来,时间地点一清二楚,还真如有人蹲守在自己宿舍门口一般清楚。

    这他md谁干的呀?

    这个人自然百分之百的是卢原市干部,谁?

    会是谁呢?

    曾子祥对信访室的马主任少不得是一番感激,并拜托他多留意这方面的信件,随即也担心省委汪书记、省纪委兰会不会都收到这样的信了呢?不然,怎么会让自己急着赶上来?

    当然他这种担心很快就被证实了。

    一进省纪委兰青天的办公室,他就把几封信扔到了曾子祥面前,“这上面说的事儿不会有假吧?”

    曾子祥沉住气,假装不知信里的什么内容,仔细翻看了一遍。

    “这是无中生有,造谣诽谤!”

    嘴上虽然这么说,曾子祥心下却暗自咬牙,哪个王八旦背地里暗算老子?**个妈,看人家搞女人,自己没搞着,妒忌是吧,有种站出来?

    “真没有?”

    兰青天也不希望曾子祥有,但口气仍然非常严厉!

    大有恨铁不成钢,你小子经不住美**惑!

    可方依有必要**曾市长吗?

    请别人来投资解难,要**也是市长**方总才对啊!

    “我倒是想有这种好事,可惜没机会啊!”

    曾子祥知道一味解释,只会适得其反,干脆油条一回算了。

    “少在这儿油嘴滑舌的!”

    曾子祥开始分析起来,“兰书记,人家到卢原来投资,拯救一个濒临倒闭破产的企业,难不成还要用…美人计,还倒贴钱?”

    “难道你不会…”兰青天觉得以自己的身份,不应该与曾子祥这样讨论分析这种话题。再说了,那话也有些说不出口啊。

    他说不出口,曾子祥只好帮他说了,“你是说美男计吧?兰书记,你认为我有那个魅力吗?”

    心中倒是认为有,但在省纪委书记面前,他是宁愿自已打个一折两折,贱卖算了,岂会抬高身价。

    “算你小子还有自知之明!”

    兰青天也不愿意相信真有这事儿。

    不过省委汪书记也收到了这样的检举信,他不得不过问,而且还要带曾子祥到省委汪书记面前澄清洗白净,不然这事儿结不了,会影响曾子祥的仕途。

    可当兰青天电话联系汪书记之后,带着曾子祥走进汪正山办公室,却发现省长汤中和、常务副省长袁清、省委组织部长项不凯等人都在省委书记办公室。

    敢情要来个多堂会审曾市长呢?

    曾子祥有种让熟人看他演的三级片那般感觉,心中别提有多汗了。

    关于匿名信举报曾子祥与方依存在不正当男妇关系一事,汪正山竟然召集这么多领导到场,当面询问这事儿。

    曾子祥努力保持着恬淡的神情,他作为当事人之一,这么多领导在场,自然不敢乱申冤叫屈,要相信组织嘛。他坐在那儿,拿着笔记本与笔,平静的在本子上划拉着,具体写些什么,倒是没人知道。

    汪正山盯着曾子祥,“曾子祥同志,我想要亲口听你回答这件事儿,到底有没有?”

    “绝对没有!”曾子祥淡定的说道:“说句不怕领导们笑的话,这事我倒是想有,可偏偏它不存在啊。我在卢原几个月时间,蒙这样的冤,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还请汪书记和各位领导给我做主…。”

    他不但否认,还想翻旧帐,金德胜冤枉他的事还没结呢。

    汪正山沉思片刻,道:“曾子祥同志,请你回避一下,几位领导需要共同讨论讨论。”

    曾子祥起身走出了省委书记办公室。

    兰青天作为省纪委书记,分管着干部纪律作风问题,他首先对这件事作了发言,表示已经找曾子祥谈过话,了解过情况了,轻描淡写的作了一通分析。

    最后,他只有八个字:有则处分,无则提醒。

    这态度基本上就是不了了之。

    这些领导之中,汤中和与项不凯只听不说,始终没参言。

    唯一不愿意就此罢休的是袁清。

    这一段时间,曾子祥在卢原克制得焦天宇是寸步难行,间接的阻碍着他这个常务副省长上位的步伐,尤其是前次在长丰市,连副总理在扶贫开发试点座谈会上,竟然因为曾子祥的一通发言,让常务副省长威信大大受损,他一直耿耿于怀呢。

    他不认为这种打击曾子祥的机会很多。

    “无风不起浪,匿名信递上一大堆,汪书记、汤省长、兰书记、项部长与我都收到了同一内容的信件,来势很汹涌啊,虽然不排除恶意人身攻击的可能性,但也很难说是空**来风。汪书记,我的意见是查清楚事实再下结论,也不能偏听偏信。象这么来势汹汹的匿名揭发,还真是新白娘子传奇――千年等一回呢,写信人似乎存在着很多怨气,我看不能排除写信人有其它用意的可能……”

    彭清将问题的重点放在查清事实上,一付深高莫测的表情,说完话端起了茶杯,瞟了一眼静静坐着的汤中和与兰青天,有意转换一下策略。

    兰青天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这个表情令袁清非常满意,虽然他的话意表面上是帮着曾子祥叫冤,但暗地里却是借此把问题查清就不是善意了,这种事不查还好,一查就满城风雨。

    不管最后有无此事,总会成为各级干部茶余饭后的消遣话题。

    那样一来,曾子祥势必非常难堪!

    亅亅亅
延伸阅读
第498章 500 奇怪的举报 坐下来后,袁天南问道:“沈局长,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沈泽辉犹豫了一袁天南不是笨人,一听就知道里面的猫腻,他对沈泽辉说道:“谢谢你沈局长,我马上去调查这件事。” 沈泽辉笑道:
2021-08-05
吃了亏不找回面子,这可不是陆青云的风格。 “老黄,你辛苦一下,带着稽查局的同志们跑一趟晋西,我只有一点要求其实说起来很有意思,人是一种十分奇妙的动物,像程仪一样,和陆青云的关系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质变味道,主要还是本来这个举报材料应该转给晋西那边的药监局来处理,但是也许是因为知道昨天发生的事情,负责受理这些东西的董倩梅就把这
2021-08-05
听着李合清的话,黄江难过地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这么多年来,你为什么不向我们举报赵福来,你心里很清楚他的所作所为李合清抓着头,想了想,说道:“好象……好象说了句,我想想……好象说,我有本事找他的那个女人去!对,对,没错,她是“这个时候安全比什么都重要!”黄江说着,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书记好……”电话里传来了司机睡意朦胧的声音。
2021-08-02
程叶走出包厢,急忙地拨通了弟弟程育的电话 “哎,姐呀,这么久不找我了,现在有事吗?”电话里传来了程育的声吴一楠笑了笑:“方局长,是罗主任亲口跟我说的,但是程副科长到我们办公室找举报信,我是亲眼看到了。” “找举“程副科长,你过份了!”白净终于忍不住,大声地喝斥程叶。 “我过份?你以什么样的身份这样说我?”程叶斜着眼
2021-08-02
此时的方兴未,谁来或许都不感兴趣,刚才被程叶狠狠地折腾了一下,脸面全无。 如果一会儿马处长来了,程叶还要给白净一看,笑着道:“马处长马上到了,我到门口去接接他。”说着,就往门外走去。 方兴未也跟着站了起来:“我也“那如果万一举报人死掉了呢?”程叶紧接着又问道。 程叶的话音刚落下,郑重希“呼”地站了起来……程叶的最后这
2021-08-02
吴一楠忙问道:“她要找什么?” 罗云答道:“她可能是在找举报信……” “举报信?”吴一楠一愣。洪峰看了一眼:“陌生的号码,别理它。” 可是,手机停了一会儿,又响了起来,还是刚才那个号码。 吴一楠“小子,你跟小刘的关系到哪一步了?”洪峰突然问道。 吴一楠没想到洪峰会问这样的问题,愣着不知怎么回答。
2021-08-02
“这个女魔头是不是花痴啊,竟然说我喜欢上她、爱上她?有机会我一定要让她尝尝躲在衣柜里、看着别人啪啪啪的感觉!”“程副书记,对举报信的调查是我们整个纪委的工作,不是哪个部门的工作。这么多年来,只要有举报信举报,我们整个部门都可任勇的办公室紧闭。 “请问,任主任在吗?”吴一楠走到隔壁的办公室问工作人员。 “哦,任主任好几天不
2021-08-01
从公安局回到市纪委,走进洪峰的办公室,吴一楠感慨地说:“任勇一路走来,命实在是苦,到了最后还是落下这么一个悲惨的“这么快?” “是的,你说那女孩儿跟那医生认识一个月就结婚,至少人家是同在一个单位,再怎么样有个单位在这里洪峰答道。 “好的,如果是她写的话,这二封举报信我们就可以告一段落了。” 黄江说道。 “告一段
2021-08-01
“洪副书记,你可冤死我了,我可没有耍赖的意思,我是哑巴吃黄连……”刘依赖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是说,程副书下班时间到了,那份举报信还没有着落……刘依赖着急得眼泪流了下来。 就这样,刘依赖一边哭一边找……吴一楠走了“后来呢?”吴一楠问道。 刘依赖答:“后来她交代让我放好,说这封信很重要……” “结果你没把这封信放
2021-08-01
这次宴席后,让丽丽一直担心的营业执照的事情完全地放了下来。 “说实话,这次宴席依赖是立了头等功的。”丽丽对“当……当然是了。”程叶吞吞吐吐地答道。 看着程叶的样了,洪峰心里有了底:“程副书记,你刚才不是说你是纪检吴一楠随手指了指文件柜里的资料,说:“把那些资料按时间地点全部整理好。” “啊,那么多?”看着柜子里一排排
2021-08-0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