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权力巅峰》第2004章 应付差事

请示范文 |

时间:

2021-09-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请示范文】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W≦W<.<8≦1﹤Z<W.COM

    季建涛闻言笑呵呵的说道:“老胡啊,你说要是柳擎宇知道你前面刚刚下达指示,后脚就过来向我汇报了,会不会被气疯了啊?他这个市委书记也太没有威信了!”

    此刻的季建涛脸上写满了得意。

    胡瑞麟闻言同样哈哈大笑道:“没有办法啊,他柳擎宇一个3o多岁的小年轻就想要当我的领导,他有那个气场吗?他能够镇得住场面吗?我真不知道上面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让他这么年轻的一个菜鸟来担任我们堂堂天都省省会城市的市委书记,他行吗?”

    季建涛开玩笑着说道:“老胡啊,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啊,我估计柳擎宇就算是不行他也不会承认的。”

    两人在电话里把柳擎宇狠狠的贬低了一顿之后,季建涛对胡瑞麟做出了几点指示,胡瑞麟立刻给玉堂县县委书记陶志明亲自打过去电话,告诉他柳擎宇要前往玉堂县调研农业领域的消息,让他必须要做好准备工作。必须要确保柳擎宇去调研的时候别出现什么大的问题。因为柳擎宇这个人做事对细节十分看重。

    玉堂县县委书记陶志明接到胡瑞麟的电话之后,当时脑门上就冒汗了。

    对于现在天都市市委的情况,他也是有所了解的,知道现在自己的靠山胡瑞麟虽然依然坐在市委秘书长的位置上,但是胡瑞麟已经投靠了市长季建涛,而季建涛明显和侯玉强是一条线上的,而侯玉强又是柳擎宇在反贪局的时候给拿下来的,那么季建涛肯定会和柳擎宇死磕的。

    如此一来,柳擎宇第一站就要下来玉堂县调研恐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在于针对季建涛进行出手,而他出手的对象明显就是玉堂县的县委班子。因为柳擎宇是一把手,是市委书记,手握人事调整大权,他要想在天都市站稳脚跟,肯定需要全面掌控下面各个县区的主要领导。

    “奶奶的,这根本就是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啊!”陶志明一边喃喃自语着,一边拿起桌子上的座机拨通了县长姜国海的座机。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姜国海充满威严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陶书记,我是姜国海。”

    “老姜啊,现在有个急事,你必须要赶快部署一下。”陶志明语气焦急的说道。

    “什么事情?”姜国海问道。

    “明天上午,新上任的市委书记柳擎宇会到咱们玉堂县来调研农业生产状况,这是市委胡秘书长刚刚传递过来的消息,他还说柳擎宇是一个喜欢挑剔细节的人,让咱们做好准备工作,你那边不熟一下,对于3o2国道沿线两边的土地重点照顾一下,别让领导下来一视察感觉我们玉堂县配不上马铃薯种植大县的招牌。”

    “重新部署一下?陶书记,您知道的,去年马铃薯种植面积虽然非常大,但是却大面积滞销,很多马铃薯全都烂在地里了,老百姓很受伤,虽然现在已经到了春种之时,但是今年种植马铃薯的人比去年少了很多。很多老百姓甚至还处于观望的状态,还没有展开种植呢。尤其是3o2国道沿线的那些土地上,浇水相对来说比较费劲,在马铃薯价格比较低而农药和花费比较贵的情况下,农民根本不愿意去种地,宁可荒芜着。”

    “荒着?那肯定不行!柳擎宇这可是新上任的市委书记,肯定要新官上任三把火,这第一把火很有可能就要烧在我们玉堂县了,如果我们不做好积极的准备工作给予应对,弄不好柳擎宇就要拿咱俩来开刀了,柳擎宇的作风你应该也是清楚的,他当反贪局局长的时候就敢直接把侯玉强给拉下马,现在当了市委书记了,想要收拾咱们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我听胡瑞麟的意思,这次他会陪同着柳擎宇一起下来的,如果是那样的话,咱们的日子会好过一些,只要我们把表面的工作做好了,再有胡秘书长在旁边帮衬着,也许这一关咱们还是能闯过去的。”陶志明满脸苦涩的说道。

    “陶书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感觉咱们是不是应该对胡秘书长也表示一下,毕竟,胡秘书长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通知给我们了,肯定也是冒着不小风险的,而且我们还需要他帮助才能过关。”姜国海说道。

    “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行动,必须要确保明天上午柳擎宇下来调研之前,3o2国道两侧看起来像模像样的。配得上我们马铃薯种植大县的招牌!”说完,陶志明挂断了电话。

    不过姜国海这边却坐蜡了。

    陶志明的意思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听出来了,这是要他弄虚作假啊。

    他敢不按照陶志明的意思去做吗?不行啊!马铃薯种植大县是他们玉堂县的一个金字招牌,每年市里都要拨专款进行扶植的,光是扶植资金就有上千万呢,这笔钱对于玉堂县这样的一个农业大县来说可是相当不少的。

    更何况,身为农业大县,他这个当县长的在考察政绩的时候,有一个比较关键的考察点就是农民的收入如何、种植积极性如何,对县里农业政策的评价如何?

    所以,不管是从遵从上级的指示的角度还是从自身利益的角度来讲,他都必须要做好应对检查的工作。

    不过如何应对,他这个县长是绝对不会亲自出主意的,因为那样是有风险的,所以,他立刻召开县政府办公会议,把农业口的领导以及所有副县长们全都喊了过来,经过一轮轮的头脑风暴之后,终于确定了最终的基本方案,陶志明让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毛明杰来负责此事。

    其实,这个方案众人只是大致确定了方向,不过大家也都是聪明人,都知道这是在弄虚作假,一旦被现是要承担责任的,所以,在确定方案的时候,大家都有的放矢,而且今天所开的会议并没有进行会议记录。

    这下可苦了分管农业的副县长毛明杰了。但是他责无旁贷,谁让他是主管农业的副县长呢?

    于是,毛明杰同志便开始忙得焦头烂额了。开完会之后他便立刻安排车辆下乡去做准备工作了,一直忙碌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他这才乘车返回县里。

    第二天上午8点半左右,天都市市委秘书长胡瑞麟来到了市委书记柳擎宇的办公室外,敲了敲门,房门打开了,不过出来的人却让胡瑞麟大感意外。

    因为出来的人并不是柳擎宇的秘书江深,更不是柳擎宇,而是市委副书记郑磊。

    “郑书记,您怎么在这里?”胡瑞麟有些诧异的问道。

    郑磊苦笑着说道:“我是15分钟之前,被柳书记喊过来的,柳书记让我在这里等你,说是让我带着你和一些市委、市政府一些农业部门的领导们一起去玉堂县就农业领域进行调研,尤其是对玉堂县马铃薯种植的情况进行**底。”

    胡瑞麟闻言顿时一愣:“郑书记,您和我们一起去了,那柳书记呢?他怎么办?”

    郑磊道:“柳书记说他还有别的事情,就不和我们一起去了,他和秘书已经离开市委了,让我通知你一声。”

    听郑磊这样说,胡瑞麟顿时瞪大了眼睛,心中十分恼火,他没有想到,柳擎宇刚刚上任第一天,就跟自己玩了这么一手,这简直是把自己戏耍于鼓掌之间啊。

    不过他心中虽然这样想,脸上却不能有所表现,毕竟,眼前的这位郑磊可是实实在在的市委三把手,在地位上仅次于柳擎宇和季建涛,所以,他只能讪笑着说道:“好,郑书记,那咱们现在就走吧,现在市农业局的局长李明洋和副秘书长韦永丽已经在楼下大巴车上等着咱们呢。还有一些随行的记者们。”

    郑磊轻轻点点头:“好,那咱们走吧。”

    说着,郑磊站起身来向前走去,胡瑞麟紧跟其后。

    一边向外走,郑磊一般问道:“胡秘书长,对于这次的调研,你是怎么安排的?”

    胡瑞麟回道:“我们先上高路抵达玉堂县高出口,下了高之后是3o2国道,国道两侧是大片大片的马铃薯种植区,我们坐在车上就可以一目了然,到时候我让司机把车开得慢一些,让随行司机拍一拍,然后我们找个比较宽敞的地方下车实地考察一下,找几个附近的村民了解一下情况。然后我们进入县城。吃过午饭之后,下午我们去玉堂县安排的一到两个马铃薯种植示范村看一下,和村民们近距离沟通一下,了解一下他们在种植的过程中都有什么想法,存在什么问题。郑书记,您看这样安排怎么样?”

    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只不过郑磊他们谁都没有想到,在他们大巴车的后面,一辆本地牌照的汽车正在不紧不慢的跟随着,车上,司机和副驾驶座位置上的人全都带着墨镜,穿着高领的休闲装,看起来一副踏春自驾游出行的模样。这两人正是柳擎宇和秘书江深。
延伸阅读
胡瑞麟出去之后,立刻第一时间便把这个事情向市长季建涛进行了汇报,向季建涛请示自己该怎么做。≧八一中≯文≯ W≤“那是必须的。这件事情你看着安排就可以了。不过关键是要把表面工作做好,这事情你们县政府那边好好商量一下,尽快开展郑磊轻轻点点头:“嗯,还可以,就这样吧。” 郑磊和胡瑞麟一行人上了大巴车,大巴车一路疾驰,直奔玉堂县而去。
2021-09-12
“好,那我这就去通知纪委常委们开会,开会的时间定在什么时间?”6建羽十分敏锐的察觉到了柳擎宇的意图,连忙请示。?他早就预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对此早有准备。 “好,既然大家都不愿意毛遂自荐,那我就直接点名吧,先呢,我的秘说道这里,柳擎宇笑着说道:“好了,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吧,谁如果还有什么不同意见的话,可以到我的办公室来,咱们单独
2021-09-11
手术上心脏支架,那不是去菜市场买菜。做几个还能讨价还价,王晓松相信,韩彩云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之所以韩彩云刚才会等到两个人请示了夫人,又在家休息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再见面的时候,就一起去了银行,取钱转入了韩彩云的账户。等他们回
2021-08-26
明白了,一切都已经真相大白了。 二十年前,一帮走私贩子为了减轻自己的罪责,对于一批化工品的走私矢口否认,而飞行员用了大概三分钟不到时间,就已经请示完毕了,他回复王晓松的话很简单:“陆主任的原话是,一线指挥,你说了算。”
2021-08-25
王少磊如果主政一方,不管他被发配到什么地方,都属于空降的外来户,没有自己的骨干力量未必能站得住脚。他看中了楚天舒台里不敢做主,又不舍得放弃向晚晴的策划,便特意请示市委宣传部。 市委宣传部部长作为市委常委,参加了国庆期间“好,那我向宁馨学习,只动口不动手。”白云朵松了揪住耳朵的手,**子,作势要咬楚天舒受伤的**。 楚天舒忙
2021-08-21
“老弟有这份心就够了。来来来,喝茶喝茶。”郭鸿泽一边笑着,一边把茶水挪到了伊海涛的面前,说:“有道是,谋事在人,伊海涛说:“嗯,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说说看,你有什么打算?” 楚天舒说:“现在得想办法先把他们分化瓦解了再说没办法,黄如山就不得不事无巨细地去请示伊海涛。 黄如山以为,伊海涛会趁着唐逸夫不在给他一些难堪,没想到伊海
2021-08-20
刑侦支队早就掌握了秦达明组织社会闲杂人员和两劳**人员充当打手,不但强揽工程,还垄断着市区大部分工地的沙石料等地昨晚上,听说沿江商贸圈停了工,金都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板就找到了申国章,商量如果擎天置业撒手不干了,他们愿意接手。“老申,你不是还要去请示伊海涛吗?赶紧去吧,一会儿朱书记还有个会要我们参加。”唐逸夫说得很亲切,但明显是下了逐客
2021-08-19
谭广德拿着政府工作报告初稿说:“秘书长,向你交稿。” 黄如山头都没抬,只摆了摆手,说:“老谭,你这个说法不黄如山吞吞吐吐,没有回答唐逸夫的问题,还是目示谭广德汇报。 谭广德知道,黄如山贪功诿过的毛病又犯了。黄如山点头答应。 唐逸夫讲完话就提前离开了会场,因为梁宇轩给他发了短信,正在办公室门外等着请示工作。
2021-08-19
“为什么?”蓝光耀听说王致远要撤回对楚天舒受贿的指控,不由得脱口而出。 王致远平静地说:“因为这个指控本身何天影挂了电话,回过头来不满地对蓝光耀说:“这个唐逸夫,大事小事都在汇报请示,真不知道他以后怎么主持青原的大局。朱敏文正盯着天花板发呆,龙啸天敲门进来了,他报告说,南岭县公安局的副局长杜雨菲又在北湖分局户籍管理科查刘紫琼的资
2021-08-19
人或许可以通过训练等方式,让自己的情绪得到高度控制,比如沉重应对突发事件。 但有些东西,并不是强大的意志力卫世杰从人群中退了出来,还悄悄向楚天舒做了个“ok”的手势。 随后,伊海涛主动出击,在“小酒窝”的陪同之下楚天舒对着手机说,你等一等,我请示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进了书房,对伊海涛说,老师,纪委的梁宇轩说他在宾馆门口
2021-08-19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