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封疆大吏》第三十章 刘文举爱情信仰的坍塌(一)

轻小说 |

时间:

2022-04-2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刘文举:男,24岁,未婚,西川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副科级文秘。其父刘长河,原西川雅城市市长,现西川财政厅厅长,位高权重显赫一方。

    刘文举头上有两个姐姐,作为刘家第二代唯一的男丁,刘文举一出生就被赋予了各种主角光环,他就是在这种光环的照耀下长大的。事实上,这些代表培养纨绔摇篮的光环并没将他往纨绔的方向指引,而是人如其名的培养出了一身书卷气息,有些清高,也有些文人气节,不屑与其他二世祖为伍。

    从小品学兼优,俊逸文雅,饱受老师疼爱和同学的羡慕嫉妒,还有一些女孩子似有若无的隐晦爱慕眼神,这些成长中的经历对他有一定影响,但并不深,影响较大的就是对女孩子的眼光越来越挑剔,挑剔到近乎苛刻的地步。

    徜徉在书海,知道有个千娇百媚的名叫颜如玉的女人,也见识过了张生和崔莺莺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也曾唾弃过潘金莲之流的女人,他心中渐渐有了自己的颜如玉。那是在现实世界中近乎绝迹只流于传说的女子,期待着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从那蓦然回首灯火阑珊的等待中擦出人生初见的美好。

    这些年,他寻找过、留意过、失望过,周围视野内所有的女人,在他眼中都有着这样那样的缺点,普通长相的女子扔进人群洪流杳无踪迹;校花之流文雅气质不足,在他看来仍然有些粗鄙,没准在几年之后结了婚,就会在路边上*起衣襟旁若无人的奶孩子……

    他要求很高、眼光也很高,从没任何一个女人进入过他的法眼。他的爱情,是纯洁的、高尚的、神圣到不参杂任何功利姓质的,如此一来,一直苦苦寻觅良久,所造成的结果就是到现在仍然形单影只茕茕一身绝世读力。

    去年刘长河调任西川财政厅厅长,今年年初,他从雅城调到省委宣传部,终于遇见了他心中苦苦寻觅的完美颜如玉:省委宣传部里一个清丽得如同幽泉般的女孩--赵邀!

    这个叫赵邀的女孩,近乎和他心目中能陪伴他一生的那个身影完全重叠。在第一眼见到赵邀的时候,他久久无法回神,而且就在当天晚上,梦中那个红袖添香的女子赫然就变成了赵邀。梦里的赵邀轻言巧笑,娥媚柳黛剪水秋眸,欲语还休,完全不复白天所见的那种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

    佛语有云:人生中总会有个身影在前方等待。

    这话说得太他妈对了……不文雅,换个词,这话说得忒彼娘之对了!

    追求她,一定要拿下!

    从见到赵邀的那一刹那,刘文举立即下定决心,要将这个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颜如玉”拿下,然后双宿双飞如同神雕侠侣一般绝迹江湖,只留下一段传说,让人羡慕去吧!

    就在他刚准备行动的时候遭遇到了晴天霹雳:这个女孩是有男朋友的!这个消息让他有些犹豫,白璧染瑕,不如他想象中的那么完美了。不过短暂的犹豫之后他还是接受了这一点,好不容易遇见了,就多包容包容吧,毕竟这样的女孩真的不多了。

    再一打听,这女孩来头不小,省委书记的千金?对象叫杨柯,政务院杨主任的儿子?典型的父母媒妁之言,追求的是门当户对,这不是爱情的真谛,纯洁的爱情怎么能参杂这些功利因素?在这一瞬间,他立即明白了赵邀难言的苦衷,以至于他看向赵邀的眼神都充满了怜惜。

    他是懂赵邀的!她应该是挣扎过、反抗过,虽然最终没能挣脱这万恶的世俗枷锁,但内心里仍然是不愿意的,看看她现在那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就能想象得到,她对这世俗的姻缘是何等厌恶!

    被父母绑架了爱情,并且男方还是一个粗鄙不堪的男子,听听他都干了些什么,四处打架的赳赳武夫,别奢望这样的男人能懂得爱情,这些高雅浪漫的玩意儿他们这些俗人不会玩。

    罗曼蒂克!就那个叫杨柯的,能懂?

    这一思考之下,就让他感觉很兴奋,既然那个叫杨柯的粗鄙之人如此不堪,那想来赵邀是没经历过荡气回肠**悱恻的真正爱情,他只要写写情书倾诉相思之苦,同为才女的赵邀必然能从中和他找到共同语言,这样一来,鸿雁传情飞鸽传讯,一来二去的,事情就好办了。

    于是,在刘文举进入宣传部的第三天,立即挥笔泼墨写下了一封**的情书,让人送到了赵邀手里。

    到现在他还记得那封情书的内容。

    那天,见到你的第一眼,蓦然回首的感动淡淡的萦绕在心中,生命的价值就已经体现,你那清澈的眼神是如此的动人,让我心碎、为之神伤。以前,我曾苦苦寻觅,心中的倩影却从未出现过,使我彷徨、无奈、压抑、苦涩而悲伤。你的出现,人生初见时如同融融阳光照拂在我平静的心湖,荡开了涟漪。而你,在水中一色,芙蓉般的美丽,悄然使我姓情中多了几分躁动。我涩情的望过你几眼,却使内心跳动不安,蠢蠢欲动的情感,踟躇的理姓,让我不敢做出对你可能的伤害,那透洁的水晶,是天然的造物,仿如你的圣洁,生怕因为我的冒然使得你心中不快乐。相信我的单纯与真诚,你的理解,将会萌生我们的缘分。

    情感的表白是真情的流露,我知道,我们也许还有距离,你或许很无奈,或许你也跟我一样在期待那纯洁得不惹尘埃的爱情,但那都是客观的存在,我的真诚,你的心灵。

    事物的美丽不是永恒不变的,但你的美丽将是我心中永不凋零的丁香。夜晚,我的寂寥能否是你心灵的归宿,尝试着靠近,让心与心交融,我多么希望牵着你的手,在夕阳下的海岸边漫步,刹那间的永恒将在你我的心底收藏。倾听你的心诉,一切的一切将是我所不厌烦的故事,那一个个的故事,在倾诉间,将是你我最美好的回忆。

    世间万物的存在,命运的安排,你我的相遇,是一种缘分,也是一种机会,把握的瞬间,也许就注定了你我的一生。

    我向往蓝天白云,向往山川河流,向往着去到伏尔加河畔,吹着微凉的风,想着些许心事,念着优美的诗歌,融入那青草与河水之间,涤尽心灵的尘埃。

    我喜欢小草,她很孤独,但却存在着一种顽强的毅力。

    我也喜欢小鸟,因为它拥有翱翔的自由,自由是属于我们生命中一生的追求,没有拘束,自由的在天边翱翔,面朝大海,看着春暖花开,伴随着它自在的鸣唱。这如歌、如诗、如画一般的优美,我很期待你能在我身边,一起领略这造物主的神奇、这鬼斧神工的唯美画卷。

    都说夜晚那凌空划过的流星是最美丽的,对着它许下心中的愿望,一定能心想事成,我一直都相信这古老的传说。在遇见你的前夜,我对着流星许了一个愿望,期待着那个值得我付出生命去呵护的女孩的出现,如今,这个愿望实现了,感谢上苍!

    若是再有流星滑落,我将对着行空的流星,牵着身边的你,许下一生的诺言,这潮水的诺言将会是永恒的不变。

    ……

    雁字回时,没能带来他期待的回应,对此,刘文举并没气馁,而是再接再厉的继续埋头奋笔疾书着,一封封声情并茂的情书如同雪花一般飘向了赵邀,他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或许她只是缘于女孩的矜持,或许只是单纯的害羞,或许在背地里,她正展开着这些词藻优美的情书反复的吟读,有些脸红,有些羞涩,有些向往。

    刘文举不清楚的是赵邀从没看过他呕心沥血所书写的情书,而是随手扔给了身边的八卦女之一,然后一群女人就双目含泪的反复研读着这些徐志摩式的情书哭得稀里哗啦。再然后,等到伤感逝去,这些无良女人擦掉眼泪,立即给刘文举起了个绰号:小鸟。

    他不知道这个外号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但这个外号他很喜欢,感觉很亲切,很懂他。小鸟,代表着自由的向往,就如同无拘无束的流浪诗人,太适合他了!

    最近几天,他也曾见过赵邀,仍然如同清水芙蓉一般的美丽身影总是从他身边悄然飘过,带起的香风,轻轻吹动着他已经波澜滔天的心湖。

    赵邀仍然没有正眼看他,但每次相遇,他总能感觉出女孩内心的跳动,眼神应该在他不注意的时候瞟向过他,也许还有些躲闪。

    差不多了!

    刘文举掐指一算,红鸾星已动,美好而神圣的爱情即将来临,再加一把火,就能抱得美人归。

    经过两天的精心设计,刘文举制定了一个在外人眼中有些惊世骇俗的追求计划,一旦这个计划实施,浪漫的场面将会感动很多人,这里面,自然也包括跟他已经有了共同语言的赵邀。

    今天刻意请了假,刘文举对着镜子稍事打扮,镜子里的男子风度翩翩气质忧郁,一双星目中有着淡淡的情意流动,太完美了,就如同童话世界里走出来的王子一般。

    刘文举满意的点点头,就在今天,他要去接回属于自己的公主,用一种惊世骇俗的浪漫方式演绎出他所追求的完美爱情。

    为了今天,他准备好久了。

    临出门前,刘文举轻轻拍了拍脑门,道具!差点把这最重要的东西忘了,检查一下:手风琴、玫瑰花。

    万事俱备!

    ;
延伸阅读
第800章不奉陪! 季枫笑笑:“他算什么东西,一个自以为是的跳梁小丑而已,我会为了专程跑来过问他的事?”
2022-07-01
第792章摊牌(下) 有人欢喜有人愁。 李若男此刻就有些愁楚,她想跟范建元说清楚,但是想了又想却是不
2022-07-01
第793章发现 从萧长河家里离开……准确的说,应该是从萧长河家门口离开,因为从头到尾萧雨萱都没有让季枫进门
2022-07-01
第801章萧雨萱要相亲?! 李若男的维护,让季枫一时之间也无法审问范建元,而这个时候向永战正好要出国,所以
2022-07-01
第805章萧长河的奇怪态度! “死老头子,你疯了?!” 当季枫和童蕾刚一出去,萧母顿时就火了,她气愤
2022-07-01
第794章断了线索! 季枫顿时就是眼睛一亮,他明白向永战是什么意思了。 既然排除了一部分人质的嫌疑,
2022-07-01
第806章父爱! 萧长河笑道:“这好办,把季枫叫进来,跟他说,要想跟萱萱在一起,就要跟她结婚,要不然的话,
2022-07-01
第802章生他三五个! 听到萧雨萱要相亲的消息,季枫一语不发,径直就上了楼。 “小枫?” 一个
2022-07-01
第797章言尽于此! “唯独你!” 李若男抿了抿嘴,一双眸子却是盯着范建元,道:“建元,唯独你,我们
2022-07-01
第804章坦白(下) “你,你们……” 季枫的话,让萧母真是震惊而又气恼,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2022-07-01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