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官道征途》第六百五十八章受到刺激

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7-21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大家都知道,这叫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省政府要“改造”一下办公楼,还会想不出办法来,估计这改造或许比新建花的钱还多,准确的说是“成本”更高。

    曾子祥岂有不明白之理,他淡淡的道:“这办公楼改造计划不是还没启动么,以后再说吧。这旧楼看上去也不错的,能修补就修补一下继续用吧。”

    司马浮云听得心中一凛,赶紧点头应诺,“我会及时安排修缮的,相信花不了多少钱就能重树办公形象了。”

    曾子祥有意无意的看了他一眼,“省政府的办公形象不是体现在办公楼上,而是体现在政府工作人员身上,尤其是体现在我们省政府班子的作为上。”

    “嗯。”

    司马浮云低头沉思着,只是轻嗯了一声。

    只是这一轻嗯,他已然明白,这曾省长也不是信口乱说,而是在思考如何打造省政府的新形象,估计他上任之后一定会在这方面有所动作。

    会是什么动作呢?

    他现在不得而知,但他坚信这个时刻很快就会到来。

    走进一楼的时候,曾子祥没有走向电梯口,也没有及时走楼梯,而是在走道上溜了几步,“我们走走看看。”

    “我给您在各个办公室介绍一下吧?”

    司马浮云倒是尽职尽责的领路,但曾子祥却是摆手,“还是先不惊动大家办公吧。”

    快到洗手间附近的时候,曾子祥笑道:“我先方便一下,司马秘书长要不要去?”

    “省长请,我不去了。”

    司马浮云连连摇头,别说大家年纪相差很大,不愿意一起上洗手间,就是抛开年龄问题不说,自己也不好意思跟省长一起上厕所啊!

    比比东西大小,自己肯定落下风。

    如果是比官职,自己更不好陪省长进厕所了。万一要是哪个职工遇到了,还不定会闹出什么笑呢。加上司马浮云这几年工作心理压力大,还有了前列腺炎,这上厕所估计是正常时间的几倍,那不耽误事吗?

    所以,他虽然有点想去,但表示绝对不去。

    因为要上洗手间,曾子祥一直不让司马浮云替他提的公文包,这时再看到司马浮云伸过来的手,他也不好拒绝了。

    空着双手,曾子祥施施然的走进了卫生间。

    刚一进去,里面站位却是无一空闲,正观察哪个小门里面没人,却听一声喝斥,一个年轻人倒退两步差一点踩到了曾子祥的脚上。

    “你眼瞎啊?”

    这是厕所一道小门里发出的声音。

    年轻人的脸色则是变了几变,先是对着小门解释,“马处长,对不起,我以为里面没人。”然后又转身对曾子祥道歉,“先生,不好意思,差点撞着你了。”

    “没事!”

    曾子祥摆了一下手,这儿本来就是一个解急的地方,自然不能与人发生口角,那不就急上加急么。只是让他不明白的是,这什么“马处长”也太霸道了吧?你自己进去后不插上门锁,一个年轻人能推开,那就表示错不在他,凭什么还骂人?

    年轻人显然有点后悔自己的冒失,站在那儿发了两秒的呆,估计他担心这马处长出来一定跟他没完,可他还不能一走了之,这内急问题还没解决,拖不得的。

    倒是旁边一个中年人转过头对年轻人道:“小刘,我这位置让你了。”他说着还朝小门那个方向撇了一下嘴,“这年头啊,上个厕所都可能惹事。小刘,今后当心一点啊。”

    “郑秃子,故意损我是不?关你鸟事!”

    是不关我鸟事,可关你鸟事啊。马大处长,刚才小刘没把你鸟吓出毛病吧?”

    “你得瑟个屁,郑秃子,你是不是落井下石?以为骆省长走了,我就谁都可以欺侮么?”

    “切!”

    郑秃子根本没当一回事儿。

    曾子祥抬头看了一下这“郑秃子”,头上还真没多少毛,怪不得有人叫他这个外号,倒是十分贴切。

    郑秃子对厕所进来一个陌生人倒是不以为意,来省政府办事的人多了去。当然,能到这儿来的人不是省级部门的人,就是下面各市上来的干部。

    他见正打量自己的这人年纪不过四十出头,比自己还年轻,只是点头微笑了一下,一边检查拉链,一边继续对着关着的厕所小门道:“骆省长走与不走,跟我有毛的关系?再说了,他就算不走,还能管到这厕所里来?当然了,他要是不走的话,你马处长肯定是没机会光顾咱们这底楼的洗手间的……这要搁在以前啊,你来了,我们这些人哪儿还敢进厕所,你说是吧?”

    看来这厕所里的斗争还挺激烈啊!

    曾子祥本待反身而出,这儿人多,自己完全可以换一层楼解决问题。不料,这时小刘却是对曾子祥道:“先生,你来吧。”

    “呵呵…小伙子,你在这个地方还谦虚客气?”

    “不是,刚才我差点踩你一脚,算是赔罪了!”

    “那好吧,我接受了!”

    曾子祥自然不会去跟这些年轻人客气,能享受一下这小伙子的谦让,倒也是一种享受。刚到省政府头一遭,遇个什么看不见人的骄横马处长,再碰上一个谦逊礼让的年轻人,算是正常情况了。

    他站在那儿嘘嘘放松,但郑秃子与马处长却是打起了持久战,马处长还没出来,郑秃子也不急着离开,二人都较着劲呢。

    马处长在里面开始冲水了,“郑秃子,我明白的告诉你,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我可没你这‘马’大。不过,我一向为人清正温和,不像有些人虽然‘马’大,却是人小。”

    “你说我是小人?”

    那小门呯的一声就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瘦高个的鹰眼人,此人就是所谓的“马处长”,他现在是一脸的怒火,瞪着郑秃子继续发飙,“我小人又怎么了,我告诉你,我这个小人也风光过,以前在省政府你敢惹我么?就是以后,哼,虽然骆省长走了,但总还有他的许多朋友关照我吧,再差劲,我也比你这个机要处长强…”

    “是,你很强。可你再强,也不用对小刘那种态度啊,你自己进去不关门,怪谁啊?这大家挤一个时段来了,总得想办法解决内急不是,你骂人家年轻人‘眼瞎’了,有这么骂人的么?我没说你恶毒就算客气的了。”

    曾子祥一边拉拉链,一边小声的问离他最近的小刘,“马处长是哪个处的?”

    小刘有些害怕的样子,抖着小鸟还不忘小心的侧着看一眼郑、马二人斗着嘴往外走的身影,压低声音道:“马处长原来是骆省长的秘书,省政府自己一处的处长。这会儿还没重新任命呢,只是听说新省长到了,办公厅把他的办公室先安排到了一楼,今后具体怎么安排不知道。按惯例,这领导一走,秘书肯定要提拨到部门去的。”

    “有这个习惯?”

    “有呢,不然马处长哪儿敢这么牛皮哄哄的。他是知道自己即将出去当领导干部,才敢这么与人叫嚣啊!”

    “以前也这么样?”

    “以前跟着省长的时候就更不得了……”

    小刘这时才想起自己还不认识面前这人呢,“您是哪儿的,来这边办事的?”

    “我也是来省政府工作的。”

    “刚调来的?”小刘虽然大家都这么叫他,其实也三十几的人了,眼力还是有的,他见曾子祥气宇不凡,但年纪好像也很轻,似乎比马处长还小上一两岁的样子,有点猜疑的道:“听你口音,你不会是跟新省长来的吧?”

    “正是呢。”

    “哦?”小刘有点惶恐的道:“看来今天是撞到领导了,你肯定是新省长的秘书?”

    “差不多。”

    曾子祥也不好说什么,既不笑,也不故作神秘,边往外走边道:“怎么省政府上个厕所都有人叫板,真是不可思议。”

    小刘紧跟了出来,“这算啥,这样的事多着呢。”

    “哦?”曾子祥略停了一下脚步,“还有什么更牛逼的事么?”

    小刘不再回答,只是笑了笑,“你今后要跟省长,我可不敢在您面前乱说。”

    这小子还挺机灵的,曾子祥只能笑笑作罢,洗手的时候还见马处长在洗手抬边哼哼不已,反复用水冲了一下脸,又拿纸擦了几下,如此几次,还不愿意离开。

    曾子祥直摇头,这人看来是受刺激了,神经似乎不太正常。

    “说,你刚才看到啥了?”

    马处长刚与郑秃子叫完板,现在有功夫理会小刘了,一看小刘洗手,就吼叫起来。

    小刘摇头,“马处长,刚才我开门什么也没看见啊。”

    他的叫冤,并没有让马处长灭了怒火,“你没看见什么退那么快?”

    靠,这人真是疯了。

    曾子祥都有点看不过去了,这哪儿像个省政府的处长,简直疯狗一般,总是想着咬人几嘴,这成什么样子了。

    他的一脸不屑也招来了祸事,马处长一眼就瞅到了这个陌生人,“你又是什么人,在这儿揍什么热闹?”

    曾子祥真想给这种人一个大耳刮子,太丢省政府的脸了。

    幸好自己是新来的省长,如果是上面来的其他领导,让他这样一叫嚣,那不坏事么?他冷冷的瞪了马处长一眼,“你这样儿像什么省政府的处长作派?”

    “像不像关你鸟事,你有本事把我处长帽子摘了啊。”马处长还真有点神经错乱了,“我可不像骆省长那样,遇了事就主动辞职,这处长帽子我看谁敢摘去?”
延伸阅读
冯娟华无可奈何的叹了一声:“我们当年是被他抓了现,之后顾及到名声、地位和家庭,所以就一直被他牵着,文书记完全被他“你是哪一年跟文介明好上的?”问到这句话,洪峰心里突然难过起来,至于为什么难过,自己也说不清楚。 冯娟华看洪峰轻叹了口气:“那个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向上级领导或上级部门反映他的情况?” “反映他的什么情况啊?我又没
2021-08-02
想到这里,程叶向陈大宗使了个眼色,走到了一边,陈大宗也跟着走了过来。 程叶转头看了王福前一眼,转脸对陈大宗下午回到江山市,市委领导立即召开了部门负责人紧急会议,黄江不在家,自然就是洪峰参加了。 看着洪峰走进会场,
2021-08-01
吴一楠这么一问,程叶怔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我的斗志就是我的底气,我决心要做的事情,没有不实现的!” ““是呀,如果不是她,我现在坐的是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你说,我现在又去宴请她的上级部门的人,她不把我撕了才怪呢。”“你说什么?李青和王乐?他们什么时候到的?”洪峰突然追问道。 听着洪峰的话,程叶心里一阵兴奋,肯定洪峰认识
2021-08-01
来到能源办,马小乐知道栾大松为何有情绪了,同样是属于财政拨款的政府职能部门,办公条件还真不是一般的差。不过和栾大“哦!”栾大松的眼神一下变得虔诚起来,“马局长,我说你哪里来得这么大魄力,原来还有这些个粗壮的关系!” 马“那是再好不过了!”马小乐眉开眼笑,“有邵姐这么关心,我还担心什么呢?” 此时,一直不说话的栾大松站了起来
2021-07-30
看着葛荣荣认真地做着回忆记录,马小乐得意地一仰头,道:“刚才规划部门的同志讲得确实不错,下面谁发言?” “宋光明和吉远华的心思,马小乐能猜个大概,就是因为创卫这事体大,还有周生强支持,宋光明和吉远华一般是不会有啥太直接“你小子,要听喜讯吧!”丁新华走后,岳进鸣坐下来笑呵呵地多马小乐道,“有付出就有回报呐!” “喜讯?”马小
2021-07-29
“能不能把马庆明作为突破口?”吴一楠突然把话插了过来,道:“有一次开全市县(区)一把手会议,每到吃饭晚饭,马庆明王生嘿嘿地笑了二声,道:“你这傻姑娘,你被人家耍了!” 于是,王生慢慢地给程叶分析着周进良的所作所为,一言“王秘书。”程叶终于忍无可忍,道:“你收拾好东西,等待通知,到另一个部门报到,好了,我忙了。” 王朝勇完全
2021-07-29
刘记者看看信封,又看看丁新华,咧嘴一笑,“这马局长也太客气了,乘出租这点小事他也想着。”不过刚说完,他就伸手接过“这样吧,邵部长,我也不要你提供方便了,就自己到几个部门看看,比如规划、建设等部门,问问情况。”刘记者说完就朝外酒宴结束,刘记者回房休息,下午不用忙活,只管睡觉就行,一切都在掌握中。 在打电话给马小乐之前,宋光明琢磨了
2021-07-29
“建设部门是不可能的。”谭晓娟说道,“局质检科科长是梁本国的人,不会这么做。” “质监局呢?”马小乐道,““那倒不见得。”范枣妮道,“听说郝士军的爸爸郝国防不是个善茬,开始他就对古芳有一百二十个不满意,但拗不过郝士军,这边的甄有为也懊恼着呢,怎么这么巧,竟然碰上了!本来这事能说开的,但因为吉远华在场不好解释。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
2021-07-29
“这么说来,那以后的协调会看来是必开了,咱们是不是得先做准备准备?”马小乐道,“凡事涉及的部门都及时打招呼,否则马小乐指指桌子角上的一碟腌咸菜,咸菜疙瘩,“这个!” 腌咸菜怎么上了桌子呢? 没地方啊。家里大小桌子“呵呵……”霍生笑得有些勉强。 “金柱,瞎嚷嚷啥。”马小乐制止了金柱,“霍生做事有分寸。” 霍生对马
2021-07-28
刘云飞这进国资委四五年了,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新来的部门一把手一上来就要问下面的人要钱,不给钱就换职位的事情,这他还真是“嫂子,你这刚刚做完了这个,应该多喝点糖水,咱们都是女人,我懂得这个,糖补血,而且最补女人血,呵呵,咱们女人啊,这辈子就
2021-07-27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