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朝好女婿》第八百零九章 手头的资料

自我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06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自我总结范文】

    一个人要想成功,韧劲,坚持,清晰的自我认识,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清晰的自我认识最为要紧。

    就苏木看来,自己现在之所以混得还算不错,主要是因为考了一个状元,靠的是一路抄袭。其实,就人才而言,只怕也就这个世上一个普通秀才的水准,更别说跟进士们比较。

    至于才干和行政能力,更是与朝中的公卿大夫们比不了的。

    作为一个穿越者,对于历史的先知先觉才是唯一可以依仗的异能。

    科举这条道路,到现在苏木已经走完,正式进入官场之后,又在正德皇帝那里没有了情分。将来要想走得顺当,就只能靠穿越者对历史的提前认知了。

    据苏木所知道,鞑靼小王子入侵明朝,在正德年间就有五次。

    首先是正德六年三月,小王子率五万人入侵河套,也就是宁夏一带。

    同年十月,小王子在抢劫了河套之后兵锋直指大同,虚晃一枪之后,这才提笔北归。

    第三次发生在正德七年九月,小王子进攻宣府,这次祸乱尤其厉害,竟然攻陷了怀安、蔚州两城。

    第四次是正德十年,小王子依旧从大同一线入侵,无人能抵。

    第五次,正德十二年,大同告急,小王子率众进攻,总兵力五万。这一回,正德皇帝忍无可忍,御驾亲政,终于在应州打败了小王子,解除了大明朝这一边患。

    起初四次入侵,正德皇帝本就有意亲自带兵应敌。无奈大臣们坚决反对,这才做罢。

    可惜,明朝的边军实在是不给力,屡战屡败,这次彻底激怒了正德皇帝。

    鞑靼人这五次进攻,除了第一次是在河套以外,其于四次都集中在大同一线。可以说,宣、大两镇乃是明朝帝国边防的重中之重,将谢自然调去那里正合适。

    苏木慢慢地提笔记录着,正写得入巷,突然间感觉头上有一片阴影移来,抬头一看,正是胡莹。

    苏木停笔微微一笑:“大半夜的,你跑过来做什么,回去继续睡吧。”

    胡莹:“苏木你两年不归,这次回家,妾身自然要侍侯在旁。”

    “不用了,我这一写东西,也不知道要写到什么时候,或许是一个通宵吧。”

    “那我就陪着你,你们读书人不是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吗:红袖添香夜读书。”

    “你是红袖吗?”

    “好你个苏木。”

    苏木哈哈一笑,心中感动,柔声道:“妹子,这人一熬夜肚子就容易饿,要不,给我弄些吃的,清淡一点就好。”

    “是,妾身这就去叫人做。”

    本来,鞑靼小王子这五次入侵,苏木只关心正德十二年的那次应州大战。

    说到底,前四次鞑靼进攻明朝规模虽大,但战略目的是抢劫,而明朝也没有做好作战准备。因此,让鞑靼人从容抢劫之后,又从容撤退。

    到最后一次时,正德皇帝终于忍无可忍,不顾大臣们的反对,依然御驾亲征。在应州同小王子决战,取得了最后的胜利,终于剪除了明朝边境这一大患。

    如果苏木和胡顺想在战场上获取功勋,并因此封侯,这一战才是关键。因为,苏木做为皇帝的亲信之人,胡顺最为锦衣亲军的高级军官,也只有在皇帝亲征时才有可能上战场。

    想到这里,苏木就静下心来将应州大战的来龙去脉在心中整理了一遍。

    说句实在话,当初在读相关史料的时候。大约是因为正德皇帝在历史上的名声实在太坏,而《明史》又是清朝人编纂,对于正德也没有多好的评价。这一战,在史料上也不过寥寥几笔,字里行间甚至还带着一丝嘲讽,比如这一战正德亲自杀死一个敌人,比如这一战斩首不过几百级云云。

    根本当不得真。

    有因为当初看这段历史记载的时候苏木也没当真,现在回忆起来,还真有些费神。

    一边随手记录,一边回忆,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将应州大战给记录完全,然后准备小心地收藏进抽屉之中,上锁。

    搓了搓写得发热的手,看了看身边一脸疲倦的胡莹,苏木有些愧疚,正要让妻子快些回屋去睡觉,心中却是一动:不对,不对,这片时空已经和真实的历史有很多地方不同。比如弘治皇帝就提前去世,正德提前两年登基为帝。如此一来,鞑靼人入侵明朝会不会提前呢?又或者,以正德的性格,会不会不用等到小王子第五次入侵,就提前亲征?

    对,这个可能性很大,不能不考虑在内。

    苏木就停了下来,提起笔慢慢地记录起前四次鞑靼入侵。

    这四次入侵对明朝来说并不是一件光彩之事,史料更少,也不过半个时辰就写完了。

    等到苏木上床的时候,已经是次日申时。

    外面的冻雨已经变成雪花纷纷扬扬地落下来。

    苏木现在散了馆,等待朝廷另外分配工作,况且,这几天,朝廷的所有精力都被刘瑾谋反案牵扯进去,所有的工作都已经停摆,苏木的新任命估计要等上一两月才有着落。

    再加上他现在不过是正七品的品级,也不用上早朝。

    炕烧得很热,旁边的胡莹已经沉沉睡去,发出轻微的呼吸声,但苏木却死活也睡不着。

    躺在炕上,苏木有在心里将小王子的资料过了一遍。

    明朝的鞑靼人并不特指鞑靼族,而是草原游牧民族的泛称,成分复杂,主要指元朝末年随林丹汉退到漠北的部落。

    到明朝中期,林丹汉的部族分为东西两个部。东面的称瓦剌,西面的被人称之为鞑靼。

    历史上,对正德年间的鞑靼小王子记载并不多。实际上,苏木在穿越到这个年代之后,也查过朝廷的相关资料,也没有看多详细的记录。

    就他调查所知,小王子叫达延汗,刚统一了鞑靼各部,如今正驻牧在河套草原地区。

    如今,明朝的气候越来越恶劣,正要进入小冰河期。北方的天气越来越冷,越来越干燥。

    草场退化,为了活路,鞑靼人必然南下抢劫。

    同明朝的战争一触即发。
延伸阅读
又来,上官舞对羽公子的自我感觉良好有些不屑了顾,她觉得这家伙是一个装逼高手,每次装逼的时候都是这样漫不经心的,但这种无而且李师这个人,极讲江湖义气,他的弟子都是他的死忠,你杀了他,然后放出消息,李师死于我的手上,他的那些亲朋友弟子
2021-09-15
“那就略施惩罚吧。”真阳子微微的**吟,他右手一指,君无晴感觉到自己的**一软,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他 惊恐的“可是你知道吗?一个人是会自我膨胀的。”傅景辰道:“君无晴自恃功高,所以已经动了一些小的心思,他已经不满足于他现
2021-09-15
徐芊芊这个女人还真是自我感觉良好啊。 我可以抛弃践踏你,但你却要和往常一样迷恋我。你沈浪没有用的时候将你扫必须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了。 本来他的终身软饭计划还想等到再成熟一些,需要进行一定的铺垫和造势。 现整个玄武城的人都是他家的子民,从小父亲就教导她爱民如子。 尽管平民百姓挡住军队去路被撞死是活该,但金木兰是
2021-09-09
一个人要想成功,韧劲,坚持,清晰的自我认识,三者缺一不可。尤其是清晰的自我认识最为要紧。 就苏木看来,自己一边随手记录,一边回忆,用了大约半个时辰,总算将应州大战给记录完全,然后准备小心地收藏进抽屉之中,上锁。
2021-09-06
苏木进入宣府地界的同时,谢自然大队人马也早一步抵达怀安卫。 两队只剩一日路程了。 双方都不知道,如果他心中一喜:“姐夫,你总算到了,快快快,快放了我和爹,咱们都快被那牢什子谢佥事给折腾死了。” 一听到舅舅喊这才想起来爹爹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人的身体是有记忆力的,也有一种玄妙的自我调节功劳。比如人的力气,你刚开始的时候背
2021-09-06
“朕要下旨褒奖威武大将军朱寿,用明旨传诏天下,并载入史册。”正德得意洋洋,开始了表扬和自我表扬。 苏木大惊苏木“啊”一声:“陛下圣明。” 谢自然若派去福宁镇,那地方可是个大军镇啊,虽说不能同九边相比。 谢自
2021-09-06
这两个字,在传出的瞬间,仿佛言出法随,一言定乾坤! 阁主好似失去了所有力量,面容苍白无血色,但却赶紧低头,“你们啊……以后不要搞这种形式了。”王宝乐批评道。 周鹏海立刻称是,其他三位大队长也都赶紧自我检讨,簇拥着望着金刚猿那贱贱的样子,又注意到四周人看到了自己方才的狼狈,王宝乐觉得颜面有损,前仇旧恨瞬间浮在心头,眼睛一瞪。
2021-09-05
这个时候,不论是王晓松,还是曹飞燕,都彻底的忘记了自我,此时此刻,他们只想拥有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空间,那种人类本能曹飞燕也为王晓松高兴,喝下了一大口水,笑着说道:“晓松,你调到川洋市来吧,就算是为了我,你什么也不用去管,我求我
2021-08-29
大家听着王晓松的自我检讨,居然出奇的没有任何嘈杂的议论声。所有的人都在十分认真的听着,他们听得不是王晓松检讨的内听得王晓松这么说,毛聪心里长出一口气,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毕竟刚刚处理完一个副局长,他这个小小的办公室主任说不
2021-08-27
“怎么的?岳处长,你们在课堂上谈情说爱可以,我接个领导电话就不行啊。”蓝光耀倒打一耙地讥笑道:“哦,只许你‘官二等到楚天舒和岳欢颜回到了座位上,被羞辱了的蓝光耀才低声自我解嘲道:“没办法,乡巴佬,就这素质。” 风波自此学员们有点点头,有的摇头,莫衷一是。 “据我所知,这款衬衣在全国各地是统一销售价,而且还十分畅销。”彭慧颖
2021-08-20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