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195章 养军难(两合一的大章)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从无到有,在这绵延的群山之间,出现了一个城堡,不到两个月的时间,边墙、营房,军械司工匠们的工坊都搭建了起来。重新整编过的军队也开始了日常正规训练,虽然中间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士兵们生活物资短缺,军械司所需的工具材料短缺等等,但是有晋商中的范家在,这些问题都得到了完满的解决。当然,范家也在青石堡建设的这两个月中赚的盆满钵满。

    一切都在向好的地方发展,随着范天宇开设的日用商铺的出现,晋商中的田家和黄家也闻着味一般来到了这里,拜见了陈越,要求在青石口开设商铺,陈越当然很高兴的答应了他们,同样以一百两银子一年的租金给他们划拨出一块土地,让他们建设商铺。范天宇当然非常不满,因为这意味着他将不能垄断青石口的生意,可陈越却不理会他,多一家商人入住,物资的采购也多了一种选择,价格自然会便宜很多。

    很短的时间,田家和黄家的商铺都建立了起来,三家商铺的出现,使得青石堡的物质极大丰富了起来,粮食布匹油盐酱醋,各种生活物资应有尽有。附近山里的山民们也越来越多的选择了下山,在青石堡定居。他们本来逃入山中是为了逃避满鞑逃避战乱,很大部分山民还都是以前的军户,不过山中的生活到底不便,各种物资极为短缺。现在陈越愿意把原来属于青石堡的军田重新分给他们,只需要每年缴纳三成的租子,就可在这里建房定居,生活可比山里好很多。不过陈越同样有条件,想回到青石堡的话,一家必须有一个青壮加入西山军,当然这点对这些山民前军户们不成问题。他们本来大多数都是军户,加入军队再正常不过,而且家中有了士兵,能每月赚到一两多银子的饷银不说,以后也没人敢欺负。

    时间慢慢进入到了九月,这些年天气越来越寒冷,寒风从西伯利亚吹来,越过茫茫无际的蒙古草原,然后经过燕山山脉继续向南,而位于燕山山脉和草原交接地方的青石口,气候又比京师冷上许多,才到九月,已经不得不穿上厚衣。

    而随着天气的变冷,随着陈越派人进山劝说,越来越多的山中百姓选择了下山,来到青石堡定居。青石堡这里原来就有数千守兵,随着满鞑攻打青石口入关,一部分守兵战死,部分投降,还有相当一部分携带家眷逃入山中,和原本的山民混居在一起,据负责安顿下山百姓的袁可立估计,附近几十里的山民总数当有数万之多。

    西山军一开始建造了数百栋的土屋,而一千多西山军只居住在靠着边墙的一百多栋,剩下的大半原本空着。一开始很多人还不明白为什么建这么多房,随着山民不断的下山,这才明白陈越当初的这样做的目的。

    一家山民分配一栋房屋,三百余栋很快就被下山的山民住满,以至于后来下山的人不得不在谷地平地另行建造,陈越命令木匠头目鲁三友带着手下几十个木匠,帮着建设房屋。

    每一户山民下山,西山军就会多出一个新兵,等到了十月初,这批新兵的总数竟然达到七百余人,其中绝大部分都是军户出身,都会一些战技,只要按照西山军的方式稍加训练,都是不错的事情。

    如今西山军的总数达到了两千二百多人,随着人数的增多,粮饷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两千多士兵,每日消耗的粮食就达四五十石,虽然从京师来的时候采购了两千余石粮食,可随着这几个月的消耗,以及这些下山的山民家属也都缺衣少食需要补贴,据管理粮秣的张程凯估计,眼下军中储存的粮食顶多吃到过年。虽然理论上说西山军的粮饷都应该由朝廷拨付,可陈越知道如今朝廷的底细,国库空空如也,哪里有多余的粮食拨付自己!而且以自己和文官们的恶劣关系,想要到粮饷更是千难万难。

    粮食尚且不说,士兵们的饷银又是很大一笔开销。两千多士兵,按照新制定的饷银标准,普通士兵一月一两五钱的饷银,战兵二两,敢战士二两五钱,至于军官,则更是有军官的补贴,从数量到数十两银子不等,再加上军械司的工匠,每月支出的饷银就达七千五百两银子之多。再加上军队的各种开支,每个月没有一万五千两根本过不去。养兵之难可见一斑,陈越很怀疑哪些动辄拥兵数十万的明末将领,比如左良玉拥兵二十多万,其他如吴三桂唐通白广恩刘泽清等总兵,也各有数万不等的军队,现在朝廷饷银根本指望不上才,陈越很是好奇他们从哪里弄到的养兵的银子。

    不过想想唐通和白广恩军中,穿的如同叫花子一般的普通士兵,陈越也就能够理解了,数万的军队恐怕大部分士兵平日里连温饱都不可得,只有将领的亲兵待遇稍好,哪像西山军,两千余士兵都是粮饷充足,饷银按月直接发放到士兵手里,从来没有克扣的现象。

    然而,随着每月巨大的支出,虽然军中还有着三十万两银子,都是从房山满鞑手中,从西山煤矿主那里的缴获,可陈越还是觉得压力巨大。自己的军队肯定要继续扩充,银子还会如流水一般花出去,就这样坐吃山空可不行,必须要开辟新的财源。

    可是在这鸟不拉屎的青石口,又哪里找到赚钱的门路?而且是赚快钱的门路!陈越很是忧虑。

    有句话说,叫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靠着蒙古大草原,是不是应该从蒙古人身上打主意?满鞑出兵入关抢掠,很多蒙古部落也参与了其中,抢得了不少的人口财物,若是能够找到一个蒙古部落抢上一把,应该能弄到很大的好处,最不济也能弄到一些牛羊吃吃!

    不过想法虽然很好,蒙古骑兵可不是好惹的,虽然没有满鞑八旗兵厉害,可是在空阔无边的草原,想打败迅疾如风的蒙古骑兵,可真的不容易。而且即使想去蒙古人那里打草谷,也得找得到蒙古部落才是!卫阳和刘能的夜不收骑兵,也多次派人进入草原,*达二百余里,可是却没有发现大的蒙古部落。

    就在陈越发愁之时,范家商铺的掌柜范天宇前来拜访。

    “范掌柜有什么要求,尽管讲来吧。”看着桌子上一张二百两的银票,陈越似笑非笑的说道。这几个月来,范天宇最少从自己手中赚取了两三万银子,现在却只肯送自己这点银钱,这商人可都他妈的小气!

    “咳咳,”范天宇有些不安的扭动了一下**,面对陈越,他时常有一种压迫感。

    “是这样的,陈大人,如今快要进入冬季,草原上牛羊正是肥的时候,我范家想派出一支商队,往草原上收些牛羊,还请陈大人您恩准,能够打开城门,让商队进入草原。”

    “是这样啊!不过你们范家不是一直从张家口进入草原的吗,今年为何要走我青石口?”陈越诧异的问道,晋商八大家通过张家口出入草原,和满鞑以及蒙古人做生意的事情他早就知道,这些在大明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虽然违反了朝廷对鞑子物质禁运的禁令。可是晋商在朝中在边军有着强大的靠山,据陈越所知,范家就有子弟在朝中当着三品高官,内阁大学士李建泰更是晋商们的靠山。晋商一系的官员在朝廷势力庞大,所以哪怕明知道晋商走私,朝廷也无可奈何。不过,既然我陈越在青石口,定然不会在允许这种卖国的事情发生!

    “张家口那里是我们少东家在管理,他也会组织商队从张家口进入草原。不过蒙古草原面积极大,一支商队又哪里能够?所以老东家让我带队从这青石口出去,还请大人您能通融一下。”范天宇谦卑的说道。

    “嗯,你们去草原是为了收购牛羊,不知道去的时候会携带什么样的货物?”陈越问道,去草原和蒙古人做生意利润极大,陈越自然是知道这一点,茶砖布匹乃至铁锅等都是草原上不可或缺的物质,把这些贩卖到草原倒也无可厚非,可这些无耻的晋商会运送生铁粮食入草原,和蒙古人满洲人交易。生铁可以打造箭矢刀枪武器,粮食更是不产粮食的草原最受欢迎的物资,这些都是大明明令禁止出口的物质。

    “呵呵,不过是一些茶砖布匹漆器罢了。”范天宇不安的****。

    “这样啊,容我考虑考虑!”陈越端茶送客了。

    “大人您是怎么想的?”范天宇走后,王寅微笑着问道。

    “先抻他几天再说,这范天宇就送了二百两银子,真他妈小气!想让我放行,不大出血哪里能行!”陈越笑道,他已经想明白了,若是真像范天宇说的,运送茶砖布匹等生活物资入草原,只要没有生铁粮食,就放行,毕竟即使自己这里不允许他们通过,他们也会走其他地方,倒不如借此弄些银子养兵。

    “大人有没有想过,借着范家商队进入草原之际,咱们做点什么?”王寅笑道。

    “横山公您是说?”陈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大人您不是一直派人往草原,想弄清楚蒙古部落的驻地吗?现在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啊!”

    “对,就这样办,咱们往范家商队派人,和他们一起进入草原,去查清楚蒙古人的底细!”陈越一拍**,哈哈笑道。

    也许真的到了去草原的季节,范天宇很是着急,仅仅过了一天,就再次前来拜访。这次,为了能够进入草原,他可是下了血本,足足送来了五百两的纹银!

    “大人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尽管心里着急,范天宇表现的却一如既往的温和,从容不迫。

    “我说范掌柜啊,听闻去草原做生意,能够赚取十倍的利润,这是真的吗?”陈越把玩着手中的银票,脸上露出了若有若无的笑意。

    “哪里赚那么多啊?只不过赚上一些辛苦钱罢了!”范天宇脸上露出了一脸的委屈,心中却暗暗叫骂陈越的贪婪。

    “每逢冬天进入草原,气候冷的很,风就像刀子一般,蒙古部落居住的又很分散,往往要走数百里甚至上千里的路,若是一路平安也就罢了,可在草原上有了无数的马匪,只要碰到一支马匪,赔了所有的货物不说,恐怕连命都会丢掉。这真是拿命赚的辛苦钱。”范天宇向陈越讲诉着去草原经商的艰难,满心都是心酸。不过对他,陈越却没有一丁点的同情。

    “看来干什么都不容易啊。”陈越感叹了一下,“不过赚钱这是肯定的,范掌柜啊,您去草原赚大钱,能不能让我跟着弄点汤水喝喝?”

    “啊!”范天宇一下子呆住了,难道这姓陈的想和自己合伙做生意,或者是想入个干股,若是那样可真是太贪婪了!难道七八百两银子还不能满足他的胃口?

    “刚才范掌柜您不是说吗?草原上马匪很多,很不安全。你看,正好我手下这些儿郎也闲着,能不能派给你一些作为护卫,帮着你对付马匪,顺便也赚一点佣金,你也知道养兵不容易,每天人吃马嚼的,靠着朝廷拨付的那点粮饷,根本不够啊!”

    “这......”范天宇犹豫了,他商队自然有自己的护卫,并不愿有陌生人加入,可看陈越的模样,若是不答应的话,恐怕就不能轻易从这里通过。

    “好吧,不过我商队本来就有些护卫,要不了太多人。”范天宇犹豫道,“顶多,顶多要三十人。”

    “这么少啊!”陈越很是失望,“你看,我这里这么多士兵没事干,要不给你派三五百人?”

    “别,别,能多三十个人!”范天宇下了一跳,他商队还不到百人呢。

    “那这佣金?”陈越搓着手,一副财迷的样子问道。

    “这样吧,每人三十两银子的工钱,总共九百两,算了,我再多加一百两,凑够一千,大人您看怎么样?”范天宇咬牙道,正常情况,他雇佣的一个刀手护卫,走一趟顶多二十两银子,现在加了足足一半的银钱,“不过大人您得给我派能打的会骑马的精锐啊,那些马匪可不容易对付。”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