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五十五章 都不是省油的灯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三月末,在莒州休整了月余的满鞑终于开拔离开了莒州,十万满蒙汉八旗军押解着四十余万俘虏的百姓,赶着数十万头的牛羊等牲畜,数以千计拉着财物的的车辆,迤逦北返。整个队伍绵延达三四十里,非常之壮观。沿途尚未陷落的各城明军紧闭城门,根本不敢出城邀战。

    三月底,满鞑大军通过卢沟河,共过了三天所有人还未过完,卢沟河距离通州不到百里,督师周延儒下令,命令西山兵备道陈越,总兵白广恩、唐通,各带本部人马,攻击半渡之满鞑。

    三人之中,两个总兵,一个兵备道,按照大明以文驭武的传统,当然以兵备道这个文官为主,更别说陈越手中还握有尚方宝剑。于是唐通和白广恩来到陈越军中,商议出兵的章程。

    “卢沟河两岸地势平坦,正利于骑兵驰骋,咱们在这里和他们作战根本不占优势,更不用说咱们三部加起来兵力不到三万,满鞑总人数足有十万之多!”唐通道。

    “督师他自己安坐城中,却要咱们过来送死,真是岂有此理!”白广恩气愤的道。

    陈越静静地看着面前表演的两个人,唐通满脸的狡黠却故做诚恳,白广恩一脸的忠厚,眼神里却隐藏着狡诈,都他娘的不是省油的灯!

    “若不是为了朝廷,为了大明,老子早就不侍候周延儒,没得惹一肚子鸟气,什么鸟督师,只知道敛财认干儿子!”白广恩呸了一口,骂道。

    唐通仔细的看着陈越的脸色,却失望地发现陈越一直是波澜不惊的样子,就连白广恩故意骂周延儒时也是如此。

    “嗯,我明白了,不知二位总兵的意思是?”陈越客气的问道。

    “在卢沟河附近和满鞑作战肯定不可以的,不论天时地利皆不在我,要打就得另外换个战场。”唐通爽快的说出自己的目的。

    “哦,不知唐将军以为,咱们应该把战场放在哪里?”陈越问道。

    唐通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羊皮纸来,上面画着弯弯曲曲的线条,确实一副地图。指着其中一处地方道:“就是这里,盘山!满鞑此次肯定是从原路返回,盘山是其必经之所,只要咱们把队伍埋伏在盘山附近,等其大军过了大半之时狠狠地攻击其后队,必能在满鞑身上狠狠地咬上一口,即使斩获几百枚几十枚首级,也是难得的大胜,若是能再解决出一些百姓,功劳简直可以封爵。”

    说到这里,唐通眼里冒出光芒,大明边军的精锐接连消耗在于满鞑的战争中,他和白广恩属下以及山海关宁远吴三桂等部,是大明最后的精锐,若是真的能打上一场胜仗,对大明来说不亚于一场及时雨,即使封侯也不为过!

    看着面前的地图,陈越脑子快速的思考着,唐通二人的战略很明显要比周延儒的什么半渡而击要好得多,可是这计划并没有受到督师周延儒的认可,若是战斗失败的话,恐怕所有的责任都会被推在自己身上,而唐通和白广恩之所以屁颠屁颠的放低姿态来找自己商议,恐怕他俩的目的也就在此,找一个替他们背锅的人。

    他娘的,这大明的文官武将就没有一个好东西!陈越寻思了一会儿,决定还是采取唐通的方法,把战场放到盘山,必经这样获胜的希望更大。至于违抗周延儒的军令,若是此战打胜一切好说,若是打败了还能逃出升天,那就直接奔回西山,陈越可不会傻到回到通州任凭周延儒发落。

    “好,就把战场放在盘山!”陈越狠狠地锤了一下地图,毅然道。闻听此言,唐通和白广恩双目相对,露出会心的微笑。

    经过商议之后,决定三部开拔,绕过通州城,从东面折向北,和满鞑大队距离数十里的地方往盘山行军。满鞑的哨骑顶多放出十多里,根本发现不了这支明军。等到了盘山之后再折行往西,攻击后撤的满鞑后军。不过这个战略三个人谁都不准备向督师府报告,因为在三人看来,周延儒就是一个不通军事的棒槌,让他指挥大家作战,恐怕众人会死的更快些。

    不过在开拔之前,要先向督师府讨要粮草,按照行程来算,至少要半月的口粮。谁知道,督师府以战场距离通州不过几十里,只肯拨付十日的粮草,陈越前些时日一直让张程凯贿赂管粮的文吏,现在军中积攒了大约半个月的口粮,更不用说还有在西山时自己做的炒面干粮,省着些吃足够数千人一个月之用,于是陈越慷慨的把拨给自己的军粮让给了唐通二人。

    在这个年代几乎很少人肯把自己手中的粮食让出,感激之下,唐通二人把军中的火器送给了陈越一些,共有虎蹲炮十门,各式火铳四五十支。陈越也向督师府请求拨付火器,却遭到了拒绝。

    三月二十九日,三部军队绕过了通州,往北而行,很快消失在远处。

    “什么?陈越他们没有攻击渡河的满鞑,竟然向北逃走了?”周延儒接到报告大惊之余,复又喜出望外,“太好了,陈越他竟敢不听命令,擅自逃离战场,大明的国法军纪绝饶不了你。来人,快快研磨,我要亲自书写奏章,狠狠地告陈越一状!”

    王寅看着兴高采烈的周延儒,有心提醒他一下,陈越和白广恩唐通三人绝非不战而逃之人,可是看着周延儒兴高采烈的样子,又闭上了嘴巴。

    “督师大人,是否继续派遣军队攻打半渡的满鞑?”王寅问道,在他看来,趁着满鞑半渡之际,挥师攻打,即使打不败满鞑,也能解救出大量的百姓,如此善莫大焉!

    “打?还打什么打,陈越擅自逃走使得军心涣散,各军哪里还能出战?对,我要把陈越逃走使得军心涣散这条添加上。”周延儒自语道。终于可以把部分责任推卸出去,此刻的周延儒心情**至极。89
延伸阅读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让他去哪呢?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定野、雁云、*都有机会,但经过认真考虑,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
2022-01-16
【第三更,求红票,收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天气还是有些轻寒,但汴河两岸的垂柳韩冈在下面垂手肃立,努力想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这个黎或是李判院见鬼的广南腔调,让韩冈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清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关系到俸禄多寡而已。 解开卷轴上的系带,韩冈将之展开。几行端正的楷书占去了告身卷轴
2022-01-16
第736章 妥协的手段 印花玲看着这样的念小桃,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她没有留念小桃,而是一直目送着这个无比而你呢,水灵灵的。看着你,我就如同自己年轻一样,看着她,我就发现自己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你说这样的感觉,几
2022-01-16
【第二更,求红票,收藏】 想挑拨着别人出头敲自家仇人闷棍,但最后动手的事却摊到了自己头上。读书不多的王启年后厅一个陌生的大嗓门,打破了宁静,传入韩冈耳中,也把枝头上的白脸山雀惊飞了去。韩家新宅只是精致,并不算大,只要门“两族争斗事小,要小心李师中、窦舜卿籍此使坏。” 硕托、隆博两族的争斗,早在三个多月前,在古渭寨过年的时候
2022-01-16
八月三十日晚上,成康城东北角一家相对偏僻的餐馆,最大的包间里正在举行一场饯行宴。宴会主角是楚天齐,桌上相陪者是他对方所言实少虚多,唯一实在之处,的确是许源县政府与楚天齐接触的第一人。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参加许源县政府党组会,面对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
2022-01-16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
2022-01-16
韩冈回到秦州已经有半个月了。不同于上京时的天寒地冻,也不同于出京时的乍暖还寒。三月末的西北早不是冬季时黄色和白色而实际上这间韩家新买的宅院,也的确是名匠手笔。原本就是陈举为自己建的外宅——那位被剐成碎肉的陈押司,除了在家中多
2022-01-16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
2022-01-16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琦琦,起了……”说话间,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 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便迅速换上了笑脸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
2022-01-16
【第一更,求红票,收藏】 四月下旬,天气越发的**起来。天空中寻不到半丝云翳,靠着地面的空气都是无风自摇,王韶拍马上前相迎,韩冈紧随在他身后。当高遵裕看到王韶后,便立刻勒缰止步,返身跳下马。而几十人的车马队列,跟着高遵种家的事可以放一放,韩冈关心不了那么多。而李复圭如何也并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环庆路的失败会对河湟开边带来什么样的
2022-01-16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