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超级医仙》第1117章 真的怕(2更)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贝儿没有你调皮呢。不对,水蓝都是被穹儿娘亲带坏了,所以穹儿娘亲才最调皮。”苏水蓝吐了吐小舌头。

    苏尘看了帝穹一眼,似笑非笑,有些玩味。

    帝穹那绝美的脸蛋有些**,的确,从水蓝出生后,她陪水蓝玩的最多,带水蓝在神武大陆上到处玩耍胡闹,说是她带坏了小水蓝,还真不是诬赖。

    “嘻嘻,穹儿娘亲害羞了。”水蓝嘻嘻的笑着,然后,身处一双小手:“穹儿娘亲抱抱。”

    “你个小混蛋,就知道欺负我。”帝穹抱住了苏水蓝,宠爱的不得了,苏水蓝太招人疼爱,现在,苏水蓝虽然不是她的亲生女儿,却也堪比亲生女儿了,一小会没有抱着水蓝,她都有些不习惯的说。

    在水蓝到了帝穹的怀里后,苏尘朝着酒楼外走去,朝着徐公子而去。

    苏尘这一动。

    那跟随徐公子一起来的那个低眉顺眼的中年人,一下子抬起头,警惕而又敌意的盯着苏尘,几乎就要出手。

    “我要是你,就不轻举妄动,放心,我不要他的命,就是问点事。”苏尘扫了那中年人一眼,就这一眼,中年人一下子就宛若被冰封了一般,五脏六腑好似都不是自己的了,灵魂都要出窍了,无比无比的心寒,他确定,苏尘如果想的话,只需要一招,就能灭杀自己。

    中年人的脸色惨白惨白,吓坏了,苏尘的恐怖,完全超出了他的心神能够承受的范围极限。

    “起来吧。”苏尘只看了中年人一眼,就走到了徐公子的身前:“你的伤势没有那么严重。”

    徐公子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呼吸都屏住了,怕!!!真怕!

    连苏水蓝这个不到一岁的小娃娃,都能秒败自己,那么,作为爹的苏尘,怎得有多强?

    虽然,苏尘确实看起来就是天地主宰境八层,而且,的确没有隐藏境界,可徐公子不是傻子,他猜想,弄不好,对方拥有越级许多个小境界的战斗力。

    这是遇到了铁板。

    “你叫什么名字?”苏尘问道。

    “徐凌北。”徐公子恭敬的回答道。

    “来自青涯学院?”

    “是!青涯学院地字班十三班学生!”徐凌北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一些,少了一些惊恐,因为,他是青涯学院的学生,青涯学院是他的后台。

    不过,徐凌北也注意到,在他说出青涯学院四个字的时候,苏尘的神色并无一丝丝的变化,他心**,难道苏尘的来头更大?连青涯学院都不害怕?

    “帮谁办事呢?”苏尘又问道。

    “我堂哥。”徐公子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堂哥是青涯学院的天地班一班的学生。”

    徐公子控制不住的有些骄傲。

    “天地班一班的学生?”苏尘不太懂这意味着什么,可也能听得出来徐公子的骄傲。

    “青涯学院有人字班、地字班、天字班。其中,人字班最弱。天字班最强。天字班共有六个班,一个班十六人。一班最强、二班次之、六班最弱。”徐凌北快速道。

    “天字班,还是一班?你堂哥看来实力不错。”苏尘点头,算是听懂了,这徐凌北为他堂哥做事,的确是有底气:“你堂哥具体什么实力?”

    “永生主宰境六层!!!”徐凌北深吸一口气,凝声道。

    苏尘点头,依旧没有太多的神色变化。

    徐凌北却是觉得有些苏尘在装模作样了。

    要知道,年青一代中,达到永生主宰境的,还真不多。

    虽然这里是太初大陆,可也只是战古天。

    永生主宰境的存在,也是很少很少的。

    “你堂哥让你前来紫龙镇是为了找一块紫灵石?大的紫灵石?”苏尘继续问道。

    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在数日之后,就要和赤鹏神子大婚了吗?”

    “大婚?赤鹏神子倒是想要大婚,可很显然,有人会阻止的。赤鹏神子虽然也很优秀,但,想要配上赫月**,尤其是得到了剑王宝藏的赫月**,他想多了。”徐凌北的语气里有了一些轻蔑的味道。

    “具体和我说说月神宫、青涯学院、七神宗、旨阳宫等这些势力的具体实力。”苏尘问道,对于战古天的势力分布,具体多强,他还是有些不太清楚。

    徐凌北怪异的看了苏尘一眼,心中的猜想似乎验证了。

    对方连这种基本的事,都不懂?难道真是刚飞升上来?很有可能,毕竟,这里是紫龙镇,紫龙镇外就有飞升点。

    可是,既然是刚刚飞升上来的修武者,来自中武位面的,为何这么恐怖?

    虽然心中怪异,但,徐凌北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战古天的势力划分可以分为五阶。一阶最强。五阶最弱。一阶势力只有三宫九宗十八族。月神宫、旨阳宫、七神宗、青涯学院都是四阶势力。但,月神宫和旨阳宫只能算是四阶下品势力。而青涯学院、七神宗则是四阶中品势力。”

    “剑王宝藏具体是什么?”苏尘又问道。

    徐凌北深深的看了苏尘一眼,心底却是有些轻视。

    难道,对方也打着剑王宝藏的主意?

    虽然苏尘给他的感觉非常恐怖,非常怪异,但,不代表徐凌北就觉得苏尘有资格打剑王宝藏的主意了。

    苏尘即使实力强大、来历怪异,可孑然一身,怎么和青涯学院、徐家等相提并论?

    一个人,总不可能和一个势力对抗吧?

    不过,虽然心底有了一些轻视,但,徐凌北还是老老实实的道:“一位剑王留下的遗迹宝藏。在战古天。唯有领悟了剑韵一段的剑者,才能被称之为剑王。”

    “恩?”苏尘眼神一亮:“剑韵?”

    “对!剑韵!”徐凌北吞了一口唾液,言语中是极致的向往。
延伸阅读
八月十九日,星期五。 彭少根来的很早,七点多就到了单位。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其实自让他去哪呢?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定野、雁云、*都有机会,但经过认真考虑,走了一路,楚天齐偷笑了一路,为自己的“坏招”发笑。 在昨天下午,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让对方留在成康,和李子
2022-01-16
【第三更,求红票,收藏】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已经到了二月中旬。 天气还是有些轻寒,但汴河两岸的垂柳韩冈在下面垂手肃立,努力想听明白他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这个黎或是李判院见鬼的广南腔调,让韩冈听得一头雾水。只听清如何,其实并不重要,只是关系到俸禄多寡而已。 解开卷轴上的系带,韩冈将之展开。几行端正的楷书占去了告身卷轴
2022-01-16
第736章 妥协的手段 印花玲看着这样的念小桃,嘴角浮起了一丝冷笑,她没有留念小桃,而是一直目送着这个无比而你呢,水灵灵的。看着你,我就如同自己年轻一样,看着她,我就发现自己老了,老了,岁月不饶人啊。你说这样的感觉,几
2022-01-16
【第二更,求红票,收藏】 想挑拨着别人出头敲自家仇人闷棍,但最后动手的事却摊到了自己头上。读书不多的王启年后厅一个陌生的大嗓门,打破了宁静,传入韩冈耳中,也把枝头上的白脸山雀惊飞了去。韩家新宅只是精致,并不算大,只要门“两族争斗事小,要小心李师中、窦舜卿籍此使坏。” 硕托、隆博两族的争斗,早在三个多月前,在古渭寨过年的时候
2022-01-16
八月三十日晚上,成康城东北角一家相对偏僻的餐馆,最大的包间里正在举行一场饯行宴。宴会主角是楚天齐,桌上相陪者是他对方所言实少虚多,唯一实在之处,的确是许源县政府与楚天齐接触的第一人。那是楚天齐第一次参加许源县政府党组会,面对对方再次“哼”道:“说的好听,那怎么老魏就去了,还不是你偏三向四,心里没有我。” 听出对方是“胡搅蛮缠”,
2022-01-16
在二月五日接到厉爱佳电话,得知程爱国调任凉河市委副书记时,楚天齐的确迷茫了。 这三年多在定野市的发展,尽管“怎么没……讨厌,你想哪去了?”江霞声音中满是娇嗔,但却又很是喜悦,“我当书记了。” “书记?”楚天齐想到
2022-01-16
韩冈回到秦州已经有半个月了。不同于上京时的天寒地冻,也不同于出京时的乍暖还寒。三月末的西北早不是冬季时黄色和白色而实际上这间韩家新买的宅院,也的确是名匠手笔。原本就是陈举为自己建的外宅——那位被剐成碎肉的陈押司,除了在家中多
2022-01-16
八月三十一日上午,刚一上班,成康市委就召开了常委会。会议议题就一项,祝贺楚天齐副市长到中央党校深造。 在会昨天上午刚一上班,楚天齐便和程爱国讲了厉剑的想法,程爱国表示马上就办。组织部长说话果然管用,时间不长,楚天齐便接想靠边也没那么容易,足足用了不下十分钟,“桑塔纳2000”才得以到了能临时停车的位置。 拉开车门,楚天齐迅
2022-01-16
新的一天来了,时间到了二月二十五日。 短短三天过去,宁俊琦几乎变了个样。 宁俊琦一直就很苗条,这几年“琦琦,起了……”说话间,李卫民推门走进了屋子。 看到床上女儿的样子,李卫民微微皱了皱眉,便迅速换上了笑脸宁俊琦“嗯”了一声,坐起身来。 “琦琦,面对现实吧。”李卫民趁热打铁。 “爸,让我缓缓好吗?”宁俊琦
2022-01-16
【第一更,求红票,收藏】 四月下旬,天气越发的**起来。天空中寻不到半丝云翳,靠着地面的空气都是无风自摇,王韶拍马上前相迎,韩冈紧随在他身后。当高遵裕看到王韶后,便立刻勒缰止步,返身跳下马。而几十人的车马队列,跟着高遵种家的事可以放一放,韩冈关心不了那么多。而李复圭如何也并不重要,现在的问题是环庆路的失败会对河湟开边带来什么样的
2022-01-16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