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重生之美食帝国》第240章 程安捷的秘密

轻小说 |

时间:

2022-04-13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苏曼应了声,转身就走,她到没觉得过河拆桥不高兴什么的,对于她来讲,今天复制了两个人记忆中的美食,已经足够心满意足。

    从在粥品人生开始,苏曼就对美食背后的故事格外的感兴趣,所以才会逐渐取代冯子期,成为粥品人生中,什么都能做的大师傅。

    同时她也很明白一个道理,她是厨师,不是神,她只能力求把每一道菜肴都做到美味,但是客人喜欢不喜欢,她就无法控制了。

    我之蜜糖,彼之砒霜,就像是四川的麻辣火锅,四川人大部分爱吃,但是叫一些习惯清淡的南方人来吃,就会觉得受不了,所以古人早就有云,众口难调。

    眼见苏曼即将踏出房门,身后却传来了程安捷气急败坏的叫声:“喂,你还真走了啊”

    苏曼脚步一顿,哭笑不得的转过身:“不是你叫我走的吗?”

    程安捷瞪圆了眼睛,腮帮子也鼓了起来,俊朗的脸上居然带了几分稚气,他右手招了招:“回来”

    苏曼只得无可奈何的走了回去,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程安捷沉默半晌,视线落在了二人中间的面碗上,“你做的面,和我记忆中很像,也不像,似乎是这个味道,但是又没有记忆中那么好吃——”

    他喟叹一声,自己也觉得有些语无伦次,并不期待对面的女孩能够听懂。

    这段日子,他推掉了所有片约,接了这么档美食节目也不过是赌气,一个人在家里醉生梦死,醒来的时候却又无比孤寂,看到苏曼转身就走,不知道怎地,一下就觉得受不了一个人呆着了。

    苏曼眉毛扬起,斩钉截铁的陈述道:“食物是没有错的,变的只是人而已

    程安捷一怔,喃喃的复述着苏曼的话,片刻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对着苏曼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食物是没有错的,变的只是人而已。”

    他呼出一口长气,仿佛放下了心头重担,重新拿起了筷子,狼吞虎咽的吃起了面,转眼间,两碗面被他吃了一于二净。

    他吃完最后一口,视野里便出现了一张餐巾纸,程安捷接过餐巾纸,一边擦着嘴,一边不好意思的道:“拍戏的时候经常赶时间,习惯了快点吃完,让你见笑了。”

    苏曼眉目舒展,看得出来,程安捷已经从自我放逐的状态恢复过来了,现在的他,才是经常呈现在世人面前的那个彬彬有礼的程安捷。

    苏曼伸手收拾起了碗筷,这是跟萧凌在一起养成的习惯,萧大爷五谷不分,四体不勤,需要洗菜烧饭刷碗的一条龙服务。

    程安捷立刻站了起来,伸手接过了她手里的碗筷,浅笑道:“我来吧。”

    苏曼心道,怪不得这个男人的人气居高不下,在年轻女孩中甚至比周克新还有人气。

    程安捷把空碗洗好,收了起来,犹豫着看向了苏曼:“苏**,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苏曼眉毛挑了挑:“什么事情?”

    程安捷看着她,诚恳的道:“你能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苏曼狐疑的看着他,程安捷一脸坦荡荡的道:“放心,不是什么奇怪的地方,不过,我只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尽量的保持沉默。”

    他的双眼明亮,表情坦然,苏曼直视他的眼底,她略一思索后,痛快的答应了下来:“好”

    程安捷眨了眨眼,唇角勾起,露出了一口白牙:“你就这么相信我?不怕我把你卖了?”

    苏曼微笑应道:“昨天和今天,见到的你,大概是你最糟糕的情况了吧,宿醉未醒很难受吧?这么难受,你也只是语言尖锐了些,并没有什么令人难堪的举止,所以我相信你。”

    程安捷错愕的看着她,脸上渐渐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半晌,他伸出手,在苏曼的头发上狠狠的揉了两下:“小丫头”

    作为明星,出行当然需要换一身行头,不然一出门就被人认出来了,周克新就喜欢随身戴着一顶棒球帽,萧凌现在是棒球帽加口罩,再加上墨镜的三重保险。

    但是当程安捷拿出一件军大衣时,苏曼还是震撼了,“你就穿这个?”

    程安捷里面穿着黑色真丝衬衣,搭配黑色长裤,十分有型,结果这一身军大衣往身上一裹,瞬间成了民工了。

    他耸了下肩膀:“与其打扮的怪异,不如打扮的让人不想多看你一眼。”

    苏曼赞同的连连点头,两个人一起下了楼,程安捷叫苏曼稍候,很快,一辆毫不起眼的小型车开到了苏曼面前,灰色的喷漆,看上去像是已经用了两三年了。

    车窗摇下,程安捷打了个上车的手势,苏曼迅速的钻了进去,这车子很小,她坐下去都只觉得刚刚好,程安捷的大个子就有点蜷缩在驾驶座上了。

    程安捷看了眼苏曼,玩笑道:“你怎么不吃惊?像是我这样帅的惊天动地的人物,难道不该开跑车吗?”

    苏曼诚恳的否认道:“不,我觉得您这车和您的大衣很配。”

    程安捷难以抑制的爆笑出声,苏曼眉头皱起,她看的出来,其实这句话有点冷幽默,程安捷只是借此**一些情绪罢了,他笑的实在夸张,最后还擦了擦眼角。

    程安捷并不着急,车子开的十分沉稳,如果让苏曼来形容,就是有沈西城的稳,但是没有沈西城那种锋利的速度,让人十分安心。

    每个红灯他都早早的停下来,半点机会也不留给交警,苏曼心中感慨,这个才是真正的程安捷吧,稳扎稳打,毫不浮夸,所以才能在演艺圈中闯下一席之地。

    她可以想象,导演们有多喜欢这样的演员,那是一种特别安心的感觉,这样的男人,哪怕把天交给他,他也会顶住。

    车子到底还是到达了目的地,那是一片热闹的小区,和程安捷居住的略显幽静的小区截然不同,还没下车,就听到络绎不绝的叫卖声,整条街道,有一半都被各种摊贩占满。

    苏曼跟在程安捷身后下了车,程安捷走在前面,却不时的回头来看她,苏曼每每报之一笑,程安捷脸上的表情逐渐放松下来。

    苏曼心中一松,从那次大笑后,程安捷就逐渐沉默下来,尤其是快要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几乎成了一座石像,让苏曼不免担心起来。

    苏曼隐隐觉得,她即将见到程安捷颓废的罪魁祸首,她的心中燃起熊熊的八卦之火,马上就要知道这个英俊的男人的秘密了。

    这是一个有着一定历史的小区,楼道里堆满了居民们长久积累下来的各种杂物,苏曼小心的越过一包蜂窝煤,和程安捷站在了一个主家的门口。

    苏曼抬手按向门铃,程安捷提醒道:“那个早坏了。”

    话音未落,叮当的声音连绵不绝的响了起来,程安捷脸上露出了半分苦笑

    门很快开了,出乎苏曼意料的,出现在二人面前的是一个年轻男子,他穿着褐色毛衣,带着副眼镜,看上去像是大部分的居家男人,容貌和程安捷有七八分相像,却远不如后者英俊。

    苏曼立刻明白过来,这位应该就是程安捷的哥哥,也是正在打官司的前经纪人。

    两个男人对峙着,程安捷显然没有叫哥的打算,对面的男人也没有让开的样子。

    直到一个女声打破了二人间的沉默:“安顺,谁啊?”

    接着一个年轻的女子出现在了苏曼视野中,她容貌清秀,头发扎成了马尾,身上还穿着围裙,看到程安捷,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随即讪讪的把手在围裙上蹭了蹭,蹭到一半,又迅速的把手背到了身后。

    程安捷阴沉的扫了她一眼,长腿往前强势一迈,程安顺不得不让开位置,苏曼赶紧跟了上去,那个女孩的眼睛一下睁大:“安捷,这位是?”

    程安捷回头,什么都没说,却捉住了苏曼的手,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

    他闷头往屋子里走去,仿佛这是自己家一般,直接闯过了客厅,进到了厨房里,程安顺不满的在后面喝道:“程安捷你做什么”

    锅里正炖着一尾鱼,满屋子都是鱼香,白色的雾气弥漫了整个厨房,苏曼好奇的四下打量——在角落里放了一个点缀了蓝色花瓣的密封盒,应该是装米的,靠近抽油烟机的墙壁上被仔细的贴了防油膜,一边摆放着卡通的调料盒子,十分可爱。

    真是个温馨的小家

    程安捷扫了一圈后,带着苏曼出了厨房,轻车熟路的到了客厅中,一屁股坐了下去,仿佛他才是真正的主人,程安顺额头青筋暴突的瞪着自己的弟弟,“程安捷,你到底要于嘛,你不是把我告上法庭了吗?”

    程安捷抬起睫毛浓密的眼皮,淡淡的道:“我已经撤销控诉了。”

    顿了下,他看向了程安顺身边手足无措的年轻女孩,“大嫂,摆饭吧,多两双筷子,应该没问题吧。”

    苏曼老老实实的做着,这三个人间暗流涌动,连她都看出来了,就不知道是怎样一番孽缘了。
延伸阅读
而且唐宏听到了市长杜龙打电话的声音,还真以为是副省长崔立国的电话,此时唐宏想不到市长杜龙居然跟崔立国有关系,尽管只是
2022-12-03
听了秘书童方远的话,王天成微微一怔,想不到市委书记唐宏在短短的两三天的时间里居然完成了新的布局,王天成尽管知道在王天
2022-12-03
想到这些,王天成似乎明白了过來,这些转变都是因为环保部部长邹大昌,难道市委书记唐宏真的是惧怕了王天成背后的这些力量,
2022-12-03
环保部部长邹大昌一边说一边看着王天成,邹大昌是一心想给王天成铺平道路,作为官场中人,深深的明白,一个沒人,沒钱的干部
2022-12-03
王天成一边说一边,用眼睛看了看南门市公安局局长吴公平,此时这个吴公平被王天成的几句话给吓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王天成,
2022-12-03
尽管老婆林轩已经睡去,但是王天成一点睡意都沒有,王天成想了很多,想到了几天前还在龙牙村,想到了龙牙村的方远,王天成相
2022-12-03
老百姓都站在了小商贩的这一边,王天成感觉到这两个城管身为国家执法人员,连最基本的同情心都沒有,不顾老百姓的死活,教条
2022-12-03
这个老者一边说一边往里边走,王天成看到这个老者,十分的吃惊,想不到这个老者居然是环保部部长邹大昌,也许别人,就算是市
2022-12-03
王天成感觉到也许跟市长杜龙的合作,会是取长补短的一次,而这些在杜龙沒有真正的跟市委书记唐宏表面态度的时候,这些都是处
2022-12-03
南门市市委书记唐宏眉头就皱了起來,想不到这个催副省长居然这么说,这让唐宏感觉一点面子都沒有,一种被揭穿的感觉,本來想
2022-12-03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