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一十章 王子清,你到底是谁!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陈子韵错愕的看向了面前的女人,眉宇之间尽是不解。

    “王子清,难道我们很熟吗?”

    她和王子清明明是最近才认识的,为什么王子清会说出好久不见的话来?

    王子清冷笑一声,指尖轻轻拂过了发尾:“可以说以前很熟,但是,却不是友好的那种熟络关系。”

    她往前走了几步,眼底的凶狠纷纷露出:“陈子韵,你作恶多端,能活到现在,真是让人惊讶。你最好离小欢远一点,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

    陈子韵像是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了一些什么,她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双手紧紧的抓住了王子清的衣领,不断的**。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王子清你就是故意的!你故意录音,你故意设计这个局,你故意挑拨离间我和陈欢好之间的关系!你为的就是想要赶我离开!”

    她到现在才反应过来,这一切都显得如此的不对劲。

    王子清一把推开了面前的陈子韵,“局,不是我设的,是你们自己。我只不过是在中间动了一些小小的手脚。陈子韵,要怪你就怪你自己,对不该有想法的人,动了想法。”

    说完,她已经不做任何的犹豫,重新回到了房间里,将门关上。

    陈子韵的拳头一下又一下的捶打在了地面上,双眼之中尽是思考:“该死!王子清,你到底是谁!”

    大厅沙发上的陈欢好架起二郎腿,**着手心里的红酒杯,看着酒杯中摇曳的红酒,话语里多出了几分的冰冷。

    “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妈,所有的事情都是经过你的手。说,秦御凯到底去了哪里?还有,为什么我们都会晕倒?”

    王子清低下了脑袋,这才开口:“大**,当时说要换红酒,时间过于短暂。我根本就来不及更换红酒。所以,我只打算更换一人的红酒,那就是把大**你那杯下了药的红酒换下来。”

    “但是,就在我要换酒的时候,黑暗之中有一只手拉住了我。阻止了我给你换酒,那只手,就是夫人的手。我不明白夫人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导致后面灯光恢复,我一杯酒都没换成。”

    她一本正经的说着,将所有的黑锅都扔在了陈子韵的身上。

    啪嗒一声,陈欢好手里的酒杯被重重的搁置在了茶几上:“原来妈早有打算!”

    “所以我想,夫人应该是误以为她的红酒已经换了,但其实没有。所以你们都晕倒了,后来秦御凯突然早早的就醒来了,将我打晕,离开了。”

    王子清说着,不忘指着自己额头上的伤口给陈欢好看。

    王子清的解释过于契合当时的情况,根本就让人生不出任何的怀疑。

    时间,地点,一切都契合了当时的情况。

    让人找不出任何的漏洞。

    陈欢好气的脸都紫了:“妈太过分了,害我错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她像是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立即站起,朝着楼上赶去。

    一路赶到了房间门口,这才蹲在地上,用手敲击地面几下,打开了暗格。

    暗格打开,她第一时间拿出了里面的合同,只是粗略的翻开了几页。

    陈欢好松了一口气,“还好,东西还在。”

    王子清站在楼下,默默的观察着这一切,却是什么都没说。

    离开后的秦御凯第一时间联系了顾子琛:“东西已经拿到。”

    顾子琛:“我待会给你发个位置,你直接赶过去,把合同交给黎子辰。他知道该怎么处理。”

    秦御凯打转手里的方向盘:“明白。”

    “谢谢你,秦御凯。”顾子琛的声音从蓝牙耳机里传出。

    秦御凯一路赶到了顾子琛所发送的地址,亲自将合同交到了黎子辰的手里。

    黎子辰显得十分的平静,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谢谢你,秦御凯。”

    “谢谢的话,就不用再说了,顾子琛已经说过了。”秦御凯显得不以为然。

    顾蔓蔓感动的握住了秦御凯的手,用手比划着身高:“小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都长这么高了。我还记得当初看到你的时候,你才这么一点。”

    “这么大了,有对象了吗?”

    秦御凯一顿,脑海里本能的就浮现出了宝儿的样貌:“现在没有,不过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了。”

    等到他离开的时候,顾蔓蔓才不禁晃了晃脑袋:“终于明白为什么小欢那么挑剔会看上小凯了。这个孩子,真的很优秀。”

    黎瑾泽看向了黎子辰:“子辰,赶紧查看一下,合同是否是真实的。”

    黎子辰翻看合同,过了一眼:“父亲,合同是亲笔合同,真实有效。”

    一旁的凯西也算是真正的松了一口气,也许是太过于高兴了,双手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脖子,激动的跳起。

    “太好了!子辰,合同拿回来了!咱们可以重新夺回黎家的一切了!”

    黎子辰一顿,平静的脸瞬间红了下来,被无数的**所代替,直接就红成了一个大柿子。

    他仿佛一时间紧张到呼吸都不知道该怎么呼吸了,双手更是无处安放,眼神飘忽不定,一副害羞的可爱模样。

    “凯西,别这样,这么多人都在看着,不得体。”

    凯西一顿,这才看向了周围一双双八卦的大眼睛,她干咳一声,利索的从黎子辰的身上下来:“不好意思,我刚刚太过于激动了……”

    “没关系,没关系啊!谁说不得体了!我看,那是十分的得体!”

    顾蔓蔓激动的握住了双手,眼里尽是一副慈母的模样。

    “小西啊,你觉得什么日子比较合适?不然,爸妈给你们找一个黄道吉日吧?”

    黎瑾泽一本正经的在一旁看着日历:“我看七夕那天就不错。”

    冷傲天也插上一脚:“我也觉得七夕那天不错!安安也可以在那天结婚!”

    叶岚似乎有些不赞同的摇摇头:“七夕寓意是挺好,但是七月七鬼门开,有些不吉利……”

    几个同龄段中年人进行了严肃的讨论。

    凯西一脸懵的站在原地看着几人。

    黎子辰默默的抓住了她的手腕,拉着她离开。

    在外的顾子琛再一次回到了鬼地生物研究基地。

    他看了眼依旧耸立着,看上去散发着阴冷气息的大楼,这个地方,看来必须得亲自走一趟了。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