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

月总结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月总结范文】

    西山军在通州城外一呆数日,也无人前来过问,更没有收到出兵的消息。陈越倒是在来的第二天入城前去拜见督师周延儒,可能是看他穿的七品文官的服饰,督师府守门的很是倨傲,言说督师大人日理万机,非寻常之人想见就见,言下之意就是索要银两才肯去通报。陈越哪肯理会与他,自然是掉头就走。

    故五六日来,这支人数只有四千多人被打发到连营最南侧的西山军好像被人遗忘了一般,只有每日去领军粮时才显示一点存在感。张程凯打听了一番,知道贿赂一下管军粮的官员,倒是能多领一日的口粮。于是陈越便让他给那官员双倍的贿银,以求能尽可能的多领。

    二十多万军队驻扎在通州,每日里人喊马嘶、喧闹无比,各部军队每日里只是在军营闲着,士卒们玩耍赌钱,吹牛打屁,数日间也难得见到操练一次,令陈越暗暗惊奇。

    和他们相比,西山军士兵们的日子就要苦逼好多,他们每日里都必须操练一次,练体力、练队形、炼战技。运河边这支军队每日的操练声声传数里,令其他军队士兵暗暗惊奇,暗自庆幸,庆幸自己没有遭到这么残酷的长官。

    这日上午,队伍正在运河边训练之时,突然有十余骑自其他军营驰出,来到运河边远远的张望着。正在训练队伍的陈越远远看了一眼,也不做理会。

    “老白,你看这支军队如何?”骑兵队伍最前,一个身穿银色铠甲的三十余岁将军笑着问身边的另一个将领。

    “也就是队伍严整一些,但看动作僵硬一看大多数都是新兵,至于战力则看不出来。”另一个满脸络腮胡须的将领看了片刻,摇头道。

    “呵呵,老白你不要太苛刻,你可知道就是这支队伍,打败了满鞑收复了房山县,斩获了一百多枚首级。”唐通笑道。

    “原是他们啊!”白广恩惊道,他也曾听闻有这么一支队伍,打败了数量相差无几的满鞑,斩获良多,没想到就是眼前这支,“既然他们战力如此惊人,为何被安置到这么偏僻之地驻军,而且督师大人也对他们不闻不问。”

    “呵呵,可能是这陈越得罪人太多,引起了督师大人的不满吧,老白你不知道,这个西山兵备道陈越可是个狠角色,就在不久,他可是把西山所有的煤矿全部查抄,收获可是良多啊。”唐通艳羡的说道。

    “啊,他疯了,那些煤矿大多都是京中贵人们的产业,他怎么敢?”白广恩震惊无比。

    “所以嘛,督师大人才会把他冷落到一边。”唐通笑道。

    “咱们走吧,这人树敌太多,早晚没有好下场,咱们别和他扯上关系。”白广恩就要催马离开。

    “别啊,说不定以后咱们就要并肩作战呢,好好观察一下他们不好吗?”唐通连忙道。

    “怎么可能?督师大人每日醉生梦死,只是忙着收干儿子,根本就没有作战的打算。”白广恩摇头道。

    “战肯定是要打的,哪怕是做做样子。这里这么多的军队,能出战的除了你我两部,也就是马科、李辅明了。马科无耻认督师为义父,李辅明远在宁远那边指望不上,别看这里有二十万大军,督师除了派你我出战更有何人?”唐通道。

    “可也不至于派他们这几千新军啊!”白广恩指着面前训练的军队道。

    “谁让他们以前击败过满鞑呢,虽然只是百余人的满鞑骑兵,这陈越得罪的人太多,恐怕京师里的贵人们巴不得他死在战场呢。”唐通面带嘲讽的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不忘倾轧!”白广恩冷笑道。

    “老白,到时候咱们都警醒点,别他娘的把手中这点实力打没了。这年头什么都是假的,只有手中的兵是真的!”唐通道。

    “俺老白虽然脑筋没你转得快,这点道理还是明白的。”白广恩和唐通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打马离去。

    陈越不知道远处发生的这段对话,他只是努力的催促着,督促着部下的操练,唯有把手下队伍实力尽量的提升起来,才是在这个乱世生存下来的根本!

    零零散散的消息不断传来,据说满鞑大军在莒州放马修整了月余,已经在北返了,从山东而来的满鞑大军,连同俘获的四十余万百姓几十万头的牲畜以及数以千计拉着财物的大车,前后队列长达四五十里。

    这天,终于有督师府的信使而来,言说督师大人召集诸将。陈越精神一振,知道也许大战即将而来。

    披挂整齐,外罩七品文官官袍,腰胯御赐尚方宝剑,骑着战马,带着单明磊铁狮子以及二十余亲卫向着通州而去。

    进了城来到督师行辕,就见宽阔的府门之外,东一群西一队的,到处都是将领们的亲兵。陈越吩咐陈岩带着手下兄弟寻个地方休息,自己带着铁狮子单明磊二人进入了督师府。

    这次没有受到刁难,在得知他是西山兵备道之后,督师府的守门吏员爽快的把他引领到府中,直接送到了大厅。便有负责接待的仆役接住,把陈越三人安排到大厅一处地方。

    这个位置距离大厅最里面的首座有些偏远,位于大门不远一个廊柱边上,陈越坐了下来,往左右看去,发现身边坐着的俱是身着盔甲举止粗俗的武将。

    “简直太无礼了,竟然把大人安排到这个位置!”身后的单明磊气愤的说道。

    “石坚兄不必如此,坐在哪里都是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陈越安抚了单明磊一下,自己脸上却露出了冷冷的杀意。

    铁狮子按刀立在陈越身后,一双豹眼四下环视着,魁梧雄壮的身躯散发着极大的震慑力,令厅中其他将领惊疑不已。

    “没想到这陈越属下倒有如此猛士!”白广恩惊讶的对身边的唐通道。

    “他能以二百多人阵斩百余满鞑骑兵,不是没有道理的,有如此勇士也不足为奇!”唐通笑道。21089
延伸阅读
帝穹此话一出,大殿里,所有人都看向帝穹,有些着急,有些吃惊,有些忐忑,有些不知所错。 “主人刚才给我传音说苏尘的神府,异动了。 十来天的时间里,苏尘将三万块月灵石硬生生的吸收完了。 本来,不管是苏尘还是九幽
2021-11-30
“你不是说家里有事情,要请假一个星期的吗?”下了课,吴怡莉叫住了葛东旭,两人一起信步走到了小明月湖边。 “家里确实见葛东旭这个大一新生,光明正大地调侃揶揄自己,吴怡莉“恨”得只咬牙切齿,不过却愣是拿他没办法。 见吴怡莉“
2021-11-30
“呃……太爷爷,你都知道?”叶皓轩试探性的问道。 “我是你太爷爷,你在聪明,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个小猴子罢了,那么这件事情就越来越不简单了,叶皓轩的慑魂术违逆天道,一般不能轻易施展,他也不想对普通人施展,但是文月竟然知道他“那我也有信心管理好邵氏,只会比盈盈以前做的更好。”邵平安有些急切的说。 之前削减员工福利的事情让邵氏内忧
2021-11-30
看着塞信拜入丹符派,成为丹符派的二代记名弟子,正跟欧阳慕容在院子里谈经论道,切磋术法,葛东旭不禁想起了自己的父母亲。正月里,天不仅冷,也黑得早。 很快天就彻底黑了下来。 这个时候,村民们基本上窝在家里不会再出来冒着寒
2021-11-30
接着,苏尘消失。 数个时辰后。 苏尘回到了天门峡谷。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女,也都苏醒了。不但能吸收,而且是百分百吸收。 诸天万界,如果说有一人最渴望月灵石,可能就是他了。 对于苏尘来说,月
2021-11-30
因为苏尘的实力已经超出恒古境,实际战斗力,堪比恒古境三层左右的修武者,用来陪练,是最适合的了。 有苏尘的不古沅早已经泣不成声。 南宫舞、纳兰倾城等人,同样哭的稀里哗啦,都舍不得水蓝,这小家伙几个月来,都要把众女的
2021-11-30
“帝妃瑾虽然单纯,但,并不傻,相反,很聪明。”苏尘和九幽交流道:“现在,我能吸收月灵石的事实,被她知道了,哎……“是该飞升了,事实上,以你的实力,早就可以飞升了。”九幽笑着道:“早一点飞升,早一点找到去大千世界的机会。早一点
2021-11-30
“大婚之日?好像没那么简单,不是说七神宗的少宗主,也看上了那月神宫小宫主了吗?” “说起来,那赫月霓裳得到一刹那,徐公子的脸色就彻底的冷了,嘴角抽了抽,杀意一闪而过,残忍之色则是**在眼眸深处,他深深的盯着苏尘。
2021-11-30
帝穹也站了起来,走到了苏尘身旁,点了点水蓝的小脑袋:“小混蛋,就知道调皮。” “穹儿娘亲。哼哼,宝徐凌北点头,有些犹豫,但,还是道:“我堂哥想要追求赫月**。紫灵石是最为顶级的首饰材料。” “赫月霓裳不是
2021-11-30
叶皓轩的话毫不谦虚,这让许天华暗自冷笑,心想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这货多半是一名沽铭钓誉之徒。 “不好意“你胡说,文老每隔半年都要检查一次身体,上一次的检查是在一个月前,文老的身体一向是很好,哪里来的毛病?你简直是一“够了。”文老皱了皱眉头。 说真的他这几三也真的是被折腾的怕了,大大小小的检查做了倒是不少,但是他的病却没
2021-11-30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