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第两千零十八章 你只是诱饵

轻小说 |

时间:

2010-10-12

|

【www.097110000.com--轻小说】

    顾子琛的双手灵活的在键盘上不断的敲打移动,“别着急,我现在就找出已经消失的第二条讯息。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第二条讯息,就应该是地址了。”

    凯西紧张不已的站在原地不断的徘徊:“子辰这个笨蛋!”

    此时两人紧张不已,没有看到的是一个女人正趴在门口的位置。

    显然,房门是被紧紧关闭上了的,并且顾子琛房间的门是经过特殊材质制作而成的,隔音的效果自然也是特别的好。

    在外面的人是绝对听不到里面的人说的话。

    林雨甜趴在门上,侧耳几乎是全部都贴在了门上,似乎是在仔细的听着什么。

    明明是特殊材质的门,但是此时,里面男人女人的对话声,却一声声的传到了林雨甜的耳朵里,仿佛有着某种魔力一般。

    听闻到两人的对话,林雨甜的脸色变了变,此时的她早就没有了之前那副娇弱可怜的样子,脸上露出的满满都是阴沉。

    她转身离开,本以为娇弱的小女人,此时却从别墅二楼的窗户上一跃而下,随后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顾子琛利用种种高科技技术,最后成功找回了消失的地址。

    他的食指最后稳健的落在了回车键上:“找到了!”

    另一边,黎子辰一进到偌大的仓库里,就看到了正前方被绑在椅子上的冷安安。

    仓库一边空旷,将近五百多个平方,却渺无人烟。不止如此,地上的尘土和沙石似乎都在象征着这里已经许久没有人来过了。

    仓库里除了门口两个端着步枪的黑衣人,似乎再无他人。

    面前被绑在椅子上的冷安安嘴里还塞着一团抹布,为的就是不让她开口说话。

    她不断的对着面前的黎子辰摇头,发出了唔唔的声音,似乎是在说快离开。

    黎子辰一步步上前,在距离冷安安只有三米的地方停下,左右环视了一眼。

    眼看着没有人,这才迅速冲到了冷安安的面前,替她松绑:“别担心,我一定会救你出去,你一定会没事。”

    他顺手就将她嘴里的抹布给取了下来。

    一得已开口,冷安安就定睛的看向了蹲在面前给她松绑的男人:“你不是子琛,你是子辰!”

    黎子辰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嘘,小声点,他们想要子琛来,说明你只是诱饵。目的主要是引/诱子琛出来,他们的目标是子琛,不是你和我,所以我们没事。”

    “绝对不能让子琛来到这里,不然,他一定会很危险。”

    冷安安了然的点下了脑袋:“我明白,只不过你只身一人来到这么危险的地方,太冒险了!你还是趁着现在,赶紧走吧!”

    “我不能走,如果我不来的话,子琛肯定就来了。他一定不会放下你,你对他来说很重要。与其他来冒险,不如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来。”

    黎子辰降低了声音,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交流。

    她咬咬牙:“谢谢你,子辰,但是你必须要走。这里并不是没有人,而是那些人全部都躲了起来,为的就是等人来自投罗网!这里对你来说太危险了,你赶紧离开,现在就走!”

    “我不能走,我走了的话,你怎么办?不管是不是陷阱,只要你能走就足够了。”

    黎子辰依旧坚持,但是面前的麻绳绑的实在是太复杂太紧了,他解了半天,都没能全部解开。

    冷安安摇头,“不,你听我说,我不是一般的人。这里的情况我能对付,但是你不一样,你赶紧走!现在就走!”

    他坚定的摇头:“不,我绝对不会离开!绝对!”

    就在这个时候,黎子辰身后突然站出一个身影,影子拉长,直接盖过了面前的黎子辰和冷安安。

    冷安安看到了黎子辰身后所站之人,立即瞪大了双眼:“不!快躲开!”

    黎子辰一顿,回头,才看到一根铁棒稳稳的朝着他的脑袋上砸落了下来,速度之快,根本就不给他任何可以逃离的机会。

    砰地一声,铁棒砸在了黎子辰的脑袋上。

    黎子辰蹲不稳,只觉得面前的一切都在天地之间**,随后才缓缓的晕倒在了地上,闭上了双眼。

    隐约之间,他只看到面前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衣,脸部全部都被遮盖住了,完全看不清楚。

    冷安安看到黎子辰倒下了,不断的冲着面前还举着铁棒的男人大吼:“混蛋!有本事你冲我来!你对他动什么手!王八蛋!”

    “你放心,只有顾子琛在,我便不会伤你。但是,如若顾子琛不老老实实的交代出我想知道的事情,那么,你自然也逃不掉。”

    蒙面男说完,不禁扬起了脑袋,发出了一阵肆意的笑声。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的样子,同样被绑在了椅子上的黎子辰才缓缓的苏醒了过来。

    他的额头前惨留下了刚刚铁棒砸落下来的伤口,上面还残浮着不少鲜红的血迹,看起来格外的刺眼。

    他看向了面前依旧举着铁棒的蒙面男,这才发现,仓库里居然瞬间多出了五十多个人。

    现如今,他被抓起来了,这里的人又怎么多,该怎么平安保下冷安安?

    他满脑子似乎都在想着计划。

    “哎呀,终于醒了呢。”

    蒙面男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步的朝着面前的黎子辰走去,手里的铁棒拖在了地上,与地面发出了摩擦,时不时发出滋滋的声音,听着让人直犯冷意。

    他停在了黎子辰的面前,单手就捏住了他的下巴。

    “顾子琛,终于抓到你了呢!为了抓到你,可是费了不少的功夫呢。”

    黎子辰冷呵一声:“你到底是谁?看起来,我们应该认识,你敢不敢将脸上的面罩取下?”

    蒙面男反手就打了一巴掌在黎子辰的脸上:“那可不行,我是谁对于你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顾子琛就够了。”

    清脆的巴掌声在仓库里经久不绝的传荡着。

    冷安安咬牙切齿,一副恨意满满的样子:“有事你冲我来,别伤害他!”

    “哎呀,看看,你的女人都着急了呢。”蒙面男站起,笑了笑。
延伸阅读
“刚才这位空姐不小心摔倒,果汁溅到你身上固然是她的不对,所以她必须做出赔偿来解决这件事。23Us.com”范伟扭头朝
2023-02-08
“呃……我说莹莹,咱们逛了这么半天,你怎么就只让我买一样东西啊?”范伟望着手里那孤零零的礼品盒,实在有些哭笑不得。
2023-02-08
站在寒风中的范伟穿着件深灰色的呢子大衣,北方的冬天令他格外感觉到有些冰冷。南方的空气湿润,气温却不会很低,而北方的空
2023-02-08
范伟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喝起酒来。对于他来说,惩罚不惩罚的他管不着,斗来斗去的也没他事,他现在要做的已经做完,就等着
2023-02-08
“逼我干什么?”徐莹抿了口杯中的红酒,用那纤细的**小手指了指自己那雪白粉嫩的脖颈苦涩道,“他要让我成为他的女人,受
2023-02-08
堂哥?范伟听到这声音心里就是一惊,好嘛,这京城还没飞到,就已经在飞机上得罪人了不说,还一得罪就得罪俩,这运气……真是
2023-02-08
“谁?他妈的到底是谁!谁敢这样砸老子,老子非做了他不可!”那被胶水球砸中的小青年不停的抓着他的头发,试图想把上面的胶
2023-02-08
范伟边走着路边想着刚才的惊险时刻,他越来越觉得今天运气真是好到家了。天羽这个称呼到底是什么东西,代表着什么他根本不明
2023-02-08
“三百万。”徐莹苦笑道,“可是在三年后的今天,三百万已经变成了一千五百万……” “高利贷并不合法,他们不可能明目张
2023-02-08
胡魁看了眼徐莹那茫然的美丽双眼,不由脸色变的有些心疼,语气缓和道,“莹莹,你要知道我对你的好啊……你老是这样躲着我,
2023-02-08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