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明末好女婿》第282章 马士英的决断

书信范文 |

时间:

2021-09-10

|

推荐访问

【www.097110000.com--书信范文】

    “陛下,陛下他还活着?”张慎言一把抢过吕大器手中的书信,看了起来。

    “这是淮扬巡抚路振飞派人送来的信,言说陛下从海路南下即将到达淮安,应该错不了。”史可法笑道。

    “这下好了,再也不用为福王登基还是做监国发愁了,既然陛下还在,福王他就那凉快哪去吧!”吕大器哈哈大笑着。

    在场众人脸上也都露出了笑容,在场众人都是东林党人,都自命为正人君子,都是清流。清流嘛,自然是要把君臣大义挂在嘴上,虽然其中很多人其实不喜欢崇祯,比如被贬谪罢官的钱谦益,可是听到君王还活着的消息,也不敢不表露出喜悦。

    “来人,上酒席,今日咱们好好宴饮一番,不醉不归!”这些天来一直愁眉苦脸的史可法脸上露出了笑容,大声冲着外面吩咐着,既然陛下活着,这些糟心的事情都将过去。

    守备府,府内外戒备深严,原来的守备士兵都被刘良佐所部换下。

    福王殿下旅途劳累,早已搂着漂亮的侍女休息去了。

    府内正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笑声震天。

    马士英高居首位,太监卢九德和南京守备太监韩赞周陪在左右,数十名高官勋贵济济一堂。

    福王登基已成定局,马士英作为最大的功臣肯定会受到重用,虽说不一定能当上内阁首辅,可次辅的位置则是板上钉钉,面对这个新朝的宠臣,南京的文武自然不愿放弃巴结的机会。

    马士英自家知道自己的情况,路振飞派出报信的信使虽然被高杰干掉,可保不齐路振飞还会派出其他信使,崇祯还活着的消息根本隐瞒不了多久,他现在应该做的是拉拢南京的文武,尽快把福王推上皇帝的宝座。

    所以,对来投效的文武群臣,马士英来者不拒,凡是有分量的亲自接待,并把他们留下宴饮。

    见马士英如此和蔼可亲,群臣无不感激万分,谄媚之词纷纷送上,向马士英表着忠心。

    酒过三巡,堂中开始了歌舞表演,请的是秦淮河上的名妓,舞蹈优美,歌声动人,在场的官员无不看的色与魂授。

    马士英借机从后堂走出,招了招手,幕僚林聪和刘泽清跟了过来。

    “中丞大人,末将向魏国公如意伯还有忻城伯那里下了帖子,可是他们只是派人送来了些礼物,本人却不肯前来。”林聪向马士英禀告道。

    “哼,这些人真是不识抬举!”刘泽清愤愤不平的骂道。

    “他们白日间已经拜见过福王,表明过立场。勋臣吗,都是超品公侯,自然矜持一些。”马士英笑道。

    “国公啊,大人您真舍得!”刘泽清在一旁羡慕的直流口水。

    “哼,只要你好好干,等福王登基,至少一个世袭的侯爵跑不了,不用羡慕别人。”马士英看了刘泽清一眼,似笑非笑的说道。

    “谢中丞大人,不,谢马阁老!”刘泽清兴奋的叫道。

    马士英摇了摇头,“对了,史可法他们在干什么?”

    “据我派出的人回报,钱谦益、高弘图、张慎言、吕大器一帮人去了史可法府,关上门正在商议什么。”刘泽清道。

    “哼,肯定是在商议该不该立刻让福王殿下即位,有些人就是不死心啊!”马士英叹道。

    “他们虽然位高权重,可是手中并没有兵权,怕他们什么?”刘泽清不以为然的说道。

    “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马士英摇头道,他心里知道史可法等人的分量,若是没有他们的支持,福王当皇帝就名不正言不顺。

    “严密监视史可法府,有任何风吹草动,立马报我!”马士英吩咐道,挥挥手让刘泽清离去。自己想了想,没有回宴会厅,而是转身进了书房,他要好好思量,该怎么办!

    到了书房,马士英坐在椅子上,挥退了了侍候的仆人,独自思索了起来。

    眼下的局势已经很明显,自己是在和时间赛跑,说不定什么时候,崇祯还活着的消息就会传到南京,到时事情将会无比艰难,所以,要尽可能的让福王尽快登基,越早越好。

    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史可法等人吐口,怎么样才能在朝堂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东林党的清流大臣都聚拢在史可法的麾下,根本来不及拉拢,现在唯有指望着能得到赵之龙刘孔昭等勋贵的支持。

    魏国公徐久爵是南京勋臣之首,赵之龙身为南京守备,掌握着南京卫营的兵权,刘孔昭则担任操江总督一职,掌握着南京水军,只要他们三个肯支持福王,则南京所有兵权都尽皆在手,福王登基再无阻挡!

    “中丞大人。”时间不知过了多久,马士英突然听到刘泽清在外面叫道。

    “怎么了?”马士英连忙坐直了**,命刘泽清进来。

    “手下人回报,史可法府中众臣一直未出来,现在竟然和咱们一般在进行宴饮。”刘泽清道。

    “消息确切吗?”马士英神色严肃了起来。

    “是史府一位仆人说的,消息肯定没错。”

    “不好!这种时候,他们哪里有心思宴饮,难道,难道是他们知道了崇祯还活着的消息?”马士英疑问道。

    “不能吧?江北有咱们的人严格盘查,我也派出了十余艘船只巡江,一旦发现淮安的信使立刻擒拿,消息怎么可能传的过来?”刘泽清不解道。

    “哼,长江那么宽,怎么可能做到滴水不漏?咱们必须得做最后的打算了。你立刻派出人手,把住史可法府邸外各处路口,一旦发现史府有人出去,立刻拿下盘问。”马士英命令道。

    “是!”刘泽清知道事态紧急,答应一声出去了。

    马士英想了想,命人喊来心腹幕僚林聪。

    “林先生,你分别去一趟忻城伯和如意伯府,告诉赵之龙和刘孔昭,只要他们明日赞成福王立刻登基,则可以封他们为国公!不过话要说的婉转一点,知道吗?”马士英冲着林聪道。

    情形已经非常危急,看来只有用武力强推福王登基了,赵之龙和刘孔昭的兵马是南京城唯一的变数,只要拉拢住他们或者他们保持中立,则谁也无法阻挡福王即位!

    
延伸阅读
“陛下,陛下他还活着?”张慎言一把抢过吕大器手中的书信,看了起来。 “这是淮扬巡抚路振飞派人送来的信,言说可是,怎么样才能让史可法等人吐口,怎么样才能在朝堂取得压倒性的优势? 东林党的清流大臣都聚拢在史可法的麾下
2021-09-10
方……继……藩…… 这三个字,竟像是有了魔力。 黄御医目中带着震撼,而后……又复杂起来。 他居弘治皇帝的脸色变得无比的怪异起来。 颇有几分鬼上身的感觉。 一封信……念毕! 方继藩将书信收了深吸一口气,方继藩取出了第四封,这期间,偷偷的瞄了弘治皇帝一眼。 弘治皇帝是个宽厚,却也绝对有城府的皇帝。
2021-07-03
“……”谢迁觉得自己抑郁了。 明明,他是在告方继藩的状来着的啊。 怎么转过头,就是太子的不是了?萧敬自然知道什么是锦盒,这锦盒里装着许多封书信,只是陛下告诫不可拆开,萧敬是个本份的人,虽知陛下这些日子以来,每张信点着头道:“这两日都试着采摘过,南麓那儿长势快一些,料来结果了。” 说着,一行人匆匆的赶到了南麓。
2021-07-03
在有惊又喜之后,刘瑾笑不出来了。 书信……还有那口箱子…… 鞑靼人来了,来了啊…… 自己辛辛苦真是人才啊,年纪轻轻,用兵如神。 “钦使……现在……当如何?”中官王宝小心翼翼地看了欧阳志一眼,他说出了这只是…………这一路而来…… 千里无人…… 虽有村落,可村落里早已没人人烟,打开他们的地窖,一粒粮食都
2021-07-02
萧敬脸上,浮出冷笑,可这冷笑一闪即逝,只是须臾间的功夫,他又恢复了常色,淡淡道:“人哪,只有知道害怕了,方才想起弘治皇帝将书信搁到了一边,冷冷吩咐萧敬。 “这封书信,不要传出去,现在……事情已经乱糟糟的了,不要再给宫里刘健接过,打开,顿时……整个人石化了。 这是一份大宁朵颜卫的奏报,奏报的内容,十分简单,有数万鞑靼铁骑,绕
2021-07-02
欲化行政举如祖宗创制之初! 显然,全旨的中心,就在这句话。 小 说. 陛下想要寻良策,而非寻君子。弘治皇帝又道:“你的父亲,上奏,这奏疏,你可知道吗?” “什么?”方继藩有些懵。 自己爹最近的书信之一见刘健如此为难,弘治皇帝目光便落在了马文升身上:“卿是兵部尚书,此事虽是儿女私情之事,却也涉及家国,你来说。”
2021-06-30
“元锡……”张升忍不住呼唤了一声。 在庭院里兴奋学步的张元锡忍不住回眸,看到了父亲,那带着喜悦的眼睛,更是“哎……”张升修好了书信,忍不住感慨:“这一次,真将身家性命都搭给你方继藩了,你方继藩……万万不可害老夫啊。”温艳生一拍桌:“能不能给老夫留一点!” “……”朱厚照幽怨的道:“温先生,他先抢,怪不得本宫。” 方
2021-06-28
刘文善认真的看了书信,又想了老半天,朝恩师摇摇头:“我想……他的本意只是为了光大商学吧。” 王金元却是眯着方继藩道:“太子殿下,别闹,这是慈善的事业,你就别凑趣了。再者说了,你和王不仕有个啥关系?这捐纳银子的是王不仕,“且慢,你前面说的是什么?”王不仕的脸微微一变。 “朱厚照和方继藩关怀奖学金……” 王不仕:“……”
2021-06-24
邓健回来的很快。 接到了书信之后,便披星戴月的到了京里。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方继藩道:“本少爷我心怀天下,为此,甚是担忧,所以我左思右想,不成如此下去,社会的风气,需要有人来引导,得让人敢“这是继藩说的吧,而后呢,你再来说说看。”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
2021-06-03
朱厚照和方继藩在西山,刚刚见完了一拨商贾。 商贾们很开心,能亲眼看看还能活蹦乱跳的太子和齐国公,是可以吹半无数的匠人在楼中忙碌。 而靠着新楼,则是连片的棚屋。 带着他的人,是个书院的书生,他管辖着九十多户人傍晚的时候,那书生都会来走一趟。 这时候,便会有人去寻他,有的是求他代写书信的,也有的是希望让他帮忙寻找自
2021-05-31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