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棺夜行》第437章 谁对谁错

【www.097110000.com--部门工作总结范文】

    新部门事关重大,就算在阴阳行当中的人都要仔细甄选,更加不可能让一个日本人冠名正大的进入,但这次的大会暗地是官方的,可明着的则是阴阳行当自行举办的,算是民间的事。不让渡边樱子参赛,实在没有正当充足的说词。

    我心里也是一百个不乐意。

    渡边樱子道:“怎么样?我有这个资格了吧。”

    钟老祖很坚决的道:“不行!你没资格!”

    渡边樱子冷冷嘲讽道:“难道钟老祖是怕我大和民族的阴阳术胜了你们的阴阳术,没有到泱泱大国的华夏竟然如此胆怯。”

    明知道这小丫头在激将,但不得不说,这一招很管用。

    华夏整个阴阳行当全都在这里,却不敢让外国人参与竞争。这实在很丢脸面,恰恰我国人最是要面子的,这个脸绝对不能栽。

    离老先生哈哈笑道:“小姑娘,你的天赋是不错,但你还太年轻,还差得远呢?”

    渡边樱子冷冷的道:“净说废话,我只问你敢还是不敢?”

    离老先生道:“有何不敢!”

    钟老祖脸色一变,出言制止道:“离老妖......”

    离老妖已经打断了钟老祖的话,说道:“进入复赛的人员众多。其中不少都是前辈,难道还怕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吗?”

    钟老祖还想说什么却被张家家主张师抢先说道:“难不成我们连接受日本阴阳师挑战的勇气都没有,你不嫌丢脸,我还嫌呢?”

    钟老祖被膈应的说不出话来。

    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正是这个他们看不起的弹丸小国在五十年前给中华民族带来了一场旷古绝今的灾难。

    阴阳行当没落了是事实,就必须放下傲气,看清楚形式。

    张师道:“那就这么决定了。”

    渡边樱子冷冷一笑,中国人好面子,这样的结果早在她的预料之中。

    大多数人都以为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大会很快就照常进行了,陆陆续续的又有人上来爆符,其中不乏九大阴阳师家族之外的阴阳师,但人数却不多。因为有了一香中期的门栏很多人都没上台来,大会进行的很快,一百张黄符很快就弄完了。

    这个时候,一直坐在位子上不动的渡边一郎突然站了起来。

    我的心中咯噔一下,一个很不妙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闪过,渡边一郎不是也要参加吧。要真是这样的话,这绝对会是阴阳行当的一场灾难,在场这么多人。试问谁有把握能赢他,如果新部门的领导位子被他抢了去,阴阳师大会将完完全全以失败而告终,同时也对阴阳行当造成难以想象的打击,甚至一蹶不振,只要渡边一郎还在世,政府就无法重新整合阴阳行当。

    看着渡边一郎站直的身躯,大会的现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在场的阴阳师可能只是感觉受到了日本阴阳师的挑战,还没有意思到这件事可能会带来的严重后果,但主席台上的这几位家主却很清楚,脸色已经完全变了,特别是钟老祖,在这之前他就有这种担忧。

    我向离老祖还有张师望去,这两人的脸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心中一惊,难道,他们是故意受渡边樱子的激将发的?

    渡边一郎迈开脚步向着主席台上走去。

    这一刻的大会现场,静止落针可闻,渡边一郎每一步迈出的脚步声都仿若敲响的战鼓,一直注视着他走上主席台。围岁肠技。

    离老妖道:“渡边先生,难不成你也有兴趣。”

    渡边一郎可怕的双瞳一转,说道:“非常感兴趣,也请给我一张黄符。”

    叶老板有些结巴的道:“黄符刚刚发光了。”

    渡边一郎道:“发完了可以再画!”

    刚才既然让渡边樱子进了复赛,现在就没有理由不让渡边一郎进入复赛,欺软怕硬他们也是不敢承受的。

    台下的阴阳师一个个瞪大了愤怒的双眼。

    这个日本人排名是来踢场的。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到小日本!顿时无数人跟着喊了起来,随即整个会场都跟着喊了起来,一时间声势惊人。

    打到小日本,打到小日本!

    就连坐在前面的名流权贵们也都激动的站了起来,虽然没有跟着喊,脸色也涨的通红。

    面对这样的声势,渡边一郎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平静的就如一面湖水,但谁都知道在湖水的底下暗藏着可怕的汹涌。

    我不禁的有些佩服渡边一郎的胆色,却是忘了,这是上过战场的人,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样的大风大浪没经历过。

    转而向渡边樱子看了一眼,这小妮子也是如此,这让我心里就有些恼怒了,渡边一郎的镇定是以为他内心的强大,而这小妮子也这么镇定很是有一种被瞧不起的羞辱感,她是在小瞧我们,小瞧整个阴阳行当,心里拿定主意一定要教她做人。

    一个声音响起:“我来画!”

    闻声所有人都望去,是钟老祖,他的神情前所未有的肃穆。他意识夜老板给他一张空白的黄符,看着他的神情大家一下子明白了他的意图,他要全力做一张黄符,如果渡边一郎爆不了,那么渡边一郎就没有进入复赛的全力,当然也不会有人说他不受规矩,渡边一郎爆不了就已经说明他如钟老祖,那么渡边一郎也没有必要进入复赛。

    渡边一郎淡淡的道:“好!”

    家主一般都是不出手的,但今天,他却豁出去了,他是为了整个阴阳行当,为了阴阳行当他不惜暴露自己的实力,不禁为钟老祖的这份胸怀动容,可也替钟老祖担忧,钟老祖的实力到底如何没人知道,我只见过他出过一次手,但能把钟小慧聪从九宫八卦阵里救出来实力也不容小觑。

    二香初期是妥妥的,多数是二香中期。

    不可能是二香后期,毕竟在面对鬼王时,他也表现出了一定的紧张。

    爆符是最公平的,只拼道行,跟阴阳术的高明与否,鬼耆强大与否都没有关系,也做不得假。

    钟老祖操起毛笔,沾上朱砂,目光**,对着空白的黄符画了起来,这一次他画的很慢,从这一点来看,也能看出他是拼尽全力的。

    画符就跟别的工艺是一个理,做低级的要轻松,高级就会辛苦一些。

    看到钟老祖如此的郑重其事,在场的人也都憋着了气,不敢吱声。

    很多人都在想着,到时候渡边一郎拿着黄符半天都爆不了的话,就有他糗的,到时候一定要好好讽刺这个日本佬,麻痹的,敢来中国撒野。

    最后一笔落完,钟老祖抬起手来,向夜老板微微点头示意。

    夜老板转过头去看好对上渡边一郎那双可怕的眼睛,心中一惊,钟老祖的没有也不由眉头一皱,渡边一郎的双瞳,这是灵魂变异的表象,阴魂灵魂变异的话会比普通的阴魂强大不少,同理的,渡边一郎相对于他钟老祖就已经有了先天优势。

    夜老板把黄符拿到了渡边一郎的跟前道:“渡边先生,请了。”

    渡边一郎接了过去,上下用剑指夹住黄符,拉直了黄符仔细的端详着上面的符文,他对钟老祖道:“刚才跟钟先生讨论阴阳学术很是愉快,但也有见解向左之处,钟先生认为,阴阳师以人为本,而我式神流则认为阴阳师则以魂为本。”

    钟老祖道:“没错!”

    渡边一郎道:“那今天就让我向钟老祖证明,我式神流的学术是正确的,而你的学术是错误的。”
延伸阅读
发包人(全称):(以下简称甲方) 承包人(全称):(以下简称乙方)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中华人民共和3、工程款支付 在确认计量结果后发包人应将计量结果提交到乡人民政府,由乡人民政府汇同水务、财政、审计部门核查计量结合同范文 > 施工合同示范文本
2019-08-04
本合同文本为示范文本。签约之前,双方当事人应当仔细阅读本合同内容,对合同条款及专业用词理解不一致的,可向相关部门咨询第十条 乙方未按本合同约定期限付款的,应按逾期未付款向甲方支付利息,利息自应付款之日起第二天至实际付款之日止,利息合同范文 > 商品房买卖合同示范文本
2019-08-03
开皇向后靠在椅背上,伸出一只手掌,五指叉开,笑道:“我想打你这个数!” 秦牧哈哈大笑,翘起二郎腿,一条手臂他眼中闪烁着狡狯的光芒:“他这些日子精力都用在开辟彼岸幽都上,也需要安抚无忧乡的百姓和神魔,让他们放下仇恨。他无秦牧与叔钧也趁机混入无忧乡三十三天的最底层,无忧乡太皇天。 而在此时,开皇的命令传达下来,天庭的各个部门各
2018-05-17
“大早上的,你看见老道了没?” 许清朗一边摘蔬菜一边问道。 菜园子里,新鲜嫩翠的蔬菜长势很好,上面还这一天在西南,这一天则是在东北,这一天在南方,这一天却又在西北,总之,就是在不停地围绕着地图上这只雄鸡的脑袋、屁后来政府规划部门直接改了线,从这里绕过去了。 也因此,这一带的拆迁工程,也就停滞了下来,不再被提起。
2018-04-05
电话直接拨打到安全部门那边了。    接电话的是一个级别很高的领导,不过显然他对洛尘有些不待见。    “喂,苏老弟,是他那天是看出来了,那个朴教授身上沾染着一些特别的气息,所以找了个机会施展了一手生物逆生长的手段。    这个手段
2018-03-08
大半夜的,一个小男孩坐在枯井旁本身已经有点吓人了。    关键是小男孩这句话更加让人觉得吓人!    要吃妈妈的味道。“你只是一个部门的经理而已,要不是担心一些风言风语,我早就让人把你开除了。”全天英不屑道。    她是全氏集团的
2018-03-07
在张扬和唐龙眼中,洛尘既然是部门经理,那么便一定是真正出来上班打工的。     家里面应该不会太过富裕。而整个市场部可是有十几人,这一顿饭下来,最少也要一两万了。     “打车来的,看样子我们猜对了。
2018-02-27
这位军阀头子应该跟叶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叶家家大业大子孙昌盛,指不定有人从了军混出点名堂,而且还是那么久远的而最具权威的阴阳师协会就坐落于北京,跟安国特殊部门有些联系。 阴阳师协会中,我倒是有一位老熟人,夜老板,据
2018-02-14
新部门事关重大,就算在阴阳行当中的人都要仔细甄选,更加不可能让一个日本人冠名正大的进入,但这次的大会暗地是官方的这个日本人排名是来踢场的。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打到小日本!顿时无数人跟着喊了起来,随即整个会场都跟着喊了起
2018-02-10
听到秋天喊那一道金光老祖宗,我不由一愣,上我身的鬼王也是“咦”了一声道:“你这老妖怪也来了?” 那道金光依同时我浑身上下更是疼的厉害,我身上那青衣也早就不见了,我鬼化的身体又恢复成了人身。 我勉强扭头看了一下,发其中有不少案子都给了海家和蔡邧,这无疑是在变相地增加蔡邧和海家实力。 这还不止,为了不破坏和灵异部门的关系
2018-01-06

图文推荐

  • 推荐访问